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零二章 冲天之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耀眼到刺眼只用了一瞬间,冲天而起的光柱对周围的一切法术都有着吸引力,皇京随处可见的纸符、玉符、铜符钻出主人的箱箧,冲破门窗,排着队飞向光柱,就连那些刻有符箓的石头和墙壁也在摇晃,上面的图案闪烁不定。

    可是没有符箓真的飞到光柱里面,它们蕴含的法术在飞行过程中就已消耗殆尽,变成普通的纸、玉、铜、石,纷如雨下。

    光柱对法术的吸力逐渐外扩,城内的小青桃和殷不沉最先产生切身感受,不由自主跟着成群的符箓向光柱飞去,体内的法力如小溪一般向外潺潺流淌。

    吸力这时候还不是很强,他们还能阻止身体移动和法力外泄,殷不沉坐在玄武飞霄的背上,转了一圈,满脸的惊慌失措,“这……这是怎么回事?魔种这么强大了?”

    殷不沉几乎没有变化,连发颤的声音都跟多年以前一模一样,小青桃失望之情更重,突然想起秦先生还在小酒馆里,急忙向光柱飞去。

    “喂,你要去干嘛?”殷不沉吃惊地叫道。

    小青桃没理他,如果秦先生出事了,找到慕冬儿的肉身也没有用,她和辛幼陶根本不懂得身魂之术,帮不了虚空里的慕行秋。

    离小酒馆还有一段距离,小青桃突然发现自己飞不动了,大量符箓从她身边经过,在前方不远跌落,只有她飘在原处一步也前进不了。她以为这是光柱对自己的影响,很快察觉到阻止自己飞行的力量来自身后。

    “殷不沉,你……”小青桃既恼怒又惊讶,尤其意外的是殷不沉居然能够悄无声息地拦住她的法术,在她的印象中,殷不沉还是一只胆怯、谄媚的小妖。

    “呵呵,我们的任务是保护你们三个的安全,可不能让你去冒险,灵王……”殷不沉耸耸肩,表示自己很害怕杨清音。

    “你们?除了你还有谁在皇京?”小青桃急迫地问。

    “我。还有他。”殷不沉伸手在飞霄头上轻轻摩挲了两下,像是在安抚一只刚刚狩猎成功的猛兽,或者反过来说是猛兽在向主人撒娇。

    飞霄猴子似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目光一直不肯看向小青桃。似乎对她不太喜欢。

    小青桃脑子里一团糟,强迫自己稳定下来,“那边的酒馆里有一位秦先生,他很重要,一定要救出来。”

    “听说他是魔魂转世……”

    “别管他是什么。先救人要紧。”小青桃厉声道,光柱的吸力正逐渐变强、变广,留给他们的时间没有多少了。

    “哎哎……别急,我们去救人,魔魂还是挺重要的。”殷不沉和飞霄没有“去”救人,而是停在原处施法。

    小青桃瞧在眼里急在心里,对殷不沉的实力还是不太信任,正要亲自施法,看看能不能将秦先生拉出来,飞霄突然伸头。脖子瞬间暴长,跨越几条街,钻进光柱底部的小酒馆,又在瞬间缩回原处,嘴里叼着昏迷的秦先生,扭头放在龟背上。

    飞霄救人正及时,再过一会,秦先生体内不多的法力就要被吸光了。

    小青桃越看越惊异,她现在终于确信,殷不沉的实力比她强大。不是一点半点,而是一大截。

    “你……怎么……算了,还有慕冬儿的肉身,得赶快找到他。”

    “慕冬儿的肉身?他也在皇京?灵王一定很高兴……”

    “别管灵王。先找到慕冬儿最要紧。”小青桃太着急了,明知道殷不沉实力强大,说话也没好气,殷不沉倒不在意,飞霄的猴子脸却更冷漠了。

    “这个……这个……我也没办法啊,只是肉身……魂魄跑哪去了?这个小家伙实在太淘气了。”殷不沉也不知道该怎么寻找。

    秦先生醒了。坐起身,左右瞧了一眼,没露出半点惊讶,“肉身里有法力。”

    殷不沉没听懂,小青桃却恍然大悟,“没错,那束光能吸引法力……”小青桃上升高度,“殷不沉,帮我寻找慕冬儿,他的肉身肯定会被吸出来,希望还来得及。”

    “好咧。”殷不沉欣然同意,嘴唇翕动,对飞霄说了几话,玄武驮着他与秦先生也向高处升起,在成群的各色符箓当中寻找肉身的踪影。

    随着光柱吸引范围的扩大,飞出来的东西不只是符箓了,还有大量法器与妖物,偶尔有几具身躯,那是留在城内的修士,法力被吸光之后,他们也掉在地上,小青桃没精力搭救,等这些人醒来之后,将会对自己变成普通人而大吃一惊。

    “那束光是怎么回事?”小青桃大声问,在高空中飞来飞去,目光扫视多半座皇京。

    “道劫失控了。”大概自己觉得这个解释太简单,秦先生顿了顿,补充道:“道劫本应蕴含在九大至宝里面,操纵至宝的道士要么实力太弱,要么不了解相应的法门,释放出来的力量太多,结果道劫失控,变成倾泄,这样下去,它会将道统虚空和慕行秋的虚空同时毁掉。”

    “真不愧是魔魂,说的话这么玄奥。”殷不沉讨好地说,虽然秦先生此时很弱,但是在弄清魔魂的底细之前,殷不沉宁愿谨慎一些。

    观星台那边的响声越来越激烈,小青桃飞快地扫了一眼,发现辛幼陶真的快要支持不住了,兽妖和半魔两路夹攻,他一个人发挥不出观星台的实力,完全处于下风,敌方最近的妖术、法术离他只有百余步远了。

    “殷不沉,去帮辛幼陶!”小青桃大声命令道。

    “不用我帮你找慕冬儿的肉身了?”

    “我一个就够了,把秦先生也带走。”小青桃用法术扩展自己的目光,足以照顾到光柱周围一大片区域。

    殷不沉还在犹豫,飞霄已经向观星台飞去了,它一点也不愿意留在光柱附近。

    “嘿,很高兴与你再次联手战斗!”殷不沉的声音远远传来。

    小青桃微微一愣,这才想起自己的确曾经与殷不沉联手战斗过,那还是多年前与巨妖王决战的时候,他们两个曾经一块摧毁过节点妖塔,没想到他还记着。

    辛幼陶专心迎敌。可城内的声音还是能听到的,殷不沉飞过来的时候,他忍不住瞥了一眼,面对成群涌来的妖术和法术。蛟王后裔竟然没有吓得面无妖色,倒是一件稀罕事。

    殷不沉双手在龟壳上拍来拍去,飞霄仰起头,吐出一团水球,水球见风而长。甚至生出双翅,像一只大鸟掠空飞翔,所过之处,妖术、法术纷纷被击碎。

    殷不沉双手不停轻拍,飞霄接连吐出数十团水球,不仅挡住了兽妖与半魔的攻势,几团水球还能发起反击。

    “嘘……这帮家伙真难对付。”殷不沉如释重负,声音却很轻松,显然不觉得将近二百名兽妖与半魔是太强的威胁。

    辛幼陶的压力顿时消减了一多半,扭过头一脸惊讶地看着殷不沉。

    “是我。殷不沉,咱们见过面,虽然不太熟……”

    “我知道是你,谁派你来的?”

    “灵王,应该说是我主动请缨。”殷不沉笑着说,“我一直想还裴道士这个人情,都是因为她当初的信任,我才有机会立功……”

    “其他人呢?杨清音呢?小蒿呢?”

    “灵王说魔种擅长攻心,又躲在暗处,豢兽师也得分散各处躲起来。尽量不让魔种发现,为了躲避魔种,我们发明了不少法术。”

    辛幼陶感到一点愧疚,望山之战刚一结束。杨清音就宣称魔种没有死绝,他和小青桃都不太愿意相信她的话,才导致双方联系中断,可杨清音还记挂着他们。

    “向他们发出信息吧,这又是一场大战!”

    “我已经发出了,他们分散在不同的地方。得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赶来。”

    远水不解近渴,殷不沉的实力虽然出人意料,可是对面的兽妖与半魔适应之后再度发起猛攻,那些水球又逐渐退了回来。

    辛幼陶总算能腾出一点脑子思考眼下的局势,怎么想都觉得大事不妙,身子突然一晃,发现身后传来一股奇怪的吸力,整个观星台都因此摇动了一下。他急忙转身,这才看到那条拔地而起的光柱和铺天盖地飞过去的符箓、法器等物。

    辛幼陶目瞪口呆,终于明白刚才听到的几句话是什么意思,脑子灵光一闪,大声道:“撤退,殷不沉,撤退!”

    “好啊。”在殷不沉看来,撤退从来都是最好的选择,他还没到坚持不住的地步,可是一发现敌方攻势增强,他就已萌生退意。

    辛幼陶尽可能祭出观星台里储存的符箓,然后跳到飞霄背上,看了一眼秦先生,他这一天遇到的怪事太对,对这名陌生人已经不感兴趣了。

    飞霄缓缓倒飞,数十团水球仍拦在前方,殷不沉控制着它们阻挡兽妖与半魔的攻击。

    辛幼陶对高空中的小青桃大声道:“观星台守不住了,咱们退到另一边去!”

    小青桃明白他的意思,借助光柱的吸力没准能将入侵之敌吓退,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帮我!”小青桃大声说,一直没发现慕冬儿的肉身,她心中越来越急。

    城外的兽妖与半魔逼近了,与正在扩张的光柱吸力迎头撞上,显然吃了一惊,攻势暂缓。

    观星台位于两方之间,符箓像龙卷风一样升起,飞向城内的光柱。

    辛幼陶第一个看见了符箓群中的小小身影,望山之战结束时他见过慕冬儿一面,十几年过去,他的身形容貌都没有变,辛幼陶因此能够认出来。

    “慕冬儿!”他大喊一声,小青桃、殷不沉和秦先生都向正在倾毁的观星台望去。

    “魔王!”城外的半魔齐声惊呼,他们没认出秦先生的魔魂,却从慕冬儿的肉身上嗅到了魔种的气息。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h211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