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四十九章 毒气重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下汹汹,人类与妖族的战争一触即发,各方势力无不或多或少地参与进来,即便是个别想要置身事外的人类或妖族,也都时刻关注着事态进展,他们心里很清楚,在这场战争中,“置身事外”是一种奢求,需要的不只是实力,还有运气。

    只有一只妖族是个例外,他不仅设定了目标,还为此做出切实的努力,并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

    殷不沉下定决心要远离战争,在洞穴里护持慕冬儿的时候,他就在琢磨自保的方法,等到飞霄受伤,他虽然庆幸自己躲过一劫,心中却暗暗决定,以后绝不再靠近危险的地方。

    望山毒气密布、怪物横行,在绝大多数到访者眼中都意味着危险重重,殷不沉却敏锐地意识到这也是安全的保证:还有什么比危险更能挡住危险呢?毒气和怪物再凶残也比一场以灭绝为目的的战争要安全吧。

    按殷不沉的标准,望山的危险不是“重重”,而是太少、太轻,他的“置身事外”计划就此展开。

    “道尊不在,谁也不能命令我,对不对?”殷不沉对唯一的同伴说,站在望山的峭壁上,小心翼翼地施法。

    飞霄完全支持殷不沉的决定,比他还要热情些,除非必要它极少说话,猴子脸上总是面无表情,它用实际行动表示支持,提供了比平时多出一倍的法力。

    殷不沉需要这些法力,他正以魔族法术改造望山地区的毒气,这不是精心设计的改造,而是乱上加乱、毒中加毒。最终目的就是连他自己也无法破解毒气的渗透。

    飞霄的强力配合魔尊正法,殷不沉已经拥有相当于注神境界的实力,可他知道,当今世上力量已变得廉价,比自己厉害的强者太多。更不用说无妖能望其项背的昆沌,想要将这些强者挡在外面,唯一的办法就是“自绝生路”。

    殷不沉向山外望去,恶狠狠地自语道:“我都下这种狠手了,你们犯不着为杀死我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妖大费周折吧?我没有道尊的野心和本事,没有灵王的斗志与威望。这里就我一个,也不能像万子圣母那样生出一堆子子孙孙,对你一点威胁也没有啊。”

    远近皆无回音,只有飞霄不停地点头,殷不沉将这视为昆沌的默认。兴高采烈地继续施法。

    一条长四五丈的白色蜈蚣突然从前方的雪地中蹿出来,慌慌张张地向山外飞去,数里之后一头扎进冰雪之中。

    “呵呵,连以毒气为食的虫兽都承受不住我的‘魔毒’,小有所成,再接再厉重生金融王朝。”

    殷不沉与飞霄兴致高涨,对整个计划更有信心了。

    他们没日没夜地施法,望山毒气像面一样发酵膨胀。向外扩张数百里,往高处升起几千丈,毒虫毒兽纷纷逃亡。有一些成为祭品,另一些则在外围充当第一道防线。

    整整一个月之后,连殷不沉自己也不敢四处乱逛,从之时起他要解决几个更迫切的问题。

    第一是要中断与外界的联系,尤其是与其他豢兽师的联系。殷不沉最后一次从外界得到的消息是战争已不可避免,野林镇暂时无事。只是被人类军队包围,舍身国、群妖之地和南海却已燃起星星战火。到处都有小规模的接触性战斗。

    就在这天早晨,殷不沉发出上百道魔族法术。在极度混乱的毒气中又加入一种功效:阻挡所有进出的法术。由于他控制不了这些毒气,偶尔还是会有法术进来,但已完全失控、面目全非,造不成多大威胁,传递的信息更是错乱不堪。

    殷不沉比较满意,这样的效果反而更逼真,豢兽师们肯定以为他死于毒气,双方的联系就此一刀两断,不需要任何解释了。

    第二个问题是如何自保,毒气越来越强、越来越乱,大有向望山内部扩散并将施法者一口吞下之势,殷不沉既希望毒气挡住外敌,又要自己不受影响,这可是一个难题。

    解决方案由飞霄提供。

    过去的一个月里,大量虫兽逃亡,可还是有少量强悍的怪物坚持下来,它们在毒气中出生,又以毒气为食,抵抗力比高等道士的法术还要强。飞霄接连吞吃怪物,又经过魔尊正法的淬炼,终于吐出了十枚独特的神灵丹。

    神灵丹是飞霄苦练数十万年的结晶,它看得无比重要,一度被抢走,大部分失而复得,这回为了保命,它慷慨地献出十枚。

    十枚神灵丹就是殷不沉与飞霄的保命丹。

    “道尊不出,魔魂不醒,天下还有谁掌握魔尊正法?毒虫毒兽哪里都有,毒到这种程度的能有几只?哈哈,两者兼有……对对,还有飞霄兄独一无二的神灵丹,三者兼有者,天下无双,就算是昆沌,也打不破望山防护吧?”

    殷不沉自信满满,对他来说,昆沌非常强大,不可理解的强大,以至于胆小的他反而比慕行秋、左流英这些人更乐观一些。

    十枚神灵丹护住了望山谷地中的一小块空间,地面直径四五里,高不到百丈,这就是殷不沉与飞霄今后的藏身之地。

    最后一个问题是食物,望山不是拔魔洞这样的虚空,再强大的修行者也需要偶尔吃点东西维持身体的存活,殷不沉不喜欢吃毒虫毒兽,他看中的是星云树残根。

    望山原有三万多株形态各异的星云树,在慕行秋与魔种一战之后都已枯死,过后被妖族大肆掠夺,但它们实在没什么用处,众妖渐渐失去了兴趣,留下不少断枝残根。殷不沉却发现它们的好处,可以当作食物,不太好吃,也没有特别功效,但是对他来说足够了。

    “想当年。我有一大群人类奴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逍遥自在,什么都不用自己动作,我唯一的职责就是专心研究妖术。我是一个宽容的好妖主。只要奴仆们别太过分,我都能原谅,顶多断手断脚,不像别的妖主,心情好杀人,心情不好也杀人。唉。道尊一出现,我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谁碰见他都没好事,连你也是一样。”

    飞霄不停点头,它也是遇到慕行秋之后结束了与世无争的安静生活,从此踏上颠沛流离的路途。直到现在终于又能躲起来了。

    “毒气还不够强,以后咱们每天都得往里面注入魔毒。魔尊正法真是个好东西,不枉我这些年来为得到它受过的苦最妖记。”

    山谷的安全区里堆满了星云树残根,飞霄趴在上面闭目养神,殷不沉则躺在飞霄的背上,望着空中变幻莫测的五彩云雾,那就是他的保护伞,云雾互相激荡摩擦。不停生发出连他也预测不出来的新毒气。

    他非常满意。

    “元骑鲸僭越我的蛟王之号,这回要遭报应了,他肯定第一个被人类消灭。哈哈,我不用自己动手了。”

    “第二个完蛋的是舍身国,他们想投降,其实就是找死,嘿,拓氏王族自以为高贵。这回要灭绝喽。”

    “第三个……肯定是万子圣母,阻风山一灭。妖族大势即去,再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接下来就是野林镇了。灵王和老君都在那里,逃不掉的,他们逃不掉,就算野林镇里有不少人类,照样还是会被道统消灭。唉,能做的我都做了,我不欠他们什么,对不对?”

    飞霄含糊地嗯了一声,连眼睛都没睁开,心里没有一点愧疚,它不觉得自己亏欠任何人,反而觉得许多人亏欠于他。

    殷不沉哼起小曲儿,顺手拿起一截树根,咬了一口慢慢咀嚼,从中品出不少味道,让他回忆起多年以前锦衣玉食的美好生活。

    轰的一声,头顶响起一声炸雷。

    飞霄伸长脖子,睁眼观望。

    “别害怕,这是毒气的自然反应,我倒希望这种事越多越好,让毒气更混乱一些吧。”

    殷不沉一点也不害怕,飞霄慢慢缩回脖子,可就在它准备再次闭上眼睛的时候,空中又响起雷声,这回更响亮,紧接着云卷雾翻,一道红光直射下来。

    就是这道光将殷不沉和飞霄吓坏了,因为它竟然突破了神灵丹的防护,射在了树根堆上,离飞霄只有数步之遥。

    光能进来,就意味着会有更多东西进来。

    殷不沉一跃而起,飞霄又一次展现自己的胆小本性,双足站起,呆呆地盯着那道红光,随着红光消失,一颗骷髅头从天而降时,飞霄仰面摔倒,总算没晕过去,却吓得头足酸软,连法术都不会用了。

    殷不沉的第一反应是逃,可他辛辛苦苦给自己建立了一座天衣无缝的“监狱”,这时候根本无路可逃,只能落在飞霄身边,盯着那颗逐渐减速的骷髅头,隐约觉得曾经在哪里见过它。

    “万子圣母!”殷不沉惊呼,想起这是万子圣母的妖器。

    骷髅头从七窍中吐出七股黑烟,黑烟落地,变成了三只妖婴和若干物品,妖婴看上去都不到一岁,被毛毯包裹着,不哭不闹,睁大眼睛,好奇地望着天空中的云雾。

    最后一股黑烟变成成年妖族,长着一颗跟骷髅差不多的脑袋。

    “你是……裴子函!你怎么进来的?你来干嘛?”殷不沉又惊又惑。

    “圣母子孙……保护好他们……”裴子函捂着心口,好像受了重伤,话未说完,倒在了树根堆上。

    殷不沉目瞪口呆,过了一会才走过去,“哪来的圣母子孙,你先告诉我……”

    裴子函奋起最后一点力气,“道士……道士就要追来了,当心。”

    殷不沉脸色惨白,满腹疑惑,裴子函却已吐出最后一口气,再也说不出话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