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五十章 三头六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关于如何应对打击,殷不沉可谓是经验丰富,从他小时候难以化蛟被父亲鄙弃的那一刻起,打击就没完没了,从*到精神、从妖族到人类、从敌方到朋友……打击来源丰富、种类多样,足够写出一部专业书籍,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又遭受一次完全超出预料的重击。

    即使见多识广如他,也被裴子函和三名妖婴的意外到来惊得魂飞魄散,站在那里好半天没动一下。

    离他没多远的飞霄自己翻了过来,正努力向树根堆里钻去,再往下是积雪,最后是望山的冻土,直到撞见深埋地下的毒气才停下,这时候它已经整个没影了,即使这样也不觉得安全,又施法将自己化为土壤的一部分,忍了又忍,没将外面的十枚神灵丹收回来。

    殷不沉上下左右前后各望了一眼,对飞霄的消失一点也不在意,心中好不容易积满的安全与信心一汇千里,每吸一口气都惴惴不安,担心会有他察觉不到法术趁机入侵。

    一阵哭声把他唤醒。

    妖婴在大哭,一个哭,另外两个也跟着哭,声音响亮,空中的云雾翻涌得似乎更剧烈了。

    殷不沉吓了一大跳,急忙冲着妖婴发出嘘声,“停停停,这是在给道士指路吗?你们不想活,我可不想陪死……”

    说到死字,殷不沉面前就躺着一只死妖,裴子函莫名其妙地出现,莫名其妙地死亡,突然而迅捷,像是一出拙劣的恶作剧。可殷不沉非常肯定他们两个还没熟到能开玩笑的地步。

    “再哭,我杀了你们!”殷不沉恶向胆边生,他怕极了,迎敌的胆子没有,杀婴自保的意愿却很强烈。

    三只妖婴不知道危险就在眼前。哭得更大声了,尤其是一只头上刚刚长角的妖婴,嘴巴张得奇大,像是嗷嗷待哺的雏鸟,分外丑陋。

    殷不沉的妖术已经运到手心里,却没有施展出来。那颗将妖婴送进来的骷髅头抢先一步,飞到一只包裹上方,眼窝里冒出两股灰烟,像手臂一样打开包裹,从里面取出三块肉干似的东西。分给妖婴。

    妖婴的牙齿才长出几颗,却一点也不影响他们吃肉,伸出小手抓住,张口就咬,连嚼都不嚼,囫囵吞下,停止了哭泣。

    骷髅头在三只妖婴中间飞来飞去,像是一名保姆尽职尽责地看护着他们。

    殷不沉收回了法术。逐渐冷静下来,“都已经进来了,杀死他们也没用……关键是弄清漏洞在哪里。然后想办法堵上。”

    飞霄从地下深处爬了出来,难得地开口道:“杀死,扔出去。”

    殷不沉摇摇头,“现在不行,裴子函已经死了,想弄清真相就得从这三个小家伙身上着手。还有这颗骷髅头,它明明是万子圣母的贴身宝物。除了借给道尊一段时间,我还从来没见过它离开万子圣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才一个月时间阻风山就完蛋了?也太快了吧。还有道士……”

    殷不沉打了一个寒颤。裴子函临死前说道士就要追来了,这才是最要命的事情。

    “小妖们,你们既然到了我的地盘,就得听我的命令,现在谁来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殷不沉下达命令,三只妖婴却只顾吃肉,吃完一块还张着嘴,骷髅头又拿出三块肉干分给他们。

    殷不沉皱起眉头,施法进入三只妖婴尚未成熟的脑海,结果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发现,他们大多数时间里不是睡觉就是吃东西,睁睛时看到的也是一片黑暗,显然是在骷髅头内部。

    “这个裴子函,经历那么多事情都活下来了,怎么非在我面前死得这么快?多说几句也好啊。”殷不沉发完牢骚又试图从骷髅头里寻找线索,可它是妖器,能执行保姆的职责,却连最简单的记忆都没有。

    “怎么办?”殷不沉没辙了,只好向飞霄求助。

    飞霄的猴子脸没有那么惊慌了,眼珠转来转去,用灵犀将自己的想法转给殷不沉。

    “没错,你说得太对了,道士来望山是为了追杀裴子函和这三个小家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啊,交出去就行了,这么好的主意你怎么不早说啊?”

    飞霄冷冷地哼了一声,它早就说了,殷不沉非要先查看记忆。

    殷不沉对骷髅头笑着说:“骷髅老弟,不对,你是前代万子圣母的遗骨,应该叫你骨骼老姐,你们来错地方啦,这里归我殷不沉所有,你们来晚一步,我也不欢迎来客,请你收拾好这三只小家伙,还有这具尸体,怎么来的怎么走吧。”

    骷髅头没动。

    “别怪我无情无义,我跟你们不熟,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可没义务保护你们,你们若是再不动地方,我可就要动手送你们一程了。”

    骷髅头的眼窝里红光闪耀,显然是要接招。

    “哈,真是一颗胆大而又无知的头颅。”殷不沉害怕强者,可不怕一件妖器,放眼全部妖族,他也就忌惮异史君,或许还有修行不辍的飞飞,他一直弄不清这个没事就存想的小东西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

    这是一边倒的战斗,殷不沉唯一在意的事情是要保证三只妖婴和裴子函尸体的完整,好让追来的道士看到后死心。

    殷不沉施展的是魔族法术,这是他现在最为擅长的招数。

    奇迹就是这时发生的,殷不沉有十足的把握撵走来客,甚至没用飞霄帮忙,可他还是失算了。

    他与骷髅头相距只有不到十步,法术直接在它内部发生,本应创造一股吸力,将三婴一尸和几件包裹全都吸进去,可是第一个感受到吸力的却是殷不沉自己,体内法力倾泄而出,全身好像筛子一样。

    “邪门儿!”殷不沉大叫一声。想结束施法收回法力,结果法力流失得更快,这下子他可害怕了,“飞霄,快来帮忙。”

    如果是别的豢兽师。飞霄才不会搭理,早就转身逃跑了,可是对殷不沉它还是很有感情的,于是眼睛连眨五下,甚至试图与他建立灵犀,失败之后。它终于得出结论,这一仗打不得,感情再深也没用。

    飞霄头足并用,又向地下钻去。

    “你能往哪跑啊,我死你也跟着完蛋……”殷不沉气急败坏。可是叫不回飞霄,也收不住法力,最奇怪的是,他甚至不能中止法术,按理说,只要停止存思,法术就该消失,可他的脑子好像被另一种力量占据了。七篇魔尊正法逐字闪现,翻来覆去,速度越来越快。相应的法术自动施展,根本不受殷不沉的控制。

    殷不沉的法力与法术全都聚集在骷髅头内部,眼窝中的光芒变幻不定。

    变幻不定的不只是骷髅光,还有高空中的云雾,它们正在缓慢地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殷不沉没有注意到头顶的变化,完全被骷髅头困住。

    “万子圣母。你暗害我!”

    这只是一句惊恐中的抱怨,让殷不沉没有想到的是。骷髅头竟然说话了,“殷不沉,别紧张,我不是来害你的,找个你帮个忙而已,放松,顺其自然就好,很快就会结束。”

    “顺……顺个屁自然。”殷不沉怕得几乎要哭了,“是万子圣母吗?我没得罪过你,跟你也不熟,干嘛万里迢迢找我的麻烦啊?”

    骷髅头里传出万子圣母的声音,“没办法,道尊不在,你就是这世上唯一学过魔尊正法的妖族,只能找你帮忙。这三只妖婴是我半年前生出来的,非常特别,据说魔魂轮回入世,没准就应在他们身上,我需要你的魔尊正法检测一下。”

    殷不沉越听越惊,随后勃然大怒,“你这是要害死我啊,昆沌肯定会追踪魔魂……裴子函已经死了,我怎么办?”

    “真是遗憾,我给你的建议是坚持到底。”

    “坚持……坚持……”殷不沉气得说不出话来,突然想起几个问题:“你怎么能突破我的毒气屏障?还能吸我的魔尊正法?我都这么厉害了,不应该比你弱啊。”

    “你忘了,冰城从前也是毒雾环绕,圣母骷髅在那种环境中浸润了几千年,积攒了一点抗毒能力,不过你的毒气屏障还是挺强的,再过半个月,圣母骷髅也突破不了。至于吸力,应该是某个妖婴做出来的,与我无关。”

    “妖婴?”殷不沉目光转过去,这才注意到三只妖婴飘起半尺左右,正围着骷髅头缓缓飞行。

    “我好像感觉到道士的法术了,再见,殷不沉,妖族的未来、众生的未来都在你手中,如果你成功了,我可以考虑给你生个儿子。”

    骷髅头里再无声音。

    “我不要儿子!为什么是我?”殷不沉义愤填膺,他不明白,踏实日子怎么如此难得,他千辛万苦得来的魔尊正法居然成为祸根。

    空中雷声阵阵,殷不沉抬头望去,终于看到了那个巨大的旋涡,成百上千道法术正奋力向内突进,前仆后继,进展颇快。

    飞霄从树根堆里探出头来,“道士们动真格的了,咱们挡不住,你带着他们投降吧,别把我供出来。”

    殷不沉连咒骂的精力都没了,一狠心,不再试图收回法力,而是全力配合,让魔尊正法施展得更快一些。

    骷髅头里的光芒不再闪烁,变成纯白色,它在慢慢下降,三只妖婴则慢慢上升,并向中间聚拢,他们身上的毛毯自动解脱,露出小小的身体,从另外几只包裹里飞出大量妖器,自动环绕在周围。

    妖婴相聚,面朝外,肩膀靠着肩膀,六只小脚丫踩在骷髅头顶,冷不丁看去像是一个三头六臂的小妖。

    “天呐,万子圣母是要造出古神吗?”殷不沉真的呆住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