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二十七章 情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清音通过黑凰发出十一道相同的信息,分别前往不同方向,散落在各地的豢兽师接到之后继续传递下去,令信息遍布天下,只要殷不沉还躲在这个世界的范围之内,三五天之内,总能接到这道信息。

    可是整整十天过去,殷不沉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杨清音和小蒿一路向北飞行,她们从其他豢兽师那里得到消息,殷不沉与慕冬儿很可能躲在群妖之地。

    在鸿山孤绝的山顶,两人停留数日,与其他豢兽师在此集合。

    当初的分散既是为了躲避魔种的侵袭,也是为了搜寻更多的灵气以用于修行,如今魔种已落入祖师之手,道统随时都可能发起战争,分散的好处就没那么大了。

    最先赶到鸿山的不是杨清音和小蒿,而是飞飞,随着修行境界的提高,灭世的一跃千里越来越得心应手,跃进距离大幅增加中间需要停顿一刻钟左右,但是能够连续多次使用,所以飞飞的速度比谁都快。

    他还是那么大点儿,个子没长,身形倒是瘦了一些,巴掌大的脸上多了几分成熟,不那么容易脸红了。小蒿觉得飞飞现在的模样很有意思,一见到他就笑个不停。

    “你哪还像是蝉翼妖?哈哈,我真是迫不及待想看到你变老的样子,‘小老儿’,哈哈,到时候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个称呼。”

    飞飞天生脾气好,修行之后更是心如止水,他了解小蒿,对她的嘲笑一点也不在意,反而真的施法让自己显得苍老一些,逗得她更开心,然后说:“小蒿师姐还是一点都没变。”

    两人都跟慕行秋学过念心幻术,因此常以“师姐”、“师弟”相称。

    说起殷不沉的拒绝联系。飞飞尤其感到纳闷,殷不沉最后联系过的豢兽师就是飞飞,当时他还很想立刻找到灵王,转眼之间,却带着灵王的儿子消失不见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更多豢兽师陆续赶来汇合,带来更多的消息,殷不沉还是下落不明,皇京那边倒是有一些动向。

    昆沌的法术对人类的影响越来越广,圣符皇朝和诸侯国抛掉明争暗斗。共同组建了前所未有的庞大军队,兵分十几路屯集在边境地区,离鸿山不远就有一座绵延十余里的军营。

    按现在的速度,一到三年之后,人类就能准备好与妖族展开决战。

    皇京的符箓师正没日没夜地赶制大量符箓,在祖师的护持之下,据说这一批符箓质量极佳,龙宾会因此实力倍增。

    天下散修此时尽在皇京,分享祖师的余泽。全心提升自己的实力,虽然道统并未发出号召,散修们为了表示感恩,几乎都加入了圣符皇朝的军队。也要为今后的大战出一把力。

    有一件事对豢兽师的队伍影响颇大:道统无条件召回从前的弟子,打动了许多人,那些出于各种原因留世的道士,一听到消息就片刻不停地飞向皇京道统塔。豢兽师当中原有二十多名是道士出身,其中一半人毫不犹豫地放弃了现在的身份和陪伴多年的灵兽或异兽,用法术向杨清音打声招呼。重返道统了,另一半人来到鸿山,也是各怀心思。

    甘知泉、甘知味兄弟二人从前是鸿山道士,重回故地感慨良多。九大道统之中,鸿山以高耸闻名,巅峰之上连空气都变得稀薄,从前这里是没有雪的,现在却已覆盖上厚厚一层经年不化的冰雪,瞬息台早已不在,房舍也都坍塌。

    凭吊一番之后,弟弟甘知味与十多名吐丹道士一块来向杨清音辞别,他们也要回道统,但是要向杨清音当面说清楚,还要将自己的炼兽对象托付给其他豢兽师。

    甘知味恋恋不舍地将火麻雀交给了飞飞,“它是灵兽,可我不能带回道统……”

    他与火麻雀之间建立过灵犀,在道统里,这会极大地影响他的修行。

    火麻雀已经得知主人的决定,站在飞飞头顶,缩成一个小小的红色圆球,背对甘知味,一声不叫。

    杨清音对他们只有一句提醒:“想好了,你们的炼兽之法已有所成,一旦放弃,又是重新开始。”

    “祖师会赐给我们与现在的境界相应的内丹……”甘知味脸色微红,但还是代表大家继续道:“祖师还会去除再灭之法的后患。”

    “我不会阻止你们离开,只是希望你们还能记得豢兽师的生涯。”杨清音只能说到这里了,飞飞曾经转述过殷不沉的一些话,据说是魔魂秦先生留下来的,内容极其令人惊讶,杨清音自己尚未完全相信,自然不会用来劝说别人。

    除了杨清音和小蒿,甘知泉是唯一留下的道士,理由非常简单,“万一重回道统是错误的决定,我们兄弟二人当中得有一个人留在正确的这一边。”

    甘知泉宠爱弟弟,将看上去前景更好的选择留给了他。

    经此分裂,豢兽师当中的人类更加稀少,不到一百人,妖族占据了绝大多数,初其成员加上后收的弟子,共有两千余名,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准备参加不久就将开始的大战。

    杨清音在鸿山停留的第十三天,终于有一名后到的妖族豢兽师带来偶然得知的消息,殷不沉和慕冬儿很可能去了望山,同行的还有龙魔和散修洪福天。

    “又是龙魔。”杨清音尽量不去憎恨龙魔,因为这是慕行秋的真幻,所做的一切应该都有道理,可她总是不让慕冬儿靠近母亲,杨清音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望山曾经被重重法术环绕,连道士都难以进入,道统退隐之后,法术渐消,人类和妖族的军队曾经一路攻到望山脚下,与半魔大军展开死战。战后,妖族短暂地占据过望山,可那里的遗留的法术实在太多、太复杂,谁都清除不掉,妖族不得不退走它方。如今那里已是一片荒芜,没有已知的居住者。

    洪福天的陪同也让杨清音感到困惑不已,洪福天成立洪修会,占据断流城多年,那里的散修最早流露出入魔迹象,杨清音等人很久不与他联系,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与慕冬儿走到一块去。

    恰在此时,杨清音接到万子圣母的一封信,信中邀请豢兽师前往群妖之地东北边缘的阻风山,那里是妖军的大本营。各路妖族如今都向阻风山聚集。

    杨清音和小蒿拒绝回归道统,却不意味着她们愿为妖族效力。杨清音命令妖族豢兽师前去投奔万子圣母,人类豢兽师在甘知泉的带领下暂留鸿山,如有意外,可去阻风山,也可去野林镇,她自己和小蒿、飞飞一块去望山打探情况。

    前往望山没有现成的道路,人类与妖族当年开辟的战争之路早已湮没在积雪之下,空中的不洁之气更加浓郁。里面掺杂着各种有毒的气体,即使是修行者也要小心应对,灭世只在最初一段路程里施展跃进之术,接下来正常飞行。背上的三名豢兽师轮流维持周围的禁制,以保证安全。

    杨清音前后将近一个月的经历,在慕行秋眼前闪过,他好像就站在她身边。却帮不上一点忙,甚至说不上一个字。

    他知道这都是昆沌以三十三动法术得来的信息,经过法术的转化。以幻象的形态显示在他的眼中,这一切可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也可能是昆沌编出来的故事,更可能是两者兼而有之。

    慕行秋在无声之地已经停留了很长时间,心境越来越脆弱,情绪则越来越不受控制,幻象中的杨清音在面对种种意外时表现得宠辱不惊,慕行秋却了解她心中有多痛苦。

    甘知味等人的离去对杨清音是一次重大打击,倒不是因为遭到了背叛,而是明知昆沌有问题,道统可能是个火坑,却拿不出明确的证据劝说大家留下。

    慕冬儿是杨清音心中的另一个结,这个结已经到了必须解开的程度,只是听到一则不算明确的消息,她就义无反顾地要去望山寻子。

    至于慕行秋,杨清音从来没在任何同伴面前提起他的名字,偶尔有谁提起,她也是冷面以对,显得毫无兴趣,这是她心中根本不敢触碰的结。

    慕行秋能够充分体验到这些痛苦,即使幻象是假的,这些痛苦却是真实的。

    无声之地对这名囚犯的改造接近完成了,昆沌的幻象一直陪在慕行秋身边,有时冷眼旁观,有时说上一些话,将慕行秋的心境搅得更乱。

    “我得承认,慕冬儿他们如果真的藏在望山,的确是一个聪明的选择,那里是我的三十三动法术到达不了的少数地方之一。他们想在那里制造一个能将我击败的‘偶然’,这是你的三个计划之一,我不觉得它能实现,但我绝不会大意,很快我就能将这个可能的‘偶然’也握在手里,就像阻风山、野林镇,还有拔魔洞,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下,唯有魔魂是个例外。”

    “洪福天是怎么回事?”慕行秋也跟杨清音一样,对洪福天出现在慕冬儿身边感到奇怪,这不在他的安排之中,显然是龙魔做出的决定。

    昆沌挥下手,杨清音等人的幻象消失了,换上洪福天的形象,这不是现在的场景,而是一个月前的事情,那时候他还在三十三动法术的影响范围之内,被带走的记忆能够复原为清晰的幻象。

    魔种被俘,洪福天也已摆脱魔念,大概是幻象的原因,他看上去过于神采奕奕,与魔行秋记忆中的样子不尽相同。

    “大部分人的入魔是魔种造成的,但是也有个别魔念是自己产生的,它们不会因为魔种的衰败而消失。”洪福天在对龙魔说话,声音倒是与多年前的他完全一样,“不能让杨清音见到慕冬儿,因为她身边就有这种自觉产生的魔念。”

    慕行秋知道那名妖族豢兽师是从哪里“偶然”得到的消息了,昆沌一手制造了这次偶然,要将魔念送到慕冬儿身边。

    魔念是魔种最相似的替代物,多年来在魔种中间耳濡目染,慕冬儿大概是最容易受到魔念影响的人。

    慕行秋的情绪终于达到崩溃的边缘,可以进入无遮之地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第九百二十七章情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