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四十六章 真正的敌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昆沌绝非轻信者,他也用不着像普通人那样通过察言观色来揣测真相,能够直达本源,夺取相关的记忆,不是一个人而是许多人的记忆,互相参照,互相印记,最终得出唯一的真相,有时候比当事人知道得还要多。

    所以他弄不清自己怎么会出错。

    慕行秋是修行者,记忆牢固而清晰:秦先生在皇京上空向慕行秋送入数道法术,其中一道是轮回之术,印在了慕行秋的魂魄上,当魔魂再度觉醒的时候,双方能够产生某种共鸣。

    连慕行秋本人都不清楚这件事,他只知道秦先生在自己魂魄上留了一道法术,帮助他最早察觉到魔魂的觉醒,至于这道法术是什么、如何生效,他都不知道。

    轮回之术无形无色,慕行秋看不到,只能产生一些微弱的反应,连他自己都注意不到,昆沌却深入慕行秋的记忆深处,通过种种蛛丝马迹猜出了真相。他还遍查了左流英等人的记忆,确信秦先生当时急于重返轮回,来不及准备后招,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告诉慕行秋更多细节。

    昆沌轻易不会做出猜测,一旦做出即是事实。

    此时此刻,他已经将慕行秋的魂魄握在手里,只需分离出一点即可,至于这种分离会造成多大的伤害,他一点也不在意,可是当他看到上面封印的法术,却惊讶地发现那不是他预料中的轮回之术。

    那是充满“偶然”的神魂。

    昆沌用不着思来想去,他只需要解决一个问题:如果神魂藏在慕行秋这里,那他在霜魂剑里紧紧握住的火球又是什么?

    拔魔洞与霜魂剑都不属于正常的真实世界,各成一体。相互间没有距离远近之说,想要进出其中任何一个都极为困难,昆沌却能在两者之间随意穿越,念头一动,霜魂剑里的他已经施展法术。要将火球捏碎,看看里面到底藏着什么。

    火球爆炸了,释放出将近十万只魂魄的力量,周围所剩不多的珍珠也都纷纷爆炸,霜魂剑内骤然光明,瞬间又重归黑暗。如是反复多次,黑暗能遮蔽一切,极度的光明同样令人眼中一无所见。

    当昆沌发现自己在后退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杨清音的魂魄,他利用麒麟跳蚤眼里的魔种法术蹿到这里。这时终于被魂魄之术击退。

    更让他意外的事情接二连三发生,拔魔洞无遮之地里的也发出一道法术,强光消失,黑暗降临,这是纯粹的黑暗,最强大的天目也是两眼一摸黑,发出的法术刚一离开绛宫就被黑暗吞噬,甚至来不及凝成形态。

    “梦就要醒了吗?”风婆婆问。面对如此异象,她是唯一保持镇定的人,因为她认准了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梦。再古怪的人物与事情都是正常的。

    昆沌再次怒吼,这回连声音都被吞噬了,他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却连骗他的人到底是谁都不知道,当然,凭他的实力。如果知道施骗者是谁,立刻就能查明真相。偏偏在这一点上他找不到头绪,魔魂、慕行秋、秦凌霜之魂、杨清音、龙魔……以至并未参与此事的左流英。都有嫌疑,却都没留下任何线索。

    如果感觉不到时间,一瞬间与十万年有何区别?昆沌好像又回到了他在拔魔洞中的最初场景,那时还没有囚犯进来,他无从知道时间流逝,只能默默忍受炼体之苦,这回也是一样,他觉得自己一直保持清醒,时间连续不断,可是当无遮之地重现光明的时候,他发现事情不对。

    慕行秋消失了,不只是身体,还有明明已经被昆沌握在手里的魂魄,在某一个短到不能再短的瞬间,有人偷走了他的战利品。

    昆沌并不愤怒,面对不知何方神圣的强敌,他的道士之心反而更加坚定,他向四周望去,无遮之地里的绝大多数囚犯都跟着慕行秋一块消失了,无声之地也已空无一人,无我之地依然牢固,但他绝不会进去查看里面的残魂。

    昆沌的法术迅速扩散,皇京正常,圣符皇朝和诸侯国正常,群妖之地正常,极北的望山……曾经被他牢牢控制的目标全都消失,无影无踪,霜魂剑更是未留任何痕迹。

    他收回法术,盯着不远处的老太婆,这是无遮之地唯一留下的囚犯,不,还有一个申庚,正被他自己占据着。

    “这场梦真是太长了。”风婆婆笑着说,“为什么我还不醒来?为什么只剩下会让我做噩梦的你?小秋呢?芳芳呢?”

    昆沌不会产生愤怒的情绪,却不意味着不会进行报复,他挥下手,老太婆笑容僵硬,原本就已风雨飘摇的身魂彻底分离,残魂进入了无我之地,不管里面藏着什么东西,都会跟着一块进去。

    老太婆的身体迅速化成灰烬,消失得干干净净,昆沌突然明白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无我之地是囚禁残魂的,在那里魂魄应该接受更深切的折磨,可这个老太婆忘记了关于道士的一切,只记得自己是野林镇的风婆婆,她的残魂在无我之地只会恍惚如在梦中,却不会承受身为乱荆山道士时的种种痛苦。

    昆沌终于感受到一丝愤怒,但这愤怒不属于他,而是来自于他暂时寄居的申庚。

    奇怪的事情还真是不少,昆沌费尽心机去除偶然,结果还是引来一连串的偶然在他看来这都是偶然,必然发生的事情不可能逃过他的法术。

    他默默地站了一会,第一次认真思考他所面对的这一小群敌人。

    思考持续了一刻钟,这是昆沌给予敌人的最大重视,然后他退出拔魔洞,申庚的身体站在原处,没有醒来,也没有消失。

    拔魔洞和望山发生的大事整个天下无人知晓。他们的生活没有变化,人类仍在憧憬美好的伟大时代,妖族则准备迎接前所未有的灭绝之战,皇京更热闹一些,人们仍在争论“叛道令”和辛、裴二人的莫名离京。

    道统塔里却一片安静。平时在各层塔和无数房门之间走来走去的道士身影不见了,偶尔有人走过也是脚步匆匆,他们都在专心修行,如今这不仅关系到自己的境界,还是忠诚的象征。

    左流英仍然站在第八层的房间里,默默地计数时间。

    角落里的香炉发生变化。冒出的青烟凝成祖师昆沌的形态,没有光芒四射,没有居高临下,难得一次,他看上去与正常道士无异。

    世上仅有两名服日芒道士互相凝视。表面上的相差无几并不代表真正的平等,他们的实力天差地别,左流英的脑海任由对方随意进出,他没有做出半点抵抗。

    “我错了。”昆沌坦然承认,他无需在意任何人的看法,也就不会产生羞愧一类的情绪,“我在力量上达到了极限,不会再有任何活物超过我。可这世上存在着一些力量之外的东西,有几个人利用它避开力量规则,在我的眼皮底下溜走了。”

    左流英面无表情。虽然一切想法都在昆沌的掌握之中,他还是开口道:“可这些人还会回来,一旦回来就得遵守力量规则。”

    “没错,他们会回来,但我不会在这里干等。”青烟凝成的昆沌飘向左流英,“我要将他们当成真正的对手。他们消失,我也消失。他们出现,我也出现。他们借助偶然,我也借助偶然,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我呢,应该做些什么?”

    昆沌笑了,这不是道士的笑容,而是凡人才会有的奸滑笑容,“继续你正在做的事情,为了帮助你,我会给你创造一个合适的对手,尽你所能打败他吧,或者被他打败,对我来说结果都是一样。”

    青烟围着左流英绕了一圈,又慢慢退向香炉,“我得承认,我小瞧了你,是你发现了我的一个弱点,正是我的这个弱点造成了今天的局势,所以,也得由你修补弱点,直到我无懈可击。”

    青烟恢复正常,昆沌消失了,带走了几件东西,遍布天下的法术还在,发生了一点细微的变化,左流英是唯一有所察觉的人。

    昆沌不再监视任何人的脑海了,他的法术仍然帮助修行者提升境界,他对众生的记忆却不再感兴趣。

    记忆里面藏着太多陷阱,只凭力量是无法辨别清楚的。

    左流英抬起头,结果什么也没看到,九大至宝的法身消失了,第九层塔中的至宝真身肯定也已不在。

    左流英缓缓吐出一口气,他终于不必接受昆沌一刻不停的监视,最为艰难的第一步已经迈出去,他们拥有了一小块神秘的阵地,有资格接受未来的大战。

    这个未来不会太远。

    昆沌留下的信息不多,接下来的几天里,左流英沉思默想,但他从未忘记与曾拂的约定。

    一月期到,黄昏如画,曾拂走出屋子,看到正坐在台阶上的左流英,脸色一寒,“听说你变成坏人了,你的毛病就是太聪明,聪明人容易变坏,没想到连你也不例外。”

    左流英轻轻抚摸麒麟的背部,抬起头冲曾拂微微一笑,“是我最早发现昆沌的这个弱点,他积聚了世上最强大的力量,所学法术却还局限于十三万多年前的道统初期,他以为力量能够弥补技巧的缺失,所以对我的提醒不以为然,结果他就败在这里。”

    曾拂一愣,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左流英的笑容,她想象不出有什么好事能让他如此高兴,只是发现昆沌的一个小小弱点又能怎样?道统祖师还不照样是最强的?

    “慕行秋躲起来了。”左流英说,他只需要知道这一点就够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