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七章 考验众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京陷入一场分裂,家中、街头、商铺、官署、军营……到处都有人面红耳赤地争论,双方通常是亲人、朋友、街坊、同僚,这时却为一件事各执己见,这件事可不小,像是晴天霹雳,一大早响在了皇京上空。

    先是朝廷颁布慈皇御旨,历数龙宾会首席大符箓师辛幼陶和修士团统帅裴淑容的罪状,共达十项之多,总之两人罪大恶极,天下人人得而诛之。

    这道御旨宣布之后立刻炸了锅,辛大符箓师、裴帅与半年前被祖师亲手送进拔魔洞的慕行秋可不一样,名声传播,积淀多年,就连刚会说话的孩子也知道他们二人是朝中的支柱、皇朝的英雄,多次从重大危机中挽救人类。

    随后道统塔里也传出消息,正式宣布所有未回归道统的道士都是背叛者,辛幼陶和裴淑容都在此列。

    这条消息在塔外倒是没有引起多大反响,凡人无论多么崇敬祖师与道统,日常生活还是与官府的联系更多,慈皇与辛幼陶是亲戚,此番反目成仇实在太出人意料。

    皇京的分裂将持续很长时间,并且逐渐向各地扩展。沈昊午时回城,城内的争论才刚刚开始不久,热火朝天,分裂的迹象却不明显,当时大家最关注的问题是辛大符箓师与裴师是不辞而别还是已向慈皇说明情况。

    沈昊先去了一趟皇宫,打听到熏后暂时并未受到牵连之后,马上飞回道统塔。

    塔内也发生了争执,高等道士无论心里怎么想都不会表露出来,低等道士就没有那么沉着了。第一层塔的数座大厅里挤满了困惑的年轻道士,互相询问“叛道令”到底是谁下达的?祖师真的知情吗?

    在人群中,一名道士尤为引人注目,他来自鸿山,名叫甘知味。五个月前回归道统,七天前才刚刚在祖师的帮助下重铸内丹,令人惊讶的是,他从前只是一名餐霞道士,脱离道统并吐出内丹的这些年,他的境界竟然达到了星落六重。比留在鸿山的同门弟子们进展都要快。

    不只是他,二十来名自称为豢兽师的回归道士境界都很高,一少半是星落,剩下的是吞烟。

    但大家都觉得他们占了便宜,以旁门左道将内丹修到极高的境界。其实都是虚的,与道统内丹根本无法比拟,祖师却不问差异,仍然赐与他们同境界的内丹,实在过于宽容了。

    不管怎么说,甘知味现在是鸿山星落道士了,心境却一点也不像,此时正激昂慷慨地向众多道士演讲。坚称“叛道令”不可能是祖师下达的,必定是左流英矫旨。

    沈昊站在门口听了一会,附近的一名道士小声说:“他哥哥甘知泉拒绝回归道统。所以他这么激动。”另一名道士更小声地说:“豢兽道士得到的好处还不够多吗?”

    这就是甘知味得到的回应,大多数道士觉得“叛道令”有一点过分,但也不算大错,回归道士们实在没必要如此愤慨,他们得到的利益已经够多了。

    沈昊往上层走去,在第三层塔遇见了乱荆山道士白倾。两人正常结缘、斩缘,此时的关系就是普通的熟人。互相客气地施礼,谁也没说什么。继续向上行走的时候。沈昊却觉得有几分失落,希望能与白倾多说几句话,可他没有回头,将这股情绪当成道心不稳的表现,默默地压了下去。

    第五层塔有许多小房间,供各科道士演练法术,平时都是关闭的,今天却敞开门户,也有道士三五成群地互相议论,比一层塔更安静一些,只见嘴唇翕动,很难听见他们在说什么。

    沈昊也没有在此停留,他的问题是这些道士解决不了的。

    在第七层塔,沈昊敲响了庞山宗师的房门。

    宗师的房间与普通道士没有多少区别,只是摆设的法器稍多几件,当然,每一件都很强大,是普通道士可望而不可即的。

    杨延年正在存想修行,房门自动打开,沈昊迈步进屋,站在门口等候。服月芒道士的存想可能长达几个月,沈昊不知道自己能否等到宗师睁开眼睛。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杨延年醒来,用深邃的目光盯着拜访者,似乎已经知道他为何而来,却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沈昊觉得宗师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很快他明白过来,坐在自己面前的已不是半年前对祖师心存怀疑的那个杨延年。

    杨延年又能修行了,每一日每一时都能感觉到进展,他相信只要抓住这次机会,自己肯定能够达到服日芒境界。时间珍贵,他肯睁开双眼接待沈昊,是因为欠对方一个解释。

    “道士有时候会感到迷惑,那是因为我们站得还不够高。沈昊,我给过你错误的信息,忘掉它们吧。左流英说得没错,从今以后只有道统没有九山,祖师在考验众生,通过者方能直达巅峰。境界越高通过考验越难,左流英是第一个通过的,我们必须迎头赶上。”

    沈昊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失落,长叹一声,“这还是道统吗?道士的职责是斩妖除魔、保护众生,什么时候变成考验众生了?我一直相信道统,就算道统整体退隐的时候,我也坚信道统肯定会在最危急的时刻返回世间,彻底击败妖魔,拯救众生于水火之中。”

    “那你应该继续相信道统。沈昊,妖魔是水火,平庸也是,祖师正在从更大更深的水火之中拯救众生。”

    “就是不停的修行吗?强者更强,弱者则被甩在后头,任其自生自灭?”

    杨延年的目光稍露严厉,“一直以来道统都是这么做的,连你也不例外。”

    沈昊无法反驳,的确,在拯救众多凡人性命与斩杀一只妖魔之间,他肯定会选择后者,在野林镇他甚至能以可有可无的冷淡态度对待从前的亲人。

    “祖师太强大了。”沈昊终于发现了原因,“凡人能抛弃几名亲人,将军能抛弃一支军队、一座城池,帝王能抛弃半壁江山和千百万臣民,道统能抛弃一两家道统和大部分人类,可手里总得留下一点,因为大家都需要所谓的弱者,鄙视他们,瞧不起他们,却不能完全失去他们。”

    沈昊向门外退去,真相如此清晰地摆在面前,以至于他纳闷自己从前怎么会没有看穿,“祖师太强大了,强到可以抛弃一切,不只是人类,还有道统。”

    杨延年也终于明白这名弟子不可拯救,“所以自保的唯一方法就是修行,让自己能够接近祖师的实力,左流英这么做,以后大家都要这么做,所以说这是祖师的考验。”

    沈昊向宗师施以道统之礼,抬起头时房门已经关上了。

    沈昊也试着存想,这是他最后一次努力,希望能追上道统的步伐,他感觉到了充盈于塔内的强*术,比塔外更纯粹更浓郁,对提升内丹必定大有好处,就这么一小会,内丹的转速就已悄然加快。

    “如果某一天祖师收回法术……”沈昊轻声说了一句。

    “那是早晚的事。”另一个声音回道。

    沈昊转过身,看到牙山宗师申藏器站在十几步之外,宗师们都在抓紧时间修行,只有他还在外面闲逛。

    “祖师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沈昊问,不在意对方是谁。

    “这不是很明显吗?一种考验,相信祖师、忠于祖师的人才能心无挂碍,才能从修行当中得到好处,反过来,那些修行停滞甚至无法静心存想的……”

    “就是怀疑者、背叛者。”沈昊又叹了口气,“这么说叛道令只是一个开始,以后被宣布为背叛者的道士会越来越多。你为什么不去修行?”

    “因为左流英。我可以相信祖师,但我不相信左流英,牙山与他的恩怨太多,我放不下。”

    一位服月芒境界的宗师居然放不下几段恩怨,沈昊感到意外,“你在拿自己的性命和牙山的未来冒险。”

    “既然冒险,那就越大越好,我要带着牙山道士去望山寻找祖师,左流英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祖师会需要我。‘进得去出得来’,嘿,左流英还真是一位奇才,竟然用这种方法解除了心劫,直接由反对者变成了忠诚者,我佩服他,但我绝不相信他。我欢迎牙山以外的道士跟我一块走,怎么样?”

    沈昊摇摇头,“咱们并非一路人。”

    申藏器想当另一个左流英,沈昊当然不会加入。

    牙山宗师笑了一声,转过身消失了。

    沈昊望向周围的几道门,他原想从宗师们这里得到帮助,或许能与左流英一拼,现在希望彻底破灭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他绝不会加入申藏器的队伍,也不想逃亡,他和辛幼陶、小青桃不一样,任何时候他都是一名正统的道士。

    “难道只剩下我一个人还记得从前的道统是什么样子?”沈昊迈步向第八层走去,用不着等到天黑,他想,现在就可以接受惩罚,慕行秋敢向祖师挑战自愿进入拔魔洞,他也能。

    站在白门以外,看着里面一动不动的左流英,沈昊两只细长的眼睛又露出小时候才有的凶光,扬起手中的察形之镜,狠狠地砸了过去。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