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六十五章 混淆虚实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双倍最后一天,也是《拔魔》最后一次双倍机会,求月票。)

    念心传人给自己想了一个名字,“从现在开始,我叫‘守缺’。”

    “手缺?”慕行秋的心思不在这里,看向念心传人的手臂,不觉得有什么缺憾,非要说出一条的话,就是太过于雪白细润,像是玉雕、像是美食,居然能够灵活地动来动去,实在令人惊讶。

    “抱残守缺的守缺。”念心传人冷淡地纠正,“经籍有云‘知其雄守其雌’,道统法术为‘雄’,存想修行为‘雌’,守雌得雄,静极生动。我是残魂所化,数量再多也不完整,因此叫守缺,化用‘知其全守其缺’,明白吗?”

    “我叫慕行秋,教书先生给起的名字,没有含义。”

    “就因为没有‘含义’,你才会随波逐流,被别人推着走,你认为自己做了许多大事吗?仔细想一想,哪一件不是被迫而为之?不是被人算计?你自己算计过别人吗?”

    念心传人如今叫守缺的目光中尽是嘲讽,大概是在拔魔洞里待得太久了,她看什么都不顺眼。

    “给我法门。”慕行秋非常谨慎,一点也不敢大意,这是五百多名念心传人的残魂所聚,即便魂魄不够完整,却拥有最完整的幻术体系,每一句话都可能是法术的延伸。

    守缺抬起右手以食指轻轻摇晃,一枚白色珠子无中生有,逐渐变大,“放心,我说过的话……未必算数,但你好歹算是念心科弟子,若是真能修成最后两层幻术,对我也是一种鼓励。老实说。我有点意外,还以为你会更关心芳芳,她肯定对你很重要,因为我只要提起这个名字,你的珍珠就会微颤,这说明你的心境不稳。”

    珠子成形了,鸽子蛋大小,飞到慕行秋的珍珠外面,停止不动。

    慕行秋没有追问芳芳的情况,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典型的幻术陷阱。只要任何一种情绪被挑起,都会成为被攻击的鞭子,更重要的是,现在的他被困在拔魔洞里,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他都束手无策。

    慕行秋试图将珠子招进来,结果失败了,阻止它的是珍珠。

    “抱歉,幻术第十层和第十一层是念心科最强大的数十名弟子空想出来的。极尽虚实变化之能事,只有一部分是文字记载,更多的是图像与感觉,我只能通过这种办法给你。看样子你想拿到珠子首先要身魂融合。”

    守缺笑吟吟地看着慕行秋,目光偶尔转动,似乎对周围的众多完整魂魄仍存觊觎之心。

    慕行秋绝不想向守缺求助,他的目的是打破拔魔洞。她却一点没有被救者的急迫与感激,反而处处设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发起突袭。

    他唤醒了甘知味。

    “成功了?”甘知味先存想了一小会才睁开眼睛。看到多出来的女子,知道计划已成。

    “嗯,我需要你帮个忙,我也要身魂合一。”

    “你想进入无我之地?这个……我的法术还不太熟练。”甘知味对新法门缺少信心。

    “试试无妨,无我之地的出入口被扩大不少,不那么危险了。”

    甘知味又瞧了一眼光芒四射的女子,郑重地冲慕行秋点下头,“好,我试试。”

    慕行秋也看了一眼守缺,什么也没说,因为她不会遵守任何承诺,他要做的就是在在瞬间完成身魂合一,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实力。

    甘知味准备了一会,开始运行新法门,与拔魔洞法术、慕行秋的魂魄之力形成整体,然后将魂魄送进无我之地,立刻再拽出来。

    前面都很顺利,就在甘知味执行最后一步之前,守缺突然飞来,抓住了这转瞬即逝的机会,“你哥哥有危险。”

    这不是简单的一句话,还蕴含着强大的幻术,甘知味早有警惕,还是没能抵抗住,心境微动,法术不稳,竟然没将慕行秋的魂魄拽出来,“我哥哥……”

    “你哥哥叫甘知泉,他没跟你一块回归道统,如今正遭受大批道士的围剿,危在旦夕,他悔恨万分,觉得是他害了你。”

    守缺飞快地夺取记忆,据此编造出半真半假的故事,听上去十分合理,甘知味的心境越发动荡,“不怨哥哥,他当时是为我好,我要救他,有什么办法能救他?”

    “现成的机会。”守缺增加幻术的力度,时间太短,单凭“故事”没法让这名道士死心塌地,必须以幻术进攻为主,“慕行秋的力量就是你的力量,他能打破拔魔洞,你也能,求人不如求己,何必给他当跟班?自己做主……”

    甘知味脸一红,突然将入侵的幻术一驱而空,恢复对自己的控制,立刻施法将魂魄拽出来。

    守缺微微一笑,知道自己太心急,做过头了,她以自私自利为诱饵,反而激起对方的反抗,于是身形一闪回到原处。

    慕行秋的肉身剧烈地抖动,甘知味稍稍松了口气,恼恨地望向发光女子,她却一脸坦然,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切都是他的幻觉。

    “我叫守缺,抱残守缺的那个守缺。”

    甘知味正要说点什么,发现情形不对,慕行秋肉身的抖动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明显,“糟了,我带出来的魂魄……好像不只一个!”

    甘知味酿成大错,不知该如何挽救,向守缺怒道:“都是你干扰我施法。”

    “自己很努力,出了问题都是别人的错,嗯,继续,如果这能让你心安理得的话。”守缺又看到了机会。

    甘知味又羞又怒,却又不敢在念心传人面前发作,只得强行抑制,试图再与慕行秋的魂魄相融,却已找不到位置,慕行秋的体内似乎有几百只魂魄。

    “得靠他自己。”守缺的语气平淡慵懒,好像贵人在观看一群武士在场中打斗,“你进过无我之地。知道残魂的德性,互相吞吃撕咬,好不容易见到一只完整的魂魄,怎能轻易放弃?让慕行秋自己解决吧,你参与进去只会送死。”

    甘知味恨得牙痒痒,可他的确无计可施,只好施放数道法术,护持慕行秋的肉身,然后转身道:“怪不得念心科会遭到灭绝,整个道统都不喜欢你们。”

    守缺无所谓地嗯了一声。“没错,没人喜欢念心科,大家都喜欢灯烛科,那些女道士能为你们点灯秉烛、警戒四周,心甘情愿当副手,长得好看,穿得也艳丽,连我都喜欢,何况你们这些男道士?不过十七科道士联手灭绝念心科可不是因为我们不会说话。更不是因为我们不够漂亮,而是受不了我们混淆虚实。道士都是死脑筋,眼里只有内丹,将所有不炼内丹的法门都视为大逆不道。等到魔族消亡、妖族衰落,连不太重视内丹的法门也受到鄙视。念心科和符箓科本是同病相怜,结果符箓科先发制人,鼓动道士们灭绝念心科。立下大功,听说他们得到的奖赏是离开道统自立门户。”

    “停!”甘知味大喝一声,“干嘛对我说这些?你又在混淆虚实。”

    甘知味越来越能体会到从前的道士们为何厌恶念心科。甚至必欲除之而后快了,对于专心修行的人来说,她们就是天生的干扰。

    “呵呵,当初与魔族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道统可不厌恶念心科,还指望我们的保护呢,魔族擅长攻心,只有我们能与之抗衡。”

    “现在没有魔族了。”甘知味看向慕行秋的肉身,它抖动得不那么剧烈,里面的魂魄之斗似乎分出了胜负。

    “照你这么说,哪天妖族也被消灭的时候,道士就都该自杀了?”

    “就算我求你了,闭嘴吧。”甘知味心境渐乱,照这样下去,他在这片连空气都没有的鬼地方活不了多久。

    “任何话加上‘就算’两个字都充满怨气,表达出来的是相反含义就算我喜欢你,其实是不喜欢你,就算我想饶你,其实是要杀你,就算我求你,其实是你再不闭嘴我就要出手,我的回答是:就算我想闭嘴……呵呵,你明白。”

    甘知味的忍耐到了尽头,他跟慕行秋魂魄的联系中断了,还能和拔魔洞法术相融,法力不由自主地聚集,法术在绛宫呼之欲出。

    可是连慕行秋都不能自如地运转拔魔洞的力量,甘知味更不能,他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聚集的法力太多了。

    “别上当。”一个镇定的声音传来,好似一桶凉水浇在甘知味头顶,他一下子恢复冷静,发现泥丸宫内又有幻术盘踞,一小部分甚至混入脑海,他再次逐出幻术,向慕行秋说声“抱歉”,顾不得解释,急忙闭眼存想,对念心科的惧意却已在心底扎根。

    “就算你修行的是念心幻术”守缺笑得很开心,“你也不是念心科弟子,一点都不像。”

    慕行秋终于打败众多残魂,夺回自己的肉身,施展最后一道法术,将泥丸宫里的外来者全都撵出去,从他头顶冒出一大片光,很快消失,残魂得到了解脱。

    “连你自己也分不清虚实了吧。”慕行秋的眼睛像宝石一样明亮,经过炼魂,他的天目比从前更加透彻,“你不相信我是真的,你以为到目前为止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你的梦境。你造过很多类似的梦境,对吧?在无我之地,这是你唯一的自保手段。”

    守缺的笑容略显僵硬,“老实说,我不太喜欢这个梦境了,但这肯定是梦,我见过你,所以将你带入梦中,真实的你不可能这么强大,绝不可能。”

    守缺对打破拔魔洞不感兴趣,因为她根本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即使见到陌生的形象、听到陌生的名字,她也不相信,这是另一种疯狂,她没能逃过无我之地的惩罚。

    慕行秋不再理她,伸手抓向那枚珠子,一心本用和无心之用的法门就在其中,守缺以为这一切是梦,所以提供法门时不会撒谎。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