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一十二章 祖师的召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像一次火山喷发,一开始地动山摇,接着是烟火冲天、岩浆四流,场面蔚为壮观,然后就进入了冷静期,澎湃的力量被凝固在冷硬的岩石之中。

    道统第三十八代祖师昆沌在经历一次光芒四射的亮相之后,同样迅速冷却,比许多人预料得更快。他在光柱升起的地方,也就是小酒馆上空中造了一座九层塔,容纳九大道统数万名道士,施展**术重建了皇京,并吸引天下各处的修行者络绎不绝地前来朝拜,自己却躲进第八层塔的一处房间里,再也没有公开露面。

    全体道士被毫无征兆地拽回真实世界,对突然产生的新祖师既惊喜又困惑,却只有九位宗师和寥寥数位道士面见过这位初代三祖的亲传弟子,另外几名服月芒弟子都没有得到机会。

    沈昊正是因此而惊讶。

    道统塔共分九层,最高一层专门用来供奉初代三祖的画像三祖不留名不传形,这还是第一次有画像出现,而且是由亲传弟子拿出来的还有九大至宝。

    九位宗师只见了新祖师一面,就全盘接受了他的说辞,并自愿交出了本派至宝,起码当时是自愿的,过后却多少有些惶惑,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草率了些。

    杨延年的闷闷不乐就是由此产生,庞山的势力本来就已衰弱,没有祖师塔,心里更没底了,无论服月芒境界还是道士之心,都不能令他释怀。

    “这是一次机会。”他对沈昊说,没有回避在场的异史君,“你要对祖师说……不,什么都不用说,你只需知道九家道统对至宝的安排有些异议,祖师自会知道你的想法,也就知道了整个道统的想法。”

    “九大至宝?”

    “嗯。它们被放置在第九层塔,用来供奉三祖,可是祖师没说要放置多久。总之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几位宗师当时考虑得都不够妥当,我在想,是不是能与祖师再商量一下……”

    沈昊茫然地点点头,看到宗师如此犹豫不决,让他更为吃惊,一想到祖师能够看穿自己的全部想法,他又觉得有点可怕。因为他需要考虑的不只是九大至宝,还有对祖师本人的大量怀疑。

    异史君扑哧一声笑了,“这有何难,这件事交给我好了,也不用沈昊说什么、想什么,我直接跟祖师谈。”

    杨延年扭头扫了异史君一眼,居然没有反对,“反正祖师知晓一切,知晓一切……”

    杨延年转身走出房间。异史君和沈昊只落后一步,出门时却已不见宗师的身影。

    “只要还有一半法力,杨宗师也逃不过我的眼睛。”异史君整理一下脖子上的珍珠绳索,带头向塔梯上走。“是在上面吧?”

    “第八层白门。”沈昊随口道,他已经从宗师那里接到指示。

    塔梯走到一半,让过数名下行的道士,异史君止步转身。语重心长地说:“有什么可焦虑的?瞧我,脖子上带着狗链子,性命朝不保夕。心态不也保持平和?这里面有秘诀,比道士之心还好用。”

    沈昊微皱眉头,但也若有期待,想知道这只老妖的秘诀是什么。

    “装。”

    “装?”

    “假装镇定、假装勇敢、假装平和、假装高兴、假装深沉,装着装着你会突然发现,咦,成真了!哈哈。”

    沈昊目光中闪过一丝怒意,以为异史君在消遣自己。

    “道士之心不稳了吧?”异史君转过身,背负双手,笑吟吟地继续往上走,“你一定感到疑惑,为什么道士之心从前很稳固,最近却频繁波动呢?是你的修行太低吗?是因为至宝提高的修行有漏洞吗?其实这都不是重要的原因。”

    异史君闭上嘴,有意吊胃口,沈昊就是不肯开口询问,直到走上第八层,异史君才继续道:“俯视的时候心态平稳,仰视的时候容易激动,其实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可道士们俯视众生的时候太长了,忽略了这个道理。不像我,从一只小妖白手起家,最微贱的时候被踩在料泥里,最高的时候头顶上也悬着一个道统。”

    “你是说我有嫉妒心?”

    “那不是嫉妒心。”异史君找到了白门的所在,缓步走去,“就是一点小小的失望,我以为自己到了服月芒境界就能纵横天下,随便欺负道士,结果还不是落到这种地步?你失望,因为从前的伙伴还是比你高出一截,因为这位新祖师跟你想象中的道士不太一样。”

    异史君走到白门门口,转身冲沈昊眨下眼睛,“至杂也是至纯,不能心如止水,就干脆搅一池混水,反正最终目的是不让别人看穿你在想什么。装吧,等你假中有真、真中有假,连你自己也分不清虚实的时候,大功告成。”

    异史君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而入,一进去就放声大哭,“祖师!祖师!终于又见到您了,这段时间里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您啊……”

    房间很小,没有窗户,摆设只有一只香炉和一只蒲团,香炉摆在门左的角落里,蒲团放在斜对面的角落里,道统第三十八代祖师昆沌坐在上面。

    对于凡人的肉眼,屋子里显得很暗,对于道士来说,修行境界越高看到的光芒越盛,沈昊心中微颤,因为那光芒里似乎蕴藏着无尽的法力,只是浸润其中就已感到极为舒服,再稍微做些修行功课,就能用来增强自己的内丹。

    越是高等道士修行越难,光是找一处灵气充沛之地就不容易,然后是长时间的存想、诸多法器尤其是至宝的协助、对玄奥法门的领悟与升化,每一步都如同攀登一座高峰。

    可是祖师发出的光芒却能直接提升内丹。

    沈昊此时的感觉就像是从小在荒漠中长大的人,突然来到江南水乡之地,见到星罗棋布的池塘与河流,兴奋得心都要爆裂了,又好像是辛苦经营数十年、一点点积攒钱财的守财奴,被带入巨贾之家,亲眼见到金山银山。主人虽未明说可以随意取用,可也没派人守卫,就那么随意地堆院子里,似乎谁都能拿走一两块……

    沈昊的道士之心再也无法平静了,道士绝情弃欲,可以不在乎生死、亲情、友情、爱情等等,但是不会不在乎修行,修行就是他们的解渴之水与金银。

    他明白为何九位宗师把持不住了,由服月芒进入服日芒是最难的一步,很多时候就像是碰运气。现在机会摆在面前,任谁也不能不心动。只有离开这间小屋之后,宗师们才能逐渐冷静下来,杨延年甚至不敢求见祖师,因为他知道自己挡不住这层光芒的诱惑。

    沈昊更挡不住,所以他不明白杨延年为何要将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自己。

    沈昊做了三次努力,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悄悄进入存想状态。开始吸收这不知名的光芒,用来磨砺自己的内丹。

    他醒来的很突然,耳边有个细细的声音一直在叫唤,破坏了存想状态。睁开双眼之后,他发现那个声音很像是慕行秋。

    异史君将地面当床榻,随意地坐下,脸上一滴泪珠也没有。以左肘支地,右臂在空中挥来舞去,正大吹大擂。“放眼整个天下,能与祖师平起平坐的,也就是我了,魔魂算半个,他得与魔种融合之后才能勉强算一个,可他没机会了。别看我现在是你的阶下囚,挡不住你一招,那是因为你没给我机会。当我决定修行的时候,服月芒就是最高境界,我达到了。如果我早听说世上还有更厉害的家伙,我今天的成就会更高。你明白吧,这是一个眼界的问题,整个世界束缚住了我,你就是那个打破束缚的人,可是留给我的时间太短了……”

    祖师昆沌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异史君表演,似乎对他颇感兴趣。

    就在祖师和沈昊的注视下,异史君突然变了一副模样,双腿在地上连蹬几个,退到摆放香炉的角落里,全身缩成一团,瑟瑟发抖,恐惧到了极点,颤声求饶:“别杀我,求求你,千万别杀我,我没有野心,就是一只可怜的小妖,让我当您的奴隶吧,让我给您做事……”

    异史君突然又站了起来,神情凛然,咬牙切齿地说:“慕行秋,都是因为慕行秋,他偷走了魔魂与魔珠,他野心勃勃,妄想与天地争雄、与神灵斗胜,他骗我,不至一次。祖师,请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去把慕行秋抓回来,我要报仇,只要能看到他罪有应得的下场,我死也安心。”

    异史君拥有三百余只魂魄,在主魂束手无策的时候,其它魂魄就纷纷站出来说话,每一只都是真心实意的,集合在一起体现出来的样子极为怪诞。

    这是“装”的最高境界,只有单一魂魄的沈昊无论如何模仿不了,他的心事已在祖师面前暴露无遗。

    祖师昆沌抬起右手,开口说话,异史君听得极为认真,频频点头,沈昊若有所思,偶尔点头。

    他们两个听到的话都不一样,相互间一无所知。

    昆沌对异史君说:“带领你的妖族去占领野林镇。”

    异史君向昆沌深鞠一躬,明白这趟行动的目的,“十天,我只要十天,慕行秋若不出现……请您放心,让天下大乱是我的强项。”

    祖师对沈昊说:“道统的人永远都属于道统,去将那些吐丹道士都带回来,我将赐予他们纯正的内丹,并去除再灭之法的余患。”

    祖师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沈昊知道杨清音是他必须带回来的道士之一。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第九百一十二章祖师的召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