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一十四章 豢兽师的境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殷不沉从飞飞那里得来的消息并不完全准确,道统真正在找的是那些曾经吐过内丹的道士,并带去令人欣喜万分的好消息:第三十八代祖师将施展大神通,亲自为他们再造一枚纯正的道统内丹,并去除一切隐患。⊙,

    至于条件,只需要他们重返各自的道统,这根本算不得条件,更像是锦上添花的奖励。

    九路道士分赴各地,寻找散落在四面八方的本道统弟子,庞山道统派出的是沈昊。

    他在东边的海边找到了杨清音和小蒿,之前有八名道士已经发现两人的行踪,并且一直监视他们,为沈昊节省了不少时间。

    那是一片山崖,北边数里之外有一座小渔村,男人们正将一条条小渔船推向海里,女人站在岸边遥望,神情安静到有些冷漠,面对无从揣测的狂暴海洋,她们小心地不做出任何暗示,以免影响它的心情,从而给家里的男人带去灾难,孩子们却兴高采烈地在沙滩上跑来跑去,他们的天真不会得罪任何神灵。

    山崖上建有几座小小的房室,分别用于休息、存想、会客、储存等等,俨然是一处小而全的道统。小蒿曾经帮助渔民们逃过一次暴风雨的打击,作为感谢,村里人为她们修建了这些房屋,但是很少过来拜访,就连最好奇的孩子也被严厉告知要远离山崖。

    渔民害怕暴风雨,同样害怕能制服暴风雨的人。

    会客室极少使用,不蒙一尘,有着道统般的洁净,杨清音和小蒿早知道附近有道士监视自己,因此对沈昊的到访一点也不意外。

    沈昊从西南方飞来,远远就察觉到此地浓郁的法术效果,他取出察形之镜照射一遍,除了常规的禁制。他看到了隐形的黑凰和跳蚤,模糊的两团身影在房屋上空飞来飞去,这让他十分惊讶,能在察形之镜和天目的双重注视之下隐藏形态,哪怕只是一部分形态,都表明这两只异兽的法力非常强悍。

    尤其是黑凰,她原本只是一只普通大妖,即使在妖族当中也算不上顶尖高手,与杨清音共修之后,隐然已是罕见的巨妖。

    豢兽师很早以前就分散开。各寻地方刻苦修行,早被世人淡忘,道统对这些修行者也极少关注,沈昊原本对自己肩负的任务极有信心,现在却产生了一丝犹疑。

    杨清音站在会客室的门前,大声道:“进来吧,你得到允许了。”

    沈昊微笑一下,杨清音从相貌到性格都没什么变化,再灭之法的影响还没有显示出来。

    小蒿从另一间屋子里跑出来。挥动双手向沈昊致意,也没什么变化,“嘿,左流英和慕行秋真从止步邦里出来了吗?”

    “亲眼所见。”沈昊大声回答。顺利进入禁制,落在两人面前,“想必你们已经听说他们两个的事情了。”

    “慕冬儿跟他们在一起?”杨清音更关心自己的儿子。

    “没错,你听到的都是事实。”沈昊点点头。打算长话短说,小蒿却热情地邀请他进屋,给他倒上一杯清水。看着他喝下去,认真地问:“你在帮道统在追杀他们?”

    “只是追,没有杀,他们带走了魔种,藏起了魔魂,必须交出来。”沈昊简略地将皇京之战说了一遍,不夸大,也不隐藏,最后他说:“祖师法力超出想象,他发出的三十三动,你们也感觉到了吧?”

    站在窗边的杨清音嗯了一声,天下修士没人能忽略那天的强**术,连一些闭关者都被惊醒,不等召唤,就连夜飞往皇京。

    小蒿对这件事却不感兴趣,“左流英为什么不来找我呢?他从前的肉身还在我这里呢。”

    小蒿敲了敲桌面,一具干尸凭空出现在,没有半点左流英的风姿,沈昊想起这个小姑娘的古怪之处了,“他现在的新身躯也不错,跟从前一样。今天我来……”

    小蒿收起干尸,兴致盎然地盯着沈昊,好像他们是失散多年再度重逢的亲兄妹,沈昊不记得两人有过太多交情,因此颇感纳闷,“我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祖师……”

    “不行,我不能再等了,沈昊,好消息先留着,你先告诉我另一件事。”小蒿急切地说。

    “什么事?关于左流英我就知道这些。”

    “跟他无关,是白倾。”

    “乱荆山的白倾白道友?”沈昊更迷惑了。

    “你们结缘了吗?”

    沈昊一愣,多年前道统与巨妖王决战之时,他与白倾的确互有好感,没想到小蒿居然看了出来,而且一直记在心里,“你与她是好朋友?”

    “不是,我当时看出一点眉目,然后你们退隐,我们东奔西走,一直不知道结果,弄得我心痒难耐二十多年,连修行都耽误了。”

    出于礼貌,沈昊没有探查两人的修行境界,凭着粗略分析,他觉得杨清音很可能已经接近注神,小蒿的确差了一些,但是差了多少他却说不清。

    “我们结缘了,道缘,持续了一百三十六天,然后我们同时斩缘度劫。”沈昊平静地说,像是在介绍一段平淡无奇的功法。

    小蒿长出一口气,右拳在粗木桌面上轻轻捶了一下,“好了,我没有遗憾了,你们谈吧。”她又在桌面上敲了两下,小乌龟幽寥出现了,比巴掌稍大一些,别的本事好像没学会,却能后腿直立站着跳舞,将小蒿逗得笑容满面。

    沈昊能接受各种奇奇怪怪的道士,可小蒿实在让他捉摸不透,好在经过宗师们的协商之后,小蒿仍算乱荆山道士,用不着他操心,他只需将杨清音带回庞山就行。

    “祖师愿意召回所有的道士,他会赐予你们纯正的道统内丹,去除再灭之法的后患。”沈昊看着稍远些的杨清音,郑重地说:“我见过祖师,愿以性命担保,这两条他都轻松做到。”

    “如果我们不同意呢?会有什么结果?”

    “你担心道统会利用你追捕慕行秋?祖师法力无边,根本用不着这么做,慕行秋早晚会落网。”沈昊站起身,“到时候,一名道士向祖师求情,总比一名豢兽师求情要有用得多。”

    “再早两三年,没准我会同意。”杨清音穿着粗布长裙,而不是道袍,长发扎在脑后,从头到脚都显出随意不羁,“那时候我们的修行正处于最艰难的时期,可我们还是突破了。这就像爬山,已经连翻几座山峰,虽然前路未知,虽然远没有从前的山峰高耸,我们也不想再走回头路了。”

    沈昊沉默了一会,“起码跟我去一趟道统吧,见见你的父母亲人,或许也可以见一次祖师,有些事情无法用语言描述,非得亲身感受一次才行。”

    “我们会去的,但不是现在。”

    沈昊原本准备了许多劝说之辞,现在都不想说了,施以道统之礼,却没有说“道火不熄”四个字,在他看来,他们点燃的已是截然不同的火焰。

    小蒿一直在逗弄桌上的幽寥,等沈昊离开之后,她扭头问道:“咱们真要去皇京吗?”

    “我想见见这位新祖师。”杨清音望向窗外,沈昊走出禁制之后才飞起,表现得非常克制,“能让一名注神道士以‘性命担保’,这样的祖师得有多可怕。”

    小蒿笑得眯起双眼,“越可怕越好,我也去!”

    “等咱们都过了这一关再去。”杨清音微仰起头,感受黑凰体内的蓬勃法力,还有一点不够顺畅,必须尽快想办法解决。

    沈昊飞出数十里,找到监视杨清音的八名道士,“再等七天,然后无论用任何手段,都要将她们两个带去道统。我会向庞山和乱荆山发送信息,这一战很可能需要某位宗师亲自出马。”

    那八名道士分别来自不同道统,之前奉沈昊为首,听到他这番话都吃了一惊,一名道士说:“沈道友已是注神境界,难道也不能生擒这两人吗?”

    “如果传言没错,炼兽之法的内丹主体是异兽,杨清音身为豢兽师已接近注神境界,她的异兽该有多强?至于乱荆山的段采蒿,也不容小觑。”

    “旁门左道,再强也不可能超过道统的修行吧?”那八人还是不太相信。

    沈昊相信,有些说法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九大至宝暗中夺去道士的修行成果,使得后代道士的修行进展越来越慢、境界越来越低。

    如果豢兽师的修行真的在短短二十余年时间里突飞猛进,那就意味着左流英和魔魂的猜测很可能是正确的。

    一位靠“偷取”众多道士的修行而强大起来的祖师,沈昊没法坦然接受,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世事难料,道士能预测弱者的走向,却永远也料不到强者的出现。”沈昊用察形之镜向空中发出两束光,它们很快就能将信息送达三千里以外的皇京,庞山与乱荆山宗师会有一位前来参战。

    其他道士对沈昊的紧张茫然不解,但他既然固执己见,大家也就不再说什么,一名与他关系较好的道士说:“听说新祖师将皇京的妖族俘虏都给放了,为什么?”

    “祖师说皇京初成、法术未稳,不宜流血太多,而且他要人类与妖族公正地大战一场。”

    “可我听说这群妖族去攻打野林镇了,就是咱们出来的地方,那里是你的家乡吧?”

    沈昊没吱声,他不关心家乡的安危,只想知道豢兽师的修行境界到底有多高。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