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六十一章 认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颗头颅争执不下,三魂怪的身体只好站在原地不动,等他们做出一致的决定,起码要二对一,它才能行动自如。

    “去南方、去皇京,与道士大战一场,尸横遍野、血海飘橹,那才是我……才是咱们将要创建的伟业。”名叫道一的第一颗头颅杀心越来越重,说话时咬牙切齿,妖婴牙齿不全,所以他的动作更像是抿嘴。

    “不可以杀道士,无怨无仇的,而且道士是好人……我记得是这样,要不然我从前为什么当过道士呢?专心修行吧,修行最有意思,这么多的天地灵气,够咱们三个吃的了,修行越高实力越强,不是吗?”妖二对尸横遍野不感兴趣,万子圣母选他负责修行的确够眼光,他已经对此着迷了。

    “咱们身负重要任务。”魔三时刻记着万子圣母的交待,“跟道统早晚会有一战,可是修行也很重要,咱们现在恐怕还不是服月芒道士的对手。最重要的是,咱们得等候命令,这是一场遍及天下的大战,万子圣母自有安排。”

    “啊……懦夫!奴才!”道一愤怒不已,妖婴的脸上充满暴戾之气,“为什么我会跟你们连在一起?我一个人就能灭掉道统。你想命令,我给你命令去、杀、道、士!”

    道一的头颅用力前倾,两只手里的妖骨盾牌和鸟羽长剑挥来舞去,甚至想将另外两颗头颅砍掉,可他做不到,还有四条手臂拿着妖器在阻挡他的攻击,身躯和双腿仍然不动。

    “这只乌龟是怎么回事?杀了它总可以吧。”道一找到了发泄的目标。

    三魂怪站在一片树林里。周围尽是枝叶繁茂的大树,地面上铺满了层层枯叶,一双仇恨的眼睛就在附近的一颗树后盯着他。玄武飞霄的神灵丹大都被三魂怪吞吃,再也要不回来了,它有一个朴素的想法吃掉三魂怪。可摆在眼前的是一个朴素的道理它打不过,加上殷不沉也改变不了实力对比。

    一块飞来野林镇的路上,它已经试过了,那时候三魂怪的头颅都处于昏睡状态,可是它的嘴刚刚张开,连块皮还没有咬下来。六条手臂突然发起反击,若非殷不沉及时将它拽回来,后果不堪设想。

    “专心练毒修吧,还有魔尊正法,以后咱们会强大起来的。”殷不沉总是这么安慰飞霄。他从异史君那里求来了毒修之法,已经修行一段时间,飞霄的命保住了,他的热情也就没了,这时正躺在飞霄的背上琢磨魔尊正法,对三魂怪的争吵毫不在意。

    “这只乌龟看上去有点眼熟,我好像见过更大的……乌龟,你认识我吗?”妖二喊道。

    飞霄当然不会认得一张妖婴的面孔。鼻孔里吐出两团艳绿色的毒气,想了想,无奈地垂下猴子脸。

    树上跳下来一个小小的身形。没有落地,而是飘在空中,与三魂怪等高,慕冬儿观察妖二已久,这时看得更加仔细,“我好像认识你。我不记得你的面孔,只是觉得……你喜欢镜子吗?”

    “喜欢。”妖二喜笑颜开。想也不想地回答,“我也觉得你有点眼熟。不对,非常眼熟,就是想不起来……”

    慕冬儿召出一面小铜镜,放在妖二面前,妖二欢呼一声,“好东西,我的皮肤真嫩啊。”

    “幼稚,太幼稚了,为什么我会跟你这种家伙共生一体?”道一的脾气越来越暴躁。

    “你们三个都挺幼稚,还都不到一岁吧。”慕冬儿严肃地围着三魂怪转了一圈,像是将军在检查士兵,“别看我长得小,好像只有五六岁,其实我的真实年龄是二十……反正很大,比你们大得多,以后你们听我的命令吧。”

    三魂怪尚未表态,不远处的殷不沉笑着哼了一声,心想自己掌握着至关重要的魔尊正法,才算是真正的妖主,没有他,三魂怪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慕冬儿转身想要质问殷不沉,却看到一位不速之客。

    庞山道士申己飘在树梢的高度,也在观察三魂怪。

    五百多名道士援军到达野林镇有几天了,正忙着在外围建立防御禁制,申己和一些道士来看过三魂怪,他的兴趣明显比别人更高一些。

    慕冬儿对这批外来的道士很警惕,尤其不喜欢他们脸上的淡漠神情,他见过的豢兽师道士都不是这样。

    “你来干嘛?这里是野林镇重地,非请勿入。”慕冬儿不客气地说。

    申己也不生气,“你是杨清音的儿子吧?我得到你母亲的同意了。”

    慕冬儿无话可说,他自己是偷偷跑来的,没有得到母亲的允许。

    申己落在道一面前,凝视那双暴躁而愤怒的眼睛。

    “看什么看?臭道士!”道一举起手中的鸟羽长剑砍了过去,由于法力被另外两头把持着,他无力施法。

    申己退后几步,躲开长剑的进攻,“你不认得我吗?”

    “我为什么要认得你?难道你欺负过我?臭道士,让我砍掉你的头,我恨所有道士,你们都该死,你们跟这两颗胆小的头颅一样,总是管教我、束缚我,这也不许那也不行……咦,我好像真的认识你,这张脸……我一定见过。”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你很可能是我哥哥的魂魄,咱们的相貌过去一模一样,不过欺负人的通常是你,不是我。”申己的淡漠神情越来越像母亲杨宝贞。

    “哈哈,那我一定是欺负得不够,要不然为什么我一点也不高兴,还想杀光你们这些臭道士呢?”道一仍在努力挥舞手中的鸟羽长剑。

    “你哥哥的脾气从前就这么大吗?”慕冬儿好奇地问,让铜镜浮在半空中,妖二可以照个够。

    申己摇摇头,“他从前是最正统的庞山道士。从不乱发脾气……可他会杀人,就因为这个,他跟你父亲慕行秋结下了仇怨。”

    “慕行秋!”道一收回鸟羽长剑高高举起,“我记得这个名字,他是我最恨的道士。碎尸万段,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道一的意志突然增强,妖二和魔三竟然弹压不住,三魂怪一跃而起,手中的六件妖器同时施法,一股狂暴的爆炸力横扫四周。

    进攻突如其来。谁也来不及躲避,只能硬抗,好在道一能动用的法力不到一成,声势惊人,威力却不是特别大。即便如此,慕冬儿和申己仍被狂风卷起数十丈高,稍远处的殷不沉与飞霄更惨一些,被掀翻在地,飞霄上下喷射毒气,殷不沉慌乱中连魔尊正法都忘记施展了,全凭体内的妖力,驮着飞霄冲天而起。

    道一对身体的控制只持续了一小会。三魂怪重新落在地上,又不能施法了,妖二埋怨他吹走了铜镜。魔三劝说他别太冲动,三头又吵了起来。

    慕冬儿缓缓降落,对妖二说:“你肯定是秃子的魂魄,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一直很想你……我帮你把其它两颗头砍掉吧?”

    “我从前叫秃子吗?真是个难听的名字。砍头……不太好吧,道一的脾气是差了点。可是真打架的时候还得依靠他呢。”

    申己停在远处,“不能动用三魂怪。只要我哥哥的魂魄还在其中,就绝不能动用三魂怪。”

    申己飞走去找杨清音。道一冲着他的背影大叫:“臭道士,我会杀了你的,就算你真是我的弟弟,也照杀不误!”

    慕冬儿跟申己的想法可不一样,“真笨,把道一制伏,让秃子掌控三魂怪不就得了,秃子,你会帮我吧?”

    “呃……你还有镜子吗?”

    “凡镜、法器、妖物,这些年我可收集到不少镜子,种类齐全、应有尽有。”

    妖二咧嘴而笑,“那我听你的,可我争不过道一,咱们得把魔三争取过来。魔三,你愿意听这个小孩儿的吗?”

    “从长计议,我只服从万子圣母的命令。”

    “天生的奴才,咱们比所有人都厉害,为什么要听别人的命令?自己做主,想杀谁杀谁……”

    三头又吵了起来。

    殷不沉和飞霄降回地面,停在数百步之外,被树木遮挡,只闻其声不见其形,“忘恩负义的家伙,别再想让我给你们注入魔尊正法,睡大觉去吧!”

    远处传来一阵轰鸣,好像是山塌了。

    一张纸符飞进树林,自动燃烧,发出杨清音的声音:“殷不沉,带三魂怪来东北方,道统打来了。”

    殷不沉呜呜了几声,不敢接令,慕冬儿却很兴奋,“你们不用争了,附近就有道士可以杀,跟我走吧。”

    魔三还在犹豫,可妖二已经转变立场,与道一同时用力,操控身体升起,飞向东北方,慕冬儿紧随其后,嘴里大呼小叫,等他们飞出数里,殷不沉才和飞霄不紧不慢地跟上去。

    东北方三十里的地方建有一座百余丈高的木塔,很好辨认。

    杨清音正站在塔上,与申己争论三魂怪是否可用。

    “那是申庚,而且是完全不受道法制约的申庚,他是什么人你应该知道,就算他真能打败道统,回过头也会将野林镇灭掉。”申己对哥哥再了解不过。

    杨清音当然记得申庚是什么人,可她没有多少选择,异史君前些天无声无息地跑掉了,根本指望不上,“起码让三魂怪对付一下那个服日芒道士吧。”

    “我一直以为你还有备用计划。”

    “现在还不成熟。”杨清音平淡地说,在她怀里贴身收藏着那块唯一的霜魂剑碎片,它已经发热很多天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