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五章 与祖师打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房间空荡荡的,角落里摆放着一只香炉,除此之外一无所有,祖师昆沌更是无影无踪,左流英站在中央观察片刻,抬手在空中划了一圈,以无形的圆圈为中心,发生了一次剧烈的爆炸,房间摇摆,回声不断,左流英本人的衣袂也随之飘动。◎,

    这是服日芒境界的法术,目的只有一个,令周围的一切无所遁形,爆炸过后不久,房间内各种隐藏之物陆续显露出来,原来它没有表面上那么空荡,除了角落里的香炉,在靠近房顶的空中还飘着九件法器,正是道统的九大至宝。

    但这不是真正的至宝,而是它们的法身,与祖师塔分出来的养神峰差不多,粗看上去,塔还是塔、鼎还是鼎,在左流英眼里,差别却极为分明。

    一条细细的光将九件法器连在一起。

    房间里并不安静,声音来自角落里的那只香炉,从里面升起的青烟原本悄无声息,在法术的影响下,青烟的真相暴露出来,它由大量法术集合而成,色彩缤纷,声音更是嘈杂刺耳,足以令听者疯掉。

    没多久,房间恢复原样,空荡而寂静,像是一间刚刚腾空的库房。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房门自开,庞山宗师杨延年迈步进来,发现祖师不在,明显地愣了一下,看向左流英的目光更显复杂,他试图以神游的方式与左流英交流,这是高等道士常用的沟通方式,比单纯的语言提供的信息更为丰富、更少发生误解,但是左流英拒绝了,杨延年只好开口。

    “九位宗师和各家道统需要一个解释。”

    左流英转身,平淡地说:“我在顺其自然。”

    “你所谓的自然……”

    “我所谓的自然就是祖师,他是初代三祖安排的传人,拥有无法估量的强大力量,顺应祖师就是就是顺应自然。”

    注神道士能够随时施法。即使是在存想的时候也能不自觉地施展法术,服月芒境界更进一层,耳目鼻舌之间任何时候都带有法术,低等道士需要运功才能使用的天目与超常听力,他们时刻都在使用。

    可服月芒境界的杨延年在这里什么异常也看不到、听不到,在他眼里左流英越显普通,他越心惊。

    “之前的那些传言呢?祖师想要灭绝包括道士在内的天下众生,九大至宝盗取历代道士的修行,还有昆沌祖师将三祖炼成了法器,就是他手里的那一剑一铃……据说你对这些传言都信以为真。”

    “这些传言大都出自我口。它们比这座道统塔还要真实。”

    左流英的平静令杨延年感到恼火,“我不相信这些传言,整个道统和天下众生都不相信,因为这对祖师没有任何意义和好处。可是你相信这些荒诞的说法,却仍然要顺应祖师,究竟是为什么?”

    “顺其自然不只是顺应风和日丽,还得顺应狂风暴雨,如果只选无害的、能控制的自然去顺应,所谓的顺其自然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不需要你来教我什么是顺其自然。”杨延年的声音里显露出明显的怒意。

    左流英摇摇头。“为什么你的道士之心会动摇?”

    杨延年心中一惊,低头不语,对自己的失态感到不可思议,不只是他。自从左流英迈进道统塔之后,所有宗师的心境多多少少都起了一点波澜。

    “你们是强者、是尊者,从前的顺其自然就是顺应你们,现在有了更强者、更尊者。你们不适应了。”左流英的指责不只针对杨延年,而是囊括了所有高等道士。

    “我并非天生的宗师与服月芒道士,怎么会不适应比自己强大的道士?”

    “因为多少年来道士们一直以为宗师就是尽头。祖师不过是九位宗师中的一位,你们共同做出决定,祖师知晓的秘密稍多一点,但是或早或晚,祖师总会首先向宗师说明一切。昆沌祖师却是个例外,他对待宗师如同普通道士,什么也没对你们透露,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这就是你们的不适应,也是你们的道士之心动摇不安的原因。”

    杨延年强忍怒火,开始后悔来见左流英了,但是身为庞山宗师,他没有选择,不得不承担起这项任务,他以为祖师会在这里,结果用祖师腔调对他说话的人却是左流英。

    “你们不能顺其自然,自然也就不会顺应你们。”左流英简直是在教训杨延年,好像他是刚入门的初级弟子,“祖师施展了**术,道士们的修行与日俱增,就连塔外的散修也获益匪浅,可是九位宗师却没有享受到半点好处。”

    怒火终于迸发,杨延年的身躯骤然高大,几乎碰到房顶,须发飞扬,道袍飘举,手中多了一柄法剑,面沉似水,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可这种状态仅仅持续了一瞬间,杨延年恢复正常身形,神情狼狈,尚未交手他就如遭重创,“我这是怎么了?我……你说得没错,我们没有顺应祖师,表面上遵从,暗地里却心存怀疑,甚至……甚至拉拢道士,想要反对祖师……我究竟是怎么了?”

    杨延年原本就不是左流英的对手,心境一溃,更是输了一大截,但他毕竟是服月芒道士,一发现不对,立刻终止施法。

    “如果……你是对的,顺应祖师岂不是自寻死路?”杨延年还是无法理解左流英的做法,他明明是最反对祖师的人,却比任何道士都要自觉地“顺应祖师”。

    “前方并无生路,何来的自寻死路?生死存亡皆在祖师一念之间,我要顺应这一念。”左流英指着角落里的香炉,“我与祖师打了个赌,他说我有进无退,顺应他的大道之后会一直走下去,永远不会再入旁门左道。”

    杨延年马上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从前的道统只有服月芒境界,你见前方路有尽头,所以退出道统另寻它途,祖师大道无尽,他相信你永远也走不到头,所以会一直走下去。”

    左流英点点头。

    “那你对祖师说了什么?”杨延年羞愧渐消,敬意陡生,再不当左流英是一名回归道统的落魄道士。

    “我说‘我进得去也出得来’。”

    杨延年向左流英施以道统之礼,直起身子问道:“若有宗师达到服日芒境界,真的可以拿回至宝重返道山吗?”

    “没错。”

    杨延年退出房间,甚至没问这个决定来自于谁:顺应祖师之道的左流英,说出来的一切自然也是祖师的意思。

    房门没有关闭,左流英站在原处默默等待。

    杨延年之后,另外八位宗师轮流进入房间,每个人的反应都不相同:乱荆山宗师只是在门口看了一眼就离开了;鸿山宗师走进来,凝视片刻,施礼之后退出,什么也没问;望山宗师盯得更久一些,最后躬身退出,同样一言不发;召山宗师发出一道法术,绕行房间半圈,立刻收法退避;棋山宗师径直走到香炉近前,离开时额头渗汗、脚步虚浮,像是受到了严厉的斥责;万第山宗师大笑数声,摇摇头,转身走了。

    有两位宗师不肯认输,一位是星山宗师赵处野,他是戒律科大执法师,怎么都觉得左流英行为异常,对祖师的消失更是疑虑重重,“祖师去哪了?”他要问个清楚。

    左流英不答。

    “就算祖师不在,也轮不到你做主,除非祖师有过交待,你有祖师旨意吗?”赵处野逼问不休。

    左流英的回答是弹出一指,赵处野早已做好准备,全身法力蓄势待发,多道法术已在绛宫内徘徊,只等他念头一动。

    施法的念头一直没动,赵处野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门外,他想施法,左流英却变得极为遥远,远到法术都够不到,一旦放松警惕,左流英又会变得近在眼前。

    这是五行之水幻术,用在凡人或者低等道士身上才有奇效,用来对付服月芒道士通常无效,即使是服日芒境界的水幻术也不行,赵处野对这件怪事只能找出唯一的解释:左流英不只是服日芒,他在房间里还得到了祖师的帮助。

    赵处野向左流英施礼,终于承认他的地位,虽然这地位无名无份,却确定无疑来自祖师的安排。

    牙山宗师申藏器最后一个拜访,没有走进房间,就站在门口,过了一会笑道:“庞山复兴有望,左道友功劳不小。”

    申藏器离开的时候没有施礼。

    房门仍然没有关闭,自从左流英入住之后,白门就一直开放,任何一名道士都能走进来,但是除了宗师,极少有人这么做,却有不少人在门口逡巡,观察左流英一举一动,结果却都失望而去。

    整整二十一天,左流英站在原地几乎不动,偶尔挥下手臂,最有耐心的人等不到变化,境界最高的道士看不出法术的迹象,道统塔独立于皇京,房间与左流英则独立于道统塔。

    这天傍晚,庞山道士沈昊站在了门外,这是他第一次来,别的道士大都是出于好奇过来观看,他是真的有点事情想说。

    沈昊没有走进房间,不是不能,而是觉得自己不够资格,“辛幼陶和小青桃带着一批人离开皇京,听说辛幼陶曾去拜访过你,我想知道,是你给他出的主意吗?”

    左流英就在这时抬起右手,似乎抓住了什么,“沈昊,是我召你而来。告诉我,慕行秋能承受多大的打击?”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