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四十二章 珍珠老祖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清音看到了儿子,他正盘腿坐在一张蒲团上,身边点着一截蜡烛,将小脸照得红扑扑的,容貌身材的确没什么变化,还跟五六岁时一样,他这个样子更让杨清音心潮起伏,明知这只是幻象,也感到激动不已。

    既然是为了引蛇出洞,就没有必要设防,杨清音未做任何防护,完全沉浸在对儿子的思念之中。

    慕冬儿睁开双眼,露出既调皮捣蛋又讨人喜欢的灿烂笑容,就是这种笑容,曾经令杨清音无数次拎起儿子却舍不得下手。

    “母亲,快看,父亲给了我这个。”

    杨清音这才注意到慕冬儿膝上横着一柄又宽又长的大剑,上面刻着嫩枝状的纹路,这是慕行秋亲手锻造的霜魂剑,里面容纳着包括芳芳在内的十几万只魂魄。

    “这是他最看重的法器,他一定很喜欢你。”杨清音开口道,已经不在乎魔种法术在谁的体内了,她有一种感觉,龙魔的幻象并非凭空创造,而是与真实的慕冬儿相生相连。

    “还有这个!”慕冬儿笑得更开心了,从袖子里掏出红黑色的鞭子,“父亲让我用它修行念心幻术。”

    “他可从来没给过我……”杨清音突然想起她曾经通过比武从慕行秋那里要来过几样东西,于是改口道:“这么好的东西。”

    “呵呵,我出生的时候父亲不在身边,这是他欠我的。”慕冬儿理直气壮,甩了一下鞭子,将它:“父亲说剑里有一位叫芳芳的阿姨可能会帮助我,可是我找了好久也没见到她,里面的人实在太多了。”

    “别着急,慢慢找,总会找到的,如果见到她,你一定要听话。她是非常好的人。”

    “嗯,真高兴见到你,母亲,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对不起,我之前被魔种带坏了,它们总说我爱听的话,我不该从你身边逃走……”

    “不怨你,一点也不怨你。”杨清音忍不住伸手想去抚摸儿子的脸。

    “这是一场梦。对吗,母亲?”

    “这是梦,但我想这是真实的梦,我就在望山,离你不远。”

    “太好了,等我出去就能见到真正的你了。”

    “很快。”杨清音甚至忘了自己的目的,心中充满了喜悦。

    “啊,可是太难了,母亲,你能帮帮我吗?我不认得芳芳阿姨。父亲说她跟龙魔阿姨长得一模一样,我到现在也没找着类似的人。”

    “当然,我愿意帮你。”杨清音此刻不会拒绝儿子的任何要求。

    慕冬儿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可他膝上还有霜魂剑,轻易动不得,他向母亲不停招手,另一只手里握着一颗布满红色血丝的珠子,他的念心幻术尚未成形,要依靠异史君的魔魂珠才能进入霜魂剑。

    杨清音努力向儿子飞去,十几步的距离。她却飞了很长时间,慢得令人心焦如焚,在她几乎快要放弃的时候,慕冬儿抓住了她的一只手。手心冰凉,像是刚从冷水里抽出来,杨清音怜意顿生。

    “母亲,你要小心了,剑里面的人都很古怪。”

    “嗯,没事。”杨清音知道那都是魂魄。心中也有些惴惴,她只想与儿子多待一会,哪怕这是幻象也无所谓。

    慕冬儿身边的蜡烛逐渐熄灭,周围变得越来越黑。

    “母亲,在你身后呢。”

    杨清音转过身,仍然握着儿子的手,就在这时,她发现只能看见儿子的手,自己的手握得很紧,却没有在视线中出现,不仅如此,她的胳膊以至整个身躯都不存在。这可有点不正常,如果全是幻象的话,似乎没必要隐去身体,何况儿子明明可以清晰地看到她。

    杨清音心中动了一个念头,马上又忘记了,因为她看到了前方的宏大景象一座用珍珠堆起来的山峰。

    无数颗珍珠堆叠在一起,或明或暗,颜色各异,白色砌山,褐色建房,黑色铺路,杂色组成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禽兽会动,在山上飞来跑去。

    “这是老祖峰!”杨清音吃惊地说,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幻想,还是霜魂剑里的魂魄真的仿建了老祖峰。

    “原来这就是老祖峰,我在山上山下找了许多地方也没见着芳芳阿姨。”慕冬儿牵着母亲的手落在老祖峰台院门口。

    杨清音对这里再熟悉不过,却不敢轻易迈步进去,因为有些珍珠非常大,她能清楚看到珠子里的人形,仔细观察,其实小珠子里也有人形,还有不少是妖族,他们都在做同样的事情:静坐存想。

    杨清音越看越心惊,虽然她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双脚,也不敢踩在这些珍珠上面,稍稍升起数尺,浮在空中,被慕冬儿牵引着进入台院。

    由珍珠搭建的老祖峰,比杨清音记忆中的真山绚丽得多,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她冷静下来,“去禁秘塔,芳芳很可能在那里。”

    “有人指路就是好。”慕冬儿高兴地说,放眼望去,看到一座塔就要飞过去,被母亲拉回来,“在这边。”

    从这里开始,改由杨清音带着慕冬儿前进,她仍然看不到自己的身体,行动却逐渐自如。

    禁秘塔到了,母子二人从最高层开始检查大大小小的珍珠,慕冬儿不太上心,“我来过这里,没见着像龙魔阿姨的人。”

    杨清音也放弃了,她想如果秦凌霜的魂魄真是这里的主宰,断不会将自己放在随随便便的一个位置上,她开始在自己的记忆中寻找线索。

    事实上,两名女道士从前不是特别熟,杨清音想自己当时大概就在嫉妒秦凌霜与慕行秋的感情,所以不喜欢与她太接近,可的确听说过不少秦凌霜的事迹,慕行秋、小青桃和秃子都将她挂在嘴上,其他道士也对这位灵骨道根的拥有者颇为关注,时常在谈话中提及。

    “不是第七层就是第五层。”杨清音想起来了,第七层有一间修行室是芳芳专用的,她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那里度过,第五层则是庞山道统的藏书室琅嬛福地。是她和慕行秋时常见面的地方。

    “这两个地方我都仔细找过了。”慕冬儿说,他在这座珍珠老祖峰上待了几个月,几乎每个角落都没放过。

    “再去看看。”

    第七层的修行室里没什么,空空荡荡。只有满墙满地的珍珠,杨清音没有细看,又带着儿子来到第五层的藏书室,她也曾在这个房间里消磨过时光,为的是从书中寻找有意思的图案与记载。

    那时候她还不认识慕行秋。满脑子奇思怪想,最大的愿望就是不要与牙山申家的道士结缘。

    藏书室里比较复杂,有大量桌椅和书橱,但是没有书。

    杨清音一进来就有种奇怪的感觉,这里的光线似乎更暗一些,温暖却稍高一些,连慕冬儿的手掌都有了几分暖意。

    “她就在这里。”杨清音,生怕打扰到主人。

    “我连桌子腿都检查过了。”慕冬儿早就察觉到这间屋子的特别,所以检查得特别仔细,每一颗珍珠都没落下。根本没见着与龙魔相似的人形。

    杨清音对自己的判断坚信不移,目光缓缓扫过,喃喃道:“秦凌霜,非常抱歉,打扰你的修行了,我知道,除了慕行秋你谁也不愿意见,可现在情况真的非常危急,这世上出现一位很厉害、很危险的人物,他叫昆沌。是道统初代三祖的弟子,魔族出身……”

    杨清音从龙魔那里听说过详细情形,一一说了出来,慕冬儿盯着母亲。他也知道这些事,可是从来没在老祖峰上说过。

    “谁也不是昆沌的对手,我们只能在不可能的地方寻找希望,所以慕行秋进入了拔魔洞,所以我们母子来到这里。他叫慕冬儿,是我和慕行秋生的儿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我真的非常……”

    附近一张桌子的上空微光一闪,杨清音和慕冬儿同时将目光转过去。

    微光又闪了几下,一小团火逐渐显露出来,火很弱,好像即将熄灭,却顽强地燃烧下去。

    慕冬儿呆呆地看着那团火,目光中尽是困惑,“母亲,这团火看着好眼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很久很久以前。”

    慕冬儿才二十来岁,所谓的“很久”也没有多久,杨清音嗯了一声,慕冬儿小时候经常玩各种法术之火,有点印象很正常,她纳闷的是芳芳的魂魄为什么能够脱离珍珠。

    那团火只是燃烧,很长时间里没有变化,慕冬儿突然眼前一亮,“我想起来了,这明明是我的火,刚出生的时候被一个老道给打灭了!”

    杨清音记得那段往事:慕冬儿继承了芳芳的神魂,从而复制了一份止步邦内的远荒祖火,也就是最初的道火,当时的道统祖师方寻墨施展法术击破道火,神魂就此消失,然后祖师出人意料地选择寂灭……

    神魂似乎又回到了芳芳这里!很明显,连慕行秋也不知道这件事。

    “这真是……”杨清音还是不太敢相信。

    慕冬儿肯定地点点头,“模样有变化,但是我认得,就是它。”他说不出具体原因,却从这团火中感受到极强的吸引力。

    火中终于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你为什么要带来陌生人?”

    “就我们两个,没有陌生人。”杨清音奇怪地说,“这是慕冬儿,你应该见过了。”

    火苗摇晃,“他已经来了。”

    “谁?”杨清音莫名其妙,突然心中一动,想起洪福天说过的话:魔种已经落入昆沌之手,内应大概也受到昆沌的控制了。

    此念一动,杨清音在自己眼中显出了形态,但那明显不是她,而是另一个人。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