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二十五章 远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在空中飞行的杨清音突然停下,望着极远方的皇京,“斗法已经结束了。”说罢,心中感到一阵疼痛,由此越发确信斗法真的结束了。

    一行共有十二人,除了杨清音、小蒿、沈昊和庞山宗师杨延年,还有八名各山道士,他们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杨延年也向数百里以外的皇京望去,只见光芒万道,好像那里的全体道士在同时施法,这不是进攻或防守,而是一种炫耀与展示。

    “的确结束了。”杨延年轻叹一声,然后转向杨清音和小蒿,“你们两个不要再去皇京了。”

    两人还未回答,另一名道士吃惊地说:“祖师有令,要将杨清音带回道统,杨宗师……”

    “祖师的命令是有理由的,如今理由已不存在,又何必拘泥于一道命令?”杨延年声音稍显严厉,其他道士都不敢吱声了。

    “祖师的理由不在,我的还在。”杨清音的眼睛里隐隐在冒火。

    杨延年与杨清音同属庞山杨氏,却算不上近亲,起码在此时,他眼里没有半点亲情,等了一小会,他竖起一根手指,说:“感受一下。”

    昆沌在皇京发出的法术传来了,像一阵微风,速度却快得惊人,杨清音感受到了,此前她离皇京比较远,能够避开远道而来的法术,这一次她终于体验到昆沌强大力量的锋芒。

    身体感受到的是微风,脑海中刮起的却是狂风,杂乱无章的记忆都被吹得腾空而起,露出下方简单纯粹、整齐划一的基本记忆。让杨清音惊恐的是,她并想不反抗,甚至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就像积尘已久的房间需要来一次彻底的大扫除。

    一只小乌龟在眼前摇头晃脑,杨清音猛然清醒过来。立刻施法止息脑中的狂风,那些记忆在别人看来可能是垃圾,对她来说却都是珍宝。

    “谢谢。”

    小蒿收回幽寥,笑呵呵地说:“新祖师可真调皮啊,漫无目的地施放这么强大的法术,像个贪玩的小孩子。”

    数名道士对小蒿怒目而视。他们一直在外面执行任务,还没有回过道统塔,可是对祖师的敬仰一点不比其他弟子少,因此很不喜欢小蒿的调侃。

    昆沌的法术如同海潮,最前排的浪峰过去。后继的海水就没有那么狂暴了,杨延年扫了小蒿一眼,仍然对杨清音说:“庞山总是愿意给你选择,现在也是一样。你可以跟我回道统,恢复道士的身份,享受祖师带来的种种好处。你也可以继续炼兽之法,离道统越远越好,但我什么也不能向你保证。如果有一天你成为道统和祖师的敌人,我,以及庞山的任何人。都不会对你手下留情,明白吗?”

    杨清音明白其中的道理,更明白宗师为何话中有话、暗藏忧虑,他是道士,对任何能够影响自己想法的外来力量,都存有深深的忌惮。即使这股力量来自于祖师,只是这些话不能当着其他道士的面明说。

    “宗师……跟我们一块走吧。”杨清音说。

    杨延年冷笑一声。他已经检测过杨清音的实力,老实说是有些惊喜的。但是她再怎么强也是旁门左道,而他是服月芒境界的庞山宗师,“庞山在哪,我就得在哪。”

    杨清音一时嘴快,也知道宗师不可能跟着自己走,微微撇下嘴,目光转向一直没开口的沈昊,却不想对他发出邀请。

    “慕行秋会受到怎样的处置?”杨清音问。

    “没有意外的话,他会被关进拔魔洞,祖师就是祖师,也得遵守道统的戒律。”

    “慕行秋在里面能坚持多久?”

    “不好说,这要看祖师如何使用拔魔洞,也要看慕行秋本人如何抵抗,少则三天,多则百年。”杨延年顿了顿,“如果进洞的是我,我宁愿只坚持三天。”

    杨清音没再说什么,与小蒿调转方向离去,在两人身后,跳蚤与黑凰的身影略一闪现,很快又消失了。

    八名道士对庞山宗师的做法感到迷惑不解,互相瞧了一眼,向杨延年和沈昊点下头,匆匆先行飞往皇京,要向新祖师尽快报告此事。

    杨延年看着道士们远去,对留下来的沈昊说:“你明白我的用意吧?”

    “道统需要敌人,只有妖族不行,他们不够强大。”沈昊正慢慢学习高等道士的思维方式,境界升得过快,他在这方面欠缺颇多。

    “斩妖除魔,这四个字就是道统存在的理由,我担心这也是道统消亡的理由。祖师想必已经拿到魔种,只剩魔魂流落在轮回之中,掀不起大浪,妖族衰落已久,更是挡不住人类的围剿。妖魔一旦除尽……”

    杨延年从来没料到自己有一天会怀疑道统祖师,当年的方寻墨带着望山提前消失,整个道统人心惶惶,他们这些宗师以及其他注神道士仍能保持镇定,坚信祖师必有安排,事实证明也是如此,现在,他对新祖师却没有这种信念。

    “道火不熄。”沈昊说,对未来看得越来越清晰了,“它不属于某个人,道士皆为柴木,需要薪火相传,不能停驻任何人体内。”

    杨延年嗯了一声,带头向皇京飞去,心里倒没有沈昊想得的那么宏大,只有一个念头:必须拿回当时轻易交出的祖师塔,这一次,他死也不会放手。

    杨清音和小蒿没有明确的去处,只想离祖师更远一些。

    “你不怕昆沌的法术?”杨清音问,应该只有高等道士才能挡住祖师的影响,她的内丹境界已达注神,与黑凰配合甚至能取得服月芒的实力,尚且感到一阵迷茫,小蒿却表现得比杨延年还要轻松。

    “嘻嘻,可能是我脑子里东西太少。祖师的法术不感兴趣吧。”小蒿话锋一转,“老娘,你看上去不太担心慕行秋的生死啊。”

    “担心有什么用?”杨清音的神情显出几分坚毅,“他不是傻瓜,敢去挑战祖师。自然有他的主意,他没找过咱们,就说明暂时不需要咱们的帮助。我担心的不是他,而是咱们自己。”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等咱们找到合适的落脚点,立刻召集全体豢兽师。如今分散已经没有用了,大家得齐心协力,昆沌再强……咱们也不能坐以待毙。”

    “好啊好啊,好久没见到飞飞和老撞他们了,我还有点想念呢。可是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你有什么新主意?”

    “左流英啊,他不是跟慕行秋一块去皇京挑战昆沌的吗?他在哪?是跟慕行秋一块进拔魔洞了,还是怎么着了,咱们总得弄清楚吧。”

    “嗯……那也不要去皇京,那边的确切消息很快就会传出来,等等再说。”

    “真讨厌等来等去……”

    空中突然飘下来一根黑色的羽毛,杨清音和小蒿立刻施展法术向四周探测,这是黑凰发出的警示。表明附近有隐藏的法术。

    “别动手,我就是你们正在等的‘信使’。”百步之外出现一个紫衣老者,笑容满面地看着两人。

    “你是谁?”杨清音问道。

    “异史君啊。我不怪你,咱们当初见面的时候我用的是乌鸦状态,想起来没有?呱呱……”

    “异史君,你从皇京来的?慕行秋……”

    “还有左流英……”小蒿抢着说。

    “一言难尽,这里离昆沌还是太近,跟我走。”

    异史君前方带路。双方还没有完全互信,因此谁也没有施展瞬移。只是快速飞行,直到离皇京千里有余才停下。这时天已经快要黑了。

    异史君停在一座荒山上,“两位想必听说过,我与慕行秋、左流英算是患难之交,一块在止步邦里受过苦。慕行秋跑得快,有点不够意思,但他毕竟又回去了,还打破了止步邦,算是功过相抵,我原谅他了……”

    “我们想知道皇京的事情。”杨清音说。

    “哦,皇京,简单,左流英与昆沌斗法三天三夜,吐了几口血,如今躲在什么地方养伤呢,慕行秋自投罗网,跟昆沌大战……一刻钟,被关进了拔魔洞。”

    “没死就好。”小蒿笑着举起手中的小乌龟,好像这都是它的功劳。

    “慕行秋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谁来打破拔魔洞?左流英还是龙魔?”杨清音憋了一肚子的疑惑。

    “呵呵,我跟慕行秋也没有那么熟,你想知道详细,问你的宝贝儿子吧。”

    “冬儿……”杨清音神情微变。

    “慕行秋肯定将后面的计划都交待给他了,还有……呵呵……我的一点东西也在你儿子身上。”

    “冬儿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但我听说一个叫殷不沉的豢兽师跟他在一起,你们找到殷不沉,就能找到慕冬儿。”异史君两眼发亮。

    豢兽另有联系的法术,外人所知甚少,杨清音与小蒿互视一眼,“殷不沉?他为什么没通知咱们?”

    “你们去找吧,带他们来野林镇,那里可能是天下唯一安全的地方。”异史君热情地发出邀请。

    “野林镇?那不是慕行秋的老家吗?”杨清音说。

    “对对,就是他的老家,算是你的婆家,没准能遇见熟人呢。”异史君笑道。

    “为什么要去那里?你有本事挡住昆沌的法术?”

    “呵呵,有本事的不是我,是一群新人类,他们从止步邦而来,有可能继承了一点神奇的力量,昆沌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很长一短时间内不会攻打野林镇,因为他必须弄清真相。”

    异史君不告而别,大笑着飞走,他知道,杨清音一定会将慕冬儿带到野林镇。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