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一十章 皇京的变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京恢复了原样,应该说越发宏伟壮丽了,楼阁更高、城墙更厚、街道更干净、树木更茂盛,连风也变得更为柔和,不冷不热,到处都是人,个个带着心满意足的神情,陌生人之间互相含笑点头,熟人之间亲切地闲聊几句,短短一条路也要走上好久,却没有一个人因此着急。

    城里几乎见不到符箓的影子,原来的符箓大都被光柱吸干了法力,如今支撑整个皇京的是一种更强大、更广泛也更隐蔽的法术,远远望去,凡人能看到令人心生恬静的微光,仿佛黑夜中的灯火、荒漠中的绿意,修士看到的却是令人激动万分的多彩光芒,像是吸引昆虫的火焰。

    沈昊的法力较弱一些,不能频繁施展瞬移之术,花了一天一夜时间才带着辛幼陶和小青桃回到皇京,一路上未做任何停留,因此还不太了解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之前,皇京为了自保在数百里以外就设置了符箓,离城百里之内禁止飞行,如今这些措施与禁令都被取消了,天空中尽是飞来飞去的符箓师与修士,风尘仆仆,看样子都是从千里之内赶来的,更远方的人还在路上。

    修行者们脸上都带着朝圣般的庄严神情,在空中互相谦让,却极少交谈,好像一切都是心照不宣,一开口就会泄露天机。

    “和我们一块去皇宫吧。”进入皇京上空,辛幼陶发出邀请,心里其实有点勉强,他与沈昊曾经是对头,也曾经是极要好的朋友,可如今一个是注神道士,一个是凡俗的大符箓师,不能说是分道扬镳。彼此间的距离确实越来越远。

    沈昊摇摇头,指着城池东北角上空飘浮的一座九层塔说:“道统在那里,我要去……看看。”

    辛幼陶只是觉得那座塔很特别,却察觉不到道统的存在,于是点点头,正要告辞,小青桃突然开口:“沈昊,你相信慕行秋吗?”。

    沈昊一时语塞,他们一路上都没有谈过这个问题,它很简单。却是决定根本立场的大难题,“现在的问题是……咱们到底该不该相信自己。”

    沈昊飞走了。

    辛幼陶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小声道:“注神道士非得这么说话吗?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昆沌真像魔魂说的那么厉害,那咱们所做的一切决定可能都受到他的影响。”小青桃解释道。

    “唉,如果留在道统,你肯定比沈昊更早成为注神道士。”辛幼陶半是敬佩半是讨好地说。

    小青桃微微一笑,这曾经是她最大的梦想,自从她决定退出道统之后,梦想就已成为遥远的回忆。突然间,她有点理解昆沌为什么非要再造一个新魔族了:梦想永远不死,只是化为灰烬,一旦拥有相应的实力。它还会再度重燃,甚至燃烧得更猛烈。

    小青桃心中一颤,急忙去除这个念头,“不用太在意。任何法术都需要法力,昆沌不会无限制地施展幻术,瞧。他重建皇京安慰凡人,施放光芒吸引修士,就说明他在减弱幻术的影响,咱们的决定暂时还是自己的。”

    两人向皇宫飞去,地面上有百姓认出了他们,热情地招手,却不像往常那样欣喜若狂,小孩子也不再跟着奔跑,天上到处都是飞行者,首席大符箓师和裴帅也不显得特别突出了。

    快到皇宫上空的时候,辛幼陶说:“咱们做个约定吧。”

    “嗯?”

    “从现在开始,你和我心里有什么想法无论什么想法都说给另一方,互相判断对方是不是……受到了影响、发生了变化。”

    “好,你先来。”小青桃笑着说,觉得这会是辛幼陶想出的主意。

    “实话实说,我觉得这个道士抢了咱们的风头,我有点怀念从前万众敬仰的感觉。”

    “哈哈……嗯,你没受影响。”

    皇宫毕竟是皇宫,周围有一圈守卫者,禁止不相干人等飞进飞出,大都是之前那一战中法力损失不大的修士,他们恭敬地向裴帅和大符箓师行礼,没有通报就将两人放了进去。

    “这真是一幅天下太平的景象,皇京松懈到好像永远都不会打仗了。”辛幼陶小声说,进入皇宫之后,两人还是下地步行,以显尊重。

    成群的太监与侍卫很快迎上来,虽然两人更想马上去见熏皇后,还是被请去先见慈皇。

    慈皇在内书房召见两人,看上去容光焕发,与之前疑虑丛生的阴郁样子截然不同。

    “我与皇后正担心二位的安全,结果你们就回来了,我一接到通报就说‘不用请,他们肯定会先来皇宫。’”慈皇上一次如此亲切随和,还是望山大战的前后,后来渐渐被魔种影响,性子就变得多疑起来,“噩梦,这真是一场噩梦,睡了十几年,终于醒来了。谁能想到魔种竟然躲在暗处操控世人呢?唉,连我也没能抵住,好在有熏皇后、有两位国之重臣还保持清醒……”

    慈皇说了很多,有悔悟、有畅想、有叮嘱,热情得像是十几岁的毛头小子,房间里到处都是打开的书籍,桌子上则是成堆的奏章,看样子慈皇真的要将“噩梦”中的十几年弥补回来。

    辛幼陶和小青桃嗯嗯地听着,这个慈皇与过去十几年的他判若两人,却与更早的他颇为相似,所以到底受没受到昆沌的影响,还真很难说。

    辛幼陶终于忍不住打断慈皇,“陛下,您对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很清楚吗?我们刚回来……”

    “当然清楚。”慈皇站起身,绕过宽大的桌子,一边走一边说:“整个圣符皇朝差点就要灭亡,最危急的时刻,道统回归,第三十八代祖师亲自出手,扫荡群魔,宇内重得太平。可惜还是有一点魔种逃跑了,但是成不了大气候。十五年之内,魔族就将永远消亡。至于妖族,又一场大战即将开始,望山之战以后,圣符皇朝给了妖族十几年的休养时间,是时候来一次彻底解决了。”

    “慕行秋呢?陛下知道他出现过吗?”。

    慈皇脸色微沉,“真是令人伤感,慕道士曾经为圣符皇朝做出那么大的贡献,在最后关头却没能抵住魔种的侵袭。我们都看到了,那个淡蓝色的女子乃是魔女。小孩儿手里的藤条则是魔种之枪。但这也不能全怪慕行秋,除了祖师本人,谁也不敢夸口说自己能挡住魔种。只能说世事无常,希望他还有机会摆脱魔种、重返道统。”

    这就是慕行秋在世人中的形象:一个悲剧英雄,在为圣符皇朝立下那么多的功劳之后,却在胜利即将到来的时候堕入魔道,带着最后一点魔种逃亡了。

    慈皇没有提起魔魂,两人也没有问。

    瞧出两人的失落神情,慈皇正色道:“我知道你们跟慕行秋是好朋友。也不用太遗憾,当代祖师法力无边,或许能将慕行秋从魔途当中拯救出来。”

    “这位新祖师……陛下知道些什么?”小青桃问,总觉得这位唠叨不止的慈皇有些根本性的变化。

    “新祖师讳昆沌。乃是道统第二代弟子,为了彻底消灭魔种,在初代三祖的安排下隐忍十几万年,一朝出世。魔种无存……这些事情我也不太懂,你们可以去问道统里的朋友,道士们都回来了。圣符皇朝即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大盛世。”

    慈皇又说了很多话,大意是勉励辛幼陶和小青桃努力重建龙宾会和修士团。

    好不容易告辞离开内书房,辛幼陶长出一口气,屏退送行的太监,小声说:“慕行秋成为大恶人了,可是慈皇居然一点也不怀疑咱们,也不问问咱们被带走期间发生了什么。”

    “听听熏皇后怎么说吧。”小青桃心里堵得慌,因为她和辛幼陶都没为慕行秋辩解,面对汹汹传言和强大的法术,单纯的语言毫无意义。

    熏皇后将曾拂留在身边,慵懒地坐在软榻上,好像早就知道他们会安全回来,一点也不担心。

    “我还以为你们一时半会不回来了。”熏皇后说。

    这句话一出,辛幼陶和小青桃就知道熏皇后仍然相信慕行秋。

    辛幼陶迫不及待地将秦先生说的话复述了一遍,“现在我完全糊涂了,魔魂的话大部分都是猜测,慕行秋和左流英相信他,可是……”辛幼陶指着窗外,“皇京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怎么解释都可以啊,新祖师一定就心怀恶意吗?也未必吧。”

    辛幼陶转向小青桃,“这真是我的心里话,没受任何法术的影响,还没到皇京我就有这种念头了,一看到皇京我就在想:在没有明确迹象之前,怎么证明一个人要灭绝天下众生呢?就因为他有这个本事吗?”。

    小青桃摇摇头,无法回答辛幼陶的疑问。

    “你们见过慈皇了?”熏皇后突然问。

    两人点头。

    “你们觉得他是如此轻信之人吗?”。熏皇后继续问,不等两人回答自己说下去,“我不知道新祖师有何野心,我只知道一点,人类现在所享受的一切都是有代价的,咱们要与妖族进行一场空前的大战,伤亡必定极为惨重,可是所有人对此好像都不在意。还有,道统之塔就耸立在皇京上空,我一点也不喜欢。”

    “除非慕行秋和左流英能想出办法,咱们……什么也做不了。”辛幼陶有些沮丧,与魔种尚且可以一战,面对昆沌却是束手无策。

    熏皇后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而是转向小青桃,“一批妖族在皇京落网,其中一些你们可能认识,明天中午他们就要被当众处决了。”

    “裴子函和锦簇!”小青桃首先想到这两位。

    “嗯,还有一个异史君,据说他是妖族之首,也在被处决之列。”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第九百一十章皇京的变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