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五十九章 残魂一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甘知味自愿进入无我之地,这是他们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

    无我之地是瞬息台制造的特殊虚空,与拔魔洞在某个点上相交,这里也是它唯一的进出口,慕行秋已经沿着瞬息台法术找到了这个点的位置,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将甘知味的魂魄纳入自己的体系,然后送进无我之地,在肉身消失之前再将魂魄带出来。

    一进一出,安全时间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再晚一点,肉身就会被拔魔洞消灭,魂无所依,出来也没用了。

    慕行秋接受了这个计划,除此之外他也别无选择。

    无我之地如同一座城池,唯一的城门被瞬息台法术占据,用以输入源源不断的力量,而且这座城门是单向的,十几万年来许进不许出,慕行秋要破一次例。

    进去很容易,只要将魂魄纳入瞬息台的法术当中就行,此前的所有残魂都是这么被送入无我之地的,想将魂魄带出来却比较麻烦,时间短,需要的法力也更多。

    慕行秋还是决定试一次,他现在有拔魔洞做后盾,不缺法力。

    甘知味的魂魄还很完整,瞬息台法术对他有些抵触,最后还是接受了。

    甘知味的珍珠原本就很亮,此时更是光芒大盛,照亮了多半座皇京,慕行秋甚至隐约感到有一阵微风拂过。魂魄消失,甘知味肉身内的拔魔洞法术立刻就要发作,将这具躯壳彻底毁掉,慕行秋虽然与拔魔洞相融,却控制不了它的法术。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马上将魂魄带出来。

    一眨眼。

    无我之地像是一座吸力强劲的洞穴,甘知味的魂魄刚一进去,慕行秋自己也感觉到动摇,急忙增强法力。

    甘知味的魂魄回来了,肉身还在。珍珠收回光芒,却没有恢复原样,而是越来越弱,里面的人形软弱无力地飘浮着,非生非死。

    慕行秋自己也像是被一柄重锤击中,头晕脑胀。不辨方向,眼前的光忽强忽弱,没有身体,却有百骨寸断的痛感。

    不知过去多久,慕行秋终于恢复正常。惊讶地看到甘知味的珍珠和人形都没了,肉身却还飘在原处。

    从无我之地进出一趟的甘知味身魂融合了。

    慕行秋向他体内缓缓输入一些法力,拔魔洞里第一个正常人苏醒,这对他来说却是一种痛苦,甘知味睁开双眼,脸色先是苍白,随即变红、变紫,四肢乱抓。眼珠突起,喉咙里发出嗬嗬的怪声。

    他在窒息。

    慕行秋立刻施法击晕甘知味,然后将法力注入他的全部经脉。最后进入下丹田,一点点刺激里面的内丹,让它旋转起来。

    只要内丹能动,即使没有空气,道士也能坚持很长一段时间。

    甘知味再次醒来,这回好多了。向慕行秋点点头,向四周看了一眼。说:“这真是一个荒凉的地方。”

    声音空洞得好像是从百丈铁管的另一头传来。

    “你创造了一个奇迹。”慕行秋说。

    甘知味露出一丝苦笑,“凡人相信地狱。现在我也相信了,那里的残魂……”他摇摇头,不想细说自己在无我之地的经历,“我觉得你好像打开了一处缺口,可以从无我之地带出残魂了。”

    甘知味的感觉没有错,慕行秋对拔魔洞法力的操控非常生涩,带出甘知味魂魄时候用力过度,将无我之地的“城门”撞毁了一小块,瞬息台法术立刻堵住,但那里的确是个薄弱点,慕行秋的法术可以直接进去捞取残魂。

    现在,他需要一具法身以容纳残魂,否则的话,它一离开无我之地就会消失得干干净净。

    拔魔洞里的所有物品都处于死寂状态,不能用来施法,甘知味再次自告奋勇,“还是用我的肉身吧,只要内丹旋转,我能承受得住,就当是休息了。”

    甘知味的确需要休息,在一个连空气都没有的地方,他的状况反而比其他人都要危险。

    慕行秋不能对死寂之物施法,对正常的甘知味却绰绰有余,于是以缓和的幻术将他催眠,护住魂魄,然后再次进入无我之地招魂。

    瞬息台对“夺门”的法术做出了激烈反应,慕行秋立进立出,尽量不与瞬息台发生对抗,他现在还远远不是道统至宝的对手。

    第一缕残魂出来了,一进入甘知味的肉身就发出凄厉的惨叫,抬起双手向脸上、身上抓去,好像衣服过紧,必须立刻撕碎。

    慕行秋毫不犹豫地将残魂撵出去,任其消亡,对它来说这是唯一的解脱。

    这不是念心科传人的残魂,就算是也没用,透露不出任何信息。

    慕行秋记得清清楚楚,念心科传人曾经对他说话,条理清晰,绝非彻底崩溃的疯子。

    慕行秋不停地从瞬息台里招魂,每次一缕,手法越来越纯熟,瞬息台就像是一只被铁链栓住的猛犬,对身边蹿来蹿去的小耗子又扑又吼,却总是慢了一小步。

    大多数残魂都已崩溃,全靠着瞬息台法术维持不灭,不习惯拥有肉身,进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残,慕行秋必须马上将它们撵出去,结束它们的痛苦。

    少数残魂还保持着一丝清醒,手脚没有乱动,甚至能够开口,可是说出的话前言不搭后语,没有任何意义,而且在肉身里待得越久,越有疯狂的迹象。

    它们也被销毁。

    无我之地就不应该存在,慕行秋想,无论犯下多大的罪行,承受这种没有尽头的折磨都有点过分了。三祖的本意是保护昆沌的魂魄不灭,大概不会想到无我之地竟会变成最残酷的监狱。

    风如晦的残魂也被招出来了,“冷。”她说,全身颤抖,“把我点着吧。求你了,我是乱荆山道士风如晦……”

    一直为情所困、在无遮之地一遍遍情生情灭的风如晦,在无我之地却被彻骨的寒意击败了。

    慕行秋放出她的残魂,让它在虚空中消失。

    第五十七次招魂,慕行秋终于从甘知味的嘴里听到印象中的那个声音。

    “为什么如此之久?你没有严格遵守我的命令……啊。我认得你,你不是幻咒,是那个小道士。”

    幻咒是念心科对真幻的叫法,慕行秋以法术直接出现在甘知味的脑海中,让残魂能看到他,而他眼中所见只有甘知味的肉身。

    “是我。慕行秋,但我现在不是道士了。”

    残魂向四周看了一眼,除了脑海中的人形,她看见的全是黑暗,连发亮的珍珠都瞧不见。“这是什么地方?你没我把救出去?”

    “这里是拔魔洞的边缘,暂时安全,我是被关进来的,除非你肯帮助我,咱们都出不去。”

    残魂沉默了一会,突然笑了起来,“有趣,真是有趣。毕竟离开了无我之地,算是一件好事吧。这就是你给我准备的身躯?为什么是男人?为什么……真是丑陋。”

    甘知味的身体突然抖动了两下,慕行秋厉声道:“不准动他的魂魄。他是我的朋友。”

    残魂刚才向甘知味昏睡中的魂魄发起进攻,要不是慕行秋早施展了护魂之法,甘知味这时已经不明不白地死掉了。

    “嗯,今非昔比,你已经不是当初的小道士了。”残魂一发现对方的实力很强,马上就放弃进攻。连声音都温和了一些。

    “有一名真幻,就是你说的幻咒。由我而出,就算是为了她。我也会尽力助你离开拔魔洞,但是首先你得帮我。”

    “你一上次参观拔魔洞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记忆,还以为凭你的本事永远也无法化幻为实呢,真是想不到,好吧,我愿意帮你。”

    当时的慕行秋只是吸气三重的小道士,记忆被夺也没察觉,现在的他却有拔魔洞作为后盾,念心科传人甚至看不到他的珍珠,更不用说查看记忆了。

    “为什么你在无我之地还能保持正常?”慕行秋问。

    “这要看你所说的正常是什么了。思维和记忆都很清晰、能够施展一点小法术?没错,我是正常的。魂魄完整、拥有唯一之我?我一点也不正常。”

    “你吞吃了其他人的残魂。”慕行秋猜道。

    “总比永远受罪要强吧,而且那不是吞吃,是融合。残魂跟嚼剩的甘蔗一样无味,我喜欢完整的魂魄,比如这一只,真是香甜,可惜他是你的‘朋友’。在无我之地可没有这样的好东西,念心科的残魂只能互相融合,只有我们能接受这种事,别的残魂宁可被碾成碎片,也不肯成为我的一部分。一共五百六十三名传人被送进拔魔洞,我是众人,众人是我,明白吗?”

    残魂的声音里有一丝调侃,慕行秋其实明白:异史君集结众魂却没有融合为一,念心科传人做到了,依靠的不只是念心幻术,还有无我之地的不停折磨,它就像熔炉,将五百六十三缕念心残魂融为一体,但它仍是残魂,慕行秋看不到,能感觉到。

    “你曾经对我说过念心幻术有十一层,在第九层以上还有一心本用和无心之用两层,我就是为此而来。”

    “呵呵,原来你真的相信了。”残魂又往四周望去。

    “什么意思?你当时在说谎吗?”慕行秋一惊。

    残魂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把我关在男人体内?这里不是有女子的肉身吗?看上去还不错。”

    慕行秋又是一惊,甘知味的魂魄还在沉睡,内丹旋转极慢,残魂在里面应该什么都看不到才对,一开始她也的确是这样的,现在却能发现其他道士的肉身,说明她的力量正在迅速增强。

    甘知味的肉身又抖了一下,从他头顶冒出一团闪烁的白光,残魂直接发声:“好像不用你帮忙,我也能离开拔魔洞了,有人提出比你更好的条件。”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