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五十七章 唯一的助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想要找到念心残魂,必须先恢复对肉身和内丹的操控,这是芳芳在霜魂剑里无法做也做不到的事情。

    霜魂剑毕竟只是一件中等法器,能容纳魂魄这样的无形之物,却连一根有形的头发丝都装不进去,拔魔洞不愧道统至宝之名,它能创造虚空,与镇魔钟类似,没有时间、没有变化、没有光、没有声音……仿佛一个梦中世界,唯一的区别是这个世界能够容纳真实的身体。

    正常魂魄离身之后七七四十九天就会消亡得干干净净,即使以灯烛科法器拘收,也只能多存在数年时间,最后还是会化成没有记忆与情绪的纯粹力量,像芳芳这样死后还能修行的魂魄绝无仅有,她的神魂、她在碎丹那一刻坚定执着的信念,别人都不具有。<b[/>

    拔魔洞不是为芳芳这种特殊者准备的,最初甚至不是用来关押囚犯的,它要让昆沌不死,还能一直坚持炼体,就必须保证他的肉身不毁,如果他的魂魄进入了无我之地,则意味着炼体失败,必须重造一具法身。

    昆沌声称只有他能享受九大至宝的保护,可是普通囚犯的肉身也没有消亡,就慕行秋所见,这些肉身丝毫未变,甚至没有变瘦,这只能有一个解释,它们也得到了珍奇楼一定程度的保护。

    而残魂在无我之地永存不灭,肯定是司命鼎的功劳。

    将拔魔洞改造成监狱是后世某位祖师的意外之举,不在初代三祖的意料之内,珍奇楼和司命鼎显然没有区分昆沌与普通囚犯,给予他们差不多待遇。

    可囚犯在拔魔洞中无法炼体,也很难保持一线清明,更得不到镇魔钟送来的信息和祖师塔收集到的修行力量,这说明有几件至宝并非自动生效,昆沌拥有独一无二的法门。能让自己与九大至宝建立密切的联系,从而获得最完善的保护。

    昆沌不可能主动交出法门,慕行秋要自己创造出一套。

    芳芳已经为他指明了方向。

    慕行秋正在沉思默想,突然看到有一颗珍珠在闪烁,“拉”到近前,看到发出信号的是甘知味。

    甘知味的修行不够彻底,除了视力变得更强之外,其它感觉尚未得到提升,只能以嘴型说话,其实他不用这样。慕行秋能听到他脑海中的声音,他的回答则是在珍珠上写字。

    于是一场奇特的交谈开始了,一个用黑暗书写文字,一个用脑海中的声音。

    “你真是慕行秋吗?”

    “是我,咱们曾经一块深入群妖之地,你们兄弟二人都接受过我施展的再灭之法。”

    甘知味露出喜色,然后是一丝愧意,“抱歉,我没能坚持到最后。明知你被关进拔魔洞,没有想办法救你,反而以为你罪有应得,结果重归道统之后却是这种下场。罪有应得的其实是我……”

    这批囚犯进入无遮之地不久就开始存想,来不及交谈,慕行秋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外面的事情,他听了一会。提了几个问题,然后说:“昆沌的法术太强,我凭着诸多机缘才能在当时做出抵抗。你们受到影响很正常,那不是你们自己做出的决定。可法术终会减弱,所有受到摆布的人早晚都会清醒过来,你们是最早的一批,所以左流英将你们送进拔魔洞,是为了保护你们。”

    关于左流英的目的,甘知味的看法与慕行秋完全不同,“左流英变了,他失去道士之心,却上升到服日芒境界,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你不能再用从前的眼光看他。”

    慕行秋没有争辩,“听着,别管外面怎样,咱们只能自救,必须打破拔魔洞。”

    “真有办法吗?”甘知味难抑兴奋之情。

    “办法就在我写给你们的修行法门之中。”

    甘知味眉头微皱,“我看到了,也照着修行了,效果很好,可是……”

    慕行秋也有点纳闷,为什么自己提供了如此完美的修行法门,大家的进展却都不尽如人意,没有一个人能像他一样洞开魂魄七窍。

    “说下去,这是一种新法门,我正需要听听别人的意见。”慕行秋鼓励道,他费尽周折挽留珍珠和珍珠里面的魂魄,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交流。

    “新法门有点……怎么说呢,不够纯粹、不够正统。”甘知味尽量委婉,但意思非常清晰——慕行秋提供的新法门偏离道统法门太远了。

    “你不是也修行过炼兽之法吗?”慕行秋对甘知味的守旧感到困惑。

    “不一样,炼兽之法归根到底还是道统法门,只是加入一些小变化,比如建立灵犀,将下丹田和内丹转移到炼兽身上,修行方法还跟从前一样。”

    慕行秋与跳蚤建立过灵犀,明白甘知味在说什么,炼兽之法是左流英开创的,保留鲜明的道统特色很正常。

    慕行秋还是有点困惑,“没错,新法门的变化比较大,不吸灵气、不修内丹、不炼道士之心,可也用到存想,与道统法门并非截然不同。”

    甘知味露出苦笑,“我明白,可我……就是做不到。抱歉,我心里总是不由自觉生出抵触,以为新法门是拔魔洞的诡计,修行之后会遭受更深的痛苦,现在我相信它真是你提供的了,让我再试试吧。”

    甘知味进入存想,慕行秋仔细观察其它珍珠,发现甘知味并非孤例,除了慕行秋,所有魂魄的修行都不够彻底,有一些明明已经取得不错的效果,现在又退了回去,珍珠再次变得暗淡,而那些保持明亮的珍珠,比如沈昊,几乎没有采用新法门,仍然严格按照道统旧法修行。

    说到底,这是一个信念问题,道统用十几万年时间建立了雄伟精妙的修行体系,根基深厚、规模宏大,既有参天高楼,也有通幽曲径。芳芳创立的新法门却只有一座孤零零的高塔,像长枪一样直刺苍穹,根基宛如一片流沙。即使是从未学过道法的人,两相比较之后,也会对道统法门更具信心。

    甘知味结束存想,又向慕行秋发出交谈的信号。

    “我有一个疑惑,新法门从自然道借鉴了一些想法吧?”

    “没错。”慕行秋很高兴,他之前交给大家的是已成型法门,对众多来源并未说明,甘知味肯定是仔细思考过了,“自然道对内丹要求不高,施法的时候借助天地灵气或者不洁之气,新法门往前又迈出一大步,干脆不要内丹,连修行也向外扩散。万物皆藏力量,大到一山一海,小到一尘一沙,有灵如人类妖族,无知如爬虫走兽,莫不如此,旧法修行是将力量收归己有,追求以一敌十、敌百,新法却要与万物之力共存,更像是组建军队,以百十敌一。”

    这就是芳芳创立的新法门,她很早就领悟到力量本源,却无法加以利用,直到从慕行秋记忆中的诸多法门里得到启示。

    甘知味认真观看慕行秋写下的文字,疑虑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道理我明白,可是……万物皆有力量,谁会让出来给我用呢?道、魔、妖之所以要将力量收归己有,就是因为外面的力量不听话吧。比如炼兽之法,要让那些异兽交出力量可不容易,先得建立灵犀,平时帮助它们修行,战斗时替它们存想,时刻不可分离,才能共用法力……”

    甘知味想起了自己的火麻雀,忍不住叹息一声,豢兽师与炼兽的感情非同一般,他在无声之地被挑起的最剧烈情绪就是悔恨与怀念。

    慕行秋明白甘知味的疑虑根源在哪了,万物皆有力量,拔魔洞里却是一处空洞,这里没有天地灵气和不洁之气,连石头都处于纯粹的沉寂状态,显示不出一点力量,在这中地方修行新法门就像是在旱地上学游泳,技巧练得再纯熟,接触不到深水,终归不能证明它的有效。

    尤其是新法门从未得到过验证,连个正式的名称都没有。

    “所以我要找到念心科传人的残魂,只有它们或许有办法让万物自愿交出力量。”慕行秋修行已久,非常清楚新法门的问题所在,就算它真能调动万物之力,也需要一点时间,范围越大需时越长,与旧法相比,这在关键时刻是一个致命漏洞:穷尽毕生将力量收归己有的道士,能在一瞬间施放法术,新法修行者甚至来不及调动一块石头。

    慕行秋将希望寄托在念心幻术传说中的第十一层——无心之用。

    他最初制定计划的时候对芳芳的新法门一无所知,无心之用击败昆沌的可能不到百分之一,现在,他的信心更多了一些。

    “咱们的肉身其实就在旁边,我正在尝试回到自己的肉身里,那样的话就能施法了,此地由九大至宝共同制造,我想用法术将它们一一找出来,然后以珍奇楼造出一具法身,再从瞬息台里召出残魂。”

    这就是慕行秋的计划,甘知味看不懂,慕行秋又补充了一些解释,最后说:“我需要你的帮助,拔魔洞里万物死寂,只有咱们的魂魄还蕴含着一点力量,以新法门互联的话,或许可以施展简单的法术,让魂魄重回肉身。参与的魂魄越多越好,不过现在只能先从咱们两个开始。”

    其它珍珠里的魂魄不是在专心存想,就是信心不足,甘知味是对新法门接受度最高的人。

    “事已至此,就拼上一次吧。”甘知味极为兴奋,“我有点相信左流英了,慕行秋,能与你并肩战斗是我的荣幸。”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