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零五章 柔情与魔念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细若游丝的光线离慕冬儿的肉身只剩五步距离时,停止前进,光芒仍然从光柱里传来,仿佛一轮轮波纹,每一次波动都像是集中全力的最后冲锋,却总是在光线尽头消散。

    肉身也不再向光线靠拢,平躺在空中,头顶朝向光线末端。

    将近二百名兽妖与半魔像是受到潮水冲刷的沙砾,自动在肉身脚后摆出扇形,保持着头上脚下的正常站姿,却是一动也不能动,只有目光惊慌地转来转去,鼻子能够呼吸,嘴巴也能够说话,体内法力不可遏制地快速流出。

    很快,他们的质问集中在裴子函身上。

    兽妖的质问是一连串震耳欲聋的咆哮,半魔的质问则是尖锐的鸣叫,再响亮的声音也挡不住,裴子函终于忍受不住了,他还抓着慕冬儿的一条手臂,同样移动不了,他的咆哮声甚至能暂时压过半魔,喷出一阵狂风,吹得对面的小青桃发丝舞动。

    远处的辛幼陶既担心又愤怒,却不能上前搭救,只好小心地问秦先生:“怎么样了?光线为什么停住了?小青桃不会受到伤害吧?”

    秦先生就像没听见一样,仍在专心地以指甲刻字,一边的殷不沉用崇拜的目光观赏魔魂。

    辛幼陶再也等不下去了,他不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小青桃陷入危险,一咬牙,从龟背上跃起,准备飞向小青桃。

    殷不沉反应倒快,又是一把抓住辛幼陶的脚踝,劝道:“再等等,老先生的法术很管用……”

    辛幼陶扭头。尽量保证语气平缓,“谢谢你这段日子里一直暗中保护我们三个,让我、小青桃和熏皇后没有入魔。”

    “嘿嘿,小事一桩,其实我也没做什么。魔种大多数时候根本不在皇京,我只需要保护别人的魔念不会传染……”

    辛幼陶两手夹着纸符,打断殷不沉的唠叨,“可你要是再不撒手,就是我最大的敌人,就算不是你的对手。我也要与你拼个鱼死网破。”

    殷不沉惊讶得两只水晶眼都快掉出来了,“鱼死网破?至于吗?我……灵王……”

    他还是松手了,看着辛幼陶飞走,对秦先生笑着说:“请您做个见证,灵王问起的时候就告诉她。‘能做的事情殷不沉都做了,这两位自己非要送死,谁也拦不住啊。’”

    越接近慕冬儿的肉身,辛幼陶法力的流逝速度越快,相距百余步时,那股吸力已经强劲到要将他控制住,他只好停下,施法与这股吸力对抗。大声对小青桃喊道:“我来帮你,有办法松手吗?”

    皇京上空飞满了法术物品,连那些刻在建筑物上的符箓图案。也化作一团团青烟飘在空中,个别完全依靠符箓搭建起来的高楼发出不祥的轰鸣,楼体开始缓缓倾斜。

    “别过来!”小青桃大声道,隔着裴子函,冲辛幼陶挤出一丝微笑,她体内的法力流失得更快。深知这里的危险有多大,“告诉杨清音……”

    辛幼陶心一沉。他不想听到告别的话,更不想见到告别的场景。“杨清音会原谅咱们的,她不是把殷不沉派来了吗?虽然我更希望来的是别人。”

    辛幼陶增强法术,抵抗那股要将他推向兽妖群身后的力量,一鼓作气向前飞行,绕过裴子函,握住小青桃的一只手,两人共同把持慕冬儿的一条胳膊。

    “别生气,我的胆子不总是这么大。”辛幼陶说,他也被肉身粘住了。

    小青桃又挤出一个微笑,“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慕行秋的勇气是天生的,你却要自己激发。”

    辛幼陶的肌肉也僵住了,还以勉强的笑容,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四目相对,彼此怎么都看不够。

    “呸呸……哦哦……”对面的裴子函发出厌恶的呕吐声,“肉麻、无耻、恶心……还有愚蠢,大难临头,你们两个想的就只有卿卿我我吗?”

    “是。”小青桃一点也不害羞,目光仍然不肯离开辛幼陶,“我们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用来争强好胜,如果不珍惜这最后一点时间,才是愚蠢的。”

    辛幼陶想大笑,肌肉却凝结成一团,想要说些什么,身体里却只有一腔柔情,半个字也想不出来。

    全体兽妖都跟裴子函一样,发出厌恶的声音,一名浑身是毛的高大兽妖激愤地叫道:“求求你们了,谁把他们两个立刻杀掉,我不想在死前看到这样恶心的场景啊。”

    谁也帮不了他,那两名人类互相凝视的目光变得更加含情脉脉,平时私下里都不好意思表达的爱意,此时此刻当众展示出来,因为他们知道,相比于他人的耻笑,甚至相比于皇京的毁灭,对方才是最重要的。

    他们已经尽力了,却没有能力扭转乾坤,宁愿将最后一点时间留给彼此。

    半魔发出蛇一样的咝咝声,他们也不喜欢这种场面,厌恶程度比兽妖只多不少,李青竹排在扇形队列的第一行,离肉身的脚尖只有几尺远,对两名人类看得也最清楚,“你们就要死了,所有人类与妖族都要灭亡,可我们能够重生,你们不会!你们将彻底死亡,一魂一魄都不剩!”

    辛幼陶与小青桃充耳不闻,诅咒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

    “让他们入魔!让他们看清真相!”李青竹尖声叫道,脸色憋得发青,他身后的半魔发出同样的尖叫,兽妖以吼声应和。

    半魔还剩下一些法力,不足以施展强大的法术,却足够传播魔念。

    远处的殷不沉脸色微变,低头问飞霄:“咱们要帮忙吗?入魔不是好事,咱们可以施展一道防护法术……嗯嗯,听你的,反正他们两个也活不了多久。咱们何必冒险呢?皇京越来越危险了,咱们得尽快离开。对对,灵王也不能责怪咱们,可是到时候你得承认这是你的主意……”

    秦先生只是刻字,对周围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无动于衷。

    近百只半魔同时发出嗡嗡声。那是一种魔族咒语,能够将魔念传播出去,如果是魔种,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半魔却要花费一点时间。

    魔念不可见、不可听、不可嗅,兽妖们却都微闭双目。露出迷醉的神情,喉咙里发出呼呼的声音,裴子函的目光不再盯着对面的两人,在他脑海中浮现的是另一幅场面,“妖族。伟大的妖族,我们是世界的创始者,也是世界的主人,唯有我们,我是众妖的先知,我指引他们、带领他们……”

    辛幼陶和小青桃感觉不到魔念的入侵,却能清晰地发现柔情正被愤怒与猜疑所取代,诸多往事涌上心头。大量不起眼的细节指向盘根错节的阴谋。

    “殷不沉为什么自愿来当保护者?他说是为了你。”辛幼陶明知这句话不该问,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说罢自己的脸先红了。

    “就算为了我又能怎样?你在意的是他还是我?”小青桃也知道这件事不值一提。可是语气仍变得有些生硬。

    两双眼睛还在互相凝视,却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慌。

    “咦,怎么扯上我了?”殷不沉听得莫名其妙,“他们两个这是什么意思?我为了裴道士?我只是觉得跟她并肩战斗过,配合得不错……喂,你们可不要乱猜乱想。其实豢兽师是轮流来保护你们的,这段时间恰好轮到我而已!”

    劝解已经没用了。辛幼陶和小青桃无法去除魔念,只能任凭种种不合时宜的念头在脑海中驰骋。他们终于明白抵抗魔念是多么困难,这就像手握刀剑与雾霾搏斗,用力越狠,受累越重,雾霾却分毫无损。

    “殷不沉,把我们杀死,立刻!”辛幼陶怒声喊道,心头还剩下一些理智,“否则的话,我变成孤魂也不放过你。”

    殷不沉吓得全身微微一颤,小声道:“孤魂伤不了我……让我杀死你们是不可能的,我还是……老家伙,咱们还是帮帮他们吧。”

    老家伙飞霄想了想,点下头,从嘴里吐出一团水球,水球迅速扩大,变得完全透明,只有刻意察看,才能隐约发现它的存在,殷不沉连施数道法术,令水球的防护能力更强一些,然后大声道:“屏魔罩能保护你们一段时间,你们自己也得努力,趁着魔念还没有扎根,将它们驱逐出去。”

    屏魔罩飞到了辛幼陶和小青桃身边,将两个裹住,两人的神情渐渐缓和,紧紧闭上双眼,暂时不敢再互相凝视,专心去除脑海中纷纭的念头。

    半魔没有认输,咒语念得更快了。

    “半魔数量太多,咱们可能抵挡不住,再待一会只怕自身难保,魂先生,我得走……”

    殷不沉话刚说到一半,飞霄吐出去的那团屏魔罩爆炸了,冲击波瞬间遍布全城,直达城外数里,半魔和兽妖被吹得七零八落,辛幼陶、小青桃和裴子函也飞了出去,正有条不紊飞向光柱的众多法术物品更是如同残叶一般被狂风吹散,只有慕冬儿的肉身不动。

    飞霄剧烈地摇晃,殷不沉趴在龟背上,紧紧扳住龟壳边缘,“古神呐,咱们的法术这么厉害啦!”

    但这不是他的法术,那条细若游丝的光线终于接触到了肉身,但只是一下,接着又退缩一尺有余,变得更加明亮。

    法术物品重新恢复队形,继续飞向光柱,全体半魔却都如遭重创,纷纷跌向地面,兽妖们则用双手捂着脑袋大吼大叫,辛幼陶和小青桃被冲开,这时正朝对方飞去。

    眼前一片混乱,殷不沉慢慢抬起头,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名道士。

    一名道士从光柱里跳了出来,全身光芒四射,身后还有一条细光与光柱相连,右手握着一柄长长的白剑,左手拿着一只火焰似的铃铛。

    “天上地下,我为至尊。魔族何在?”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