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六十七章 至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去除记忆”这四人字让甘知味深感不安,“别相信她,念心科……她最擅长撒谎骗人。”

    守缺大笑数声,“死脑筋的道士,这个梦的确越来越像真的了。你说我最擅长骗人,我还说你们最擅长杀人呢。道士很容易骗,为了提升修行他们的心思越来越单纯,只要钉入一根楔子,就能一分两半,可道士也很难骗,一旦回过味来,他们就会大开杀戒。其实咱们都是同一类人,只是手里的武器不同。慕行秋,你说呢?”

    慕行秋没听她说话,他在思考另一个问题:去除记忆之后到底该怎么修行?那时的他大概连存想做不到,更不用说念心科复杂的拳法了。

    “谎言里总得有一点真实吧?”慕行秋问。

    “当然,毫无根基的谎言谁会相信呢?我觉得现在发生的一切有可能并非梦境,就是因为看到了一点真实。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念心幻术不是撒谎,但是跟它的确有几分相似,死脑筋的道士看不懂,慕行秋,你自称念心弟子,又能看懂多少?”

    慕行秋将贮藏法门的珠子拈在手里,半晌未动。

    甘知味越发不安,劝道:“新法门够强了,不如将其他人唤醒,大家一块修炼,或许可以打破拔魔洞。”

    慕行秋摇摇头,“来不及了,这里连空气都没有,身魂合一之后顶多坚持几天,而且拔魔洞也不稳定,法力正在快速流失。”

    “那就等拔魔洞更衰弱一些的时候打破它。”

    “等不到,昆沌不会坐等拔魔洞法力耗尽,会在它更弱一点的时候直接将它销毁。”慕行秋看了一眼四周的珍珠,里面的人形正在到处观望。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惶惑不解,“暂时不要唤醒他们,想办法让他们继续存想吧。”

    甘知味无奈,“你总是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吧,我相信你,这些人交给我,你专心修行吧。”

    甘知味向珍珠表面发送文字,劝说里面的人形进入存想。

    “也不完全死脑筋嘛。”守缺笑着说。甘知味在解释的时候不得不掺入一些谎言,她都看得清清楚楚,“别试图隐瞒全部真相,那只会引来更多疑惑,告诉他们慕行秋从无我之地找出念心传人,双方打了一战,慕行秋大获全胜,此时正想办法打破拔魔洞,有个十年八年,大家就都能获救了。对现在的道士来说。十年不算长吧?”

    守缺的话基本无误,只是隐瞒了当前最大的危险,还给出一个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希望。甘知味想不出更好的说法,只好稍做改动,将信息发给剩下的珍珠。

    慕行秋仍然拈珠不动,里面的内容都在他的脑海中,用不着再看一遍,他必须先想好可行的修行之法。

    “需要我的建议吗?当年我参与过构思,这些年来也有一些想法。”守缺笑着问,神情与龙魔颇有几分相似。

    “求之不得。”慕行秋说。

    “你接触过不少记忆吧?”

    “有一些。”

    “呵呵。别谦虚,你的务虚幻术这么熟练,必定经常使用。我问你,记忆可靠吗?”

    “大多数时候我以幻术激起的只是情绪,至于记忆”慕行秋知道这个问题并不简单,于是多想了一会,“记忆对本人来说总是可靠的,对他人来说却未必如此。我不会将一个人的记忆太当真,道士的记忆更清晰更可信一些,凡人和妖族就难说了,他们的记忆通常含混不清,一两年前的事情就已不好辨认。”

    “可凡人和妖族仍然活得好好的。甚至没有入魔这种事。”

    慕行秋若有所悟,“第十层幻境去除道士之心。其实就是在为第十一层去除记忆做准备……”

    “拥有道士之心的人记忆太坚韧,非得以更强大的法术硬生生斩断才行,伤害极大,所以必须先除道士之心,才能安全地消去记忆。记忆对本人来说总是为真,因为记忆就是你的心,记忆含混心也含混,记忆清澈心也清澈,凡人含糊而道士清澈,清澈到极限就是至真,至真则不容虚幻。念心幻术偏偏以虚实为武器,有虚无实、有真无幻,相当于丢掉一件武器。所以想要再进一步,只能去真。当然,这一切只是推想,咱们毕竟是道士,去除记忆就跟去掉多半条命一样。入魔道士倒是会被去除记忆,然后就都变成了白痴。”

    这正是第十一层幻术绕不过去的坎,去除道士之心顶多会有入魔的危险,去除记忆变成白痴可就什么也没有了,不可挽回。

    “你说曾经有人尝试过第十层一心本用,跟我说说详细情况。”

    “没什么可说的,她们去除了道士之心,修行精进,几乎达到了一心本用,与第九层一心九用相比,不再是同时施展九种法术,而是一道法术拥有九倍效果,你知道这是多大的进步。可惜,所谓‘几乎’就是失败的另一种说法,就在她们施展幻术,效果成倍增加的时候,入魔了,坠入完全的虚幻之境,无所顾忌地扩张法术,毁掉不少道士的泥丸宫。好吧,我承认,她们的确该死,可十七科的道士还不满足,将怒火发泄到全体念心科弟子身上,说是为了永绝后患。”

    守缺脸上露出明显的怒意,甘知味小心戒备,以免被始于几万年前的怒火烧到。

    永绝后患,慕行秋立刻想到了昆沌,天下最强大的道士,安全感不增反减,甚至要消灭一切“偶然”来保证自己的实力永远不受威胁,这也是一种“永绝后患”。

    “总而言之,连第十层都没人真正练成,至于第十一层,更是空中楼阁。怎么样,你还要试试吗?”守缺的怒意消失了,她声称要给出建议,结果却让慕行秋更糊涂了。

    “小心,她又在破坏你的心境。”甘知味提醒道。

    “我的心境早已千疮百孔。”慕行秋终于下定决心,转向守缺问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守缺摇摇头,真的一个字也不说。

    慕行秋收起珠子,笔直地站在半空中,静默片刻之后,开始打一套新奇的锻骨拳,这是念心科的基本修行手法之一。

    他练得很慢,像是师傅在向徒弟们做演示。

    守缺这时开口了,“我还是坚持原来的看法,除非先有道士之心,将第九层幻术炼到极致,才能去除道士之心尝试第十层。”

    “他现在听不到了。”甘知味冷冷地说,慕行秋此刻正专心修行,周围有一层禁制,足以挡住外面的一切干扰,在拔魔洞里,最大的干扰就是守缺。

    “我是说给你听的。”

    “我?我又不练念心幻术。”

    “你说你相信他,将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这是自欺,这是幻觉,我要帮你打破它。”

    “用不着。”甘知味现在纳闷的不是十七科灭绝念心科,而是更早的几万年里其他道士是怎么忍受念心弟子的。

    “呵呵,我是在帮你,希望会将人折磨疯,你想在拔魔洞里生存下去,就得少一点希望。”

    甘知味干脆不吱声了,他已经给数百颗珍珠都发送了文字,此时只关注慕行秋一个人,渐渐地进入充耳不闻的状态,无论守缺说什么,只当蚊虫的嗡嗡声。

    守缺识趣地闭嘴,大概是觉得无聊,她也开始练拳,跟慕行秋一模一样,只是速度稍快,没多久撵上进度,与他同步。

    一套拳法之后是一段存想,如此反复不止,每一次拳法都与上次稍有不同,存想的姿态更是多种多样,在甘知味看来有些华而不实,若不是敬重慕行秋,真想叫停这样的修行方法。

    “你又要做什么?”甘知味怒声质问,将一缕细微的幻术逐出脑海。

    “我没有恶意,只是想确认一下你到底是不是我梦境中创造出来的人物。”守缺停止练拳,笑着说。

    “想创造我,你还没有这个本事。”甘知味冷冷地说。

    “那倒是,除了你的亲生父母,别人都没这个本事。”守缺调侃道,不等甘知味发怒,她已经开始垂首沉思,右手时不时在空中比划两下。

    甘知味不得不存想一会,睁眼之后看到慕行秋还在练拳,已经看不出锻骨拳的影子,招招奇诡,却没有多少实战用途。

    “你偷走了我的记忆?”甘知味突然明白守缺在苦苦思索什么了,她偷走了慕行秋教给他的新法门。

    “有趣,真是有趣。”守缺仰望虚空,“我能感觉到拔魔洞的法力,澎湃如海,不愧是九大室宝之一。”

    “你已经练成了?”甘知味大吃一惊。

    “我明白慕行秋为什么非要修行无心之用了。”守缺身上的光在逐渐消失,这让她更像是真实的人类,“它们简直是绝配,以幻术统驭万物,以新法门集纳众力,你们是怎么想出来的?连名字都没有,就叫它‘物用之道’吧,以物为用。”

    “这怎么可能?”甘知味还是难以相信,他花了很长时间还没有完全练成新法门,就连慕行秋也不是一蹴而就,守缺居然说成就成了。

    “可能我比较聪明,而且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来说,接受新事物总是比较容易。”守缺身上的光全都消失了,“就让我用拔魔洞的力量打破拔魔洞吧。”

    “不行!”甘知味又吃一惊,慕行秋说得很清楚,新法门远远不能完全操控拔魔洞的力量,动用太多,后果不堪设想。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