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一十七章 内敛与化解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庞山荒草丛生。”身为庞山宗师,杨延年说出这句话即使平淡无奇,也显得别有深意。

    沈昊如愿等来了本派宗师,这已是七天之后,杨延年没有解释迟到的原因,却说出一句奇怪的话。另外八名道士留在原地,只有两名庞山道士飞向海边,前去挑战豢兽师。

    “宗师去过庞山?”沈昊随口问道,他的心事已经被即将到来的斗法所占据,对庞山不甚在意。

    “当年妖火之山留下的沟壑还在,长满了杂草,那里被妖魔长期占据,笼罩着不洁之气和大量毒气。”

    “用不了多久,庞山道统就能夺回故地,将一切污秽都驱逐出去。”沈昊有点纳闷,杨延年为何如此多愁善感,这可不是道统宗师或者服月芒道士的做派。

    “我在想,为什么不是现在?”

    “现在?”

    “不是这个‘现在’,是明天或者后天,总之得开始着手了。庞山在恢复,杂草意味着生机,只要稍作清扫,污秽之物尽可除尽。牙山、鸿山、万等山等道统莫不如此,它们遭到的污染比庞山要少得多。我在想,九大道统什么时候能各回本山,还像从前一样。”

    “应该……祖师怎么说的?”

    “祖师什么也没说,在见过你和那只老妖之后,过去的几天里他再没见过任何人。没有信息传出来,也没有通报者能将道士的想法带进去。”杨延年的语气很平静,可是说出的话里还是带着一股幽怨。

    沈昊带头落在一座高耸的山峰上,这里距离杨清音和小蒿的位置大概十里左右,居高临下。远近适中,是处不错的阵地。

    沈昊施法将周围阻挡视线的树木推开,它们趴伏在地面上,斗法结束之后还能再立起来。

    “祖师有大计划。”沈昊想不到会由自己开解宗师的情绪。

    “九位宗师有资格了解计划的详细内容,道统从来不是由祖师一个人做主。”杨延年向空中发出一条巨大的彩虹。连凡人的肉眼也能看得见,这是道士之间的挑战信息,表示自己无意偷袭,同时请对方先出招。

    沈昊沉默了,想起上代祖师方寻墨,他带领望山提前退隐的时候。也没有通知其他宗师或者注神道士,而是悄悄进行了一段时间,才出来平息诸多猜测,唯一的区别是道士们都知道方寻墨是谁,现任祖师昆沌却是一个谁也没听说过的二代弟子。

    “豢兽师的修行进展比我预想得要快许多。这件事颇为可疑。”沈昊决定转移话题,这才是他最为关心的事情,也是他请来宗师的目的。

    杨延年盯着空中的彩虹,对方还没有做出回应,“精雕细琢与粗枝大叶的区别,同样高大的树木,松柏寿龄千年,寻常之木或许只有几十年。区别在内里,不在表面。”

    沈昊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我请宗师来就是为了弄清豢兽师的‘内里’。因为我看不破她们的真正实力。”

    海边传来法术,也是一道彩虹,略小一些,位置也略低一些,以示尊重。

    杨延年仍然在等,“我来了。不只是为了这件事。”

    “请宗师示下。”

    “九大道统不能就这样浑浑噩噩地等下去,要向祖师问个明白:九大至宝什么时候还给各家道统?道统什么时候能回归各山?”

    沈昊吃惊地看着宗师。终于明白他一直在劝说自己,“为什么找我?”

    “你离得比较远。我们发现,距离祖师越远,越容易做出正确决定。”

    沈昊心中感到不安,慕行秋等人对祖师怀有敌意还算正常,为什么连宗师也起了疑心?虽然这疑心还很细微,却极不寻常,“整个道统或许也不是祖师的对手。”

    这句话顺嘴而出,沈昊甚至没有意识到它的真实含义,杨延年扫了他一眼,“祖师就是祖师,不是道统的‘对手’,宗师们只是想联合更多的道士向祖师表明真实的想法。”

    沈昊脸色微红,杨清音的法术到了。

    黑色的凤凰在高空中翱翔,左眼里射出一道细光,附近的凡人什么也看不到,就连注神境界的沈昊,也只能瞧见一束比阳光稍强些的白光。

    白光即发即至,杨延年左手持剑横在胸前,右手在剑身上轻轻弹了一下,剑身微晃,前方三尺之内的空气像水面一样波动,迎上来袭的白光。

    白光末端也随之发生波动,法术就在这个过程中被消解殆尽,无力达到剑身。

    沈昊没有出手,安静地旁观,对宗师的实力肃然起敬,也很佩服杨清音,她通过黑凰发出这一束白光,起码有注神一重的实力,在道统之外还能出现如此强大的修行境界,实在是件怪事,可之前的妖修、散修却没有这种本事。

    杨延年也赞了一声,“左流英开创的炼兽之法果然有点门道。”

    黑凰右眼发出第二束光,看上去与第一束光并无区别,射入法剑三尺波动区时,却引发了大震动,掀起一片小小的风浪。

    杨延年在剑身上连弹三下,随后右手迅速变换了十一种法诀,波动区回缩半尺,将射来的白光全都困在里面,白光在做困兽之斗,东奔西突,就是不能逃脱出去。

    第二束光尚未消散,第三束光又来了,黑凰两眼同时发光,在半途中合而为一,光芒没有加强,反而弱了下去,几乎与阳光没有区别,沈昊只用天目已经看不清了,必须给自己施法加持,增强目力之后才能辨出这道法术。

    虽然早有怀疑,沈昊心中还是一惊,黑凰这一招的实力与他不相上下,即使豢兽师自由修行,不被任何法器“偷走”法力。这样的进展也实在太过惊人。

    杨延年神色稍显凝重,右手法诀变换得更快,随即在剑身上重重地弹了一下,法剑明显地晃动起来,发出清晰的嗡嗡声。前方的波动区凝成了一大团光。

    攻守相撞,法剑之光陷进去一块,随后光芒大盛,由不到三尺瞬间长至十余丈,分成七块,每一块都是梭形。斜着指向天空,像一朵硕大无朋的莲花,花蒂是法剑,凹陷进去的花蕊则由敌方白光造成。

    这一次进攻持续的时间稍长一些,大概是正常人五次呼吸的时间。白光消失之后,莲花状的光团又延续了好一会才慢慢减弱,期间不停发出风雷之声。

    道士实力越强,法术越为内敛,相应地,作为防守一方,就是要将内敛的进攻法术释放出去,聚盛的光芒与风雷之声正是对黑凰法术的化解。

    通常来说。被化解的法术会迅速进入失控状态,无目的地四处乱飞,杨延年为了显示自己的实力。将三次化解牢牢限制在身前的小范围内,十里之外的小渔村里,眼尖的人能看见远方一点火光似的东西,还能隐隐听到最后一次化解所产生的风雷之声,这顶多让他们感到奇怪,而不会产生惊恐。

    光芒完全消失。杨延年左手负在背后,法剑竖起。剑尖超出头顶,右手再次变换法诀。他已接招三次,轮到他进攻了。

    杨清音是道门子弟,当然了解斗法的规矩,高空中盘旋的黑凰从身上掉下三根羽毛,由远及近依次停在她身前三十丈、十丈、十步的地方,表明她对这次防守极为谨慎,设防距离要更远一些才行,不像杨延年那样敢在法剑三尺之内接招。

    沈昊看得更认真了,因为他知道斗法过程中防守一方更能体现出真正的实力。

    在杨延年接招的过程中,沈昊向十里之外的山崖施放了多道法术,在那里只发现小蒿,却没有找到杨清音,豢兽师境界越高,本人在施法时躲藏得越好,以免成为敌方进攻的软肋。

    杨延年右手变换法诀完毕,自然下垂,身后高出头顶的剑尖射出一小团光,像一只全身透明的蝴蝶,飘飘忽忽地冲向高空,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体力不支而坠落下来。

    “想好了吗?”杨延年问。

    “什么?”沈昊仰望天空。

    “我之前的话。”

    “如果杨清音能接住宗师这一招……我也有事情要向祖师问个清楚。”

    “很好,你是第七十四位加入的道士。”

    蝴蝶似的光团还没有攻到目标身前,杨延年就已经确认杨清音能接住自己的法术,“没有什么比疑惑更能破坏道士之心。”他说,声音里居然透出一丝沮丧,“凡人总是疑虑重重,因为对他们来说不可理解的强大力量太多。道士能够接受更强的存在,却不能接受无法理解的力量。”

    沈昊向宗师微微躬身施礼,杨延年说得没错,他之所以对祖师心存疑虑,不是因为祖师比整个道统都要强大,而是他的强大令道士们无法理解。

    光团迎上第一根羽毛,一团火光燃烧到四五里之外,映衬得半边天空都是赤红色的,光团却几乎没有变化,继续上升,与第二根羽毛相遇,这回发出的是一大团红光,范围更广,达到二十里以外。

    黑凰必须在高空接招,因为她与杨清音还不能将法术限制在极小的范围内,只有在高空中才不会误伤到周围的生物。

    光团仍无变化,遇见黑凰身前十步的第三根羽毛时,却没有再发出盛大的光,只是羽毛被点燃了,从羽尖烧向羽管,不急不徐,光团消失了。

    黑凰迅速飞升,又飞起百余丈高才停下。

    杨清音接下了宗师的进攻,虽然勉强,但是证明自己比沈昊的实力稍强一些。

    小渔村和更远一些地方的凡人,被天空中突然出现的异象吓坏了,好多天后他们还会众说纷纭,如宗师杨延年所说“疑虑重重”。

    杨延年准备发第二招,他已经摸清对方的实力,决定将其击败,他是庞山宗师,不能让从前的庞山弟子在自己手下全身而退。

    可他没能如愿,决胜之招被意外打断了。

    留在后方的一名道士飞了过来,远远地就以法术传来声音,“慕行秋和左流英现身皇京!祖师召集全体道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