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二十三章 盛开的法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readx;

    昆沌的法术严格遵从道统风格,只是更加纯粹与极致。

    境界再高的道士,其法术通常也有迹可寻,可能是一闪而过的光影、拂动发丝的微风、来不及深吸就从鼻中溜走的气味,只要足够认真,就算是凡人也能察觉到一点异常。

    可是没有凡人能做到时刻注意这些细节。

    对修行者来说,道统法术的迹象更明显一些,就算打不过,也有机会躲过去。

    昆沌的法术却真正做到了无迹可寻,成千上万名散修与符箓师飘浮在空中,在一声震动之后期待着祖师发招,可无论他们的修行有多深、五官准备得有多充分、或明或暗召出的法器有多少,都对祖师发出的第一招毫无察觉。

    慕行秋的耳目这时也都没用了,与散修和符箓师相比,他只是多了一点感觉,就像是野兽的某种本能,能在危险还很远的时候就竖起耳朵,魔种放大了这种感觉,让它更清晰、更准确一些。

    异史君在空中点燃熏香的一刹那,慕行秋感觉到了危险,与其说是他手持藤条拔地而起,不如说是魔种带着他冲上天空,它们的判断更直接一些,不敢硬接,必须避敌锋芒。

    昆沌的法术不是想躲就能躲过去的,他怒意正常,每一招都志在必得。

    慕行秋刚刚所站立的地方瞬间出现一座深坑,没有声响与震动,好像它早就存在,只是选择在这个时候突然显现。慕行秋此刻已升到数百丈的空中,却仍然没有躲过法术的余波。

    一道绿光从藤条里飞出来,在慕行秋身前不足五尺的地方引发了一场盛大的开放,这时的场景只能说是“盛开”而不是“爆炸”:至少十五种颜色的光芒无中生有,仿佛一朵奇异的巨花瞬间绽放,花瓣从慕行秋身边掠过,倾斜着向四面八方伸展,长到十丈以后,光芒变成了类似于冰或水晶的凝固物。又长二十丈,变成了五颜六色的烟雾,迅速混杂在一起,烟雾里充斥着金木水火土各类五行法术。像是一条条在泥潭里打滚的泥鳅,伴随着各种刺耳的噪音。

    皇京的凡人看不到百里之外的场景,飘在空中的修行者惊讶之余负责解说,谁也没料到祖师的法术会如此突然,最终结果又是如此绚烂。

    “慕行秋被击中了!祖师的法术……无与伦比。将慕行秋一口吞下!”

    “一招,就一招!祖师一招毙敌,慕行秋灰飞烟灭!”

    散修比道士还要激动,好像祖师属于他们。

    离慕行秋更近的观战者却很快以法术传来更真实的信息,令过早宣布结果的散修和符箓师讪讪地退后,半天没再敢发声。

    “慕行秋没死!”

    “祖师的法术不露痕迹,慕行秋反其道而行之,将法术都给释放出来啦。”

    各种消息陆续传来,这种时候最爱唠叨的异史君却没有开口,他尽职地当一名见证者。反而是一大批修行者离开皇京上空,朝慕行秋飞去,想要看个究竟。

    这就是慕行秋的应对方法,他根本不可能硬接昆沌的法术,干脆将法术拆得七零八落,让它由内敛变成开放,而且是无序的随意开放。

    这个方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非常难,五行法术相生相克,互相配合才能达成内敛的效果。要将一道法术拆散,让它显示为成百上千道小法术,必须对它了若指掌,知道哪里是关键。就像是巧妙缠绕在一起的线团,只有一个线头能将线团毫阻碍的拉开,其它线头只会越拽越紧。

    慕行秋还没有这个眼光,他依靠的是魔种。

    过去三天里,魔种一直在缓慢地分裂,如今已有一千余只。都被封印在藤条里,离十万之数还差着很远,但这是慕行秋能控制的极限,再多一点,就是魔种反过来控制他了。

    慕行秋不停地遭到魔种的进攻,魔念一遍遍地侵入脑海,一遍遍地被驱逐,在这个过程中,慕行秋与魔种彼此间的了解越来越深入,最终达成妥协,在这场斗法中联手,为的是保护重归轮回的魔魂。

    即使这样,慕行秋也没让魔种分裂得太多,随着力量的增强,它们随时都可能改变态度。

    慕行秋充当的是临时魔魂,操控魔种的力量,命令它们冲锋陷战。

    昆沌施展的是道统法术,但不是现在的法术,而是十万多年前的古老技艺,那时候道统的法门还没有现在这么丰富,有一些已经失传,有一些变得面目全非。当今世上,已经没有人能完全认出这些古老的法术,就算是最了解道统历史的道士,也只会觉得这些法术眼熟而已。

    只有魔种还记得这些法术。

    由于与魔魂分离,魔种的记忆缺失颇多,但是那些曾经深深伤害过魔族的法术早已变成烙印,魔种能够本能地做出反应,反倒是后世产生的其它法术,令魔种无从拆解。

    昆沌的法术被拆散了,藤条付出的代价是牺牲了一只分裂出来的魔种,这是魔族在危急时刻最常用的战术手段之一:牺牲一个保护整体。

    高空中绚丽的巨大的花朵持续了一小会,不等它完全消失,慕行秋已经从缝隙中冲出去,全身被一团赤红的火焰包裹,当他在数里之外停下时火焰才熄灭。被拆解的法术大部分向外延伸,有几道小法术却随机撞上了目标,光是应对这不到百分之一的法术,就耗去慕行秋一多半的法力。

    他与昆沌的实力差距实在太悬殊了。

    慕行秋的飞行速度极快,但不敢使用瞬移,那是逃亡或者赶急路的法术,在斗法过程中使用此招非常危险,他只能尽自己所能加快速度。

    昆沌经历了短时间的错愕,慕行秋的拆解之法肯定让他想起了当年的道魔大战,紧接着,他的法术也加快了,每一招都是无声无息,只有被魔种藤条拆解时才会显露出万众瞩目的奇伟景象。

    高中的巨型熏香燃烧尚不到三成,慕行秋已飞出五十里以外,他没有跑远,而是冲向了皇京,那些原本离他最近的观战者,只见一道朦胧的影子掠过,身后留下一片又一片盛开的法术,无不目瞪口呆,根本没人敢于追上去查看。

    昆沌的法术大部分都在显现的过程中消耗掉了,还有一些坚强地生存,四处乱飞,好在都有着肉眼能够看到的清晰外形,修行者们可以躲开,心中还是为此惊恐不安,这是祖师的法术余波,眼力再差的人也知道它们的厉害,触者立毙,也只有慕行秋能够硬接一两道。

    那些从城内飞出来的修行者都改了主意,尽量飞高、飞远,谁也不知道斗法的场地会有多大,万一陷进去,再想出来就几乎不可能了。

    慕行秋的飞行轨迹随时都在变化,忽高忽低、忽左忽右,尽可能避开昆沌法术的锋芒,减轻魔种藤条的压力,饶是如此,魔种的损失也越来越多,初时牺牲一只魔种就能拆解一招,半柱香之后,得派出至少十只魔种才能勉强完成任务。

    魔种永存,最后总有一只活下来,但是再也不能拆解昆沌的法术了。

    熏香烧掉近七成,慕行来飞临皇京上空,他的这一战术出乎许多人的意料,既然没有划定战场范围,谁都以为跑得越远越安全,可慕行秋知道,这一招对昆沌无效。他在百里之外接招,是为了检验魔种的拆解之法是否好用,一旦可行,他还是要像从前一样逼近敌人作战。

    随着慕行秋的临近,昆沌的法术变得越发频繁,封住了所有前进的道路,慕行秋只能围绕城墙飞行。

    巨大的法术就在数百丈的空中盛开,从地面看上去如在眼前,本来只是想看热闹的观众,这时感受到的却是大难临头,街上的人纷纷往附近的房屋里奔跑,或者紧紧抱住身边的大树,以为这样一来就能幸免于难。至于聚集在空中的修行者,早已一降再降,与地面上的凡人混在一起了。

    在更强大的力量面前,修行者与普通人的差异已经无关紧要。

    慕行秋在寻找一个机会,藤条里的魔种已经无剩无几,他要在最后一点时间里冲进道统塔,即使一败涂地,也要与敌人真正的面对面一次。

    道统塔就在数里之外,以慕行秋现在的速度,眨眼即至,可昆沌的法术如铜墙铁壁一般挡在前方,令他寸步难进。

    空中的熏香燃掉八成,多半座皇京被盛开的法术所笼罩,几道小法术失控,飞到了地面上,击跨了两段城墙和四座楼阁,守城的符箓师与修士直到法术完全失效之后才敢去灭火。

    皇京陷入彻底的惶恐之中,这不是众人期待中的一边倒斗法,神灵一般的道统祖师竟然与一名凡人斗得旗鼓相当,众人心中生出的不只是失望,还有更多的疑惑与恐惧。

    慕行秋至少达成了一个目的,在他与左流英的努力下,昆沌所营造出来的完美气氛也被拆解了。

    千余只魔种只剩寥寥几只,无力再斗,而熏香还没有燃尽,慕行秋只有一个选择:在世上最险恶的法术环境中施展瞬移。

    胜负在此一举。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