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零一章 显形的豢兽师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辛幼陶情绪亢奋,甚至怀疑自己有入魔的嫌疑。

    今天的他不是受到姐姐保护的西介国王子,不是跟随某位统帅作战的士兵,不是龙宾会的首席大符箓师,破天荒地第一次,他要独自面对强敌,身前没有强者,身后没有士兵,却有一座城池和近百万条性命压在他身上。

    慕行秋下落不明,小青桃在找慕冬儿的肉身,所谓的暗中保护者迟迟不肯现身,熏皇后的聪明才智此时更无用武之地,这是辛幼陶最为恐惧的境况,也是最为强大的敌人,比远处的近百只兽妖还要强大。

    他以亢奋之情与这种恐惧斗争,幻想自己是一名顶天立地的巨人,正甩动着一条条长鞭,与一群老鼠搏斗,但是这样还不够,恐惧存在已久,只靠亢奋无法压制下去,他集中全部注意力用于施法,就像是蒙着眼睛走在钢索之上的艺人,除了即将迈出的下一步,其它事情一概不想。

    观星台平时由一名符箓师驻守,战时则要由至少十名符箓师操纵,辛幼陶一个人不免有些手忙脚乱,但他喜欢手忙脚乱的状态,这样一来,他就再也不用思考了,他得关注每一张飞出去的符箓,计算下一瞬间的动作与反应。

    没有道统的看护或压制,这些年来人类与妖族的实力都有大幅上升,人类是因为失去了依靠,不得不努力修行,妖族则是因为终于获得安全的环境,能够仿造道统的架构,进行系统的修炼。

    当然,还有慕行秋无私馈赠的各种法术与妖术。

    近百名兽妖施放出来的妖山、妖火、妖雹足以令当年的巨妖王汗颜。观星台里源源不断的精妙符箓也超出了二十年前龙宾会的想象。

    与所有的斗法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失控的法术、妖术越来越多,一开始在空中就能全部消散,慢慢地。残余增多,落在地面上引起爆炸与火焰。皇京城外的民房不少,大多数居民也跟城里一样,正处于昏迷状态,无从躲避天降之灾,辛幼陶也帮不了他们。

    观星台共有七座铜符门户。此时都已开放,龙宾会积攒多时的符箓如成群的蝙蝠一般从里面持续涌出,组成七条细长柔软的手臂,与来袭的大量妖术战斗。

    小青桃此前布置的神兵阵已被利用到极致,剑、尺、如意、珠、镜、鼎等诸多法器呈现出火焰灼烧的赤红状态。品级低一些的法器承受能力也比较差,最先破裂、跌落。

    兽妖在步步逼近,集中攻击观星台,他们不急于毁灭皇京,而是要先将唯一的反抗者除掉。

    观星台在颤动,整个皇京都在颤动,昏睡不醒者成为幸运者,用不着经受大难临头的惊恐。反而是少数清醒者惶骇万分,甚至不敢出门查看危险来自何方。

    “让人类付出代价!”裴子函的声音伴随着妖术一块袭来,他原本就对人类怀有深深的戒备和恨意。入魔将这两种情绪合而为一,并且大大增强了,“夺回妖族的全部土地!”

    辛幼陶想说点什么,可是祭符牵扯了他全部的注意力,没工夫构思巧妙的狠话,何况偌大的皇京没有多少听众。他打消了这个念头,祭出更多的符箓来回答兽妖的挑衅。

    战斗变得更加激烈。

    小青桃飞回来一次。匆忙地给神兵阵补充了一些法器,又给城外的民房施加了几重防护。虽然坚持不了多久,总比没有强一些。

    两人一句话也没有交谈,互相看了一眼,就各忙各的,就这么一眼,足以令心中正在动摇的斗志重新坚定。

    通过符箓,辛幼陶察觉到一批异常的妖术,更缥缈、更难以捕捉,有一些甚至穿过战场,迫近观星台,他急忙改换两座铜符门户里面的符箓,用来应对那明显的魔族幻术。

    望山一战中残存的半魔一直都是龙宾会重点防御的对象之一。

    最后一批百余只半魔果然杀来了,他们没有得到命令与召唤,而是嗅到了魔种的气息自己找来的。这些半魔曾经在藏身之地遇见沈昊和异史君,一发现自己不是对手,他们立刻四散奔逃,沈昊和异史君没有追赶,他们只想寻找魔魂的线索。

    事实上,正是这些半魔将他们两个引到了皇京,半魔对魔种极为敏感,即使是在千里之外也能嗅到那种轻微的气息。可他们不敢太靠近皇京,只能在远处徘徊,直到确信皇京真的守卫空虚,才敢参与战斗。

    “魔王,您的奴仆来了。”半魔李青竹大声呼唤,对斗法心不在焉,也分不清魔种与魔魂的区别,“我们嗅到了您的气息,受感而来,为什么您又消失了?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请您狠狠地责罚我们,不要避而不见……”

    李青竹哀怨的声音如泣如诉,其他半魔发出嗷嗷的应和声,像是一群迷路的小兽在寻找母亲。

    他们的法术一点也不会因此减弱,虚无缥缈的法术与兽妖的强悍进攻相得益彰,辛幼陶压力陡增,观星台储存的符箓足够多,可是只凭他一个人没办法充分使用,发挥不出全部实力。

    “闭嘴!”辛幼陶大喝一声,实在受不了半魔的声音,那比巨大的妖山还令人觉得压力倍增。

    半魔当然不会听从他的命令,心思微乱的辛幼陶手脚更加忙乱,从七座铜符门户里涌出的符箓减少了。

    危急时刻,一双柔软的手掌捂在辛幼陶的耳朵上,注入两股清凉之气,辛幼陶身子微微一颤,心情恢复平静,他不需要道士之心,需要的只是镇定。

    小青桃站在辛幼陶身后,轻声念诵静心经文,这还是她从芳芳那里学来的,级别很低。用在辛幼陶身上却有奇效。

    小青桃再次飞走,时间一点点过去,她仍然没有找到慕冬儿的肉身,皇宫、民房、军营……她找了许多地方,却不到皇京的十分之一。关键是她根本不知道一具暂时失去魂魄的身躯到底有何特点。

    她再次飞进小酒馆。关于魂魄与肉身,秦先生随时都能发表长篇大论的见解,足以令灯烛科道士听得入迷,但是他施展不出来,小青桃受限于内丹与法器,也没法立刻学会。

    她来这里是想看看桌面上的那块虚空怎么样了。

    还是一片漆黑。只是显得更亮。

    秦先生仍然坐在凳子上,离桌子却远了三步,“比我预计得的要早。”他背对小青桃说。

    “慕行秋……”

    “他们暂时没事,是道统。道劫之力原本用于保护道统藏身的虚空,现在却进入另一处虚空。”秦先生停顿了一下。双脚用力在地面上一蹬,连人带凳子又退后一步,“慕行秋他们在与道劫战斗,吸引了更多的力量,道统虚空因此变得不稳。”

    小青桃听得似懂非懂,但是听说慕行秋仍在战斗,她稍稍松了口气,“还是得需要慕冬儿的肉身?”

    “嗯。必须。”

    “道士们会提前出来吗?”小青桃心里存着一个希望,以为自己能够说服道士们帮忙。

    秦先生仍不回头,“道劫失控了。小姑娘,它们不再是道统的保护者,若有道士能逃出来,将是一个奇迹。”

    小青桃脸色一变,可她马上收起心中的情绪,需要自保的不只是道统。她首先要做的是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我找不到肉身。这样下去不行,我需要帮助。”

    “我已经没什么能告诉你的了。”

    “有一名或者几名豢兽师藏在皇京里。无论我怎么呼唤都不肯出来,你有办法吗?”

    “豢兽师。”秦先生没见到过豢兽师的兴起,但是只凭这段日子里听到的只言片语,他能猜出豢兽师的修行方向,“魔族历经千辛万苦才消灭的异兽,如今又成为一股力量道火不熄、魔种永存,这世上不可消灭的东西怕是不只这两样。”

    小青桃耐着性子听下去,秦先生发了一会呆,终于说:“我不了解豢兽师,但是我想他们的实力都在异兽身上,你找不到人,可以试着找找异兽,它们……”

    “我知道了。”小青桃冲出酒馆,埋怨自己早没有向秦先生请教。

    异兽、灵兽都有着强大而朴素的力量,与修行者相比,它们最大的弱点是缺少自制能力,用秦先生之前的话说,这是一支没有统帅的军队,可能老老实实,也可能烧杀抢掠,谁也无法预测。

    豢兽师牺牲自身的修行换取了这些朴素力量的指挥权,但是短短二三十年的时间里,他们不可能完全掌握异兽、灵兽的力量。

    兽性仍存,只是被巧妙地掩藏起来,小青桃要做的就是揭开这层防护。

    她召出两面铜镜,一手一面,施展寻找兽妖的法术,心里憋着一股气,不管藏在皇京的豢兽师是谁,都不该在这种时候躲而不见。

    一刻钟之后,小青桃终于发现了一点线索,至少一只异兽,就跟在她身后不远。她立刻抓住这次机会,猛地转身,收回一面铜镜,召出自己的法剑,施放出一道强大的五行法术,完全将对方当成敌人对待。

    砰的一声脆响,比房顶略高一点的半空中爆出一团光,迅速消失,露出了里面的隐藏者。

    豢兽师和异兽都没有料到这一击,呆呆地飘在空中。

    小青桃大失所望,她千盼万盼的豢兽师居然是殷不沉。

    她好像不小心打开了“失望”的盒子,殷不沉和猴子脸的飞霄还在发呆,小酒馆里突然冒出一束强光,直冲云霄,连天目也望不见尽头。

    城外发出一连串的爆炸声,辛幼陶那边也快坚持不住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