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五十八章 功败垂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甘知味是慕行秋唯一的助手,在一切死寂的黑暗之中,他们是仅有的一对交流者,其他人要么像沈昊一样专心存想,几乎不睁眼,要么再度滑向身魂分离,珍珠变得越来越暗淡,这两种人都对交流不感兴趣。

    慕行秋一度以文字挽救了许多人,可他激起的信心无法长久维持,最终还是会败给无尽的黑暗与恐惧,无论是道统的旧法门还是他提供的新法门都无济于事。

    就连甘知味,经过一轮轮的答疑解惑之后,也还是无法全盘接受新法门,他自己倒是很愿意相信慕行秋,可进入存想状态之后,旧法门的一些习惯还是会不知不觉地出现,打断新的修行方法。

    慕行秋没法埋怨甘知味,他自己的经历极为特殊,刚加入道统不久修行的就是逆天之术,然后是中断数万年的念心幻术,退出道统之后,接触的法门一个比一个古怪,早已为今日的“叛逆”做好了充足的铺垫。

    至于芳芳,则是物极必反,她对道统法术的思考已经达到极致,前方无路可走,正处于苦苦探索的时期,因此一看到慕行秋脑海中的诸多法门,立刻就能接受,还能加以融会贯通,若是再早上几年,她未必能这么快去除心中的固有观念。

    甘知味和其他道士没有这么多的经历,所见所闻最为离经叛道的法门无非是自然道和炼兽之法,它们粗看上去独特别致,细究起来也没有完全脱离道统的范畴。

    在一片沉寂当中,任何修行法门的效果都微乎其微。“洞开七窍”是道统修行的最低境界,取得者甚至不配被称为道士,在拔魔洞是却是修行的巅峰。慕行秋能想象出新法门的强大威力,甚至要凭此与昆沌一战,甘知味不能。其他道士更不能。

    又有两颗珍珠连同肉身一块消失,残魂进入无我之地,最后一瞬的余光照亮四周,修行取得一定进展的甘知味也看到了皇京,这让他对慕行秋和新法门的信念更加坚定,不知过去多久。他终于洞开魂魄七窍,可以试着与慕行秋联手了。

    第一步最简单,却一点也不轻松。慕行秋要让两颗珍珠互相靠近,在此之前,所谓“靠近”只是视力增强之后的错觉。真实的距离其实丝毫未变。最难之处正在于此,如果能改变“真实”,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能证明慕行秋提供的新法门是有用的,接下来只需要顺着这个方向走得更远一些。

    芳芳在荒芜之中埋入一粒种子,慕行秋将它培植成一颗小树,如今要结出第一枚果实。

    慕行秋首先尝试,没能成功。甘知味做了太久的道士,防护意识根深蒂固,即使自己想放开也做不到。他的魂魄之力拒绝与任何外来力量融合。

    于是两人互换角色,由甘知味尝试操控慕行秋的魂魄之力。第一次也没有成功,慕行秋如此相信新法门,临到关头也没有做到完全放松,甘知味也不够坚定,毕竟触碰生魂是道统大忌之一。

    灯烛科以复杂的法术加上法器的辅助。才能操控死魂,慕行秋曾经凭念心幻术和少量灯烛科法术自创了驱魂之术。同样不能缺少法器,现在他和甘知味却要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凭借空想出来的法术互相影响,其难度可想而知。

    一次不行,那就两次、三次……慕行秋甘知味不停地尝试,就像是隔着一道墙的两名囚犯,孜孜不倦地用手指抠下一块块墙皮和小石子,只为凿出一条小小的通道,互相望上一眼。

    在尝试了至少三十次之后,慕行秋最先做到心无挂碍,魂魄之力对一切人开放,又经过大量尝试之后,甘知味终于能够感觉到这股不设防的力量。

    魂魄之力极为微弱,合适的法器和法术能够放大这股力量,甘知味手里却只有一套未经检验的全新法门,想融合慕行秋的魂魄之力就像是以头发丝开锁,一点小错都不能犯。

    而且新法门与道统截然不同,既非吸魂以自用,也不是驱魂以攻敌,甘知味要将两只魂魄想象成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在最后一步,他又失败了,虽然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另一股魂魄之力,就是不能与自己合而为一。

    于是又绕了回来,慕行秋施法,甘知味放松。

    两人都没有计算次数,只知道又有十三颗珍珠彻底消失,照这样下去,所有人都会珠毁身亡,他们躲开了无声和无遮之地,却避不掉最后的无我之地。带着必死的想法,甘知味终于放弃了全部防御,他的珍珠因此暗淡了几分。

    慕行秋一次成功,很容易就将对方的魂魄之力当作自己的一部分,他相信这和自己经常施展念心幻术有关,因此更加坚信无心之用能够弥补新法门的最后一块缺失。

    两只魂魄提供的力量甚至不够激出一片火星,慕行秋要用这点力量做的事情却很多,他先将甘知味的珍珠拉向自己,这是真正的距离缩短,证明新法门可用。

    接下来是计划的第二步,慕行秋要将魂魄送回肉身之内,有了内丹和法力,他才能施展更复杂更强大的法术,新法门毕竟太新了,只有一根孤零零的树干,尚未开枝散叶,可用的法术寥寥无几。

    又是数不尽的尝试,肉身就珍珠旁边,看似很近,可是魂魄动肉身也动,总是保持若即若离的距离,这样的状态是拔魔洞造成的,慕行秋就算在一切正常的情况下,也未必能够打破。

    他只好改变计划,希望能以法术操控肉身,间接使用体内的法力。

    肉身与虚空一样死寂,内丹静止不动,经脉之内没有半点法力,唯有这样的状态才能保证肉身不会衰亡。

    慕行秋制造出一道微弱的法术,先后进入自己和甘知味的肉身,遍察之后发现无法驱动身躯或内丹,却与另外一道时有时无的法术相遇了。

    慕行秋等人身处虚空边界,但是严格来说还在拔魔洞里面,受到它的限制与护持。他遇到的就是拔魔洞法术,世上最强大最持久的禁制之一,制造虚空、建筑墙壁,令囚犯永世不得逃脱。

    没有珍奇楼护身、司命鼎卫魂,这里的人都在缓慢地衰朽,即使像沈昊一样存想不辍,也终有结束之时。

    第二步没有完全成功,慕行秋绕过去,开始进入第三步借力拔魔洞,这本是最难的一步,慕行秋却轻易达成了,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拔魔洞从前属于星山,后来被昆沌要去,按理说这就是他的法器,慕行秋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在借力拔魔洞的过程中被昆沌察觉,结果他多虑了,拔魔洞里面没有任何多余的法术,最为蹊跷的是,它的法器印记消失了。

    这件道统至宝竟然不归任何人所有!

    慕行秋试探多次,终于明白了问题所在:拔魔洞不仅被去除了印记,蕴含的法力也快速流失,它正在自毁。

    自毁可不是打破,一旦法力耗尽,拔魔洞里的所有囚犯,无论有无肉身,都会化为乌有。

    十几万年来,九大至宝不停地吸收力量,道士的修行之力由祖师塔转给昆沌,其它来源的力量留作自用,长久的积累已经令它们远远超出普通法器,成为名副其实的至宝。

    现在,昆沌却要毁掉其中一件。

    慕行秋算不出拔魔洞自毁需要多久,但他知道自己得抓紧时间了如果他还有时间的话。

    九大至宝共享一个虚空,即使分处天南海北,也能互相联系在一起,这是初代三祖挟战胜魔族之余威,以最为复杂微妙的法术制造出来的,连昆沌也无法切断。

    昆沌放弃了拔魔洞,慕行秋可以放心大胆地使用它的法力了,刚刚学会以发丝开锁,他就要尝试用独臂撑起一座山。

    拔魔洞的法力虽然流失不止,剩余力量也过于强大,想要与之融为一体可不容易,慕行秋做到了,却没办法运转自如,他就像熟读兵书的才子,连十人小队都没带领过,突然间却要指挥千军万马,实在勉为其难。

    致命的是,他读的兵书并不完整,缺失最为关键的一块如何让士兵承认他为统帅。

    幸运的是,慕行秋面前没有直接的敌人,他还有时间操练军队,将书本知识变成真正的经验。

    不幸的是,他没有多少时间,拔魔洞在自毁,周围的珍珠消失得也越来越多,慕行秋和甘知味都没办法给予他们更多信心,两人将取得的进展告诉了所有人,相信者却没有几个。

    慕行秋来不及熟练运转拔魔洞的法力了,立刻着手寻找由瞬息台制造的无我之地,还有能够制造法身的珍奇楼。

    他很快就找到了两件至宝发出的法术,却遇到一个绕不过去的障碍,它们的法术印记还在,此刻归属某人,十有*就是昆沌。慕行秋不敢尝试,那可能会向昆沌暴露自己的踪迹。

    他想制造法身、召出残魂的计划面临着功败垂成的危险。

    作为慕行秋唯一的助手,一路磕磕绊绊走来,甘知味对新法门的信心越来越足,于是提出建议:“让我进入无我之地吧,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