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四十章 遗留的计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清音来到望山几个月了,一直没见到儿子,挡在母子中间的人正是龙魔。

    这天早晨,杨清音不想再等了。

    望山已被冰雪覆盖,三万多棵星云树只剩枯木残枝,崖壁上的房舍更是寥寥无几,这里曾被妖族占据过一段时间,他们对道统的一切都感到好奇,拆的拆、毁得毁,连砖石都没留下几块。

    如今这里最强大的主人是浓重的毒气,毒气来源众多而复杂,道统、魔种、妖族、符箓师都留下了各自的法术,与不洁之气混杂在一起,生成了古怪的气体,毒性与日俱增,时不时还会莫名其妙地发生爆炸,令居住者防不胜防。

    妖族不得已退出望山,此地却不清静,积雪之下隐藏着数量众多的怪物,不仅不怕中毒,甚至以毒气为食物来源之一。这些怪物神出鬼没,只要有捕食人类或妖族的机会,绝不会错过。

    身为豢兽师,杨清音、小蒿和飞飞对望山的怪物很感兴趣,经过一番细致的调查之后却大失所望,它们全是纯粹的虫兽,没有半分灵性,无法建立灵犀。

    小蒿抓了不少怪物,说是要研究一下,其实都当成了玩具,几个月下来杀伤无数,只要她一出现,数十里之内的奇虫怪兽无不拼命往雪里钻,没有敢亮相的。

    与小蒿爱好相同的是跳蚤,有时候它会钻进雪地里追杀怪物,弄得浑身是血,甚至会吃掉一部分猎物,杨清音几次禁止都不成。待到发现跳蚤没有因为乱吃东西而中毒,她也就放任不管了。

    飞飞是个修行痴,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存想,他现在有了两只炼兽,一只是庞大的灭世。它也是三名豢兽师的大本营,浮在高空中,远离地面的毒气,另一只是原属于甘知味的火麻雀。

    甘知味回归道统的时候没将火麻雀留给哥哥,他信任兄长,但是认为飞飞才是炼兽的最佳归宿。他的判断没有错。飞飞将这次托付看得极重,花费大量精力与火麻雀沟通,一个月之后终于取得它的同意,建立了灵犀,期间还要说服灭世。如今两只炼兽轮流与飞飞修行。另一只没事的时候就担任警卫。

    杨清音从高空下降时天才蒙蒙亮,一眼望去,整个望山充满了奇光异彩,偶尔发生的爆炸更为此地景色增添了几分壮丽,足以令不知情者心醉神迷,想不到美景之中尽是重重危险。

    三根黑色的羽毛飞在杨清音身边,提供多重防护禁制,隐形的黑凰飞在她头顶。她们形影不离已有多年,每一个动作都极为协调,用不着事前沟通。

    杨清音轻车熟路。绕过最为危险的地段,沿着一条曲折的路线飞到望山北崖,这片区域曾是望山道士最重要的聚集地,慕冬儿和殷不沉就在附近闭关,起码龙魔是这么声称的。

    杨清音落在一块突出的石台上,这里曾经建有一座亭子。如今连基坐都没剩,上面的积雪跟石头一样又厚又硬。

    杨清音穿着兽皮长袍。长发随意地扎起来,她很久不梳道髻了。穿衣也没什么讲究。

    静静地站了一会,杨清音抬起右手,弹指发出一小团火,火球高飞数百丈才消失,这是在招呼龙魔。

    龙魔此前客气地拒绝与豢兽师们住在高空中,只在必要的时候才现身,谁也不知道她平时藏在什么地方。

    片刻之后,龙魔笑吟吟地从下方的山谷里飞上来,落在杨清音对面,“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特意来看我的吗?”

    杨清音从来搞不懂龙魔的心思,两人曾经同吃同住一个多月,亲密得像是姐妹,可那时候杨清音处于半失忆状态,对这段往事,她过后一直觉得像是在做梦,现在她相信龙魔只有一个原因:这是慕行秋的真幻。

    “你知道我来做什么。”杨清音不打算客气了,她早已等得不耐烦,“起码让我看冬儿一眼,我不会干扰他的修行。”

    “嗯……”龙魔又像往常那样露出无奈的笑容,可这笑容背后总像是藏着阴谋诡计,“其实再等几天……”

    “这句话我听得够多了,今天我必须要个结果。”杨清音寸步不让。

    “哎呀,何必这么着急呢?你都等了十几年,不在乎再多几天吧。”龙魔仍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你知道这十几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杨清音盯着龙魔,希望能够说服她,“冬儿过去沾染了魔种,我不得不让他离开,禁止任何豢兽师接近他,那是被逼无奈的选择,龙魔,那不只是等待,还是折磨,每时每刻都不停止的折磨。如今魔种终于被收服,你却不让我看一眼他,非要延长这种折磨吗?求求你了,我只看一眼,看看他胖了还是瘦了、长高没有……”

    让杨清音开口求人可不容易,龙魔更显为难,“慕冬儿还是从前的样子,连个子都没长……好吧,我可以让你看他一眼,但是有个条件。”

    “你说。”

    “只能是你一个人。”

    “我现在就是一个人。”

    “不对,你头顶还有一个。”

    杨清音抬头看了一眼,黑凰显出形态,在十余丈的空中缓缓盘旋,双翅微张,长长的鸟喙衔住一根尾羽,她在以法术飞行。杨清音早已不将黑凰当成另一个人,闻言皱了一下眉,最后还是挥下手,黑凰立刻向高空升起,三根羽毛仍停在杨清音身边。

    “这样可以了吧?”

    龙魔望着黑凰消失,微笑道:“谢谢你。”

    “谢我什么?”杨清音以为龙魔又要耍赖,脸色微沉,她实在没心情与龙魔纠缠下去了。

    “谢谢你这几个月里保持克制,我做过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都没生气。若是换成我,恐怕见面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来一记火球。”

    杨清音的火气消去大半,“我知道你没有恶意。”

    “唉,没有恶意未必就能做成好事,有恶意也未必就是在做坏事。从前我还能多看到一点未来,现在……呵呵,不说废话了,见慕冬儿之前,我想请你先见另一个人洪福天,你认识他。”

    “嗯。”杨清音打定主意。不管龙魔使什么花招,今天非看儿子一眼不可。

    龙魔拍了拍手掌,声音清脆,传得很远,一个黑点从高处走下来。速度很快,没让杨清音太着急。

    “杨道士,好久不见。”洪福天点头致意。

    “你是洪福天?”杨清音感到意外,因为这不是她记忆中的散修,洪福天穿着一身黑袍,弯腰驼背,脸上全是皱纹,头发几乎掉光了。垂垂老矣,好像随时都会倒地而亡。

    “是我。”洪福天面露苦笑,为了这一笑。他摇晃两下,“咎由自取,全是我自己的错,过去的十多年里,我不仅入魔,还心甘情愿为魔种效劳。比别人都卖力。等到魔种消失,我受到的惩罚也最重。”

    “应该有办法让你恢复正常。”

    洪福天摇摇头。“没有必要,这是我应得的下场。”

    杨清音无意多管闲事。点点头,问:“你想见我?”

    “本来我想等到水落石出之后再说,可是杨道士见子心切,而且我可能也等不了太久,所以这件事还是先说了吧。”

    杨清音终于相信这不是龙魔的拖延战术,洪福天真的有话要说。

    “在我入魔最深的时候,是自愿为魔种效劳的,像我这种入魔者不多,我想是因为我太渴望成为伟大人物了,从前我传播古神教、努力融合人类与妖族、参与大大小小的战争,其实都是为了这个目的,我比自己预料得要自私,为了伟大……唉,说这些干嘛?总之魔种很信任我,甚至让我参与制定一些计划,这些计划大都无疾而终,有一项还在进行,与豢兽师有关。”

    “我们?”杨清音真的感到惊讶了。

    “老实说,计划的雏形是我制定的,具体细节则由魔种安排。豢兽师当中极少有人入魔,魔种早就注意到了,只是一直觉得没必要出手,是我建议它们提早做好准备,在豢兽师当中安插内应。”

    “魔种真是瞧得起我们。内应是谁?魔种已被昆沌收服,内应也没用了吧。”

    “问题就在这里,我不知道内应是谁,但我知道这名内应并非入魔者,甚至可能不是人,而是异兽,他被说服了,也可能是中了某种法术,自己根本没有察觉到,所以魔种被收服对他并无影响,他还是会不知不觉地执行既定的任务。”

    “任务是什么?”

    “很抱歉,当时我觉得你是灵王,豢兽师的首领,你的儿子正在魔种的控制之下,所以我很自然……”

    “你做了什么?”杨清音上前一步,怒容满面,她没有道士之心,隐忍至今已经很不容易了。

    “慕冬儿体内有一道法术,令他与豢兽师当中的内应存在类似于灵犀的联系,双方只要见面,法术就会生效,慕冬儿和你都会因此发生一些变化,成为豢兽师的巨大威胁……”

    杨清音抬手射出一团火球,稍稍发泄心中的怒意,“告诉我怎么找出内应。”

    “那是魔种的法术,具体细节我不清楚,如果它们完全按照我的计划行事,那么这个内应必定是常在你身边的某个人或者异兽。”

    杨清音抬头望去,小蒿、黑凰、幽寥、跳蚤,还有经常来探望她的飞飞与灭世都在空中,她不希望其中任何一个是魔种的内应。

    龙魔轻声补充道:“更麻烦的是,魔种已经落入昆沌之手,内应大概也受他的控制,我们最大的担忧是:魔种有可能将法术留在了你身上。”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