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四章 变强的申庚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拔魔洞里,风如晦毫无抵抗之力,很早就坠入七情六欲的折磨之中,偶尔,她也有清醒的时候,只是这清醒极不寻常,那时的她会忘记自己的身份,神情冷漠得像是正常的高等道士,说的话也都莫名其妙。

    申庚进入无遮之地不久就遇见了风如晦,非常巧,她正处于难得的清醒期,化为老妪形态,冷冷地看着新犯人,话却是说给自己听的,“魂魄也能修行吗?不可能,任何一位灯烛科道士都会这么说。你做到了?我不相信,你只是我的幻觉。你坐在那里像模像样地存想,你的内丹在哪里?没有内丹,何来修行?你是幻觉,要不你就是在演戏给我看,让我产生困惑……哦,你存想不是为了内丹,而是为了……获得平静,我能理解,平静多么难得啊,它就像沙漠里的水,越渴越是得不到……”

    换一名犯人也不会将风如晦的这段疯话当真,他们都曾是了不起的道士,一进入拔魔洞就已试过存想,结果十几万年来没有一个人成功,全都身魂分离,最终进入无我之地。

    申庚却当真了,原因有许多,比如他是新人,正处于挣扎期,比较容易相信任何说法,最关键的是,申庚真的认为自己无辜,坚信自己身负特殊的使命,命不该绝,尤其不应该死在拔魔洞里。

    风如晦的清醒只维持了一小会,马上又进入悲伤的幻象之中,接受情爱反复破灭的煎熬。

    申庚将这次偶遇当成了神秘的启示,更加确信自己命不该绝,经过一番努力之后,他成功进入了存想状态。

    最让慕行秋意外的不是申庚的成功,而是风如晦的那番话,申庚多少受到拔魔洞的影响,唯一清晰的记忆是存想能够获得平静。慕行秋得到风如晦本人的记忆之后,才慢慢梳理出她当时具体说过什么。

    风如晦每次清醒时说的话都差不多,所面对的交谈对象明显不在无遮之地。

    芳芳在霜魂剑里一直保持着存想状态,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慕行秋非常肯定风如晦绝不在知情者之列,可她却能准确说出魂魄修行的事实,虽然她从来没提过名字,慕行秋却想不出这世上还有别的魂魄在做同样的事情。

    唯一可能的解释是神魂。

    神魂曾在四个人体内存在过,依次是芳芳、风如晦、龙魔和杨清音,它的最后一个依附者是慕冬儿。为时短暂,第三十七代祖师方寻墨将它击散,从此神魂亡逸再无消息。

    正在经历身魂分离之苦的风如晦,似乎与芳芳的魂魄取得了某种神奇的联系,这种联系甚至突破了拔魔洞的限制。

    慕行秋再次检查风如晦混乱的记忆,没有更多所得,他回到风如晦身边,先做了一段存想,然后守在她身边。等她偶尔清醒的一刻。

    在长久的等待过程中,慕行秋又一次想起芳芳说过的“力量本源”,他曾经专注于寻找这种东西,见识并体验过各种各样的法门之后。他发现自己离本源反而越来越远,妖术、五行法术、魔族法术、自然道法术、昆沌吸取的魔劫……彼此间天差地别,看不出任何共通之处。

    遍寻无果之后慕行秋逐渐将力量本源封入记忆深处,风如晦的古怪行为将这段记忆又带回光明之中。

    无遮之地里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慕行秋不知是第几次存想之后睁开双眼,终于赶上风如晦的清醒。说是清醒,其实只是暂时脱离拔魔洞的折磨。风如晦仍然对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她看到的是另一个世界。

    慕行秋施展幻术进入风如晦残破的泥丸宫,与她同视同感,这是记忆无法提供的经历。

    风如晦眼前所见尽是单调的灰白色,与之相比,无遮之地的岩石就显得色彩鲜明了,在这个灰白色的世界里有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形,像是女子,盘膝而坐,正在存想,人形没有开口,可是有一道清晰而严厉的命令传到风如晦的脑海中,要求她立刻开始修行。

    风如晦就是在对这个人形说话,她根本不记得之前的事情,所以说出的话全都是重复的。

    慕行秋退出风如晦的泥丸宫,终于确信那的确是芳芳的魂魄。

    难道第三个计划开始有效果,芳芳的魂魄愿意帮助慕冬儿了?慕行秋心跳加快,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弄错了,风如晦第一次见到芳芳的魂魄不知是什么时候,但是肯定在他与左流英制定计划之前。

    慕行秋再次陷入迷雾之中。

    申庚悄悄飞来,站在慕行秋身后,突然开口道:“真是奇怪,你进入存想状态居然比我还快。”

    “因为我比你更相信自己是无辜的。”慕行秋头也不回地说。

    “嘿,那是因为我给你开辟出一条现成的道路。”申庚身形一闪,到了慕行秋对面数十步的地方,“我要和你斗法。”

    “你真幸运,我现在没有揍你的愿望。”慕行秋脑海里翻来复去的还是芳芳与力量本源。

    “事情由不得你。”申庚不知哪来的自信,迈开步子冲向慕行秋,双脚在岩石上踩得砰砰直响。

    眨眼间,申庚已经到了近前,慕行秋仍不抬头,一拳击出,这一拳足以让申庚想起从前挨过的狠揍,应该能让他老实一会。

    出乎慕行秋的意料,这一拳竟然没有击中。

    在拳头击来的一瞬间,申庚的身体化成一团黑烟,烟雾散开,令拳头无物可击,反过来将慕行秋包裹住。

    慕行秋只觉得后脑勺一凉,好像有一张血盆大口正在咬下来,光凭拳脚已经无法应对了,慕行秋反应极快,全身迸射出无数闪电,将黑烟逼开,却没有伤着目标。

    明明没有还手之力的申庚,竟然能够躲开第九层幻术的进攻,又让慕行秋吃了一惊。

    黑烟状的申庚停在半空中,千变万化,忽远忽近,无论慕行秋施展什么法术,他都能躲过去,只是没机会发起反击。

    斗法持续的时间不长,两人都需要停下来存想,以维持情绪的平静。

    “慕行秋,待会咱们再战。”申庚扔下一句话,恢复人形飞走了。

    这场斗法对风如晦毫无影响,她在年轻与衰老之间来回变化,接受拔魔洞的处罚。

    慕行秋的存想是被惊醒的,申庚对他发起了偷袭,黑烟变成一张狼似的大嘴,里面的利齿长达四五尺,一口就能将慕行秋当成老鼠整个吞下去。

    慕行秋右手撑住狼嘴,左手发出一连串的法术,偷袭不成的申庚反而成为猎物,挨了三招法术就恢复了人形,又经受十多道法术,身躯四分五裂,他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不停地发出哀嚎。

    但他终归是不能被杀死的,慕行秋住手,对着迅速复原的申庚说:“你能修行了?谁在帮你,是昆沌吗?”

    申庚的实力大幅上升,虽然不是慕行秋的对手,却足以与他一战。

    “等着吧,斗法还没结束……”申庚转身向远处飞去。

    慕行秋紧随其后,他必须找出原因。

    申庚停下了,转身看了慕行秋一眼,什么也没说,立刻坐下存想。

    慕行秋多等了一会,果然不出所料,申庚在存想时有某种看不见的东西进入他体内,不是天地灵气,也不是单纯的法术。

    “昆沌,你又要玩什么把戏?”慕行秋大声问,他认得出来,进入申庚体内的是魔劫之力,它们现在只归昆沌一个人所有。

    龙魔能够召引魔劫,甚至能够利用它们暂时提升修行境界,但是她留不住这股力量,等昆沌离开拔魔洞之后,她连召引也做不到了。

    正是通过几乎用之不竭的魔劫之力,昆沌能够施展强大无比的法术,提升他周围所有人的修行速度,他向申庚体内注入的不是临时力量,而是在帮助他炼成更强大的内丹。

    慕行秋的质问没有得到回应,他只好也进入存想状态。

    慕行秋与申庚几乎同时睁开双眼,二话不说,立刻开打。申庚更从容一些,不像第一次那么保守,也不像第二次那么鲁莽,他在检查自己的力量有多强。

    这次斗法慕行秋仍占上风,申庚被迫显出人形,挨了几道闪电。“我一定能打过你。”不得不进入存想之前,申庚变得信心十足,“我看出来了,你的内丹与法术都是旁门左道,而我修行的是正统道法,不,比正统道法还要更强一些,道与魔在我这里合二为一……”

    申庚是一名纯正的魔道士,虽然从未被魔种侵袭,他却自觉自愿地产生魔念,甚至领悟了一些独特的法术,与道魔双方都有类似之处。

    慕行秋就在这时心中一动,难道这一切都是芳芳给他的提示,告诉他魂魄也能修行,所以他应该抛却身体进入无我之地吗?

    换个角度看,这更像是昆沌的诡计,他正期待着慕行秋快一点身魂分离。

    在一个连时间流逝感都没有世界里,什么是真什么是幻,连精通念心幻术的慕行秋也分不清。

    没等慕行秋进入存想,对面的申庚提前睁开双眼,神情有些木讷,“慕行秋,你还活着,很好,我是左流英。”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