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一十九章 珍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躺在草地上,头枕双手,嘴里轻轻嚼着一截草棍,仰望天空。时值初秋,天高气爽,身下的野草柔软而坚韧,像一坛传说中的乡村自酿老酒,入口粗洌,余味香醇,太过娇弱的人享受不了这种乐趣。

    魔种化成的藤条就放在他身边,它的力量在慢慢恢复,偶尔会像蛇一样突然昂起半截,然后重重地抽在草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慕行秋也不理它,只是盯着天空变幻莫测的流云,脑子里其实空空一片,什么也没想。

    他甚至没在周围施放法术禁制,女道士因此能够轻易地接近,站在山坡上方,盯着他看了好一会,“你知道自己是天下最大的笑柄吗?”

    慕行秋站起来,吐掉嘴里的草棍,打量十几步以外的年轻女道士,过了一会才隐约认出她的身份,“张香儿,张灵生的女儿?”

    张香儿敷衍地嗯了一声,她身上没有多少父亲的影子,倒是还留有不少小时候的样子,慕行秋脑海中立刻出现两个孩子的身影,他们在沈休明的花圃里跑来跑去,一路跟踪慕行秋,却又很少靠近,“沈存异呢?”

    张香儿微微皱下眉,好像不太高兴听到这个名字,“应该在塔里修行吧,我不知道。”

    修行会改变许多,儿时的伙伴如果不能并肩前进,很容易生出隔阂,慕行秋问了不该问的事情,笑了笑,“这么说天下人都知道我向昆沌挑战的事情了?”

    “祖师。”张香儿认真地纠正,“你让左流英前去皇京宣战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这一点了吧?”

    “我没让任何人去宣战,他是自愿的,想抢在我前面体验一下昆沌祖师到底有多厉害。”慕行秋也纠正道。并在称呼上做出小小的妥协。

    张香儿略微寻思了一下,接受了“昆沌祖师”的叫法,“我以为你会躲起来,直到三天之后再突然出现在皇京,就像左流英那样。”

    “我不想躲躲藏藏,那会影响斗法之前的心情。”慕行秋伸了一个懒腰,张香儿手指微动,待到发现慕行秋并无任何攻击意图,慢慢将手掌缩回袖子里。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左流英的记忆。你们在五里之外分手,他去皇京,你……在这里休息,我以为不会找到你。我不明白,此地离皇京只有不到百里,你又没有别的事情,为何要选三天之后斗法,故弄玄虚吗?”

    “左流英的记忆里没有答案吗?”

    张香儿语塞,过了一会她说:“拿到他全部记忆的是祖师,不是我。”

    “全部记忆?昆沌祖师若是真的拿到全部记忆。他就不会同意三天之后的斗法,而是直接杀过来夺取魔种。”

    或许是受到“魔种”两字的刺激,草地上的藤条突然弹跳起来。慕行秋一把抓住,藤条挣扎了一会,逐渐稳定。

    “昆沌祖师认为我们隐藏着不利于他的秘密,他要挖出这个秘密,所以才会同意三天之后的斗法,至于为什么非得是三天,我在等它恢复元气,时间太短。魔种力量不足,超过三天,我就控制不住它了。”

    “嘿,谁能想到毕生与魔族斗争的慕行秋和左流英,竟然要借助魔种与道统祖师斗法。”张香儿冷笑一声,突然跃上天空,“我走了。”

    “等等,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我就是想看看自己从前的监护人。是怎么变成天下人眼中笑柄的。”张香儿的冷傲不像道门子弟隐藏得那么深,清晰地显露出来,表明她还没有纯正的道士之心。

    “我现在也是你的监护人,我对你父亲承诺过,只要我活着就会照顾你。如果有谁欺负你,请告诉我。对了。你的生日是八月初九,刚刚过完。”

    张香儿重新落到地面,神情越显冰冷,“从现在起,我解除你的承诺,你用不着再‘照顾’我了,没人欺负我,我是道士,不过生日。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好吧,我告诉你实话,我来了结一桩道劫:从小就有人不断地跟我说我有一位了不起的监护人,说你如何厉害、如何伟大,多少年来,我日思夜想,甚至为你亲手制作了一件又一件的礼物,可你从不出现。不,出现过一次,在休明叔叔的花圃里,匆匆来、匆匆去,你去看的根本不是我,我只是凑巧在那里而已。这件事像小石子一样硌在我心里,阻止我形成道士之心,影响我的修行。往事不逝,逐日增生,书上说这叫‘珍珠劫’,我今天就是要打破这颗多余的珍珠。”

    蚌类不停分泌液体包裹那些混进体内的沙砾,造出一颗颗珍珠,结果虽然美丽,对于制造者来说却无意义,它的感受绝不会有半点舒服。

    “祝你成功,但这与我对你父亲的承诺无关。”慕行秋笑了笑,脑海中清晰地浮现张灵生死前托孤的场景。

    张香儿心中有一道珍珠劫,慕行秋心中却有一连串的珍珠,是不是劫他不知道,但他一颗也不想丢掉。

    张香儿再次升空,“不重要了,祖师会帮我斩断此劫,三天之后,一切就都结束了,你会被关进拔魔洞,我再也不用……”

    “拔魔洞?那里就是我的归宿吗?”

    “祖师不杀人,连妖族都不会亲手杀死,所以你战败之后会被送进拔魔洞。”张香儿顿了顿,“你盗走魔种,又以魔种为武器与祖师斗法,进拔魔洞……是你应得的下场。”

    “是啊,道统都这么认为吧?”

    “当然。”张香儿开始觉得古怪了,向百里之外的皇京飞去,远远地又送来一句话,“你若肯改过,祖师会原谅你,他对所有道士出身的人都很宽容……”

    张香儿消失了。

    慕行秋重新躺在草地上,随手又折了一截草棍放在嘴里。低声嘀咕道:“照顾人还真是麻烦,张灵生,你果然懂得怎么报复我……仔细想想,我好像真不是一个合格的监护人。”

    慕行秋自言自语,他给张香儿留下过不少修行用的丹药与材料,但他的确从来没去特意看过她,听说她在西介国公主和沈休明那里得到充分的宠爱,他一直觉得自己没必要出现。

    “还好,她是道士。自己能迈过这道坎儿。”慕行秋真希望就这么一直躺着,永远都不用起来,不用操心任何事情。

    可事情自己会找上门来,张香儿走后没多久,龙魔就从空中飘然而降,在慕行秋身边抱膝而坐,她的肤色还有些发蓝,但是身体基本复原了,脸上的笑容若隐若现,好像在回忆什么好玩的场景。

    “小姑娘断不了珍珠劫。”龙魔说。

    “昆沌会帮她。”

    “过后小姑娘会后悔的。”

    慕行秋无所谓地嗯了一声。他现在正处于极度放松的状态,不关心任何事,甚至不关心三天后的斗法。“你不感到厌倦吗?”

    “厌倦什么?”

    “目标一次又一次地接近,然后一次又一次地远去,你总是打不破拔魔洞,而我的面前总是有新的对手,没完没了,永无止境,你不感到厌倦吗?”

    龙魔想了一会,“不厌倦。我觉得很有趣,试想一下,如果我很早就打破了拔魔洞,放出一堆一见阳光就化成灰的魂魄,那我现在大概就会变得浑浑噩噩,不知道该做什么了。你知道吗?刚得到魔劫的时候我还有点遗憾哩,担心这回终于能够成功,然后我就真的没有追求了。”

    慕行秋扔掉嘴里的草棍。坐了起来,“没错,我为什么要厌倦呢?敌人并非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他们一直就在那里,可是当我太弱的时候。我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他们也瞧不上我。所以一切并非重复不变。我有所得,一直都有所得。”

    龙魔笑了,“你能挨过这三天吧,魔种对你的影响可是越来越明显了。”

    “非如此不足以操控魔种。”慕行秋坚定地说,他刚刚将一丝魔念驱逐出脑海,又恢复了从前的斗志。

    “你不用非得这么辛苦的。”龙魔温柔地说,就像同情自己的遭遇。

    “机会不能浪费,如果不用进拔魔洞就能击败昆沌,岂不是更好?这一战我要全力以赴。”

    “一心本用、无心之用,除了念心科传人,真的没人能向你解释它们的含义了吗?”

    慕行秋摇摇头,“只有她们。”

    “她们只是一些腐朽的魂魄,是不是记得这些事情很难说,就算记得也可能毫无用处,毕竟念心幻术第十层、第十一层从来没有修成过。”

    “所以这只是机会,而非必胜之道,所以我才要全力以赴准备三天后的一战,争取不用进拔魔洞。”

    慕行秋转向龙魔,严肃地看着那张与芳芳如此相似又如此不同的面孔,“答应我,好好照顾慕冬儿,还有……”

    龙魔笑了一下,“啊,你也给我留了一个‘大麻烦’,还好,我喜欢多管闲事,只是杨清音真的会恨死我了,他们母子分离这么年,都跟我有关。”

    “她的心胸很坦荡,最后会理解你。”慕行秋也笑了笑,“机会越多越好,一次、两次不够,还得有更多后手,如果我还是打不过昆沌,进了拔魔洞也出不来,那么最后的希望就在慕冬儿和……霜魂剑身上。”

    慕行秋不自觉地在右肋处摸了一下,用法术刻在上面的霜魂剑已经被去除了。

    “你为天下人而战,天下人却视你为笑柄,真是讽刺。”

    “我不为天下人而战,甚至不是为亲人朋友而战。”慕行秋站起身,望向皇京,“我曾经在他面前逃走,就要再回去向他挑战,我为自己而战。”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