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六十章 最高处的果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朦胧的微光照出了酣睡中的巨兽——皇京第一次迎来持续时间比一次呼吸还长的光明。

    甘知味头顶的白光轻轻一跳,脱离了临时居所,慢慢幻化成为女子形态,衣裙、肤色以至长发无不雪白,光芒闪耀,却不刺眼,与珍珠中内敛的光不同,它向外散发,照亮四周的景物。

    “孤独令人成神。”念心传人欣赏自己光润的手臂,似乎还有些不太满意,“你和我,剩下的那个就是这里的神。”

    “一无所有的神。”慕行秋将自己和甘知味的肉身摆在珍珠两边,它们连着拔魔洞,是他的力量来源,“真巧,有人跟你的想法一样,他叫昆沌,你应,该知道这个名字。”

    “昆沌?”念心传人显然没听说过初代三祖的这名得意弟子。

    “怎么,他给了你更好的条件,却没有告诉你自己的名字吗?”

    “呜……自作聪明的小道士,以为猜到了真相。”念心传人的语气里总是带着一丝嘲讽,而且与实力一块增加,“不好意思,你弄错了,开出条件的人不是昆沌,不过我很好奇,你所说的昆沌是何方神圣?他把你关进拔魔洞的?那就应该是道统的大人物了,新祖师吗?第几代了?”

    念心传人居然猜得不离十,但是全部真相仍然超出她的想象,慕行秋觉得这或许是一个说服她帮助自己的机会,于是没有急于追问另一个开出条件的人是谁,而是将昆沌的来历简单介绍了一遍,尤其是关于魔劫的那一部分。

    “没准你们在无遮之地逗留的时候曾经见过他。”

    念心传人是一只奇怪的魂魄,同时是“你”和“你们”,她低头寻思了一会,“原来道统里还隐藏着这么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怪不得。怪不得……我的确曾在无遮之地见过他,一个不起眼的家伙,总是躲得远远的,我还以为他很胆小,真是眼拙了。这么说来,他就是念心科灭绝的原因了?真有意思,幻咒本应是念心科的拯救者,结果却是毁灭的根源。”

    “刚刚向你开出条件的人不是昆沌,也是他的法术,只有他能在拔魔洞里自由进出。”慕行秋希望念心传人明白。他们现在拥有共同的敌人。

    “不对,有一件事解释不通。”念心传人对慕行秋反而更加警惕,“昆沌自由进出拔魔洞是最近的事,念心科灭绝发生在几万年前,他是怎么操纵道统十七科群起而攻之的?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整个道统都反对我们,声称念心科越来越像魔族,那时候昆沌还在拔魔洞里专心炼体,准备有朝一日与魔族决战为道统献身吧?”

    “我不知道。”慕行秋实话实说。昆沌对他说过不少话,却没怎么提起过念心科的事,“不管怎么说,真幻召引了昆沌的魔劫。就是念心科遭到灭绝的根本原因。”

    念心传人又笑了,她幻化出来的人形很美,是那种不真实的美,像是一位过于热情的画师描绘出来的图像。在得意之处都进行了一些夸大,“当时念心科可不这么认为,我们最大的敌人是符箓科。就是在那群符箓师的鼓动下,九大道统十七科道士才联合起来进攻念心科,以入魔为由将五百六十三名弟子全都关进拔魔洞。”

    “符箓科?”慕行秋很意外,“符箓科已经衰落很久了,整个道统也没有几名符箓师,符箓之术如今归属凡人。”

    “活该,他们到最后也没解决内丹与祭火神印的冲突。”念心传人轻快地说,“或许符箓科是昆沌的走狗,但那不重要,几万年前的事情了,离开拔魔洞之前计较也没用,说说你吧,念心弟子,你有本事打破拔魔洞吗?”

    “如果你告诉我无心之用的修行奥秘,或许有办法。”

    “一心本用和无心之用从来没人炼成,你是知道的,我记得当初你还不屑一顾呢。”

    “许多不可能的事情都发生了,比如昆沌的出现,所以我的看法也发生了改变。”

    “嗯……”念心传人微笑不语,仔细打量珍珠里的慕行秋,“道士的修行一代不如一代,大家都以为是承平日久的正常现象,没想到是九大至宝在偷偷盗取修行,真是家贼难防啊。当时道统可不知道这个原因,为了提升修行,各科都想出了一些办法,念心科的办法比较特别,你猜是什么?”

    慕行秋心一沉,“念心科编造出第十、第十一层幻境,好让弟子们的目标更高一些,即使实现不了……”

    “不要用‘编造’这两个字,那种东西骗不了道士,念心科弟子们的确是认认真真地想出了最后两层幻境,给它们起了名字,构思了详细的修行方法,可谓是费尽心机。这一招的确有用,正是在整个构思过程中,念心幻术日新月异,成为最为强大的道科,幻咒就是这么来的。有追求总是一件好事,即使摘不到最高处的果子,也不至于空手而归。至于那枚果子是不是真的存在,谁也不好说,因为直到目前为至,许多人看到了它,却一直没人碰到过它,对于擅长幻术的人来说,真实与虚假非常不好区分啊。”

    念心传人笑吟吟地看着慕行秋,“你想要这两层的修行法门吗?我可以给你,你要是真能炼成,我会为你鼓掌欢呼,尊你为念心科首座,甚至宗师、祖师。”

    慕行秋心中泛起一股野火燎原般的怒意,马上压抑下去,在这种地方面对一名由五百六十三只残魂融合而成的念心传人,一点情绪波动都是重大破绽,“为什么不呢?我为此而来,听听总没坏处吧,你也说了,有追求是一件好事。”

    念心传人哈哈大笑,声音远远传出去,像风一样掠过整个皇京,直到城外数十里,死寂的万物竟然随之发出簌簌的回应声。仿佛无数只肥蚕在吞吃树叶。

    “好啊,把你的魂魄交出来,就能知道念心科的一切秘密了,我也顺便完成任务。”

    总归还是要有一战,对方在等待时机,慕行秋也准备得差不多了,这是新法门尚未弥补的缺点,施法之前必须先积蓄力量,对手越强,积蓄时间越久。慕行秋将念心传人视为大敌。

    “向你开出条件的人是谁?你就那么信任他?”

    “我没办法不信任他,因为他比你有诚意,在讲条件之前——先和我融合了,这是我吸收的第一个非念心弟子的魂魄,也是残魂,味道还不错。”

    “你中计了!”慕行秋脱口而出,“那一定是昆沌的法术。”

    念心传人仰头想了一会,“是吗?我倒不觉得,那只是一缕残魂而已。他说你此刻与拔魔洞相连。控制你就能控制拔魔洞,你不可知道出去的方法,他知道。对了,他说他跟你很熟。提供的记忆也很有趣,让我想起遥远的过去,刚进入道统的岁月,多么稚嫩的一群小女孩啊。满怀梦想,对命运的残酷一点准备都没有。”

    “申庚!是申庚!”慕行秋终于猜出来了。

    “是叫这个名字吧,他的魂魄过于残破。好像被撕裂过,这让他的杀心更重,正是我所需要的。”

    话音甫落,念心传人出招了,进攻目标不是慕行秋和甘知味,而是飘浮在周围的其它珍珠和肉身,她的目光很敏锐,看出慕行秋在乎这些人的生死。

    第九层幻术,无形无质,直击肉身的泥丸宫和珍珠里的魂魄。

    慕行秋从龙魔那里得到过绝大多数念心科幻术,可对方的这一招似是而非,还是出乎他的意料。不过对于斗法经验丰富的慕行秋来说,表象并不重要,他早就猜到念心传人攻击其他人的可能,他的应对方法是不管——不救任何人,直接进攻念心传人,使用的是务虚幻术,目的是夺取并摧毁记忆。

    “好!”念心传人赞了一声,期间收回进攻法法,连放三招,守住泥丸宫,此宫不破,脑海无忧。紧接着,她反击了一招,与慕行秋的法术几乎一模一样。

    慕行秋等的就是这一刻。

    芳芳创立的新法门,第一次在战斗中接受检验。

    慕行秋施展的仍然是务虚幻术,可这一回有拔魔洞的法力提供支持,虽然这股力量还不太顺从,用来对付念心传人足够了。

    五百六十三名念心传人的残魂融在一起,并不意味着她就能拥有这五百六十三人的力量,事实上,她现在拥有的只是一具临时创造出来的法身,勉强发挥出第九层幻术的最基本力量,大致相当于服月芒一重。

    慕行秋试过一招之后,对胜利胸有成竹,昆沌还不知道新法门的存在,申庚更不会知道。

    结果比慕行秋预料得要过头一点,念心传人的法身被务虚幻术一招击溃,只剩下一颗巴掌大小的光球,它的光跟珍珠一样,只限于自我,整个皇京又归于黑暗。

    光球激烈地左突右冲,很快就老实了。

    慕行秋的法术还没结束,他先要去除申庚的残魂,它莫名其妙地出来捣乱,一刻也留不得。

    念心传人没那么轻信,绝不会轻易融合一缕来历不明的残魂。

    慕行秋猜对了,那缕残魂被念心之魂包裹在中间,却没有融为一体。慕行秋的幻术像刀一样切开念心之魂,刺中躲在中间的申庚之魂,夺取其中的记忆,然后将它扔进虚空里。

    申庚的残魂挣扎得更久一些,以光的形态上蹿下跳好一会才彻底消失——他的肉身肯定还在,慕行秋一时找不到,而且他更在意的是刚得到的记忆。

    昆沌看中了申庚的自满与仇恨,将它的魂魄硬生生分成若干份,驻守拔魔洞的只是其中一份,还有几份散落在世间,专门与强者融合。

    至于逃出拔魔洞的方法,慕行秋也看到了,发现那根本不可行。

    “我认输了。”念心传人想到这句话,知道慕行秋一定能听到,“就把这次斗法当成考验吧,你通过了,可以得到一心本用和无心之用的法门,或许你真能练成呢。嗯……芳芳是谁?你好像很在意她,申庚的另一缕残魂正在到处寻找她的下落——那你更需要我的帮助了。”

    (抱歉,最近几章写得比较困难,前后需要照应的地方太多,发稿会更晚一点。)(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