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零八章 一次逃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飘在空中以古怪姿势进行存想的道士一点也不像魔族:没有三丈的身高,脸部棱角分明却没有战士的威严,那捧大胡子更是与慕行秋在各种场景中见过的魔族都不相似,当他存想时,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完全是纯粹的道士风格。

    慕行秋想起自己在止步邦里了解到的一些信息:妖族出身的三祖点燃道火,却找不到合适的弟子,只能重返故地向魔族寻找帮助,彼时魔族正苦心孤诣地试图毁灭神树,对这种新兴起的法门不以为意,允许三祖在魔族中间招收弟子,希望“奴隶”创造的法门最终能为己所用。

    那批魔族弟子忠于道统,参加了最后的道魔大战,接下来的记述却消失了,在道统的记载里没有他们的任何痕迹,慕行秋曾经向左流英请教过,连这位专门研究魔族的禁秘科道士也没听说过他们的事迹,对此的解释是魔族弟子很可能改头换面,以道士的身份留存于道籍之中,早期的祖师当中没准就有他们的身影。

    突然之间,跳出来一位谁也没听说过的魔族弟子,掌握着世上最为强大的魔劫之力,连冷漠到对道魔大战都不关心的魔魂秦先生也感到惊恐不安,慕行秋即使拥有道士之心,即使准备得再充分,也不可能坦然接受这样的解释。

    “魔族弟子?”他问出了这句话。

    大胡子道士仍在存想,夕阳照在他身上,散发出柔和的光辉,无论是拥有内丹的修行者,还是再普通不过的人类,心中都产生了强烈的亲切感。相信这名道士睁开双眼之后就能改变世界,解除人类所面临的所有困苦与危机。

    辛幼陶和小青桃痴迷已久,甚至没注意到慕行秋等人已经冲出虚空,就站在道士十几步以外。

    沈昊好不容易才相信左流英的判断,认为道统正陷入险境,在转身面对道士的一刹那,信心又一次轰然崩塌,一时间羞愧难当,却没有惊恐。因为他也跟其他人一样,觉得道士一睁眼就能解决全部问题。

    慕行秋感到一阵茫然,他已退出道统,去除了泥丸宫传承,重新修行了内丹,可还是跟辛幼陶、小青桃一样,对道士不自觉地心生好感,只是程度略差一些,他忍不住想:这样一名道士,即使是魔族出身又能怎样?还是会维护道统和人类的利益吧。

    “这是他的法术。沉淀在道统的修行法门里,你们所有人都受影响。”秦先生的声音变得严厉一些,“还有不到一刻钟。他就将睁开双眼,到时候即使还没有完全吸收魔劫之力,也能杀死所有人。”

    秦先生终于承认“道劫”真的是“魔劫”了。

    “杀死所有人?为什么?”慕行秋还是没能摆脱迷茫状态。

    “看看左流英,看看周围的妖族,然后你得立刻做出决定,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慕行秋看向左流英,微微一惊,因为左流英居然也跟普通凡人一样。露出崇敬之情,这样的神情放在他那张脸上显得极为怪异,是他一直坚持认为魔劫失控、道统正处于危险之中,此时却将那些说法抛得一干二净,如果他是站在地面,激动得跪下也有可能。

    曾经的道统注神道士、重修而成的服月芒道士,也屈从于某种法术的影响。

    这是慕行秋受到的第一个警示。

    目光转动,慕行秋看到了地面上的那一小群兽妖。认出了骷髅脸的裴子函,这些最为强悍的兽妖正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丝毫没有感受到道士带来的欣慰与信心,再远一点的半空中,半妖殷不沉正冲他招手。用嘴型招唤道尊快点撤离,他坐下的飞霄则已经迫不及待。四肢像在海里一样划动,想要违背豢兽师的意志立刻逃跑。

    这是慕行秋受到的第二个警示。

    两个警示都说明一件事,道士真的在施展法术控制或影响所有人类的情绪。

    慕行秋心中的茫然渐渐散去,他开始感觉到危险,却无法燃起斗志,也迟迟不肯做出决定,这更让他感到可怕,道士的法术没有具体针对任何人,却让他这样一位念心科高手无力摆脱。

    “这个道士好可怕。”飘在慕行秋旁边的慕冬儿开口道,声音很轻,生怕引起周围人类的不满。他同时受到两种情绪的影响,一种与正常人一样,想对道士顶礼膜拜,另一种则是手中藤条传来的颤栗,魔种跟魔魂秦先生一样,厌恶并害怕这名道士。这让慕冬儿无所适从,皱起眉头,困惑地看向父亲。

    “龙魔……”慕行秋转身看向身后的真幻,吃了一惊,龙魔变成了淡蓝色,居然显示出真幻之躯的早期状态。

    “好强的法术。”龙魔苦笑一下,她已经发现自己的变化,“我永远也打不开拔魔洞了,真幻就是一道失败的法术。认识你真好,慕行秋,我的寄居之身……”

    这是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警示,慕行秋终于从迷茫状态中清醒过来,开始施法将周围的同伴聚集到自己身边,地面上的人类他就顾及不到了。

    “或许你应该与魔种融合。”慕行秋一边施法一边说。

    秦先生察觉到了法术,声音稍微缓和,“没用,融合之后的魔王能与三祖一战,却远远不是他的对手。我在你的脑海里留下一段记忆,以后你会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现在,你必须逃离此地,越远越好,不要去任何天地灵气或是不洁之气浓郁的地方,那里都不安全。你救的不只是自己,而是所有人。”

    慕行秋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承受得起这么大的责任,他还纳闷秦先生为何如此执着地相信自己,而不是境界更高的左流英,或者实力也不弱的异史君。

    想到异史君,慕行秋才发现自从逃离虚空之后就看见过他。

    异史君是众魂之妖,修炼的却是道统内丹。可他既没有像人类一样心生崇敬,也没有像妖族一样恐惧到不能动弹,一早就飞走了,这时已在十余里之外,正冲慕行秋打手势,示意他跟自己一块逃走。

    慕行秋摇摇头,继续施法将同伴们召过来,连殷不沉也在其中,飞霄极度不愿意靠近道士。四肢努力划动,却敌不过服月芒境界的法术,背上的半妖惊恐地说:“道尊,您这是……您这是……”

    除了异史君,同伴们都过来了,熏皇后还在皇宫里,慕行秋已经顾不上她了,凡人之躯也承受不住他待会即将施展的瞬移法术。

    沈昊、辛幼陶和小青桃迷惑不解地看着慕行秋,很快目光又转向大胡子道士,只有左流英的目光转向慕行秋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他也是第一个猜出慕行秋想做什么的人。

    慕行秋准备好了,可他没办法施展瞬移之术,仍然有某种东西横在心里。令他不能专心施法,总觉得事态或许不是秦先生说的那么严重。

    左流英的目光渐渐变得严厉,还有一点指责,好像很不喜欢慕行秋正在做的事情。

    异史君再也顾不得谨慎,在城外大声叫道:“喂,不想走也行,把魔魂珠还给我!咱们可是说好的……”

    异史君逃走得太匆忙,当时只有一个想法。离白剑和手持白剑的道士越远越好,直到逃出法术最强烈的区域之后,才想起魔魂珠还在慕冬儿体内。

    慕行秋没时间搭理异史君的要求,他已经耽误不少时间,夕阳半落,极远处有一波波的光芒正向皇京飞来,那是道士发出的“三十三动”正带着众生的深刻记忆返回。

    道士即将睁眼,他会明白自己所处的时代与形势。明白谁是敌人谁是朋友,明白自己拥有多少力量……

    “帮帮我。”慕行秋向左流英说,道士的法术太强大,只凭自己无力完全摆脱。

    左流英右手拿着草帽,左手里多出一团光。神情越显严厉,“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

    左流英也迷惑了。

    “如果你是对的。那就是对的,如果你是错的,那么还有机会纠正。”慕行秋说,他越来越相信秦先生的话,留在这里才是错误的。

    左流英手心里的光芒终于射出,正中慕行秋的脑门。

    慕行秋先是感到一阵剧痛,接着脑子里一片清明,左流英就连法术也充满了矛盾,想帮助也想阻止。慕行秋承受住了那一击,又可以不受束缚地自由施法了。

    夕阳在坠落,光芒在飞近,夜色在涌来,天地在深陷,时间在凝滞,慕行秋从来没施展过如此胶着的法术,明明是瞬移,却变得像乌龟爬行一样缓慢。

    左流英在凝视,龙魔在微笑,慕冬儿在纠结,殷不沉和飞霄在惊恐,沈昊、辛幼陶和小青桃则由困惑变成了恼怒,纷纷伸手想要阻止慕行秋施法。

    慕行秋努力驱动法力,希望在一切还得及之前突破周围的法术障碍。

    不远处,慕冬儿的肉身以正常速度消失了,慕行秋身边的慕冬儿发出一片光芒,他收回了自己的肉身,意味着魔魂失去了暂时的寄居之地。

    “我去了,十二年之内……”秦先生的声音在慕行秋脑海中最后一次响起,他进入了轮回,这是他躲避强敌追捕的唯一方法。

    光芒飞来的速度更快,片刻之后,第一片光回到道士体内,他睁开双眼,第一个看向的就是法术旋涡中的一伙人类与妖族。

    慕行秋与道士互视,顷刻间明白了彼此间的想法。

    “轮回。”慕行秋没有开口,而是以意念将这两个字送给道士,他要让道士知晓魔魂的下落,这一点非常重要。

    慕行秋终于再无半点怀疑,秦先生的所说的一切都是实话,这真是一名道统的魔族弟子,真的要杀死众生。

    一次逃亡,或许能改变事态。

    (本卷结束)(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