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一十五章 祖师管不到的地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readx;

    边境的一边是连绵的荒山,另一边是辽阔的森林,仿佛一道厚厚的城墙面对着险恶的敌军,获释的妖族被放在了一座山丘的顶部。

    他们是被“倒”出来的,上一刻还在黑乎乎的监牢里席地而坐听异史君胡说八道,下一刻突然地面倾斜,牢门大开,露出一大片白光,然后众妖像一堆待处理的食物一样被扔到了的荒山上。

    等他们推开同伴站起身来,只见空中飘着十名道士和一名符箓师,正冷冷的俯视群妖,用的什么法器一点也没有显露出来。

    唯一的符箓师是辛幼陶,也只有他从天而降,径直落在群妖中间,面对裴子函。

    妖族脖子上的绳索还在,妖力受到束缚,纷纷后退避让,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获得了自由。

    “我是皇京龙宾会首席大符箓师辛幼陶,是我与圣符皇朝修士团统帅裴淑容共同为你们向慈皇熏后求情,又得到道统的许可,将你们释放。”辛幼陶朗声道,这些话他必须说,释放妖族的责任不能落在祖师身上。

    群妖无声,只有异史君不屑地哼了一声,但是声音不大,妖力一日不恢复,他的底气一日不足。

    “请不要误解,对我和裴帅来说,求情意味着一刀两断。”辛幼陶的目光从裴子函的骷髅脸上转向附近的锦簇,“我们曾经与你们当中的一些妖族是朋友,今后再也不是了。对慈皇熏后以及圣符皇朝来说,这是一次宣战,人类与妖族曾经在望山并肩作战,现在,该是清算十万多年总账的时候了。”

    辛幼陶升到空中,与十名道士一块飞走,很快消失不见。

    群妖仍然无语,他们在人类的皇京被俘,同时担负着背信弃义和战争失败的罪名。无论对方说什么,都无法辩驳,至于魔种,他们宁愿不提。

    裴子函走到异史君面前。恭敬地问:“请问老君下一步有什么计划?”

    “计划?小妖们,事到如今,已经没有计划可言啦,只有战争,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妖族与人类、与道统的战争不可避免,硬着头皮也得上。”

    “妖族没有获胜的希望!”妖群中响起一个惊惶的声音,失去魔种的控制能够找回自由,也找回了属于自己的恐惧与绝望。

    完整无缺的道统加上一个法力无力的祖师,妖族的确毫无胜算,他们曾经寄希望于魔族,事实却表明,魔族不是祖师昆沌的对手。

    “呸!”异史君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说的好像你们从前有希望似的。从魔族时代开始。妖族就是奴隶,被虐待、被杀戮,过去的十几万年里,咱们哪一天不是怀着对道士的恐惧入睡的?希望是个屁,要它干嘛?人类宣战,妖族就得应战,从前怎么应对的,现在也还是一样,难道身为妖族,你们还没有做好必死的准备吗?”

    “必死!”群妖齐声吼叫。妖力虽未恢复,斗志先起来了。

    异史君微微一笑,用不着幻术相助,只凭一只嘴。他就能控制妖族。

    “去吧,集结天下所有的妖族,要死,就死得轰轰烈烈!”没有法力的支撑,异史君的声音有些嘶哑,但气势还是很足的。群妖的回应也更加激昂。

    “我不想打仗。”偏偏有一个声音扫兴,锦簇对异史君一直就不太信任,更缺少敬畏,“这场战争没有意义,从前咱们被魔种控制,现在人类被道统控制,妖族与人类交战,没有胜负,只有死亡。我是一名不合格的首领,从今以后,我不再是饭王了,大家不要再跟着我,我要寻找自己的道路。”

    锦簇大步向山下走去,没有深入荒山,而是直奔不远处的森林,像一只要与城墙较劲的孤独野兽。

    “他是一个傻瓜,从前是,现在也是。”异史君给锦簇下了定义。

    山顶群妖当中一多半曾经是锦簇的部下,这时都茫然地看着首领的背影,不知所措。

    “别被懦夫影响,他不配当妖族!”异史君继续给群妖鼓劲儿,“去吧,召集天下妖族,就说这是我异史君的呼吁,我会与你同生共死!”

    群妖哄然响应,转身也向山下跑去,奔向的是另一个方向,深入荒山,进入群妖之地或者舍身国。一开始群妖跑得跌跌撞撞,慢慢地有妖族扯去脖子上的绳索,恢复妖力,飞上天空。

    裴子函和麾下兽妖多留了一会,想向异史君多请教几个问题,异史君却只是挥手,像撵小鸡一样驱赶他们,“快去快去,抓紧时间,只要妖族聚集在一起,我自然会去找你们。”

    “万子圣母……”

    “什么万子、千子的,不分公母,是妖族都得参战。”异史君的双手挥得更快了。

    裴子函只好带着兽妖离开,翻过两座低矮的山头之后,他们升到空中快速飞向西北方的群妖之地。

    异史君长出一口气,见四周再无妖族身影,双手抓住脖子上的绳索,用力拉扯了半天,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自我安慰道:“我的法力强大,给我系的绳子也厉害一些,所以我恢复得慢。”

    折腾了一会他也累了,干脆仰面躺下,眯着双眼望向天空,低声道:“昆沌,瞧见了吧,这就是我的本算。可妖族的斗志燃烧得快,熄灭得也快,想要维持下去,就得不停地添柴加火,让我恢复妖力……”

    啪的一下,体内的有什么东西碎裂了,凝滞的经脉与三田恢复畅通,异史君恢复了妖力,立刻一跃而起,纵声大笑中扯下脖子上的绳索,刚要毁掉,突然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绳上原来缀着的三颗小珍珠不见了。

    妖族俘虏当中,只有他的绳索上缀有珍珠,为的是镇压众魂,如今法力恢复而珍珠不见,只能有一个解释,它们进入体内了。

    异史君运功,果然在泥丸宫里找到了这三个小家伙,长叹一声,弱小的妖族完全自由了。他还是受到昆沌的束缚,“您都这么厉害了,不至于小心到这种地步吧?”

    异史君望着天空,片刻之后又是长叹一声。纵身升起,无奈地飞向东南方,妖族获释的地方与野林镇相隔只有百里之遥,越过森林就到了,他必须执行昆沌安排的任务。

    “弱肉强食。生命循环不已,如今连我也不能置身事外了。”异史君一边飞一边唠叨,既然泥丸宫里被安置了三颗珍珠,他就当昆沌飞在自己身边,可以与其闲聊,“你算是把慕行秋看透了,那个小子根本就不是道士,当散修都勉强,凡心太盛,牵挂太多。野林镇就是他的软肋之一,他会出来的,肯定会。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将魔魂珠拿回来吧,不不,有你在,我怎么敢称它为‘魔魂珠’?还是叫‘妖魂珠’吧,它是我用七只魂魄炼成的,算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血肉,养了这么多年。真有点舍不得……”

    不知昆沌是否真能听见他说话,异史君唠叨不停。

    前方就是野林镇,凡人的一处聚集之地,远远望去。异史君看到镇里的居民正热火朝天地砍伐树木,建造成片的新房屋。

    止步邦居民的到来令野林镇人口成倍增加,废墟都被清理一空,道路扩宽,荒野退却,拔地而起的新镇比多年前的旧镇占地还要广大。居民们没夜没日地苦干,谁也不觉得劳累。

    异史君嘿嘿笑了几声,“魔奴后裔,我算是看着你们发展壮大的,除了我,没谁再敢说这种话,慕行秋跑得快,左流英不在意你们,龙魔……好吧,她去看过你们几次,但是她来得晚,比不上我这个元老,所以,我有资格教训你们,甚至杀死你们。”

    异史君越过森林,停在林地边缘的上空,正准备说点什么,让地面上的人群明白眼下的形势,突然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瞧,天上飞着一个老头儿!”

    正在伐木的居民纷纷停下手中的活儿,抬头仰望,没多久,镇内的居民也发现了空中的异史君,成群结队地跑来,伸手指指点点,不仅不害怕,反而还很兴奋。

    一名挽起袖子、卷着裤角的老汉大声道:“阁下就是止步邦里的神仙吗?我是野林镇族长,我叫沈休明,欢迎你,你一定认识慕行秋吧?我是跟他一块长大的同乡,也是他的好朋友……”

    异史君缓缓降落,在人群中走走停停,偶尔在某人身边停下,也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凑过去嗅嗅闻闻,好像野狗在路边的垃圾堆里寻找食物。

    大家都含笑以对,有些尴尬,却没有躲避,沈休明走过来,刚要开口,异史君就扑到他身边,仔细嗅了一遍,突然后退两步,惊讶地打量周围的居民。

    他不在意这些人的热情,也不在意他们仍记得自己,而是诧异另一件事,“大概是三四天前的下午,应该至少有一片光芒从这里掠过,你们看见了吗?”

    众人点头,沈休明迷惑地说:“就是一团光而已,可能是大耳堡的符箓师发过来的吧。”

    “你们……一点感觉也没有?”异史君略显激动。

    “感觉?什么感觉?”众人都被“神仙”的话问糊涂了。

    异史君发出一道法术,小心地探查,突然仰天大笑,“昆沌,你失算啦,天下真有你管不到的地方,你的法术对魔奴后裔无效!”

    众人更加不解,异史君却更加兴奋,双手按在两边太阳穴上,脸色忽红忽白,面目狰狞可怖,吓得周围的孩子们都躲在大人身后。

    终于,接连三颗珍珠从异史君的左眼里跳出来,停在他眼前一尺的空中。

    异史君的面目越发狰狞,这回却是因为振奋,“这一战总算有得打,昆沌,老子向你宣战啦!”

    紧接着他的脸色一暗,“除非慕行秋赶紧过来挡一下,现在的野林镇可挡不住道统的进攻。”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