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二十九章 无遮之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阳光直射,来自四面八方,甚至来自地面,低头也躲不过去其实根本没有所谓的太阳,那只是比阳光还要刺眼的强光,无所不在,刺进皮肤、切割肌肉、炙烤血液,甚至闯入三田,像一队闯入犯人家中的官兵,目光凶恶而鄙视,没有半分同情,手里紧紧握着刀枪,将犯人吓得连眼睛都不敢眨动。

    三田陷落,七情六欲却不老实,像一群恶狼在慕行秋体内逡巡,进入无遮之地的一刹那,这群恶狼疯狂地冲上来撕咬他的身体。他愤怒地挥舞手臂与群狼搏斗,过了一会蓦然发现自己的手臂就是两条恶狼,也在啃噬他的肩膀。

    慕行秋冲上天空,在无遮之地能够施法,而且是不受控制的施法,只是飞行这样一道简单的法术,他的三枚内丹也要全力运转,提供过量的法力,一点也不珍惜,就像正受到追查已无路可逃的奸商,恨不得将手中的钱财一个子儿不剩地挥霍出去。

    昆沌的幻象仍然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浓密的胡须从中间分开,像翅膀一样向两边飘动,“尽情感受这无遮之痛吧,慕行秋,你应该感到庆幸,你在这里顶多待上十年,我可是整整忍受了十三万年!”

    慕行秋突然冷静下来,在空中停止飞行,转向昆沌,吃惊地问:“你也是拔魔洞里的囚犯?”

    他现在很容易为任何事情感到惊讶,何况昆沌的话确实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昆沌神情冰冷,在无遮之地,他的七情六欲似乎也高涨起来,但这可能只是慕行秋的幻觉。

    “我是拔魔洞的主人。”昆沌用鄙夷的口吻纠正慕行秋的错误,“收集道士们的修行比较容易,最难的是承受这些力量,寻常的服日芒道士也不具有如此坚韧的体质。必须经受长时间的淬炼才能将体质提升到与力量相配。可是连三祖也不愿意做出这种牺牲,当时只有我站出来,自愿承受身魂分离之苦。三祖创造了拔魔洞,这个连他们自己都宁死不愿进入的地方,我第一个入住,没想到会在这里一待就是十几万年,也没想到它日后会成为道统的监狱。”

    慕行秋低头看去,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地面,或者说地面回到他的脚下,全是灰白色的岩石。没有尽头,热得烫脚,但他正处于进入无遮之地以后最为冷静的一个阶段,因此觉得这点灼热不值一得。

    “既然只是为了炼体,为什么还要创造无我之地?”慕行秋能够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了,干巴巴的,像是被晒干水分的蔬菜。

    “那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我在无遮之地经受不住考验,身体就会消失。我的残魂将进入无我之地躲藏,时机一到,珍奇楼会替我再造一具肉身,我能够再返无遮之地重新开始炼体。”

    昆沌愿意回答慕行秋的任何问题。因为他知道更大的风暴即将到来,慕行秋从他的话里得不到任何帮助。

    “可你没用过珍奇楼?”

    “没有,为了让我专心修炼已有的身体,三祖在无我之地设置的痛苦更多、更深。那里不是诱惑,而是不得已的选择。他们过虑了,我没有看错自己。我在无遮之地坚持下来。”

    “我也能。”慕行秋说。

    昆沌发出一阵大笑,“好一个狂妄的小子,我进入拔魔洞的时候已是服日芒七重的至高之境,三祖亲自对我施法加持。十三万年里,我有拔魔洞炼体、洗剑池无声、不熄炉无遮、瞬息台无我、珍奇楼护身、司命鼎卫魂、镇魔钟传递魔种动向、光明镜保我一线清明、祖师塔收集道士修行,慕行秋,你有什么?”

    慕行秋一无所有。

    “原来道士泥丸宫里的传承人形是用来盗取修行成果的。”慕行秋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与小蒿的泥丸宫里没有人形,因为念心科早已中断,从祖师塔里得不到真正的传承。

    “盗取?这是道士们为修行交出的费用,否则的话,道统为什么要广开门户,召收这么多的弟子?而且传承的确能增强他们的泥丸宫,好处很大。这也是道士们为自保提前积攒的财富,没有这笔财富,道统迟早会被魔族颠覆。”

    “可道统终究免不了覆灭在你的手里。”

    “因何而生,自然也会因何而亡,魔族除尽之后,道统就没有存在价值了,但道士不会就此消亡,慕行秋,你从来就没有成为真正的道士,没有过道士之心,所以你不明白什么叫做‘圆满’。我将挑选一些合格的道士,帮助他们达到圆满之境,他们有资格与我分享这个世界,数量不会太多,我想九名就很合适,正好对应九件至宝……”

    昆沌的幻象突然消失了,好像想起了要紧的事情,不得不将慕行秋扔在一边。

    慕行秋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他的七情六欲就像是异史君的三百多只魂魄,一旦主魂犹豫不决,它们就争先恐后地冒头。

    前方跑来一名道士,须发稀疏,皱纹丛生,看上去有七八十岁了,他跑动的姿势很怪,四五步一停,只要停下就像木头人似的一动不动,了无生气。

    慕行为施展幻术,很快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这名道士正处于身魂分离的晚期,两者的融合已经断裂,每跑几步魂魄就会离开身体跑到前面去,发现之后再退回体内,如是循环不已。

    这名道士不知在无遮之地滞留多久了,在慕行秋的记忆中,近几十年来被送进拔魔洞的道士里没有这个人,肯定是在更早以前。

    老道士跑到慕行秋身边,魂魄又一次跑过头,身体停顿,目光暗淡,过了一会又亮了起来,像是被灰烬覆盖的木炭,只剩最后一点可供燃烧。

    “斩妖除魔不就是杀戮吗?变强不就是为了杀人而不被杀吗?几千条凡人的贱命而已,怎么能比得上道士的一条命?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将我关进拔魔洞?我不服气!不服气!”

    这名道士显然犯下了祸害凡世的罪行。

    “这里还有念心科弟子吗?”。慕行秋没好气地问,虽然昆沌声称念心科弟子都已进入无我之地,他还是不死心,在无遮之地,怀疑最常见不过的情绪之一。

    “道士辛苦练成杀戮的法术,却被道统禁止杀戮,还有比这更可笑、更虚伪、更无耻的戒律吗?”。老道士根本听不见外人的话,嘴里大吼大叫,双手施放法术。

    两人距离极近,几乎凝成固态的火球刚一发出就到了慕行秋胸前。

    道士模样虽老,却只有吞烟境界,这点法术对慕行秋来说实在太弱,反而激起他心中早已跃跃欲试的怒火。

    慕行秋一瞪眼,势如恶犬的火球像是突然见到曾经狠狠揍过自己的恶人,转头就跑,撞在主人身上也不停止,直冲出百余步远,火球才消失。

    老道的身体仰面倒在地上,魂魄却留在原处,愣了一下,居然继续冲向慕行秋,完全是一派疯狗的打法。

    慕行秋也不留情,一招幻术发出,老道士的魂魄被扔出不知多远,得花很长时间才能找回自己的身体了。

    慕行秋心中的怒火仍未减弱,他飞到老道士身体旁边,狠狠地踩了几脚才离开。

    在拔魔洞里没有死亡,身躯即使被踩得稀巴烂,片刻之后也会恢复原样,原本这是珍奇楼为昆沌提供的护身之法,却同时成为对犯人的无尽折磨。

    “昆沌!出来!”慕行秋大叫,越发觉得刚才这一架不够过瘾,他没有感受到胜利的喜悦,反而越发怒不可遏。

    昆沌不会听从一名囚徒的召唤,慕行秋喊得嗓音沙哑也没用,他飞上天空,到处寻找其他对手,“申庚!慕行秋在此,快给我出来!”

    无遮之地没有边际,慕行秋飞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申庚,不知道是离得太远,还是申庚崩溃比较快现在已经进入无我之地。他倒是陆续遇见了另外三名道士,他们的身魂还没有完全分离,身躯反而不如老道士完整,个个形销骨立,与化妖之后的裴子函颇为相似。

    第一名道士伏地痛哭,嘴里含糊地叫嚷着什么,第二名道士旁若无人地做出种种龌龊不堪的动作,嘴里同样大叫大嚷,第三名道士在灰白色的岩石上徒手抓挠,将抠下来的每一小块碎石忙不迭地往嘴里送,生怕别人来抢,手指鲜血淋漓,他却只顾伸舌去舔,全然不知疼痛。

    慕行秋心里没有同情,只有愤怒,见一个打一个,这三人的实力都比较强,前两人是星落,最后一人是注神,但是在他面前全都不堪一击,他们即使在拼命逃跑的时候也没有摆脱情绪的控制,仍在痛哭、大叫、舔血……

    每一场胜利都让慕行秋更加愤怒,他痛恨一切,尤其痛恨自己的错误决定:自投罗网进入拔魔洞,结果在无遮之地根本找不到念心科弟子,一旦进入无我之地,他却只剩残魂,整个计划毫无意义。

    一切都在昆沌的算计之内,他逃不出去。

    慕行秋一刻不停地飞行,不知过去多久,终于看到了最为憎恨的那张面孔。

    申庚就坐在那里,竟然是在存想修行,神色平静,与整个拔魔洞格格不入。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第九百二十九章无遮之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