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四十八章 消失的龙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殷不沉早就预感到不妙,好几次想要撒手逃走,犹豫再三,还是没动地方,心里却已忐忑不安。

    幽深的洞穴里,慕冬儿离地三尺凌空而坐,闭目存想,额头里面隐约有红光闪烁,身边燃烛,膝上横剑,他正在魂游老祖峰。以他的实力施展此类法术非常危险,殷不沉的职责就是确保慕冬儿的身体与魂魄联系通畅,随时都能融合。

    殷不沉用是的魔族法术,他已经拿到七篇魔尊正法,又从慕行秋那里学会了一些运用技巧,实力大增,这是他没有弃慕冬儿而去的最重要原因。

    “道尊手里还有更强的法门,他是个守信用的人,等我立下大功,他会给我的……”殷不沉既是自我安慰,也是说给伙伴听的。

    洞穴不大,玄武飞霄飘在上空,背壳紧挨洞顶,阻止外来法术的探查,为了防止其他豢兽师循迹找来,飞霄与殷不沉暂时中断了灵犀,它对半妖的选择极为不赞同,猴子脸上时不时露出鄙夷与警惕之色。

    砰的一声闷响,霜魂剑爆炸了,事前毫无预兆,事后干干净净,不要说这是一座很小的洞穴,就算是放大百倍,殷不沉和飞霄也来不及躲开。

    飞霄缩头收足的动作与普通乌龟没有区别,只是更快一点,然后整个从洞顶掉下来,砸向下方的殷不沉和慕冬儿。

    殷不沉的预感没起多大作用,意外发生的时候,他还是手足无措呆立当场,反倒是刚刚睁开双眼的慕冬儿。一多半思绪还停留在霜魂剑里,现实中的身体却已做出反应,倏地倒飞出去,虽然撞在了洞壁上,却没有被飞霄砸到。

    殷不沉在飞霄身下发出一声凄惨的哀叫。

    事情还没完。第二声闷响传来,直径不到三丈的洞穴突然扩大,不是一倍两倍,而数十倍,紧接着烛光熄灭,四周一片漆黑。再无余声。

    沉默持续了一会,殷不沉忍不住了,“龙魔,是你回来了吗?快……快救救我……”

    “嘘,等一会。昆沌可能就在附近。”回答他的不是龙魔,而是杨清音。

    殷不沉吓了一跳,既怕昆沌,也怕灵王,急忙闭嘴,又等了一会,咳嗽了一声。

    “不是让你等一会吗?”

    “我……我好像吐血了……”

    烛光亮起,几个人走过来。

    龙魔将大家送入藏身地点。玄武灭世个头太大,将洞穴扩大了不少,此刻它正用四足撑起一片低矮的空间。长长的脖子已经缩进壳内。

    殷不沉仰面躺在地上,衣襟上真有一片血迹,飞霄站在他身边,头颅只露出一点,眼神显得很无辜。

    对于一名妖族来说,主动吐血通常是为了施展妖术。被迫吐血却意味着重伤,这一点跟道士没有区别。

    飞飞擅长医术。急忙扶起殷不沉,然后召出几件法器。为他仔细检查。

    殷不沉这一吓不轻,嘴唇颤动不已,目光在杨清音、小蒿、慕冬儿和洪福天身上一一扫过,跳蚤与黑凰守在洞穴边缘,没有走过来。

    “你们没事就好……咳咳……我对道尊也算有个交待……咳咳……拜托灵王以后有机会告诉道尊……咳咳……就说我、我殷不沉……殷不沉……”

    一想到自己在留遗言,殷不沉情难自抑,湿漉漉的水晶眼里居然真的流出两行泪水,声音哽咽,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杨清音心一下软了,满怀歉意地说:“对不起,我对你的态度一向不是太好,有什么愿望你告诉我好了。”

    “我……我……”

    殷不沉还沉浸在哀伤之中,飞飞开口道:“没事,这不是你的血。”

    “嗯?”殷不沉一下子坐起来,原本发软的四肢恢复正常,嗓子也不堵得慌了,原来那都是被吓出来的,“那这些血是哪来的?”

    几道目光同时转向旁边的飞霄。

    飞霄算是最聪明的一只异兽了,对人类语言的反应能力还是比较迟钝,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四足支起身躯,伸出头颅向下面看了一眼,然后抬起猴子脸瞧向殷不沉,摆出一个奇怪的姿势:两只前足离地,身子直起,只用后足站立,摇晃了几下,仰面倒下,头足软软地耷拉着,竟然晕了过去。

    殷不沉终于看到比自己更胆小的家伙,扑了上去,关切地叫了一声飞霄,脸上的神情却是既悲伤又开心,双方交锋不分胜负,将他的脸扭曲得像是一颗核桃,“飞飞,我真的没事吗?不不,你还是先看看飞霄……”

    飞飞不用仔细检查,马上就找到了伤口,飞霄的肚子被一块钢刃射中了。

    飞飞轻轻拔出钢刃,那是霜魂剑唯一的碎块,形状不太规则,最长不过三寸有余,看上去连飞霄的皮肤都穿不透,却在它的肚皮上造成一个流血不止的小伤口。

    飞飞动作极快,将碎块交到殷不沉手里,施法术、涂粉末、喂药丸,几项措施之后,飞霄的血止住了,可它仍然没有苏醒。

    “它也没事,皮肉伤,异兽受得了。”

    小蒿一直憋着笑,这时说:“你们两个还真是一对儿。”

    殷不沉也笑了,“呵呵,没事就好。我比它要强一点吧,起码我没晕过去。”

    杨清音看着儿子,母子二人终于在现实中重逢,各有一肚子话却不好意思当着外人说出来,慕冬儿嘻嘻地笑,杨清音面无表情,突然注意到一个问题,“龙魔跑哪去了?她把咱们带到这里,自己怎么没过来?”

    “她在外面打探消息吧?”殷不沉猜道。

    “她是怕你们母子相见之后找她麻烦。”小蒿提出另一种猜测。

    杨清音都不当真,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你们留在这里,我出去找找她。”

    没人反对,可杨清音没动,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出去,看着殷不沉,“送我出去,或者跟我一块出去。”

    “啊?”殷不沉一脸茫然,“这个地方是龙魔自己创建的,我也找不到出口。”

    这里不是天然的洞穴,周围设置了大量禁制,杨清音又转向洪福天,“你应该知道怎么出去吧?”

    洪福天摇摇头,“我就出去过一次,也是龙魔带着的。”

    慕冬儿上前一步,“母亲,龙魔阿姨的法术我都了解,知道怎么出去。”

    杨清音刚想问个明白,慕冬儿却是个急生子,话音未落,人已经一跃而起,在半空中发出一声脆响,身影消失不见。

    “不愧是道尊和灵王生的儿子,法力深厚、法术精湛……”

    殷不沉的夸赞还没结束,又是一声脆响,慕冬儿重重地掉了下来,像是撞在了什么东西上面。

    站在众人头顶的灭世探出小小的脑袋,茫然地嗯了一声,又缩了回去。

    慕冬儿一屁股坐在地上,倒是不觉得疼痛,只是感到迷惑不解,挠挠头,“我的法术用得不对吗?”

    小蒿不客气地大笑,慕冬儿脸一红,站起身又要向上跃起,杨清音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傻小子,龙魔实力比你高得多,你就算对她的法术了若指掌,也一样突不破,等等吧,她总不至于一直不回来吧。”

    结果却出乎意料,龙魔竟然真的一直没有出现,洞穴里不分昼夜,但这里不是拔魔洞,大家都能感觉到时间流逝,至少三天之后,杨清音等不下去了,龙魔的失踪太突兀,没留下一句话,当时的一切又发生得太突然,这都是令人不安的预兆。

    龙魔留下的禁制也在渐渐变弱,几名豢兽师同时施法,终于打破剩余的禁制,飞飞操控灭世施展潜跃之术,一下子升到了数百丈的空中。

    他们还在望山,白雪皑皑,没有多少变化,龙魔不见踪影,也没有迹象显示昆沌还在留在这里。

    杨清音立刻与其他豢兽师联系,几个时辰之后,她接到不少回信:大部分妖族豢兽师都去了阻风山加入万子圣母的妖军,少量人类豢兽师在甘知泉的带领下去了野林镇,双方都声称昆沌很久没有出现了,如今在道统里掌权的人是左流英,他们对望山发生的事情一点也没听说过。

    更让杨清音困惑的是芳芳魂魄的下落,霜魂剑已毁,只剩下一小片碎块,她与慕冬儿见过的那一小团火以及众多珍珠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关于这件事,杨清音没向其他人提起,深深埋在心里,隐约预感到不同寻常的事情已经发生,只是自己无法理解。

    慕冬儿以为“芳芳阿姨”对自己的帮助已经结束,念念不忘的是那团火。

    大家轮流对霜魂剑碎片进行过细致的检查,谁也没有发现异常,苏醒过来的飞霄常用仇恨的目光盯着它。

    杨清音决定亲自携带这块碎片。

    不管怎么说,她找回了儿子,完成了望山之行最重要的任务,接下来她要带领大家去往野林镇,“龙魔向来神出鬼没,她肯定会在谁也想不到的时候又冒出来,走吧,她有她的计划,咱们有咱们的战争。”

    殷不沉不愿离开,他跟飞霄暗中沟通,已经下定决心要留在望山远离战争,“飞霄的伤还没完全好,我的法术也没有修成……”

    不等殷不沉说完理由,杨清音就同意了他的请求,带领其他同伴走了。

    殷不沉与飞霄如愿以偿,留在安全的望山,暂时不用担心人类军队的进攻,一点也预料不到自己将遭遇比战争还大的危险,并见证奇迹的诞生。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