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八章 今日之拔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察形之镜从沈昊手中飞出,暴发出强烈的红光,仿佛天降陨石一般砸向房间里的左流英,沈昊右手召出法剑,左手捏法诀,低低地喝了一声,这一声毫无意义,只是他拼尽全力时的习惯。

    他知道自己绝非左流英的对手,可若是在被关进拔魔洞之前不出手打上一架,他会一直后悔,连魂魄都不得安宁。

    左流英右手负在身后,左臂前伸,手掌冲着门口,没有使用任何法诀,五指张开,察形之镜骤然停止,漂在他身前七尺的半空中,缓缓地旋转,红光吞吐不定。

    沈昊重重地哼了一声,激发出更多的潜力,身体微微摇晃,腹腔像是一面皮鼓,发出砰砰的响声,声音越来越响亮,甚至震得整座塔都跟着颤动不已。

    察形之镜仍然停在原处,红光暴长时更加盛大,萎缩时却也更加暗淡。

    塔身的颤动引来了大批道士,九位宗师和其他服月芒道士却一位也没出现,昆沌刚刚取得祖师之位的时候,他们接受得最为勉强,一旦被说服,心境却最为坚定,塔内塔外再多的混乱也不能干扰他们的修行。

    道统共有两万多名道士,一多半跑到第八层,无论来多少人,这里都不显拥挤,人人都能找到位置。如果有凡人站在塔中向上望去,会感到不可思议:想看大,第八层塔会在他眼中膨胀得跟山一样,足以容纳更多的道士;想看小,塔身不变,道士们变得跟米粒一样。

    道士们早已习惯道统塔的神奇,就连凝丹不久还不会飞行的小道士也不觉得异常。

    沈昊腹内发出的响声越来越宏大,道士们惊讶地看着这一幕,不明所以,却没有人发问。

    沈昊的法力快要衰竭了,他收回一部分法术,大声道:“诸位道友。我是庞山戒律科道士沈昊,左流英命令我夺取庞山前道士辛幼陶和裴淑容的首级,唯一的理由就是他们两人拒绝回归道统。我拒绝了,因为他们两个是我的朋友。还因为左流英的命令明显违背道统戒律。诸位道友,请想一想道士的职责,请想一想你们当初为什么要当道士,咱们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刻苦修行不是为了斩杀同道!”

    沈昊一直没有察觉到左流英的攻势。于是又收回一点法力,用更高的声音说:“拔魔洞从前专门关押犯下重罪的道士,现在它要收纳违背命令者了。诸位道友,这只是一个开始,全体道士都将成为左流英的奴隶!”

    沈昊尽量不提祖师,其他人震惊之余最先想到的解决之道就是祖师,“祖师人呢?左流英凭什么发号施令?就算是祖师的命令,道士也有拒绝的权利吧,从前是这样的……”

    不是每个人都被沈昊说动,有人大声驳道:“当年你不是跟大家一块围剿过入魔道士吗?辛幼陶和裴淑容就在被围剿之列。现在怎么又抗命不遵了?”

    议论声四起,沈昊无意争取众人的支持,只是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当成罪人关进拔魔洞,“斩妖除魔!”他大声喊道,将大部分法力都收了回来,“道士的力量只能用于斩妖除魔,入魔者可斩,摆脱魔念者不可杀!这是道士必须遵守的界线。”

    左流英就让沈昊说下去,既不反驳,也不阻止他开口。

    鸿山道士甘知味站了出来。他在一层塔中呼吁已久,却一直没有取得多少支持,沈昊的话一下子打动了他,“没错。所谓的叛道令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拒绝回归道统的人既非妖也非魔,如果他们勾结妖魔,那就在战场上决一死战,他们已经退出道统,何来‘叛道’一说?”

    察形之镜突然退出房间,悬在沈昊头顶。这是他的法器,有他的印记,却在最紧要的关头背叛旧主。

    左流英身后有九大至宝支持,其中的洗剑池能够轻易地除去法器印记。

    察形之镜分出两道红光,分别指向沈昊和甘知味的头顶。

    左流英终于开口:“大道至简,修行只有一途,祖师施法泽润众生,只有一种人难以获益心存怀疑则意志不坚,意志不坚则修行停滞,修行停滞则易生乱心。祖师之法遍照道统,诸位只要全心全意相信祖师,修行绝无停滞之理,反之则意味着叛念已生。诸位要明白,今日之拔魔即是它日之除魔,未来虽未生,却已清晰展示在祖师眼中。此两人未来当成魔,我奉祖师之命,要将其连根斩除。”

    这番话一出,众道士无不大吃一惊,从前,修行进展的快慢全是个人的私事,现在竟然成为罪名,而且还是未来的罪。

    不过在互相打量之后,大多数道士都沉默了,因为他们都不在修行停滞之列,在祖师法术的影响之下,修行变得容易了,这种时候还停滞不前的道士,似乎的确有点古怪。

    “我的修行停滞不前,难道未来也会成魔?”一个声音问道。

    所有目光都转过去,沈昊也一样,吃惊地看到了自己的结缘对象乱荆山道士白倾。

    “三个月前我的修行就已停滞,祖师的法术对我好像没用了,可我没怀疑过祖师,也没想过违背祖师的任何命令,更不会背叛道统,我相信这只是一个小小道劫,我能度过去,他们两人也能。”白倾走出人群,指着被红光定住的沈昊与甘知味,“道统已经不允许道士遇劫了吗?那可不是……”

    白倾话未说完,第三道红光射来,她一下子说不出话了,愤怒地盯着房间里的左流英。

    “祖师已消除所有道劫,修行停滞只有一个原因心存疑虑、暗藏魔念。”左流英说。

    轰的一声,道士们议论纷纷,不敢相信道统真会做出这样的规定。没多久,议论声消失了,大多数人仍然沉默,因为现在的修行太顺利了,道劫似乎真的永远也不会在正常道士心中产生。

    “我的修行停滞。”

    “我也是。”

    ……

    并非所有道士都保持沉默,越来越多的道士站出来,公开承认自己的修行没有进展,大都是吞烟以下的低等道士。像沈昊和甘知味这样的注神道士寥寥无几。

    围观的道士看出了区别,“瞧见了吗?正常修行上来的高等道士都没事,沈昊他们走的是旁门左道……”

    沈昊的境界是以九大至宝提升上来的,甘知味以炼兽之法进入注神境界。皆非道统正途。

    看出这一点,多数道士更沉默了,不管左流英的做法是否真的秉承了祖师的意图,他的确以一种最简单的方式找出了“不同寻常”的道士。

    不同寻常是个含糊的词,用在沈昊和甘知味身上有效。转到白倾这里就有点勉强了,她是乱荆山道士,一直以来都很正常,可是人们一旦看出“区别”,就总能找到理由:白倾曾经与沈昊结缘,她明显没有完全斩除,这是不应该的,也是不正常的。

    那些反向证据却没人注意,比如大多数豢兽师都没事,他们没追随甘知味。而是非常肯定地自称重炼内丹以来修行进展极为顺利。其他回归道士也都提前完成重炼内丹,更是断然否认自己有何异常。

    站出来承认修行停滞的道士达到了二百多名,对道统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左流英似乎还不满意,察形之镜分出红光将他们都定在原地,这时又分出更多红光,像是满怀恶意的野兽,狠狠地盯着周围的道士,要从中拣出更多的猎物。

    “左流英,你休想得逞。牙山不会上你的当!我们要去见祖师,亲自问个明白!”塔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牙山宗师申藏器……”有人认出了这个声音,然后更多道士惊讶地发现周围的牙山道士非常少。

    站在窗口的道士指向外面,喊道:“牙山叛逃……牙山道士都走了。正向城外飞去!”

    “道统不是任何人想走就走的地方。”左流英说。

    道统塔突然晃了一下,左流英的房间光芒万丈,吸气和餐霞道士顿觉刺眼,扭头不敢迎视,吞烟和星落道士看到了光芒掩饰的法器。

    “九大至宝!”

    道统九件最重要的法器正围着左流英快速旋转,谁也没认出来只这是它们的法身。不过至宝的法身威力同样不可小觑。

    光芒消失,近两千名已经飞出皇京的牙山道士又被拽回道统塔内。

    申藏器后悔自己临走时的那一声了,可他还是不服气,“左流英,你才是最大的叛徒!祖师……”

    “祖师遍照天下,他能看清你,也能看清我。”这是左流英唯一的回答。

    察形之镜红光四射,将所有承认修行停滞的道士以及申藏器收进了葫芦状的拔魔洞,幸存的牙山道士惊恐万状,七嘴八舌地表示自己是被迫的,修行完全没问题。

    察形之镜在众人头顶飞了一圈,又收进近四百名牙山道士,然后红光消失,掉在了地上,左流英对这次“拔魔”没给出任何理由。

    聚集在第八层的道士们仓皇离去,还没回到住处,就将那些被关进拔魔洞的道士忘在脑后,开始准备专心存想了。

    面前再无其他人,左流英目光转向角落里的香炉,“很快,道统内部就不会再有‘偶然’发生了。”

    香炉里升起的青烟摇晃了两下,似乎很满意。

    左流英对自己的行为毫不在意,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希望这几天快点过去,他好去探望曾拂与麒麟,那个被曾拂称为“家”的地方,如今对他具有极其强大的吸引力。

    除此之外,他再没有任何念头,与他冷酷无情的面容完全相符,就连遍照人心的昆沌也不能在这片荒芜的脑海中找到任何不利于己的想法。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