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二十六章 无声之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眼前灰蒙蒙一片,好像在下着毛毛细雨,四周绝对寂静,没有半点声音,比最深度的存想还要纯粹。

    慕行秋曾经以游客的身份来过一次,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拔魔洞第一区无声之地,他没有往前行走,因为后面的两大区域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分别是无遮之地和无我之地。

    残杀同道、勾结妖魔、祸害凡世,是被关进拔魔洞的三大罪状,慕行秋被指控犯下的是第二种罪。

    上一次来参观的时候,慕行秋还是庞山道统的吸气三重弟子,在拔魔洞幻象里走马观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只是觉得被关进这里肯定非常痛苦,绝未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主动要求进来。

    在原地不知站了多久,慕行秋渐渐明白“无声之地令人自怜”的真实含义,这里不只是“无声”那么简单,在一片寂静当中,思维变得极度活跃,千头万绪纷至沓来,每一个念头都与“我”有关:我为什么会沦落至此?我要在这里待多久?我还有可能活着出去吗?外面有人怀念我、想要救我吗?我曾经对不起谁,谁又曾经对不起我?

    拔魔洞是专为道士准备的监狱,与其修行准则完全背道而驰,道士讲究绝情弃欲,无声之地就是要将情与欲重新塞回道士体内,并且加以放大,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道士在修行的过程中放弃的种种人之常情,这时都会反过来吞噬主人的心,尽情地发起报复。

    慕行秋脑子里疑虑丛生,但他没有崩溃。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形成过真正的道士之心,七情六欲一直存在,现在只是变得更强烈一些。

    “像你这样的道士很少见。”

    一个声音居然在无声之地响起,慕行秋扭过头,看到祖师昆沌就站在他身边。

    “我送你一程。”昆沌说。却没有迈动脚步,拔魔洞里的“一程”是指时间,而不是距离,“修行没有回头路,一步走错,轻则修行停顿。重则身殒道消,而七情六欲是最大的错误之源。”

    昆沌转身看着慕行秋,一捧大胡子无风自动,慕行秋由此明白,昆沌并没有真正进入拔魔洞。站在他身边的只是一个栩栩如生的幻象。

    “你是一名充满‘错误’的道士,这些错误迄今为止没有对你造成严重伤害,唯一的原因是你的寿命太短,几十年倏忽即逝,许多错误还在酝酿之中。”

    慕行秋想笑,想要开口,可他发不出任何声音,嘴巴只是一张一闭。话语全在脑子里盘旋,“这么说来,我被关进拔魔洞是一件幸运的事了?”

    昆沌“听”到了慕行秋脑海中的话。摇摇头,“无声之地对你影响不大,因为它想塞给你的七情六欲,你自己都有了,对你来说,真正的考验从下一步开始。”

    “无遮之地令人曝晒。”慕行秋听不到自己发出的声音。但他的嘴巴仍然做出说话的动作,要不然他会觉得更怪异。

    “道士在无声之地恢复七情六欲。进入无遮之地你将体验它们所对应的种种痛苦:你在意的人死在你面前,你喜欢的东西可望而不可即。你犯过的错一遍遍重演。”

    “谢谢你的提醒,我喜欢幻象,所以我想我也会喜欢无遮之地。”

    昆沌露出微笑,没有万众瞩目,他显得更随和、更真实一些,“如果不能让你信以为真,拔魔洞岂非虚有其名?许多囚徒在无遮之地滞留多年,没准你会遇到真正的熟人。”

    “申庚。”慕行秋早就想到了他。

    “无遮之地也是最后的有形之地,在那里你们还拥有身躯,但会越来越弱,等到它彻底消失,魂魄就会进入无我之地,只剩残魂缺魄,在那里,痛苦不需要任何理由。”

    慕行秋忍不住想击出一拳试试看,哪怕只是让幻象闪烁一下也值得,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因为这正是无声之地激起的七情之欲的一部分。

    昆沌笑了一声,“你领略七情六欲的强大了吧?当它们被挑起的时候,虚假与真实没有区别,你会对幻象满怀恨意,挥拳击打,也会对幻象满怀爱恋,痛不欲生。”

    慕行秋迈向前走去,不在乎自己会走向哪里。

    昆沌的幻象与他步调一致,“对我来说,你的价值全在无遮之地,在那里你的形体将会慢慢消失,我要分离出你的一点魂魄,只需一点,用它们寻找魔魂的轮回之躯。顶多十二年,魔魂只要开始觉醒,我就能找到他,然后一切就都结束了。”

    慕行秋的七情六欲还不够强烈,因此走不出无声之地,他止住脚步,无声地说:“既然你非要送我一程,能不能解答一下我心中的疑惑呢?”

    此时的慕行秋在昆沌眼里没有任何秘密,念头一起,对方就已知晓详情,“我为什么要灭绝众生?说起来话长,好在你和我都不缺时间。”

    昆沌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思考从何说起,然后他向慕行秋抛出一个问题:“如果让你在芸芸众生当中选择一名念心幻术的继承者,你会怎么做?”

    慕行秋也想了一会,“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广收门徒,择优选拔,道统是这么做的。”

    昆沌大笑,胡子颤动不已,像是切切偷笑的小跟班。

    慕行秋感受到一瞬间的恼羞成怒,无声之地的影响越来越强,但他还能控制得住。

    “你对道统简直无知到可笑的程度。”昆沌一挥手,在他和慕行秋的胸部周围出现一大片黑压压的小人儿,每个只有四五寸高,飘浮在半空中眨眼、皱眉、打哈欠。

    昆沌再一挥手,极少一部分小人儿升得更高一些,“这就是道统,选中的弟子不到众生的万分之一。无论道统的检查手段多么广泛,总有许多身怀道根的凡人终其一生也没有被发现,他们可能是好种子,却被浪费在庸庸碌碌的凡世。”

    慕行秋无法否认这一说法,他自己就是鲜明的例子。如果拥有魔魂的秦先生和身具神魂的芳芳没住在野林镇,他和一群伙伴们大概永远也不会产生道根,即使产生也很难被发现,野林镇太偏僻了,不会受到道统的关注。

    昆沌第三次挥手,位置稍低一些的大多数小人儿被分为两伙。一伙在靠近慕行秋,一伙靠近他自己,两伙小人儿开始争吵,然后互相冲锋,展开了激烈的厮杀。明知这是一副极简单的幻象,慕行秋还是看得热血沸腾,好像自己就在战场上。

    “即使你搜集到了全部的道根弟子,又该如何分辨谁更优秀呢?有些人前期修行的时候突飞猛进,到了更高境界却踟蹰不前,有些人历经千辛万苦达到了服日芒境界,却说不清原因,无法将经验传给后来者。这样的道士,你愿意选他做继承者吗?所以你需要一场竞争,竞争能让真正的优秀弟子显露出来。”

    “战争。”慕行秋说。

    “战争是个好东西。它会遭成不少损失,但是也能让最优秀者脱颖而出,关键是掌握平衡,所以妖族不能斩尽杀绝,魔族的威胁也得时时悬在头顶。而且不能让战争捆缚道统的手脚,所以这必须是人类与妖族的战争。对道士来说它是试练场,进得去也要出得来。服日芒道士最多的时期也是人类与妖族的战争最激烈的时候。不过一旦达到服月芒境界,道士们就会慢慢明白战争的必要性。等到服日芒境界,他们会自动退出战争,将试练场让给后来者。”

    “我和左流英都达到了服月芒境界,但是我们没有这种感觉。”

    “那是因为你们脱离了九大至宝的监管,这件事以后我会解释,现在我想说的是,众生之中充满了偶然,你不知道谁会产生道根,也不知道谁会成为最强的道士。所以最好的选拔方法是根本不选,让强者自己露出头来。”

    “顺其自然。”慕行秋终于明白这四个字的真实含义。

    “魔族的衰落就在于他们选择的范围太小,不给大多数魔裔发挥的余地,所以我们只好用推翻他们的方式证明自己的能力。”昆沌五指一抓,众生幻象消失了。

    慕行秋眉头微皱,随后又展开了,“你已取得不死之身,所以不需要选拔继承者,因此也不需要战争与众生……”

    “没错,道统精心安排的世界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帮助,反而是个威胁。偶然,慕行秋,只要时间足够长久、数量足够众多,偶然总会产生,魔族因它而灭亡,道统因它而生生不息,对于不死者来说,偶然却是唯一的敌人,我必须将它消灭在萌芽之中。我可以等十年、一百年,但不会永远等下去。”

    “力量改变初心,昆沌,当你一开始制定计划的时候,肯定没想过要灭绝众生吧。”

    “当然,那时候我的计划很简单,积聚力量,一劳永逸地消灭早晚会重新融合的魔魂与魔种。三祖就是这么被我说服的,他们相信我,因为我也相信我自己。”

    昆沌的幻象盯着慕行秋,“你就是众生中的一个偶然,可你已经被我捏在手里,所以我愿意小小地冒一次险。对了,你的计划是找到念心科传人的魂魄,学成念心幻术之后从里面打破拔魔洞你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吧?”

    “无遮之地已经没有念心科传人,她们的残魂都在无我之地……”

    进入无我之地的都是残缺不全的魂魄,拔魔洞一破立刻魂飞魄散,慕行秋即使学成念心幻术第十一层,也没有用了。

    没有道士事先了解这一点,左流英也不知道。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