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五十六章 炼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慕行秋眼前,一条全新的修行世界正在展现出全貌,开始的时候东一块西一块,看上去平淡无奇,与已知的世界并无太大的不同,慢慢地场景连成一片,瑰丽奇伟而又与众不同,慕行秋沉醉其中流连忘返,甚至感觉不到时间流逝。

    魂魄没有真正的内丹可供修行,存想的最大作用不是提升境界,而是开拓眼界,慕行秋终于领悟芳芳留下的法门,并且产生了自己的想法。

    在多年的魂魄存想过程中,芳芳的眼界已经无人能比,可是珍珠之内别无它物,道统的修行法门也再难琢磨出新意,芳芳就处于这样的尴尬境地,恰在此时,慕行秋送来了各种各样的新奇法门,对她来说这是一场盛筵。

    芳芳精心整理了所有法门,将它们融会贯通,毫无保留地交给了慕行秋。

    当整个世界终于露出真容的时候,慕行秋生出倾诉的愿望,说说他的感受与领悟,谈谈他的猜想与计划,可周围一无所有,连他自己的身体都不存在。

    随着眼界的提升,珍珠内部已经十分明亮,慕行秋可以看见其它珍珠了,在一片黑暗之中,散落着一些亮度各异的珍珠,每颗珍珠里面都有一个小小的人形在闭目存想,奇怪的是,慕行秋能看到它们,可即使是最亮的珍珠也无法照亮周围的空间,一点也不行,黑暗仍然处于绝对的统治地位。

    珍珠里的人形都是左流英送进来的道士,里面有沈昊、甘知味这样的熟人,慕行秋没有内丹,自然也就不能施展任何法术。唯有目光越来越具穿透力,其它珍珠里的人形在他眼里逐渐清晰的时候,距离也就变短了,最后甚至如在身前,但两颗珍珠永远也不能融合。哪怕只有一寸距离,也要保持各自的独立。

    第一个被“拉”过来的就是沈昊,他的珍珠比大多数人的都要亮一些,但是与慕行秋的相比,只属于中等。

    慕行秋想将沈昊唤醒,想跟他说话。却没有办法将信息传递出去,只能默默等待他醒来,在这个过程中,他将更多珍珠“拉”到近前,在一颗十分暗淡的珍珠里。他看到了一位清醒者。

    召山道士孟诩向来中规中矩,从不惹事生非,也没有稀奇古怪的念头,只因为在战场上被魔种侵袭过一次,从此踏上坎坷的路途,每一步都不顺,为了回归道统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甚至背叛魔侵道士的拯救者慕行秋。

    昆沌召回全体道士的时候。她终于如愿以偿,重获一枚纯正的吞烟内丹,可是只因为多说了一句“修行停滞”。她就被送进了拔魔洞,又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不知所谓的荒凉之地。

    她在珍珠里掩面哭泣,嘴里说着什么。

    如果还有别的选择,慕行秋绝不会与孟诩交谈,可其它珍珠里的人都在存想,慕行秋只好对她说话。

    两人互相听不到。孟诩一度停止哭泣,抬头张望。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可她的存想太弱。目光甚至不能达到本身珍珠的边界,更不用说看到其它珍珠,在她眼里,周围漆黑一片,只有极微弱的光在闪耀,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慕行秋放弃了,也像其他人一样闭目存想,再睁眼时,所有珍珠都已“回到”原位,只要他愿意,还是能用目光将它们“拉”到近前,但他现在修行的是耳力,他不只要看到,还要听到。

    珍珠里跟无声之地一样寂静,唯有时刻不停的存想,才能保证不被逼疯。慕行秋没有计数自己存想了多少次,只知道耳中慢慢有了声音,像是从极遥远之处传来的涛声,慢慢接近,又变得有如雨打荷叶。

    在一无所有的珍珠里,存想极易成瘾,一旦开始就很难停下,慕行秋恢复耳力之后,转而修炼嗅觉与发声,总而言之,他重新经历了“洞开七窍”的过程,只是这回专门炼魂,而不是炼体。

    慕行秋能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了,经常自言自语,直到发现这个习惯很像异史君,他才停止。这不奇怪,与道统相比,众魂之妖的修行法门十分独特,芳芳从中借鉴了许多。

    慕行秋不想变成第二个异史君,于是他又生出那个念头,希望能与其他人交流。

    凭他现在的魂觉能力,只需稍加注意,周围的珍珠个个如在身前,因此他很快就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有些珍珠消失了。

    珍珠原有七百多颗,现在只剩下五百四十多颗,一些变得更亮,一些退向暗淡,还有一些干脆消失了,孟诩的珍珠就是消失者之一。

    明亮的珍珠里,人形仍在存想不辍,变暗的珍珠里,人形大都已经醒来,或悲或惧或疑或怒,极少有人保持平静。

    慕行秋“拉”近一颗正在变暗的珍珠,里面的人也跟孟诩一样曾是魔侵道士,此时也跟孟诩一样悲伤不已,嘴里嘀咕着什么,这声音他本人只能在脑海中听到,慕行秋却能收入耳中。

    “我刚刚回归道统,还没有完全恢复状态,修行停滞一会难道不正常吗?为什么要将我关进拔魔洞?我什么也没做,道统就是我的家……”

    慕行秋想告诉他自己看到的全新世界,可那名道士现在的状态就跟聋子一样,无论对方喊出多大的声音,他都听不到。

    慕行秋又“拉”过来另一颗珍珠,这颗珍珠很亮,里面的人形刚刚醒来。

    鸿山道士甘知味其实不太想回归道统,他更愿意当豢兽师,但是经不住哥哥甘知泉的劝说,无奈放弃火麻雀,结果刚回道统不久就被关进拔魔洞。

    “左流英!”甘知味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的全是愤怒,“我不服!”

    突然他闭上嘴,向珍珠外面遥望,似乎看到了什么,目光中尽是困惑。

    慕行秋声如雷鸣,甘知味还是一个字也听不见,脸上的怒容却慢慢减弱,他又进入存想状态,阻止了珍珠的暗淡趋势。

    沈昊的珍珠是慕行秋之外最亮的一颗,他一直在存想,好像从来没有清醒过。

    慕行秋是唯一能够长久保持清醒而珍珠不会变暗的人。

    他下一个“拉”来的是乱荆山道士白倾,她的珍珠已经非常暗淡了,本人正处于极度的困惑之中,“是谁留下的文字,求求你,再帮我一次吧,沈昊,是你吗?我没法存想,没法……”

    芳芳将存想法门送给了所有人,由于它与道统法门差别太大,每个人的领悟与信任程度都不相同,慕行秋是唯一能够全盘接受并生出新想法的人,因为他对芳芳毫无怀疑,而且那些最稀奇的法门原本就在他的脑海中。

    慕行秋向黑暗中凝视,终于找到了某些“消失”的珍珠,与纯粹的黑暗相比,它们还是有一点形态的,里面的人已经完全放弃存想,困在七情六欲中无力自拔,孟诩双手抱肩,如在寒风中颤抖不已,哭得像个孩子,嘴里已经不再说话了。

    她现在的状态和在无遮之地里没有多少区别。

    还是有一些珍珠彻底不见了,慕行秋怎么努力也找不到,他猜这些珍珠里的魂魄很可能又回到了无遮之地,孟诩离那一步也不远了。

    慕行秋希望帮助这些人,他们是被左流英送进来的,必有原因,或许“帮助”就是左流英的意图。

    慕行秋开始炼魂的最后一步,努力提升自己的触觉,直到他能以黑暗为墨在光明上写字,或者反过来,以自己珍珠中的光明在黑暗上刻写。

    一行行或明或暗的文字出现在各颗珍珠上,慕行秋以自己的名字和心得鼓励里面的人坚持不懈。

    个别珍珠自己修行得很好,里面的人极少醒来,慕行秋也留下相关信息供他们参考。

    他的努力产生了效果,越来越多的珍珠恢复变亮的趋势,看到“慕行秋”三个字,许多人倍受鼓舞,甘知味向各个方向欢呼,好让慕行秋能看到自己。

    白倾被挽救回来,孟诩却彻底消失,她很努力地想要相信慕行秋突然送来的文字,也试图重回存想状态,可她的意志早已崩溃,心境一团混乱,大势已去无力自救,她的珍珠最后一次发出微弱的光,在虚空中炸开,人形随即无影无踪。

    慕行秋为她感到可惜,但她的消失却帮了他一个帮。

    这是慕行秋第一次目睹珍珠消失,它最后一刻发出的微光照亮了广大的虚空,慕行秋借此看到了转瞬即逝的景象,解开了心中的诸多疑惑。

    他就在皇京上空,正是昆沌将他关进拔魔洞前一刻所在的位置,肉身站在手边,伸出手臂,肉身远一些,收回手臂,肉身就近一些。

    但是附近没有道统塔,沈昊等人的肉身全都飘浮在空中,珍珠与魂魄也悬在身边,距离有远有近,明亮者近在咫尺,暗淡者相距已有数里。

    慕行秋明白自己什么地方了,这就是魔魂重入轮回之前的藏身之地虚空与虚空、虚空与真实世界的中间地带。

    这里不能待得太久,所以魔魂必须一遍遍地轮回。

    炼魂终有极限,等到再无提升余地的时候,慕行秋也会像孟诩一样,身魂逐渐分离,那些消失的珍珠很可能直接进入了无我之地。

    只有纯粹的魔族才能施展轮回之术,慕行秋也无意附着在别人的肉身之上慢慢长大,但他终于想到办法,或许可以与无我之地里的残魂交流。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