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四十五章 芳芳在哪?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昆沌大概是想体验一下得意洋洋的感觉,所以他发出一阵狂笑,很快停止,显然不太喜欢这种感觉,它就像赫赫有名的地方美食,外地人慕名而来,吃过之后却觉得不过如此,甚至难以下咽,因为它不符合自己从小就在家乡养成的口味。

    昆沌是魔裔、是道士,无论如何变化,这都是他的基础“口味”。

    “偶然消灭不尽,除非众生同亡。”昆沌又换上深沉的语调,“可是只要被我盯上,你就再也不会产生任何偶然。”

    慕行秋充耳未闻,他盯着另一边的风婆婆,认真思考她的问题:芳芳在哪?

    昆沌迈步走到风婆婆面前,用申庚无情而呆滞的目光盯着她,“你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申庚脸上、手上尽是可怕的伤口,风婆婆脸上的慈祥笑容却没有因此减弱,“你这个样子会让我做噩梦。”她转向慕行秋,“还好有你在,小秋,这不算噩梦,可我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园子里的菜应该摘了,今年雨水足,它们长得太茂盛,我想我可以带到镇子里卖掉一些……”

    风婆婆唠叨自家的琐事,只想醒来干活儿。

    昆沌围着风婆婆转了一圈,对慕行秋说:“神魂是‘偶然’的集大成者,从来不遵守规则,瞧,我以魔种法术跟随杨清音的魂魄送入剑内,秦凌霜竟然反过来跟随我的法术一块进入拔魔洞。这就是神魂的手段,我有法力无边,它却根本不用任何法力。”

    慕行秋怦然心动,可他看到的只是风婆婆。没有芳芳的半点影子。

    “秦凌霜害怕我,所以躲在老太婆的记忆深处不露面,可这样一来,神魂就失去了指挥,你要知道。神魂本身不会参与任何争斗,因为争斗是一种规则,而它不遵守规则,所有力量都在争强,它却示弱。”

    昆沌慢慢走向慕行秋,“交出你的魂魄。有它的指引,我能更快地找出魔魂,然后结束这一切。我厌倦了,我等了十几万年,耐心已经用尽。一天也不想多等,只要魔魂一出生,我就要将它夺来。”

    慕行秋感到地面在摇晃,他知道这只是一种幻觉,真正的原因是身魂正在分离,绝望与愤怒升到了至高点,慕行秋的那点平静远远不够用了,可他心里还有一线清明。眼睛不看、耳朵不听,全心只想一个问题:芳芳在哪?

    昆沌成功在即,可不会允许慕行秋忽视自己的存在。他又一次施展法术,望山的场景进入慕行秋的脑海,想不看也不行。

    龙魔已经发现情况不对,正尽力补救,她收回幻术,可三名豢兽师与五只炼兽还是没有醒来。

    洪福天挨个观察。终于找到关键点,“是这头麒麟。魔种法术藏在它身上,就在……这只眼睛里。法术已经传给其他人……昆沌,肯定是昆沌,他有这个本事。”

    跳蚤曾被魔种入侵过,留下一只红色的眼睛,魔种正是利用这一点悄悄隐藏了法术,而跳蚤自己一无所知。

    龙魔立刻飞到跳蚤身前,隔着禁制看着它,“啊,小家伙,你可惹下祸事了,快快醒来,趁现在还来得及。”

    跳蚤正常的黄眼睛茫然无措,像是在昏睡,红眼睛却精光四射,警惕地盯住龙魔。

    龙魔伸出右臂,突破层层禁制,慢慢探向麒麟的红眼睛,相隔只剩一尺,她的手掌停下了,豢兽师们互相施放的禁制都已消失,最里面却多了一层陌生的禁制,连天目也看不到它的形态,却极为强大。

    这就是昆沌想让慕行秋看到的场景: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谁也逃不出去。

    “结束吧,慕行秋,这不是你的错,大厦将倾,独木难支,你做不到的事情别人也做不到,交出魂魄,也只是让结束提前几年而已。”昆沌的声音硬生生地挤入慕行秋的脑海,以柔和的劝说击溃他的一线清明。

    慕行秋还在坚持,他无力与昆沌对抗,也没法留住动摇的魂魄,只是努力去想:芳芳在哪?

    这个念头就是他的一线清明。

    洪福天也过去帮忙,可他的力量更弱,于事无补,反而与龙魔一块被困住了,包裹跳蚤的最后一层禁制不仅能防住突破,还能吸住进攻者的法力,令龙魔与洪福天进退不得。

    在过于强大的力量面前,龙魔的机谋百变也没用了,只能低声劝说跳蚤,希望麒麟自己能够击败红眼睛里面的法术。

    昆沌此时的感觉与龙魔颇为相似,他就要触碰到幕行秋的魂魄,只差一点点距离,但他不着急,因为他的手掌仍在缓缓前进。

    慕行秋的魂魄里面也藏着一道法术,来自秦先生本人,能够指向轮回之后的魔魂,如果注入昆沌的强*力,指向性将更加明显。昆沌只要一点,剩下的魂魄还是要扔进无我之地,他的敌人得比他承受更多更深的痛苦才行。

    “将拔魔洞变成监狱的人真是个天才,反对我的人都将在这里永堕深渊,相信我的人,我会赐予他们纯粹的死亡。”昆沌看到的不只是魂魄,还有即将实现的宏大美景。

    只差一点。

    十余步之外,风婆婆安静地看着这一幕,她已经认准这是一场梦,难以醒来,只需默默地等待即可。

    慕行秋脑海中的场景突然一震,龙魔等人消失了,一片黑暗之后,他再次进入到霜魂剑里,看到了藏书室中的场景:慕冬儿正施法向昆沌进攻,他终于认出这不是自己的母亲,而是他一直在躲避的强敌,可他的一只手还在昆沌的掌握之中,挣不脱,发出的法术也都失效。

    造成震动的不是他,而是昆沌另一只手里的小火球它在吸收珍珠里的魂魄。

    大大小小的珍珠从墙壁、桌椅、书橱上脱离,义无反顾地飞到火球里,瞬间消失,火势因此稍稍变强一些。

    “想与我同归于尽吗?”藏书室里的昆沌冷笑,“来吧,将魂魄都吸进来吧,你会毁掉自己、毁掉这个小孩儿、毁掉霜魂剑,可你毁不掉我!”

    慕行秋更糊涂了,芳芳到底在哪?拔魔洞还是霜魂剑?

    拔魔洞里的昆沌回答了他的疑惑,“她当然是拔魔洞里,就藏在这个老太婆的体内,霜魂剑里只有神魂和她留下的一道法术,作为一只纯粹的魂魄,她还是有点本事的。”

    组成藏书室的珍珠都被吸干净了,接着是禁秘塔,再后是台院,最后是整座老祖峰……无数颗珍珠前仆后继地冲过来,火球没有变大,只是越来越明亮。

    昆沌与慕冬儿站在虚空中,周围环绕着颜色各异的珍珠,仿佛群星坠落。

    慕行秋突然奋起一股力量,不仅收回了动荡的魂魄,还狠狠地击出一拳,足以令申庚的身体四分裂的一拳。

    可申庚的身体没有受损,反而将拳头裹在了胸膛里,身体的真正主宰者对慕行秋的行为很是不以为然,“你拥有坚强的意志,比大多数人都强,它曾经若干次让你绝境逢生,可它并非无所不能,否则的话,修行与力量还有什么意义呢?”

    慕行秋没有收回拳头,而是继续用力,极慢地前进,他不在乎有用没用,只是不想认输。

    昆沌也不在乎,这并非他的身体,即使毁掉也没有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偶然,它总是突然来这么一下子,耽误我的时间与精力。十三万年,慕行秋,十三万年,难道经过这么久的折磨、积累与等待之后,我还没有资格节省一点时间吗?”

    昆沌话音未落,数十道法术同时击中申庚的身体,虽然没造成损伤,却让他微微一晃,昆沌没有扭头去看敌人是谁,“瞧,你们就是这么一点点耗去我的耐心的。”

    沈昊和一大群道士赶来了,他们刚刚结束存想,发现慕行秋在与“申庚”战斗,立刻施法参与进来。

    “咦,这是……风婆婆,还是风如晦?”沈昊愣了一下神,随后发出更多的法术,他已经看出来慕行秋正处于下风。

    他的估计还是太保守了,慕行秋与“申庚”站在那里不动,看似势均力敌,其实他已是强弩之末,即将惨败。

    众多道士的法术伤不了“申庚”,却唤醒了另一名囚犯,申藏器睁开双眼,他恢复了一点平静,不再急着结缘了,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准确的判断,“祖师,我来帮你!”

    申藏器一个独斗众人,仍然大大占据上风,将他们逼退。

    昆沌却一点也不领情,目光只盯着慕行秋,申庚的胸膛在微微发光,光芒顺着慕行秋手臂缓缓流动。

    在慕行秋的脑海中,他看到一多半的珍珠都已进入火球,对昆沌却没有任何影响,随后他感到神智渐渐模糊,一切声音渐渐远去,连他本人的心跳也变得遥远而空洞。

    昆沌微微叹息了一声,“等待已经不能给我带来任何喜悦,我只想尽快结束。”

    慕行秋眼中的怒火突然暗淡下去,这不是正常人该有的平静,而是彻底的无知无觉。

    昆沌退后两步,摆脱了胸膛里慕行秋的手掌,“拿到了,终于拿到了,魔魂留下的的法术……这是什么?”

    昆沌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整个无遮之地都为之震动,正在斗法的申藏器与众道士全都停下,惊恐地伏在地面上。

    这不是昆沌预料中的魔魂法术。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