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一十六章 圣母的新子孙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万子圣母半躺在宽大柔软的床上,枕着层层摞起的枕头,房间里灯光昏暗,她的皮肤却显得更为苍白脆弱,好像在干燥环境中存放太久的纸张,手指一戳就会破,风一吹就会散落成无数碎片。

    她强撑起上半身,坚持执行自己的职责:抬手在新生妖婴的额头上轻轻划一下,偶尔会笑一下,或者捏一下婴儿的脸蛋。

    怀抱婴儿的妖仆从床边一直排到门口,外面还有更长的队伍,受到祝福的妖婴从另一道门被抱出去,从此正式成为大家族的一员。

    房间里充满了婴儿响亮的啼声,万子圣母习以为常,甚至从中找到不少乐趣,“这批小家伙的哭声很有劲儿,都是好苗子,等等……这个哭声有点耳熟,像是……让我瞧瞧,果然,刚出生就长得这么丑,肯定是他的种……”

    大床位于房屋正中间,另外三边守着许多圣母子孙,都是冰城那一批,长相出奇地一致,随时为圣母拭汗、送水、整理被褥,最重要的职责是每隔一段时间取走一批卵子,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另一个房间里去。

    卵子包裹在透明的液体里,像是一颗颗晶莹的珍珠,盛在木碗中,捧着它的妖仆无不小心翼翼,目不斜视,将它们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房间共⊥▼长⊥▼风⊥▼文⊥▼有五道门,各有用途,裴子函是从访客专用的门户进来的,站在墙边一声不吭,这种时候谁也不能打扰万子圣母。

    万子圣母继续祝福抱来的妖婴,用余光瞥见墙角的裴子函,说:“我今天看到两个婴儿,应该是你留下的种,比较像是人类,非常可爱。”

    骷髅脸上不会显现神情,只有两只眼睛显露出明显的尴尬。裴子函的头垂得更低了,过了一会才说:“原来我们之前真的是被魔种控制了,我真是愚蠢,请圣母降罪于我吧。”

    “愚蠢并非罪过,智者与强者才会犯大错,你犯的错误够大吗?”

    “我……我明知自己被魔念入侵,还心甘情愿充当魔种的奴隶,我将妖族分为三六九等,挑起内乱,我带领妖族精锐前往皇京。一事无成,还沦为俘虏,我的错误……”裴子函不知该怎么说了,承认错误够大,就像是在自夸为智者与强者,认为错误不够大,又显得太不诚恳,而且那也不符合事实。

    “错误是弱者的生存之道,咱们走出的每一步路都是由无数个错误铺垫而成的。可能是自己的,可能是其他妖族的,你能将过去的错误用来铺路吗?”

    “能。”裴子函寻思了一会才肯定地回答,“圣母不是弱者。您从来没有入魔。”

    “呵呵,那是因为我已经疯疯癫癫了,魔念在我的脑海里找不到存身之处,而不是我比你们更强。说说皇京的情况。我听到许多有意思的传闻,或许太有意思了,都不像是真的。”

    裴子函发现自己永远也不能理解万子圣母的想法。如果说众魂之众异史君是道统的反面,这只女妖就是整个正常世界的反面,奇怪的是,她不仅没有因此崩溃,反而固若金汤。

    裴子函怀着深深的敬意,将自己在皇京的见闻诉说了一遍,魔种惨败、慕行秋受困又逃亡、道统回归、祖师现世展示出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这就是他了解到的一切,至于其中的前因后果,他说不清楚。

    “慕行秋,当初没留下他的种,真是遗憾。”万子圣母终于完成了今天的祝福之职,可以舒服一点躺下,她挥下手,示意周围的妖仆退到两边去,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不会再产卵了。

    “你看到新祖师昆沌了?”

    “在他刚出现的时候看到了。”

    “说说你当时的感觉。”

    裴子函的声音里透出深深的羞愧,“其实我只看了一眼,他全身发光,长着大胡子,一手白剑,一手火铃,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趴在地上不敢抬头,唯一的感觉就是害怕,我在庞山被道士包围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害怕过。”

    “你应该为此感到高兴。”

    “高兴?”

    “因为这意味着你是真正的妖族了。”

    裴子函微微一愣,他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在皇京的表现与妖族一致,而与周围的人类毫不相同。

    “这么说,慕行秋和左流英逃走了,可能带着魔种。异史君去见过一次昆沌,然后他想召集妖族与人类决战,是这样吧?”

    “是。”

    万子圣母有一会没说话,苍白脆弱的肤色渐渐显出几分红晕,守在两边的妖仆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立刻轮流送上各种丹药,万子圣母一一服下,活力渐渐恢复。

    她起身下床,伸了一个懒腰。这回连裴子函也明白此举的意思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万子圣母都不会产卵,上一次停止是在冰城被毁的前夕,产卵对她来说是一项耗力颇多的法术,前期准备非常麻烦,一旦开始就不会轻易停止,一旦停止就需要数年时间才能重新施法。

    此时的万子圣母最为虚弱,站在那里摇摇晃晃,房间是按她的身材建造的,非常高,她试着迈动脚步,最后还是伸手按在一名子孙的头顶,将他当成拐杖,“生孩子很累,还是战争更省力一些。”

    “您也觉得应该开战吗?”

    “恐怕咱们没有别的选择,但开战对象不是人类,也不是道统,而是昆沌。”

    “新祖师?妖族不是他的对手……我的意思是说昆沌在意的是魔种,妖族似乎不用参与其中,坐山观虎斗即可。”

    万子圣母向一道门走去,裴子函急忙跟上去,与她保持十余步的距离。

    “你需要妖族吗?”万子圣母头也不回地问。

    “当然,我自己就是妖族,为了妖族……”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问你在利益上是否需要妖族,希望你能照实回答。”

    裴子函跟在后面想了一会。说:“需要,非常需要,没有妖族,我就没有军队,没法专心修行,为了一株草药,我也得亲自去找,更不用说各种法器材料。”

    “嗯,你明白我的意思了。我再问你,道统需要凡人吗?”

    裴子函又寻思了一会。“表明上道统与凡人关系不深,只是从中选择道根弟子,其实道统和所有帝王一样,需要人类提供的大量物资,光是金魄一项数百凡人辛苦劳作一年,大概只能造出一两,如果这些事情都由道士自己承担,就太耽误时间了。”

    裴子函忽然领悟到万子圣母的意图,显出几分兴奋。“反过来,凡人也需要道统的保护,没有道统,凡人根本不可能建立皇朝、占据世上最好的土地。妖族也需要我。就像当初需要巨妖王,否则的话,众妖就是一盘散沙,更难在这世上立足。”

    万子圣母已经走出房间。在一条又高又长的地下通道中缓步前进,两边尽是房间,时不时传出妖婴的哭闹声。有几间房屋没有门,里面摆满了一颗颗半透明的巨蛋,蛋中的的胎儿隐约可见。

    “昆沌呢?他需要道统和凡人吗?”

    裴子函考虑的时间更长一些,“昆沌刚出现的那一刹那,我有一种感觉,全城的妖族与人类都掌握他手里,或生或死,只是他一个念头的问题。可他最后没有杀死任何人,连妖族俘虏都释放了,所以我觉得他还是需要道统和凡人的吧。”

    “我看到那片光了,传言说这是远古法术,叫做三十三动,它击穿了我的泥丸宫,夺走了我记忆,不过我觉得昆沌未必会对我的记忆感兴趣。我想说的是,他真的非常非常强大,超越的不是某只妖族和某个人类,而是所有,我相信即使集合众道士的全部力量,也不是他的对手。”

    “异史君在牢房里说过一些奇怪的话,他说……他说道统九大至宝一直在暗中夺取历代道士的修行成果,形成……魔劫,积累至今,昆沌吸收的就是这股力量,他还说起魔魂什么的。”异史君说过的话太多,裴子函没法一一转述。

    “这就是慕行秋和左流英逃走的原因了。慕行秋这样做并不奇怪,他本来就是个奇怪的家伙,跟谁都处不来。可是左流英……连他都跑了,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昆沌并不需要任何人类与妖族,就连道统在他那里也是无用之物,可能还是对手,或生或死对他来说真的只是一念之间。他达成了道士的圆满之境,自成一体,不需要任何帮助了。”

    万子圣母在一道石门前停下,几名妖仆合力拉开沉重的门户。

    “我还不清楚具体原因,我猜肯定与魔种和魔魂有关,两者的逃亡令众生暂时‘有用’,令昆沌的念头转向了‘生’,什么时候转向‘死’,只是早晚的问题。”

    裴子函感到难以置信,仔细想来,却又不能不信,“原来失去希望的不只是妖族。”

    石门缓缓打开,露出一座极大的洞厅,万子圣母迈步走进去,“慕行秋和左流英不是希望吗?众生彼此不同,各有自救之道,这不是希望吗?裴子函,当你陷入绝境的时候,或许正有其他妖族在努力向上攀爬,不要放弃希望,你可是妖婴的众多父亲之一。”

    大厅里分散着众多年轻的妖族战士,正在进行训练,年纪最大的也不过十七八岁,最小的才只有六七岁。

    战士们看到万子圣母出现,全都停止训练,聚了过来,身材不一,容貌也不相同,与从前的圣母子孙相比,他们的父系千差万别。

    “这就是一处希望,我的子孙,我的战士,他们单纯的头脑未经世俗沾染,昆沌的三十三动从这里没有拿走任何记忆。”

    万子圣母转向裴子函,“只要慕行秋和左流英能做出点什么,咱们就有机会。”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