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六十三章 停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万子圣母温暖的目光扫过数百张冷漠的面孔,最后对三魂怪说:“去吧,为妖族而战。”

    魔三刚一点头,三魂怪噗的一声消失了,伴随着一声炸响出现在四十里以外,这不是高等道士的瞬移之术,距离虽短,却有着强大的进攻威力,十一股见风长共同形成的禁制,被他一冲而破。

    三魂怪的三颗头颅同时发出呼啸,没有与见风长法术再做纠缠,突破禁制之后第二次消失,这一回出现在二十里以外,毁掉道统的又一层禁制,魔一的杀气已经弃满全身,妖二、魔三完全受他控制,他的目的是杀死道士,而不是与法术相争,因此直奔东北方的孤峰,那里是道统的阵地。

    十一股见风长震怒,停止在路上耀武扬威,同时暴长百余丈,以摧枯拉朽之势冲向野林镇道士,数十里的距离如在咫尺之间。

    “让我领教一下服日芒法术。”异史君第一个不服气,手中的魔魂珠分出十一束血红色的光芒,扑向来袭之敌。

    见风长停住了,虽然血光细若树枝,发出的力量却一点也不弱于数百丈的身躯,双方僵持,地面上的树木成片倒下,像是搅拌中的蛋清,烟尘冲天而起,连成一片,仿佛突然冒出来的巨山,而且还在越长越高。

    “吁……”异史君两只眼珠乱转,左手在右臂上连拍数下,“见风长还真是名不虚传。道士们,别看热闹啦,跟你们说,我早就看破了胜负荣辱,说跑就跑。”

    杨清音也不想再等了,霜魂剑看上去已经蓄满力量,剑身上的枝形纹路正闪烁蓝光,显出几分急迫。

    霜魂剑射出一束蓝光,击中最高大的那股见风长,顿时雷鸣不已。旋风变得更大,另外十股稍小些的见风长迅速返回,与主旋风融合,异史君发出的血光也随之集中。

    “服日芒不过如此!”异史君开始自吹自擂。“我有服月芒六重的内丹,比你只差一丁点,可我有魔魂珠,还有天下最奇妙的法术相助,所谓斗智不斗勇。我还是胜你一筹!”

    道士们可没有这么自信,就算是服月芒七重与服日芒一重之间也存在着重大差距,见风长是很强大的法术,但是有形有质,并非服日芒最强大的招数,它的目的是示威与恐吓,对面的施含元还没有使出绝招,这面的道士们却已用尽全力。

    不管怎么说,他们接住了第一轮攻势,见风长遇强则强。却终有极限,在持续不断的雷鸣声中,风势越来越盛,力量的增长速度却在减缓。

    “万子圣母,请你来不是发号施令的,那是我的活儿。”异史君大叫道,要将所有力量都调动起来。

    万子圣母抬起瘦长的手臂,发招之前说:“我只是一只普通女妖,妖术简陋,请大家别笑话我。”

    她的手指像是刚长出来的藤枝。柔软至极,互相缠结在一起,末端的五片指甲仍然坚硬,迅速融合在一起。像是一截尖锐的矛头。

    她的身体不再摇摇晃晃,也像一根铁矛深深刺进脚下的山石,散发出层层黑气。

    “不错嘛,万子圣母,你也有点本事。”异史君赞了一声。

    可接下来的法术就让他失望了,从万子圣母的指尖上飞出五只小虫。比苍蝇大不了多少,嗡嗡地飞向战场,隔着十几里地就被风吹得偏离了方向。

    就这么一点小法术,万子圣母却累得面色苍白、气喘吁吁,收回手臂与黑气,长出一口气,“不行了,就这样了,我得休息一会,打架真不是我擅长的事情,望山之战留下的伤还没好。”

    身边没有侍者主动搀扶,万子圣母左右看了看,双臂变长一些,分别按在异史君和杨清音肩上。他们两个正专心施法,只能忍受,好在万子圣母只是寻求支撑,没有别的影响。

    “道士们,该是拼命的时候了。”异史君只好再鼓励五百多名主力,“我说拼命就是真拼命,把法力用到枯竭、内丹用到停转,见风长快要长不动啦。”

    道士们已经竭尽全力,此刻正在咬牙坚持。

    山一样的见风长仍在壮大,并且缓缓向前逼近,众人合力还是比它要差一点。

    “三魂怪跑哪去了?万子圣母,这就是你造出来的怪物,没一个管用。”异史君开始发脾气了。

    万子圣母只是微笑,见风长卷起的烟尘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就算是天目也无法穿透,谁也看不见三魂怪的身影。

    一个惶恐的声音从异史君脚边响起,“老君,需要我出手吗?”

    异史君低头看去,莫名其妙地问:“你是谁?我允许你跪在我旁边了吗?”

    殷不沉急忙移开几步,“老君,我是您的妖仆殷不沉啊,记得吗?我服侍过您很多年,前些日子给您带来了三魂怪,学会魔尊正法的那一个。”

    “哦,是你,过来。”

    殷不沉面露喜色,跪行过来,异史君飞起一脚,将妖仆踢到空中,“帮忙还不早点?道士拼一命,你得拼百命。”

    殷不沉吃了一惊,在空中手忙脚乱了一阵,想要稳定身形,可是被异史君的法术推动着,根本停不下来,与见风长越来越近,只能施展魔尊正法,发出一阵阵魔音,攻向张牙舞爪的旋风。

    雷声越发响亮,震耳欲聋,殷不沉眼看自己就要被吞没,吓得失声尖叫,倒是没有因此停止施法,心里无比怀念跟随道尊的日子,慕行秋再狠辣,也不会一脚将他踢出去送死。

    飞霄不肯跟来,殷不沉只能依靠自己,见风长近在眼前,那可不只是烟尘与残枝败叶,里面蕴含着无数的法术,像是藏在灰烬下方的火星,只要一点引火之物,就能燃成熊熊大火。

    殷不沉就是引火之物,想停不能、欲退不得,死亡近在眼前,他真的拼命了。七篇魔尊正法在脑子里飞快循环,他还做不到七篇同想,速度却已达到极致。

    殷不沉撞上了见风长,甚至感觉到了法术带来的灼热。闭上眼睛只顾施法,耳中只听巨响不断,震得魂摇魄动,头皮发麻,耳朵里像是灌满了铅。他以自己为中心。一刻不停地发出魔音,既是进攻,也是防守。

    不知过去多久,确信自己没死之后,殷不沉睁开双眼,愕然发现身体终于停下,见风长已经消失,四周一片清静,耳朵里的雷鸣其实都是魔尊正法发出来的。

    “哈哈,我还活着!哈哈。我打败了服日芒法术!”殷不沉兴奋至极,转身望向己方山峰,却见异史君与众道士面色冷峻,不像是大获全胜的样子。

    耳中的雷鸣散去,殷不沉终于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声音,那是道统的服日芒道士施含元在说话。

    “……道、魔、妖居然也有联手之时,停战三日,再决生死。”

    施含元居然主动收回法术,说撤就撤了。

    殷不沉呆立空中,后方也是迷惑不解。杨清音慢慢收回霜魂剑,“道统为什么要停战三日?施含元不只这点本事吧。”

    “他被吓住了,三方法术联手很可能专门克制服日芒道士。”异史君也不明白其中原因,但他绝不承认。

    “是因为三魂怪吧。”申己猜道。

    三魂怪回来了。在空中不停地发出爆响,每次都能前进十几里,方向却总是有点偏差,中间还差点撞上殷不沉。

    三魂怪的三颗头颅全都鼻青脸肿,尤其是战斗主力道一,脑袋歪在一边。已然晕了过去,妖二吐出舌头不停地喘息,只有魔三看上去稍微好点,“敌人好强,我们只差一点就是冲不过去,道一受伤、妖二疲倦,所以我退回来了。”

    “我还以为你不怕死。”异史君怪声怪气地讥讽道,“那就更奇怪了,你既然连道士都没碰着,施含元为何撤退?”

    “施含元其实被击中一招。”万子圣母开口道。

    “被你击中的?还是你看到了什么?”异史君更显鄙夷,他亲自去将万子圣母抓过来,十分清楚她的实力,顶多星落水平,可能还要更差一点,这只女妖最擅长的是生产小妖,而不是战斗。

    “我放飞的鬼面虫传来消息,说施含元的魂魄遭遇重击,必须退下休养一阵。”万子圣母抬起一条手臂,竖起食指在面前晃了晃,一只小虫飞了出来,没多久又回到手指里。

    “魂魄受击?哼……哼……”异史君本想讥笑,想了想却改变主意,盯着三魂怪中的道一之头,“斗法你是个废物,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的确有点天分。先告诉我这三只妖婴是怎么回事?魂魄只是控制者,提供不了如此强大的法力。”

    “他有圣母骷髅为躯。”

    “活圣母都没多大本事,死圣母能有多厉害?休想骗我。”

    “他吸取了玄武飞霄的几十枚神灵丹。”

    “那也顶多摸到注神境界的边儿,想跟服日芒道士打架,绝不可能。”

    “魔魂或许就轮回在三婴之一的体内。”

    “更是胡说,魔魂至少要十年以后才能觉醒,就算被你找到,也是寻常小妖。”

    万子圣母摊开双臂,“那我就真不知道了,反正这三只妖婴很特别,出生不久我就感觉到了,至于特别在哪,很难描述。”

    “必须描述,想破头你也得描述出来,这就是你接下来三天你的任务,不,天,我自己得留两天。”

    异史君转向众道士,一副拯救者的高傲得意神情,“三日后再战,你们得比今天更用心一点。这是什么宝贝?之前你可没拿出来过。”

    异史君一把招来霜魂剑碎片,紧紧握在手里,“我刚救了你们,这就算……咦,奇怪,里面有东西。”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