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零七章 操控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昊一个人不是数名强敌的对手,他对此一点也不在意,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会毫无怯意地挑战更强大的敌人,可问题就出在“必要”这两个字上。

    如果左流英所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如果魔劫真的失去了控制,如果道统真的陷入险境正需要外界的帮助,那他阻拦慕行秋等人离开虚空的行为,就是大错而特错。

    在需要自己做决断的时候,沈昊才发现事情如此艰难,以至于有点羡慕对面的慕行秋他擅长决断,有时候甚至显得鲁莽与轻信。

    “你怎么想?”沈昊顺嘴问了出来,他无法摆脱这种两难困境,道士之心能让他最大限度地保持冷静,却没办法提供准确的答案。

    “我?”慕行秋想了一会,抬头望了一眼洁白到令人眩晕的泥丸宫,“我从来就看不透高等道士的想法,若是让我来猜的话,我会说这处虚空不是道统创造的,因为这不够‘顺其自然’。”

    异史君非常着急,“慕行秋说得没错,道统不是最讲究顺其自然吗?追捕魔魂、魔种这么重大的任务都交给你这样的道士,为什么突然间就勃然大怒了呢?发动如此庞大的魔劫守卫虚空,这可一点也不冷静。沈昊,别当傻瓜了,就因为你的犹豫,咱们刚刚失去一次机会,魔魂珠已经好一会没察觉到慕冬儿的肉身了。”

    趴在父亲怀里的慕冬儿虚弱地点点头,表示异史君说得没错,他的确接收不到肉身的感应了。

    沈昊终于将察形之镜对准慕冬儿,再次对他施展鼎辅之术。

    异史君松了口气。一边控制魔魂珠,一边对龙魔说:“还等什么?没有身魂感应,你也能召引魔劫,赶快打破虚空吧,这种地方。待得久了我想吐。”

    龙魔早已做好准备,立刻驱动自己的真幻之躯,魔劫在她头顶出现了,一小团乌云,在洁白无瑕的泥丸宫中分外显眼,可是它没能维持多久。刚一显现就渐渐消失,像一滴墨掉进了清水里,雄心勃勃地发起挑战,最后却丝毫无碍于清水的纯净。

    “怎么回事?”异史君一惊一乍,与道士相反。他从不掩饰心中的情绪。

    龙魔对这样的情形不是特别意外,“有什么东西在吸收魔劫,我早就怀疑……”

    “你早就怀疑?那咱们辛辛苦苦地突破白雾闯进泥丸宫干嘛?还不如留在原地等死。左流英,你主意多,再想一个。”

    “继续召引魔劫。”

    左流英的主意让异史君深感失望,只好将注意力又转到慕冬儿这里,“小子,还是你可靠。找到肉身,用力一击,没有魔劫相助。你也能打破虚空,出去之后我一定让你天下闻名……你不感兴趣?那就想一想母子重逢的温馨场面……什么,你母亲不懂温馨?那就想想……夫妻重逢,哈哈,你带给杨清音的不只是自己,还有你父亲。完完整整、一块不缺、如假包换的慕行秋……你这是怎么了?不太精神啊。”

    慕冬儿又飞起来了,手握藤条戳戳刺刺。却没有之前的那股兴奋劲儿,好像被逼无奈在收拾脏乱的房间。“不是我,是魔种,它们没力气了。”

    “我的魔劫用完了。”慕行秋的服日芒境界无法长久保持,时间一到,还是会退回原有的服月芒六重境界,他仍然能激发魔种的力量,声势却从海洋变成了河流,早已挥霍成性的慕冬儿对此很不习惯。

    “不会吧,我这么倒霉?”受困者有好几个,异史君想到的只有自己,扭头看去,龙魔正漫无目的地召引魔劫,泥丸宫里布满了将散未散的黑色雾迹,黑色相衬,令洁白的房间多了几分真实感和距离感。

    “你在找什么?”异史君明白了左流英的用意。

    左流英没吱声,目光在泥丸宫里逐寸扫过,这里没有看上去那么大,九丈见方,在片片乌云的映衬下,景象变得清晰了一些。

    “在那里。”左流英指着斜上方的一小块区域,龙魔接连召出五团魔劫,淡云环绕,显出了里面的小小人形。

    不是一个,而是三个。

    三名非常苍老的道士人形,盘膝坐在空中,由于一切都是白色的,他们看上去就像是一整块玉雕。

    “哇,这就是道统初代三祖吗?他们真是妖族!”异史君的兴奋劲蹿起来了,“瞧他们的尖耳朵,嘴里好像也有獠牙……哈哈,有意思。”

    “怎么会是三个?”慕行秋见过的泥丸宫非常多,因此产生的疑惑也跟别人不太一样,“如果这座泥丸宫属于三祖之一,他们为什么要传承自己?”

    泥丸宫里的小人儿代表着道士的传承,都是这一科境界达到注神以上的某位道士,年代通常比较久远,三祖以自己的形象当作传承,而且还是同时三个,的确有些古怪。

    左流英盯着那三个小小人形,直到魔劫消散,人形重新泯于洁白之中,他才缓缓道:“三祖的泥丸宫合而为一了。”

    “哈,这回你可说错了。”能指出左流英的错误,异史君很是高兴,“泥丸宫怎么能合而为一?那三祖岂不是要共用一个脑袋?就算道法无边,也做不出这种事吧,关键这样做毫无必要,三祖自己也不能同意啊。”

    “那们并非自愿,而是被迫的。”左流英勇于相信任何不可思议之事,此时也微微动容,“三祖被炼成法器了。”

    听者沉默,左流英摘下草帽,轻声念诵经文。

    “不可能,整个天下谁是三祖的对手?”沈昊大摇其头,除非证据确凿,他不会承认任何不可思议之事。

    “左流英也是瞎猜,未必就对。快点找到慕冬儿的肉身才是正事。”异史君对道统的历史非常感兴趣,此刻却不愿深究。

    左流英一直在诵经,声音不大,也没有法术效果,像是纯粹的悼念。悼念那三只点燃道火的妖族。

    龙魔还在尝试召引魔劫,过了一会她终于放弃,罕见地叹息一声,“我召引不到魔劫了,它们找到了真正的主人,正听从他的命令。拔魔洞我以后也打不开了。奇怪。如果魔劫不属于三祖,到底属于谁呢?总应该是道统中的某个人吧?”

    没人能回答她的问题,连左流英也不能,这是道统的秘密,恐怕连历代祖师都不掌握任何线索。

    “肉身!找到肉身了!”异史君欣喜若狂。“慕冬儿,就看你的了,慕行秋,你也加把劲儿,把魔种的力量全都激发出来!”

    慕行秋可没办法激发出魔种的全部力量,即使他有魔劫在身,暂时达到服日芒境界时,也做不到。他已经竭尽全力,魔种还是达不到刚才的力量。

    慕冬儿冲到泥丸宫边缘,三丈长的藤条抵在洁白的墙壁上。小脸憋得通红,藤条却连一寸也没刺进去。

    “力量不够,我使不上劲儿……咦,有了,力量变强了……”慕冬儿的兴奋劲儿也开始上涨。

    “慕行秋,必须逼迫你才有潜力。哈哈。”异史君觉得这是自己的督促之功。

    “不是我。”慕行秋很惊讶,他非常清楚魔种突然增加的这股力量与自己无关。急忙提醒道:“小心,控制魔种……”

    如果魔种在这时候失控。他们可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放心,它们很听话!”慕冬儿不管这股力量的来历,斗志噌噌地上升。

    藤条慢慢变成了红色,像是在燃烧,慕冬儿握在手里感到灼热,但他还能忍得住,推着长枪逐寸刺进墙壁,向着自己的肉身缓缓前进。

    慕行秋干脆停止施法,没有他的激发,魔种的力量也并未减弱,“是秦先生……”

    “哈哈,魔魂好样的,出去之后我要好好感谢他。”异史君大叫道,觉得希望就在眼前。

    希望的确就在眼前,在魔种的压迫之下,泥丸宫没有破裂,而是顺着藤条的方向朝外面突出去一块,像是韧性极强的胶体。

    左流英施法了,将泥丸宫突出的那一块扩大,直到大家都跟着慕冬儿钻进去。

    藤条不停前进,红得发亮,像是镶嵌着一连串的红宝石。

    泥丸宫的突出部分越来越大,墙壁因此变薄,慢慢达到半透明状态,妖眼或天目能够望见外面的情形了。

    “皇京,真实的皇京,就差一点。”异史君声音都发颤了。

    “这个大胡子道士是谁?咱们好像在他的剑里面。”龙魔上下左右望了一遍,弄清了他们的位置。

    的确,他们就位于白剑身上突起的一块薄膜里面,微小如灰尘。

    白剑的突起部分指向百步之外的慕冬儿肉身,此时肉身已被光芒包裹,通过一条细细的光线与远处的光柱相连。

    真实世界比虚空里的场景还要诡异。

    随着白剑的突起逐渐延伸,薄膜变得更加透明,他们眼中所见越来清晰,也能听见外面的声音了。

    慕行秋看见了痴痴站在空中的辛幼陶和小青桃,听见了地面上人群的惊呼声,还看到无数道士的形象在周围闪现,偶尔他能认出其中一些人的容貌。

    “他是谁?”沈昊也发出了同样的疑问,“道统究竟发生了什么?”

    慕冬儿的肉身突然分出一束光,射向白剑的突起。

    嗤的一声轻响,光束在突起顶端射穿一个小孔,真实涌入虚空,虚空只能退却。

    真实的空气、真实的夕阳、真实的景象与声音……太多的真实涌来,被困者的身体迅速膨胀,瞬间就恢复到正常大小。

    涌向慕行秋的东西更多一点,那束光刺破突起之后继续前行,点中了慕行秋的额头。

    一大团光涌进泥丸宫,慕行秋下意识地做出抵抗,秦先生的声音就在这时候响起:“接受它,这是你唯一的希望。”

    慕行秋收敛幻术,让那团光进入脑海,秦先生的声音再度响起,语速非常快,“你还有一点时间,逃得越远越好。我要再入轮回,十二年之内,你一定要抢先找到我。咱们都错了,操控一切的不是道统三祖,而是他们的魔族弟子……”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