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六十六章 虚实难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念心幻术最后两层法门的记载方式的确很独特,文字加在一起不过千余,剩下的全是一段段幻象,人物是念心科历代女弟子:有的在打拳,招式与任何一种类型的锻骨拳都不尽相同;有的在存想,姿势与呼吸方法极为古怪,甚至有倒立、捏鼻孔这样的动作;有的在斗法,对手全是其它科的道士。

    慕行秋大致浏览一遍,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脉络,也明白了这两层幻术为何被称为空想。

    道士正常修行时,心境与内丹相伴成长,虽然没有明晰的境界,但都是奔着绝情弃欲的方向前进,所谓的种种道劫,都与心境有关。

    念心幻术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心境问题。

    第十层一心本用,修行之前必须先打破道士之心,与无声之地颇有些类似,但是破而不乱,仍要牢牢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慕行秋能理解这一设想,它符合念心幻术的基本战术:若要敌方心动十分,自己起码也得动上五六分,修行愈高,己方心动越少,直到“一念之威万敌心动”的程度。

    道士之心对防止入魔极有帮助,但是想要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它却成为一道障碍。念心幻术想要继续提升“一念之威”,就只能打破道士之心,可是法门里却没有提到如何防止入魔。

    慕行秋倒不在乎,他本来就没有道士之心,无需打破。

    第十一层无心之用才让他困惑不已,简短的文字开宗明义,要修行此中法门,必须先去除大部分记忆,后面却没有解释原因。

    没有了记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法门也忘得干干净净,跟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怎么可能继续修行呢?

    守缺老实了一会,看到慕行秋清醒,她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怎么样?很有趣吧?第十层由七十六名幻术师创建,第十一层只有七名幻术师参与,她们的幻境都达到了第九层,有一人还尝试了一下第十层。可惜没能成功,反而入魔成疯,成为十七科灭绝念心科的罪证之一。至于第十一层,还没人敢于尝试。”

    “我一直没有过道士之心,用不着去除了吧?”慕行秋受到过多次提醒,没有道士之心极易入魔,他也的确曾经走到过入魔的边缘,却没有迈出最后一步。

    “不要弄错,去除道士之心必须是第十层才能做的事情,在此之前。道士之心对幻术有益无害,比如说你自己三分心动能让敌人十分心动,如果有道士之心的话。你只需两分、一分心动,就能达到同样的效果。你没有道士之心,所以你达到了第九层幻境,却一直不能发挥出全部威力。”

    “我原以为是我的内丹境界不足。”

    “你是什么境界?”

    “服月芒六重。”慕行秋停顿一下,补充道:“不是纯正的道统内丹。”

    “那也足够了,服月芒六重,真是了不起,念心科迄今为止共有二十九人达到第九层幻境。内丹最差的只是注神五重,照样能发挥全部威力,你的问题只和心境有关。这么说来后两层幻术对你无用,所有修行都是一步步走来的,你不可能跨越第九层。你想去除道士之心,必须先有道士之心,你以为你省略了一步,其实是差了两步。”

    守缺突然露出一丝困惑。抬手在额头轻轻敲了两下,“这究竟是怎样的怪梦?应该持续很久了吧?出现的人也都莫名其妙。我不喜欢你们,这是我的梦境,我应该打败所有人,然后吞吃掉完整的魂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给一个愚昧的念心科假弟子讲解最浅显的道理。”

    守缺越说越怒。在额头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大声道:“醒来!换个梦境!”

    想让念心传人承认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只有一个办法。

    慕行秋的幻术的确达不到极致,但是依靠新法门,他能从拔魔洞借来强大的力量,能够弥补幻术的不足。

    他出招了,纯粹的务虚幻术,直击守缺的脑海,她的法身没有真正的泥丸宫,脑海毫无防范,这一击正中目标,守缺全身光芒放大数倍,精致的面容却变得狰狞可怖,“休想打破我的梦境,只有我能改变它!”

    念心传人依靠层出不穷的梦境抵抗无我之地的折磨,因此一旦觉得梦境不稳,就认为是无我之地发起的进攻。

    慕行秋看到的是一幅凄惨景象,众多残破不堪的记忆被整整齐齐地排列好,就像是没落的贵族仍将自家仅剩的破烂货当成珍宝,每日里精心维护,衣服即使布满虫眼,也要穿得规规矩矩。

    为了逃避无我之地的折磨,念心传人做出了卓绝的努力,可是一直以来她所对抗的只是单一法术,围墙越建越高,却挡不住其它法术,脑海中的记忆仍然不堪一击,慕行秋轻易就能将其摧毁。

    守缺感觉到了危险,却仍然认为进攻来自无我之地,将脑海中的防御之墙堆得更高,全然不知真正的进攻来自墙角的小窟窿。她白玉般的脸颊变成了赤红色,身体发出的光芒还在扩大,将皇京照得越来越清晰。

    在一边旁观的甘知味心惊不已,“有风……好像有空气了!”他急忙深深吸入一口。

    慕行秋也察觉到了,于是增加更多的法力,却迟迟没有使出最后的杀招,受到攻击的守缺已经变成一团看不清面目的红光,她的应对达到极限,脑海中的墙壁没法垒得更高了。

    “饶恕我吧。”守缺终于求饶了,“我愿意放弃念心幻术,让我加入任何一科……不不,让我做凡人吧,我再也不修行了,再也不修行了……”

    守缺的声音中充满了绝望与恐惧,甘知味心生同情,他相信这股同情与法术无关,忍不住开口道:“非得这样吗?”

    “嗯。”慕行秋坚定不移,他得极为小心地操控拔魔洞的法力。稍有不慎,受损的不只是守缺,还有他自己。

    而且他也不相信念心传人的哀求。

    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守缺一边求饶,一边却发起了反击,毁掉脑海中无用的防护之墙,拼尽法身所能提供的全部法力,施展第九层幻术。

    她攻击的是所有人。

    慕行秋可以立刻杀死守缺,令她魂飞魄散。也可以化攻为守,同时保护所有人,他选择后者,守缺是唯一掌握全部念心幻术的人,不能就这么死去。

    皇京上空,数百颗珍珠同时大放光芒,里面的人形无论是在存想,还是在自怨自艾,全都睁开双眼,第一次看见珍珠外面的情形。

    甘知味感受到两道法术正在争夺自己的泥丸宫。不敢参与战斗,谨守最后的防线,不让任何法术进入脑海。

    皇京起风了。不是若有若无的微风,而是能够飞沙走石的大风,乍暖还寒,好像身后跟着一场春雨,地面上的瓦砾、树木、旗帜哗啦啦作响,死寂之物也有了一丝生机。

    “肉身要被吹走了!”甘知味大声喊道,狂风吹过,毫无重量的珍珠不受影响。旁边的数百具肉身却缓缓地顺风而行。

    慕行秋不能再放任守缺施法,将一股初生的空气送进她的鼻孔里。

    这一招真的生效了,守缺发出一连串的诡异尖叫,停止施法,身上的光芒逐渐减弱,狂风歇止,众多珍珠也恢复正常,可里面的人形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他们看到了外面的世界,看到了慕行秋、甘知味和其他同伴。

    慕行秋暂时管不了他们,盯着止住尖叫、呆若木鸡的守缺,“你还觉得这是你自己的梦境吗?”

    沉默了好一会,守缺痴痴地问:“这真是空气吗?这真的不是无我之地吗?”

    “我告诉过你。这里是拔魔洞边缘,咱们虽然没有逃出去。但也不在三地之内。”

    守缺困惑地低头打量自己的身体,接着抬起头来冷笑一声,“这么说幻咒真的在你的泥丸宫中成形了。”

    “没错,她借用了一个名字,叫做龙魔。”

    “你之前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魔劫其实是历代道士的修行之力,被九大至宝收集到一起,专门留给昆沌的?”

    慕行秋点下头。

    守缺却缓缓摇头,“太匪夷所思了,怎么都不像是真的。”

    “你曾经制造过如此离奇的梦境吗?”慕行秋换一种方式劝说守缺,“正因为匪夷所思,这一切才是真的。”

    守缺寻思片刻,“也对,就算是梦境又能怎样呢?难道我不能做一个逃出拔魔洞的梦?好吧,我暂且相信这是真实世界,你想修行无心之用?”

    “我现在就能让拔魔洞加速崩溃,但是咱们都会跟它一块灭亡,我必须提升幻术,才能完全控制它的力量,将所有人安全地送出去,才能与外面的昆沌一战。”

    “你已经达到第九层幻境,只是没有道士之心,不能发挥出全部实力……嗯,或许可以一试,试着跳过第九层和第十层,直达无心之用,反天上都是空想,就算你失败了,对我好像也没有什么损失。但你真能抛弃记忆吗?”

    “我只想知道成功的可能有多大,还有,我会不会连自己进入拔魔洞的目的都给忘了?”

    “虚实难辨,慕行秋,虚实难辨,我不知道这一切是真是梦,你又怎么敢确认呢?或许这不是我的梦境,而是你的,甚至他的。再进入无心之用的法门吧,你能理解,那就是理解了,不能,谁也帮不了你。构思第十一层幻境的七名弟子当中有五人的魂魄在我这里,我能保证,她们绝没有故弄玄虚,该说的都说了,至于能否成功她们跟你一样无知。”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