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六十八章 自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守缺说做就做,身体里释放出数十条闪电状光芒,不停地延长,直奔天际而去,越来越广大的地域被照亮,空气又出现了,地面上的建筑、街道、草木像是刚从寒冬之中苏醒,噼啪作响,拦落一身不存在的冰雪,外观缓慢地发生变化。

    甘知味呆呆地望着这一切,更远处,皇京以外的大地上浮现山川与城镇的影子,好像是刚刚被创造出来。

    守缺感觉良好,如果这真是一场梦,这一刻足以称得上最为完美的场景,“在外面,你们从万物吸取力量,在这里,力量却会进入万物。瞧,万物正在苏醒!拔魔洞正在向真实世界靠拢,等到虚实相融,两个世界合为一体的时候,拔魔洞就打破了。”

    守缺的话听上去有几分道理,光芒所照之处,整个世界的确在慢慢迸发出生机,树木滋滋地生长,房屋或增或减,都在奋力追赶外面的真实世界。

    “你疯啦!”甘知味终于清醒过来,急忙施展新法门,与守缺争夺拔魔洞的法力,“昆沌不会允许你打破拔魔洞,他会提前将这里整个毁掉!”

    拔魔洞的力量太庞大,即使又有一个人与它相连,守缺也不觉得捉襟见肘,仍然可以恣意挥霍,“拔魔洞连法术印记都没有,根本不受任何人掌控,它只会自己毁灭,不会被毁灭。笨蛋,你被慕行秋骗了,他想要无心之用,还想独占拔魔洞的强大力量,所以编出一套说法,让你不敢染指,耐心等他完成修行。”

    甘知味不相信的是守缺,他专心施法,希望能夺得更多力量,阻止疯女人的自毁行为。

    “拔魔洞里虚多实少,即使睁双开眼,看到的也只是幻象。没准毁掉之后还会再生出一个,怕什么呢?下一个梦境将会更加完美!”

    守缺有些癫狂了,刚才还有几分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现在又觉得更像梦境。

    慕行秋还在修行第十层幻术。对周围发生的事情毫无所觉,甘知味不打算叫醒他,只是拼尽全力与守缺争夺拔魔洞的力量。

    “物用之道真是神奇,即使在梦境里,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全新法门!”守缺由衷地赞叹。突然眉头微皱,转向甘知味,“你敢抢我的东西?”

    守缺从拔魔洞借用的法力不到一成,这时却感觉到大部分法力在向甘知味哪边流动,她再也不能挥霍无度了,心中十分不悦。

    甘知味知道自己在口头上斗不过守缺,干脆不开口,他只收集力量而不用,因此速度更快一些,但也更危险。就像堤坝,只蓄水不放水,压力自然越来越大,守缺却是敞开闸门,只恨自己放出的法力太少、太慢。

    “死脑筋,天生当走狗的命。”守缺讥讽道,抬起右臂,食指对准甘知味,准备用幻术除掉这个障碍,她现在拥有强大的法力。虽然运转生涩,施展不了复杂的法术,但是用来杀死一名只守不攻的小道士绰绰有余。

    但她没有动手,保持着施法的动作。体内仍然光芒四射,目光却转向了另一边。

    数十条光芒正在弯曲,像是受到了奇大无比的吸引力,没过多久,所有的光芒全都指向慕行秋。

    远方的世界重归死寂,皇京的苏醒也大为减缓。

    慕行秋将光抓在手里。

    “你成功了?”守缺问。

    “不知道。”慕行秋回答。

    守缺出招了。她之前斗不过慕行秋,是因为法身提供不了太多法力,发挥不出幻术的全部威力,现在不同了,拔魔洞只是提供一点法力也强大到能与服日芒相比拟,她能全力以赴,同样是幻境第九层,她相信自己仍然远远强于自学功法的后辈。

    这是一招纯粹的务实幻术,一闪而过的光,比铜镜偶尔反闪的浮光还要不可捉摸。

    慕行秋还以同样的务实幻术,外观不同,是一道红色的闪电。

    双方都被击中,结果却不相同,慕行秋微微晃了一下,什么事也没有,守缺却像充气皮球一样,瞬间膨胀,又瞬间恢复,脸色骤变,像是狠狠挨了一巴掌。

    她的法身差点被毁掉。

    守缺收回全身的光芒,皇京重归黑暗,“你竟然真的练成了,可这不是九倍幻术,顶多七倍。”

    “六倍。”慕行秋对自己的法术测量得更准确一些,“你说得没错,我没有道士之心,所以达不到第九层幻术的极致,到了第十层一心本用,离极致就更远一些。”

    “也可能是一心本用的构思本来就有错误,能达到六倍幻术已经非常了不起。”

    慕行秋转向甘知味,施展幻术帮他卸下法术重担,这一招正及时,甘知味融入的法力太多,已经没有运转余地,想停都停不下来。

    “她是个祸害。”甘知味刚能开口就说出这句话,前前后后他已经好几次差点死在这个念心传人的手中。

    慕行秋收回幻术,让甘知味自己卸载剩下的拔魔洞法力,对守缺说:“你的梦该结束了。”

    “啊,过河拆桥,你现在用不到我了?”守缺一点也不紧张,看样子仍然相信“梦醒”之后还能继续造梦。

    “没错。”慕行秋不想做过多解释,右手手心里红光涌动,他要施展虚实结合的幻术,将守缺的法身与魂魄同时击溃。的确不能再留下这个“祸害”了,待会慕行秋要花费更长时间尝试修行第十一层无心之用,守缺或许能解答许多疑问,同时更可能会害死所有人。

    “念心科的弟子就是直白,从来不会死脑筋,说过河拆桥就过河拆桥,用不着寻找理由。”守缺第一次承认慕行秋是念心科弟子,算是服软。

    慕行秋在等甘知味释放全部拔魔洞法力,然后他就能与之融合,施展出来的第十层幻术还会更加强大,或许能达到七八倍的威力,同时还能检测一下自己对拔魔洞法力的操控能力,如果运转自如,就用不着冒险去尝试第十一层无心之用了。

    守缺开始慌张,真假不分的梦境正向噩梦发展。而她却不能像往常那样自行结束,只能眼睁睁看着毁灭降临。

    眼睁睁的她还看到了另一件东西,让她连噩梦都给抛在了脑后,“日出。好久没见过了,即使在梦中这也是难得一见的奇景。”

    慕行秋和甘知味扭头望去,天边真的有一团红光,像是太阳即将升起。

    甘知味还没有与拔魔洞法术完全分离,因此首先察觉到不对。“有人在抢夺拔魔洞,我……我争不过他。”

    甘知味神情凝重,不肯就这么放弃。

    “放手吧。”慕行秋猜到这是怎么回了,拔魔洞终于要自毁了,现在的操控者不是昆沌就是他指定的某个人。

    “我再试试。”甘知味也猜到了,所以更不能放手,“是另一件至宝……我感觉到了,某件至宝在控制拔魔洞。”

    “肯定是祖师塔。”守缺仍然望着冉冉升起的红光,语气变得平静,“早就听说九大至宝当中祖师塔最具灵性。甚至能够自动施展一些法术,看来没错。”

    拔魔洞之所以提前自毁,与守缺之前的挥霍法力有直接关系,她却一点也不在意,好像那只是一件不礼貌的小事。

    慕行秋施放出早已准备好的幻术,用的是自己三枚内丹提供的法力,六倍幻术虽然不能立刻杀死守缺,多磨一会也做到了。

    他后悔自己从前的一时手软,可是谁也料不到会有守缺这种人,明明怕死却总将自己送到悬崖边上。连累的人越多好像越高兴。

    守缺的法身再度膨胀,她却发出大笑声,“结束吧,结束吧。真实也好,虚幻也罢,我都不喜欢,我要做自己的梦,为所欲所为的梦,一切都由我做主。万物都听从我的调遣,用不着什么‘物用之道’,哈哈……”

    那真是一轮朝阳,已经露出一点边,多半个世界都被照亮了,万物正以蓬勃之势复苏,除了没有鸟兽虫鱼等活物,这个世界与外面的真实世界越来越接近。

    “我争不过……”甘知味痛苦地说,他已用尽全力,却只能稍稍减缓拔魔洞的失控。

    慕行秋本想杀死守缺之后再帮甘知味,这时突然改了主意,将幻术全改为务虚,守缺的法身再次恢复正常,脸色却变得呆板,她的魂魄被压制下去,整个人被慕行秋控制住了。

    慕行秋带着守缺一块施展新法门,帮助甘知味争夺拔魔洞的控制权。

    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声轰鸣,慕行秋知道那是无声之地毁灭了。

    道统九大至宝通过虚空相连,各有用途,洗剑池负责维系无声之地,这时与拔魔洞虚空分离,不久之后,维系无遮之地的不熄炉也中断了法术。

    慕行秋反应过来,立刻施展法术,将周围所有珍珠里的魂魄都送入无我之地再拽出来,让他们身魂合一。

    就在数百人纷纷苏醒惊诧莫名的时候,瞬息台与拔魔洞脱离,无我之地消失了,慕行秋施法再晚一会,他们就再也睁不开真正的双眼了。

    拔魔洞里此时已有稀薄的空气,众人不至于窒息,只是很难保持镇定,慌乱得不像是道士。

    “拔魔洞即将毁灭,请大家听我一句话!”慕行秋大声喊道,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我要借用诸位的法力,请你们继续存想,别的事情都不要做。”

    “可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刚刚与肉身融合的道士们很难静下心来存想。

    沈昊大部分时间里都在存想,对珍珠以外发生的事情了解最少,这时却第一个支持慕行秋,“有解释的时间咱们都死光啦,存想就是。”

    他端坐在空中,压下心里的疑惑,开始闭目存想,其他道士陆续照做,还有个别人怎么都静不下来,慕行秋顾不上他们,以物用之道将存想者全都纳入进来,与祖师塔展开争夺。

    可这只是杯水车薪,护身的珍奇楼、卫魂的司命鼎接连脱离,只剩下传信的镇魔钟和保持头脑清明的大光明镜还在。

    朝阳半露,祖师塔仍然占据绝对上风。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