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四十七章 珍珠之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readx;

    眼前一片漆黑,慕行秋到了一个新地方,心中的困惑比昆沌还要多,但他很快就明白一件事,这里不是摧残身魂的无遮之地,也不是专门关押残魂的无我之地,他的身体还在,魂魄依然完整,七情六欲老实本分,这表明一件事:昆沌失败了。

    昆沌失败了,慕行秋逃到了另一个地方,连他自己也不知身处何方,他喊了一声,声音远远传出,伴随着阵阵回音,却没有得到任何回答,这里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回音意味着边界,慕行秋施法向前飞去,可是四周一无所有,他飘浮在虚空之中,甚至不能肯定自己真的在飞,有可能只是在原处做出飞的样子而已。

    满腹困惑的慕行秋决定进入存想状态,道统最基本的修行手段曾经帮助他在无遮之地获得平静,他想看看在这里是否也有奇效。

    这次存想的程度比较浅,慕行秋急于求成,很快就睁开双眼,在那一瞬间,他看到一片微光在眼前掠过,它消失得太快了,更像是突然睁眼或者猛然起身时产生的眼花,可对拥有天目、修行已久的慕行秋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昆沌、芳芳的魂魄、神魂、风婆婆、杨清音、沈昊……在他脑中依次浮现,又缓缓消失,慕行秋再次进入存想,这一回他抛去所有思绪,进入深度存想,不考虑效果,也不去想什么时候醒来,总之要顺其自然。

    想达到长时间存想并不容易,外界的一点干扰、内心的一点波动,都可能将存想者唤醒,慕行秋醒来了,根本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这个无声无色的世界里,他进行了一次最为纯粹的存想。

    但是这个世界已不再完全黑暗。

    有一片若有若无的光笼罩四方,好像伸手可及,又像是远在天边。还很害羞,盯得紧了,它会慢慢退却,露出纯粹的黑暗底子。

    慕行秋沉思良久。再度进入存想。

    就这样,他反反复复地在沉思与存想之间转换,除此之外什么也不做,每一次存想之后,周围的光都会变强一点点。不知多少次之后,他终于能够大致看清自己身外何地。

    他飘浮在一颗硕大的珍珠里面,要不然就是他变得太小,总而言之,相对于他来说,珍珠就是一个世界。

    慕行秋心中一震,难道自己已经死了,魂魄被收进了霜魂剑?他低头看去,眼前一无所有,他伸手摸索。同样是一片空虚,原以为一切正常的身体,其实根本不存在,之前的触碰都是幻觉。

    他真的只剩魂魄。

    他真的进入了某件法器里,未必是霜魂剑,也可能是其它的灯烛科法器。

    可还是有一件事情无法解释,魂魄只存在于过去,不会思考新的问题,可他能,据他所知。另一只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魂魄就是芳芳。

    想到芳芳,慕行秋恢复了冷静,继续进行深度存想,一遍又一遍。中间的休息全用来思考两个问题:神魂是怎么绕开昆沌法术的?力量本源究竟是什么?

    慕行秋预感到这两个问题的最终答案将指向同一种东西。

    珍珠里的光极为缓慢地增强,慕行秋却不在意了,专心存想,无数次闭眼睁眼之后——这只是他假想中的动作,若非如此,他无法进出存想状态——他才注意到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一行字。

    “我已知道真相……”

    一行字消失又一行字出现。加上自己的猜测,慕行秋心中的大部分疑惑终于得到解答。

    昆沌的推测没有错,秦先生临入轮回之前,的确向慕行秋体内注入了一道轮回之术,封印在他的魂魄上,可昆沌忽略了霜魂剑。

    多年前,为了防止霜魂剑丢失,慕行秋请求左流英施法,将剑刻在了自己的一根骨头上,从此芳芳的魂魄可以不受打扰。

    可是有一些东西是慕行秋挡不住的,神魂即是其一,道统第三十七代祖师方寻墨死前将神魂送进了止步邦,它自动回到旧主身边,慕行秋毫无察觉。

    秦先生取得慕行秋的信任,曾向他体内注入数道法术,其中一道产生了一个副作用,解开了霜魂剑的封印,慕行秋不想让芳芳的魂魄受到打扰,秦先生却反其道而行之,要让外界的信息进入剑内。

    与秦先生交出来的记忆和轮回之术相比,这实在是一道不起眼的法术,昆沌被蒙蔽过去,在猜出一个完整的计划之后,他放弃搜寻其它可能。

    秦先生很清楚昆沌的实力,他选中的希望并不是慕行秋或者这世上的任何一个生物,而是他的女儿,即使她只剩一缕魂魄。

    芳芳悄悄地从慕行秋的脑海中知晓了前因后果,也明白了父亲的意愿,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置换了轮回之术,因为秦先生的法术无论如何是瞒不住昆沌的,他早晚能够推测出来,并且不遗余力地夺取这道法术。

    可就连古往今来力量最为强大的昆沌,也没办法将轮回之术从慕行秋这里硬夺过去,必须将他送进拔魔洞,等他身魂分离之后,才能攫而有之。

    芳芳却做到了,因为她有神魂,这是秦先生事前没有料到的事情,他将烂摊子交给女儿的魂魄,除了解开封印,再没有给予任何意见与帮助。

    神魂与轮回之术置换,成为一座陷阱,等待昆沌主动送上门来,慕行秋扮演的则是铺在陷阱上方以做掩饰的草木与尘土。

    昆沌中计了,可神魂杀不死他,甚至伤不了他,昆沌就像一座高耸的钢铁之山,神魂能够绕开它、躲开它,想要击毁它,就必须借助同样强大的力量,而世上找不到这种力量。

    神魂能做到的只是令昆沌眩晕了一小会,让他发出的法术大部分失效,为时大概一次呼吸左右,这点时间足够芳芳的魂魄做出许多事情。

    霜魂剑里的火球其实是轮回之术,爆炸之后剑毁掉了,在这之前,杨清音和慕冬儿的魂魄被送出去,各回原身。

    昆沌施放的禁制消失,龙魔终于去除了跳蚤眼内的魔种法术,带着大家进入她早已准备好的藏身之地,也就是慕冬儿的闭关处。

    看到这里,慕行秋松了口气,他最在意的这些人起码得到了暂时的安全。

    拔魔洞里,芳芳的魂魄的确一直藏在风婆婆体内,在那至关重要的一次呼吸的时间里,她将无声之地和无遮之地里的囚犯都送进了另一个虚空里,只有风婆婆和申庚例外,因为芳芳另有去处,而申庚她根本移不动。

    芳芳没有解释“另一个虚空”在哪,也没有透露自己的去向,她不是在向慕行秋隐瞒,而是要防备昆沌的探究。

    文字继续一行行出现,是芳芳留给慕行秋的修行法门,对他来说并不完全陌生。

    芳芳的魂魄在霜魂剑内修行已久,除了能够控制十万多只魂魄之外,并无更多效果,她没有身体、没有内丹,修行只是用来保持安静的习惯行为。

    秦先生打破霜魂剑封印的这一举动改变了许多事情,芳芳不仅从慕行秋的脑海中知晓了昆沌的存在,还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修行法门,与她生前所学全然不同。

    妖修、散修、魂修、兽修、魔修、幻修、自然道……慕行秋的脑海就像一间混乱的藏书室,堆满了无用的书籍,可一些伟大的思路也隐藏在其中。

    慕行秋是一名意志坚定的行动者,论聪明才智比不上左流英,论灵感悟性比不上芳芳,他曾经试图将自己学过的法门融合在一起,却连门径都没窥到。

    芳芳窥到了,在长久的存想过程中,她的心思已经简单到至极,像是至薄的锋刃,能够避开障碍直击要害。

    她在碎丹的一瞬间瞥见了力量本源的光明,在那之后却离之越来越远,慕行秋的这些记忆,终于给予她再见光明的必要助力。

    力量存在于一切事物当中,花草木石、飞禽走兽、人类妖族、道士魔族都在一点点的收集力量并学会控制他们,昆沌在这条路上走到了极致,收集到力量几乎无穷无尽,控制技巧略有不足,但他很快就能加以完善。

    想击败昆沌,必须以硬碰硬,除此之外再无选择,连神魂也没有办法,因为“击败”这两个字本身就已经意味着要进入对方的规则之中。

    文人雅士可以鄙视富贵,却不能单凭字画与之斗富;机谋之士可以傲视百万雄兵,却不能真在帷幄之中击败入侵之敌;山林隐士可以无视帝王将相,却不能运用玄奥之道造反抢天下。

    神魂与之类似,它能避开力量规则,可是除非有司命鼎这样的强大力量为其所用,它无法击败另一股力量。

    击败昆沌的关键就在这里,首先得有一个与之相差不多的强者,神魂才能在决战之时发挥作用。

    芳芳带走了神魂,慕行秋则要负责成为那个强者。

    慕行秋明白了,他与芳芳就是另一对魔种与魔魂——与沉迷于轮回的魔魂不同,这一对不会拒绝融合,而且要更加强大。

    芳芳在法门中指明了前行的方向,慕行秋暂时还望不到力量本源,但他比任何时候都确信,本源就在前方,也比任何时候都肯定,他需要念心幻术的无心之用,它是打开殿堂的钥匙。

    可是怎么才能见到念心科传人的残魂?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