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零三章 魔文之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冬儿的肉身比各式符箓要沉重些,飞得比较慢,头朝上,整个身体在水平面上缓缓旋转。

    近百名半魔像是忍饥已久的恶狼终于见到了肉食,连法术都不用,借助光柱的吸力,直接扑了上来,看样子似乎要将慕冬儿撕成碎片。

    小青桃离得太远,来不及发招,殷不沉谨慎过头,贻误时机,只有辛幼陶仓促祭符观星台里的大量符箓正排着队飞行,他的本意是想激发慕冬儿附近的少量符箓,用以阻挡半魔,可他忘了,这些符箓的架构正在遭到破坏,里面的法术逐渐流失,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

    轰的一声,好像一阵飓风平地而起,以慕冬儿的肉身为中心,成千上万张的符箓同时爆炸,形成一个极大的火球。

    “天呐!”小青桃失声惊叫,辛幼陶目瞪口呆,殷不沉和飞霄同时缩起脖子。

    最惨的还是那些半魔,刚刚扑到“魔王”身边,就陷入法术之火,而且是失真的法术,不受控制,更不好对付。

    所有半魔都被点燃了,发出凄厉的惨叫,即使这样也不肯逃离,仍然围成一圈,护着“魔王”,慕冬儿的肉身因此躲过一劫。

    符箓火焰消散,半魔也扑灭了身上的火,腾出工夫仔细查看千辛万苦找到的“魔王︽”,越看越不对劲儿,“他不是魔王!”终于有一只半魔愤怒地喊出了真相。

    辛幼陶和殷不沉再不敢轻举妄动,小青桃从高空降落,指着半魔们的身后,“魔王,你们的魔王在那里。”

    魔王两个字对半魔有着难以言喻的吸引力,虽然出自敌人之口,他们也不由自主地转身、扭头,城墙里的确在飞出更多的肉身。撞出一个又一个洞孔,而且每具肉身上都有魔种的气息。

    “咦,那不是……”殷不沉认出那些肉身都是妖族,其中一个很像是慕行秋,仔细一想那其实是锦簇。

    辛幼陶在殷不沉背上拍了一下,“快救人。”

    殷不沉已经站起身,轻轻跺了下脚,飞霄不太情愿地摇了摇头,还是施法了,脖子暴长。越过半魔的头顶,从上方一口叼住了慕冬儿的一条胳膊。可它没能将到嘴的猎物带回来,慕冬儿的另一条胳膊被抓住了。

    兽妖也赶来了,裴子函及时抓住了慕冬儿,他不知道这一切究意是怎么回事,但是本能地察觉到慕冬儿的重要性,“他属于妖族!”

    飞霄的性格里没有较真这项品质,如果争不过,它很愿意放弃猎物。刚要松口缩回脖子,殷不沉双手按在它的脖子上,低声道:“给我一点面子,多坚持一会。一小会就行……”

    飞霄暂时没动,的确多坚持了一小会,也就是眨两下眼睛的工夫,然后它就将脖子缩回来了。因为一只粗壮的兽妖举起了长长的骨刀,要对着细长的脖子砍下来。

    以飞霄的修行,完全可以抗得住这一砍。但它一点也不想冒险,尤其不愿为一名人类冒险,殷不沉扭头看了看小青桃和辛幼陶,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

    那是慕冬儿,慕行秋和杨清音的儿子,即使此刻没有任何用处,小青桃也不能让他落入兽妖和半魔之手,身形一闪,在空中留下一连串的幻影,她冲进了半魔和兽妖的包围圈里,一把抓住慕冬儿,与裴子函面对面,辛幼陶根本来不及阻拦。

    小青桃的实力只能勉强施展瞬移法术,而且要冒很大的风险,进入敌群之中就没办法再施展第二次了。她不管周围有多少双凶恶的目光盯着自己,也不管下一个刹那会有多少法术和妖术落在自己身上,双手紧紧握住慕冬儿的胳膊,双目死死盯着裴子函。

    “我是你唯一的亲人,芙蓉山裴姓对你没有任何意义了吗?”

    兽妖在等首领的命令,半魔的注意力大都放在那些从城墙里飘出来的肉身上,都没有立刻对这名闯入者动手。

    裴子函的头颅像是戴着骷髅面罩,往日的容貌一点也没剩下,“意义?如果不能实现妖族的复兴,那才是毫无意义。我已经舍弃一切,还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

    语言对入魔者没有用,只会让他们的魔念更清晰、更深入,小青桃已经无话可说,也没有任何办法带着慕冬儿离开,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盯着那双突起的眼珠,希望从中看到一点点从前的影像。

    “她、她这是送死……”辛幼陶跃起,准备飞向敌群,也要去“送死”。

    殷不沉抓住辛幼陶的脚踝,硬生生将他拽了回来,“唉,我就知道不该现身,这回好了,慕冬儿出了事,灵王肯定……”

    “放开我!”辛幼陶厉声喝道,他已经全力挣扎了,竟然摆脱不掉殷不沉的法术束缚。

    “我奉命保护你们三个,损失一个已经够了,绝不能再损失第二个,救人可以,但是要从长计议。”

    “哪来的从长计议?”辛幼陶又怒又急,全身像是要着火一般,对面的半魔已经将飘在空中的肉身都辨认了一遍,没发现魔王的踪影,很可能会拿自投罗网的小青桃撒气。

    “让我试试。”旁边一个声音说。

    辛幼陶和殷不沉同时扭头再低头,惊讶地看着一直坐在龟背上的老者。

    “秦先生?这是你的名字还是称呼?”殷不沉摇摇头,压低了声音,“我尊重你是魔魂,可是就凭你现在这点实力,呵呵……”

    秦先生从来不会“呵呵”,他拽着辛幼陶的胳膊费力地站起身,望着群情激昂的兽妖和半魔,还有中间一动不动的小青桃、裴子函、慕冬儿,“我需要一盏灯或者蜡烛。”

    “什么?”辛幼陶被这位“秦先生”的冷静与威严震住了。

    “灯烛科法器。”秦先生的平淡之中自有一股非凡的气度,即使他曾在光柱的影响下昏迷,此时也仍然显得成竹在胸,辛幼陶手忙脚乱地寻找灯烛,连殷不沉也在身上摸索了两下,然后遗憾地说:“我没有。”

    辛幼陶召出三盏灯、五根蜡烛,“这是修士们制造的,不知道……”

    道统退隐已久,带走了绝大部分法器,剩下的一些也都慢慢消耗掉了,想要获得补给就只能自己制造,豢兽师当中有几十人是道士出身,传承了道统数科的制造法门,小青桃与杨清音联系密切的时候要来了这些法门,传授给修士,得以造出一批法器。

    这些法器品级一般,很少超过三品,效力也不稳定,以道统的标准只是勉强能用而已,却足够修士们欣喜若狂。

    秦先生抬起右手,用三四寸长的食指指甲在八件法器上轻轻划过,选中一根蜡烛。

    “求求你快一点。”辛幼陶几十年没直接求过人了,还在很小的时候他就接受王族的教育:不可开口求人,王族只有利益交换,没有恩情。

    可是小青桃正处于险境之中,随时都可能变成一片飞溅的血肉,他顾不上自己的身份,只要能救出心爱的人,他愿意向任何兽、妖、魔、人哀求。

    秦先生左手拈持蜡烛,举在胸前,右手食指在蜡烛表面轻轻刻划,像是在写符箓,辛幼陶很快认出来那与符箓一点关系也没有。

    “魔文。”殷不沉崇敬地说,他跟随异史君的时候见识过魔文,不识其意,却认得字形。

    秦先生在写魔文,不是一个,而是许多,慢慢旋转手中的蜡烛,要将它写满一篇文章。

    辛幼陶心急如焚,但他没法再催促了,秦先生的右手食指快得惊人,点下去就是一枚魔文,可蜡烛本身迟迟没有产生变化,还是暗淡的乳白色,烛芯也没有点燃,那是它作为法器生效的最重要表现。

    时间没多久,只是说几句话的工夫,殷不沉小心地提醒道:“骷髅头要动手了。”

    裴子函的裸眼里没有亲情,甚至没有他自己,“血祭!”他大吼道,要将自己在世上唯一的亲人献祭。

    兽妖齐吼,连半魔也兴奋起来,他们没找到魔王的踪影,心中正有一股怒气需要发泄。

    秦先生手中的蜡烛仍然没有变化,他甚至没有抬头看一眼,全心全意地刻字,终于刻满了整根蜡烛,又在字迹上刻划第二遍。

    辛幼陶失望至极,正要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搭救小青桃,却听得对面的兽妖与半魔发出接二连三的惊呼。

    慕冬儿的肉身原本在旋转,被裴子函抓住之后就停止了,现在又恢复了旋转,各抓他一条手臂的裴子函和小青桃也被带着转动。

    转动迅速扩张,很快就将周围的兽妖、半魔都带入进来,像一座无形的巨大旋涡,深陷其中者再也无法脱离。

    裴子函连声咆哮,结果连手掌都不能挪开。

    秦先生仍在专心刻字,蜡烛没有点燃,也没有任何法术迹象,辛幼陶看得呆住了,直到殷不沉的声音将他唤醒,“快瞧!”

    异常发生在另一边冲天而起的光柱上,它在百余丈的高度分出一条细若发丝的光线,忽快忽慢、曲曲折折地延伸,好像随时都会中断,目标却坚定不移,正是慕冬儿的肉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