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一十三章 一次休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与同伴们从来没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半个时辰,他们止步的唯一原因是恢复法力,好继续施展瞬移之术。

    左流英展现了精准的记忆力,他虽然很少出门,天下地势却都通过书籍印在了脑海里,知道许多天地灵气和不洁之气都很稀少的荒僻地域。

    经历三天的奔波之后,他们可以转到灵气稍微充裕一些的地方了,因为昆沌的三十三动法术已经很长时间没再施展,似乎放弃了这招强大但是耗法太多的寻人办法。

    他们停在北方的一片灌木林里,距离舍身国的一片沙漠只有二百余里,随时能够施法逃进去,左流英现场用树枝制作了数件法器,分别送住不同方向,监视三十三动的迹象,这些法器只能维持不到一个时辰,好处是失效之后就会恢复成普通的树枝,不会引来任何怀疑。

    慕冬儿不是特别理解眼下危急形势,一门心思研究藤条,慕行秋激发的力量已经消失,藤条变回几尺长,慕冬儿对它的控制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龙魔还很虚弱,真幻之躯与普通肉身不一样,承受能力更强,受损之后也更难复原,这次休息对她至关重要,她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更多的天地灵气修复身躯。

    殷不沉和飞霄坐在一块,以灵犀互相交谈,过了一会,他搓着双方笑嘻嘻地走向慕行秋和左流英。

    “打扰了,两位没在存想吧?”

    慕、左二人都睁着眼睛,当然没有进入存想。

    “咱们要在这里停留多久?”

    慕行秋看了一眼正在练拳的龙魔,“很难说。要看昆沌下一步的招数,总之不会太久。”

    “有件事让我很困惑,不知……道尊……”

    “有话就说。”

    “呵呵,是这样……魔魂如此害怕昆沌,宁可自杀再入轮回。也就是说他认为自己用正常手段根本不可能逃过昆沌的追捕……所以我就想啊,咱们得想一个比轮回更好的办法躲避昆沌吧?可我实在太笨,想来想去也没有特别好的主意,后来是飞霄灵机一动……”

    不远处,飞霄的猴子脸上露出不满的神情,虽然在灵犀关系中它的地位远比一般异兽重要。在很多事情上甚至能够做主,但它仍然需要殷不沉的脑海来施法,有时候还会被他“出卖”。

    “这么说你们想出了一个主意。”慕行秋笑着问,不用施展任何幻术,就猜到了殷不沉的想法。

    殷不沉轻叹一声。似乎在指责道尊不在该在这种时候还表现得如此轻松,马上又堆出笑容,“是飞霄的主意,咱们不如兵分几路,免得被昆沌一网打尽。”

    “秦先生将七篇魔尊正法都给你了吧?”慕行秋问。

    殷不沉一愣,然后不好意思地脸红了,“道尊真是什么都知道,嗯。他给我了,因为我帮了忙、立了功,魔魂觉得我有这个资格……这是一件小事。道尊又这么忙,所以我就没提。”

    “你不需要我帮助你修炼魔尊正法吗?我有经验。”

    “能有道尊的帮助当然最好,可是形势这么紧张,我怎么好占用道尊的宝贵时间?就让我自己慢慢琢磨吧,成与不成都无所谓,能为道尊分散一些道统的追兵。才是我最重要的任务。”

    “好。”慕行秋同意得很干脆,“就按你说的来。兵分几路,你和飞霄是第一路。这就出发吧。”

    殷不沉已经将七篇魔尊正法通盘检查了一遍,发现没那么难练,不需要道尊的帮助,这才想要“兵分几路”,自己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悄悄练功,反正昆沌要追捕的不是自己。

    道尊既然同意了,殷不沉也就不再推辞,笑嘻嘻地点头哈腰,转身走向飞霄,几步之后停下了,犹犹豫豫地又转回身,“道尊……对我施法了?”

    “嗯。”

    “呵呵……道尊真爱开玩笑,临走还送我礼物……这是什么法术?不像幻术,也没什么特别的影响。”

    “就像你说的,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可以助你修炼魔尊正法。”

    殷不沉笑逐颜开,慢慢地笑容有些尴尬,思来想去,怎么都觉得这份“礼物”有些怪异,魔尊正法自成一体,没有只言片语暗示说需要法术协助。

    慕行秋微笑道:“走吧,越远越好,躲避任何修行者,天地灵气和不洁之气越薄弱的地方越安全。”

    殷不沉脸上变颜变色,最后重新露出笑容,转身跳到飞霄背上,升到半空中说:“道尊真是好人,唉,要是你统治天下就好喽。”

    殷不沉飞走了,慕冬儿挥着藤条走过来,“父亲,再给它一点力量,现在这样不好玩。”

    慕行秋低头看着只到自己腰间的小人儿,收起笑容,“你已经二十岁了吧?”

    “应该是吧,我从来没注意过这种事情。”慕冬儿执着地将藤条伸到父亲面前。

    “你为什么选择……这个样子?”

    道士修行到一定境界,可以选择停驻在某个年龄阶段,左流英总是十*岁的容貌,申尚十二三岁,多数道士则选择中老年的模样,据慕行秋所知,极少有人一直保持五岁时的身貌,更罕见的是保持着五岁时的性格。

    慕冬儿明显没有长大,不只是身材,还有品性,他仍然是一个孩子,抬头看着父亲,眼睛瞪得圆圆的,一脸的困惑,“选择?我不记得有过什么选择。”

    “是魔种。”旁边的左流英开口了,也在观察慕冬儿,“胎生道根者皆生有赤子之心,他遭到魔种侵袭时,很自然地以赤子之心抵抗,因此一直没有长大。”

    赤子之心是道统对某种混沌心态的称呼,它不受世俗沾染。不分善恶、不辨真伪,总是像儿童一样纯真而直接。赤子之心对修行初期很有帮助,普通人努力去除七情六欲与种种杂念,对拥有赤子之心的人来说,这一步几乎可以全部省掉。等到吞烟或餐霞境界以后,需要领悟的奥秘越来越多,赤子之心才会被逐渐磨掉。

    慕冬儿炼成的是散修内丹,大多数时候都与魔种待在一起,不受昆沌和九大至宝的束缚,修行速度很快。如今已是餐霞六重,却仍然保留赤子之心,唯一的解释就是为了对抗魔念了。

    慕冬儿却不自知,“我不长大是怕秃子认不出我,既然他死了。那我以后正常长大就好了。父亲,藤条。”

    慕行秋将藤条接在手里,心里对儿子感到愧疚,蹲下身子对他说:“你不能再拿着它了,我给你换一个……玩具吧。”

    “为什么?”慕冬儿瞪起双眼,他对父亲本来就没有多少敬畏与亲切,这时更少了。

    “道统的新祖师,那个叫昆沌的魔裔道士。正在追捕魔种,所以魔种是个大麻烦,在谁手里谁就会遭遇危险。”

    “我不怕。大不了打一架。”慕冬儿打量父亲,“母亲总说你最喜欢打架,还说我像你,可我怎么没瞧出来啊?”

    慕行秋微微一笑,他觉得儿子更像杨清音,“我喜欢打架。更喜欢打赢,势头不对。我也会跑,而且跑得很快。这没什么丢人的。跑得惊慌失措,过后再不敢去挑战,那是懦夫,先跑出敌人的攻击范围,想到办法之后再去打架,这是另一种勇敢。”

    慕冬儿寻思了好一会,他很聪明,但是跟孩子一样,不喜欢拐弯抹角的理论,“以后你还会去找昆沌打架?”

    “会。”慕行秋肯定地说。

    “你有更好的玩具给我?”

    慕行秋稍微犹豫了一下,他的百宝囊里好东西不少,要说能与魔种藤条相提并论,还真没有,他从袖子里取出电掣神行鞭,“这是用锦尾马的尾毛编织而成的,曾经五彩缤纷,几经锻炼,变成了现在的黑红色。它与念心幻术是绝配,你学过幻术,可以用它。”

    慕行秋顿了顿,“它对我非常重要,你不仅要使用它,还要保护它,永远也不能丢弃,明白吗?”

    慕冬儿一开始对这条红得发黑的鞭子不太感兴趣,听到最后几句才觉得有点意思,嗯了一声,接在左手,施展自己学过的幻术,鞭子瞬间长到几丈,笔直地指向前方,眨眼之间,一小团火焰从鞭柄一路烧到鞭梢,消失在空气中。

    “哈哈,我死也不会放弃它!”慕冬儿大笑,将藤条塞给父亲,跑到远处玩鞭子去了。

    慕行秋站起身,握着藤条,对左流英说:“总不能就这么交给昆沌吧。”

    左流英没吱声,在他眼里,慕行秋更像是一个长大的孩子,过了一会他说:“可以先留着,可是魔种早晚会重新生根发芽,没有魔劫相助,这回你压不下它们的力量,魔种会引来昆沌。”

    “我明白,我只是不想就这么便宜他。”慕行秋知道昆沌的强大,也知道自己与魔裔道士的差距,可是心里仍然不太服气。

    没多久,殷不沉和飞霄又回来了,前后不到半个时辰,远远就冲慕行秋哀求:“道尊,您原谅我吧,我们再也不生二心了,从今以后,我们老老实实给您当牛做马……”

    慕行秋叹息一声,这本是秦先生制定的一个小计划,让殷不沉修炼魔尊正法,慕行秋注入一道法术,殷不沉一旦小有所成之后,就会显露出若有若无的魔魂特征,从而吸引昆沌的注意。

    殷不沉这时不可能察觉到真相,只是天生胆小,对慕行秋注入的法术耿耿于怀,吓得又回来了。

    慕行秋决定留下半妖,栽赃嫁祸的确不符合他的脾气。

    殷不沉落地,害怕道尊会审问自己,抢先道:“大事不好,我跟飞飞联系上了,他说一群道士正在到处追捕豢兽师,灵王第一个被困住啦。”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