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章 虚空的软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异史君在一切方面都是特殊的,是这世上最特殊的妖族、最特殊的修行者、最特殊的存在,严格来说,他根本没有身体,比轮回十三万多年的秦先生还要彻底,他将三百多只魂魄凝聚成妖,靠吞吃人类与妖族的记忆增强法力。

    魂魄有着神秘的属性与力量,道统灯烛科在这方面的研究最多、最深,异史君则在地下挖掘了一条阴暗的通道,莫名其妙地也接触到了魂魄的秘密,连他自己说不清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异史君非常清楚一件事,魂魄就是他的根本,没有魂魄他就什么都不是,连行尸走肉都留不下。

    “几只魂魄?你需要我的几只魂魄?”异史君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死死盯着左流英,“你这是在要我的命!”

    “你有几百只魂魄,献出几只没问题吧?又不是要你的主魂。”龙魔说。

    龙魔一开口,异史君头摇得更厉害了,他对真幻存在着根深蒂固的戒备,因为就是她“骗”走了一具完美的法身,“不行,一只也不行,魂魄不只是我的命,还是……还是我的子孙,有谁愿意随便牺牲自己的子孙?”

    “万子圣母。”龙魔立刻给出一个答案。

    异史君一愣,“我是说在场的诸位,龙魔……你肯定生不出小孩,左流英、沈昊不愿意生小孩,我就问你,慕行秋,此时此刻,若是牺牲慕冬儿就能打破虚空,你愿意献出他吗?”

    “不愿意。”慕行秋说。

    “这不就得了,我也不愿意。”

    “可我不会将自己的儿子炼成法器。”慕行秋说。

    “法器?这跟法器有什么关系?”异史君迷惑地问。

    “魔魂珠,你在止步邦里用七只魂魄和残存魔种炼成的法器,那时候你可挺舍得牺牲。你说过魔魂珠至少相当于九品九级的法器,假以时日,甚至能比得上道统九大至宝。”

    异史君呆若木鸡,好一会才恼怒地说:“道士就是这点最讨厌,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然后他转向左流英。“魔魂珠可以吗?”

    “让我看看。”左流英伸出右手。

    “哈,你竟然还藏着好东西,咱们一块在止步邦里困了那么久,都没见你拿出来过魔魂珠。”龙魔很感兴趣地上前一步。

    “退后。你退后。”异史君左手护着腹部,右手指向龙魔,“好东西怎么敢让你看到?慕行秋……哼哼,是我一时大意。”

    异史君利用神树和道火炼出魔魂珠,独一无二。这样的机会再也没有了,他当时得意至极,拿出来向慕行秋炫耀,没多久就后悔了,等到左流英和龙魔进入止步邦的时候,他严守秘密,一个字也没提过。

    龙魔笑呵呵地退后数步,转身不看。

    异史君左手捂着肚子,右手抬起,在额头正中间轻轻敲了两下。又在心口敲了两下,最后左手在腹部揉了揉,摊开时,手心里多了一枚鸡蛋大小的墨绿色珠子,上面分布着数十道细小的血痕。

    慕行秋第一次见到魔魂珠时,血痕才只有四五条,现在多了十余倍。

    “我还没有完全炼成。”异史君又开始炫耀了,“最后它会变成纯粹的血红色,到时候,哼哼……”

    慕冬儿个子矮小。因此飞在半空中观看魔魂珠,“变个颜色而已,还能比道统九大至宝厉害?别的不说,魔魂珠能斗过察形之镜吗?”

    “小孩子懂什么。这根本就不是同一类法器,左流英,你说说……”异史君将魔魂珠放在左流英手上,却没有立刻松开,“先说明,只是借用。打破虚空就得还给我。”

    左流英点下头,异史君终于放手。

    左流英握着魔魂珠感受了一会,“可用。”说罢伸手按在慕冬儿额上,收回手臂时魔魂珠已经消失不见了。

    异史君面露错愕,目光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左流英的动作太快、手法太隐蔽,他没看清魔魂珠到底在谁身上,“可别蒙我,我发起怒来……魔魂珠也会发怒,它是我炼出来的,只服从我的命令。”

    左流英嗯了一声,慕行秋将魔种藤条交给慕冬儿。

    慕冬儿双眼发光,像是见到了被父母没收多日的心爱玩具,欢呼一声,蹿起十丈余高,“该我出手了吧,到处都是雾,实在太憋闷了。”

    “可以了。”左流英总算满意。

    不过最先施法的还是慕行秋,他得负责将魔种的力量激发出来,按照秦先生传授的君臣、攻守技巧,慕行秋一点点施展分割之法,严格来说,他的法门仍不完善,可是用来刺激魔种足够了,至于如何控制魔种,要交给慕冬儿。

    慕冬儿手中的藤条逐渐变长,达到三丈左右时停止,颤微微地晃动着,像一杆过长的木枪。慕冬儿比父亲急躁得多,大声叫道:“再快点,我能控制住它!现在这点力量太小了。”

    慕行秋逐渐增加法力,他体内还有剩余的魔劫之力,足够他再次暂时提升到服日芒境界。

    藤条内部发出碎裂的声音,可它没有折断,声音消失之后,藤条表面掠过一层绿光,它变得更坚硬了。

    慕冬儿越来越兴奋,像是一名端着长枪的骑士即将发起冲锋,对面的千军万马在他眼里都跟稻草人一样脆弱,“慕行秋,时间不多了,全力一拼吧!”

    他还是不习惯叫“父亲”,一高兴叫出了全名。

    慕行秋并不在意,但是没有轻易再增加法力,而是看了一眼左流英,得到首肯之后才利用体内的魔劫之力,一举进入服日芒境界。

    三丈长的藤条里发出的不是碎裂声,而是一连串的雷鸣,震耳欲聋,绿光像爆炸一样闪现,旋即消失。慕冬儿身子向后一仰,差点失手将藤条扔掉,但他马上稳住了身形,大笑一声,随后一路狂啸着冲向正慢慢逼近的白雾。

    白雾已经侵占了多半座皇京,离小酒馆只有不到三里,头顶的天空也是白雾弥漫。

    左流英身形一闪,第一个跟上慕冬儿,他暂时不会出手,要等白雾做出反应之后再随机应变。

    沈昊仍在不停地用察形之镜发出光团,继续强化慕冬儿的法身,慕行秋则专心增强魔种的力量,龙魔暂时无事可做,带着两人一块飞上天空,远远跟在慕冬儿身后。

    异史君叹息一声,总觉得自己的付出比同伴更多,这让他闷闷不乐,一时间又想不出讨回便宜的办法来,毕竟打破虚空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慕冬儿手中的藤条刺到了白雾,他之前用各种法术都没能击破白雾的一小块,这时终于有了效果,三丈长的藤条砰的一块直接刺进去一丈深,然后停下了,慕冬儿受到反弹之力,剧烈地上下晃动,牙齿相撞,发出一串古怪的声音。

    可他没有松手,刚一稳住身形,就咬牙切齿地用力,他本人的力量相比于魔种藤条微不足道,也要加进去。

    藤条慢慢地深入白雾,雾气像水面一样微微荡漾,以被刺中的地方为中心,波纹一道道远去,没多久又一道道回来,携带着更多的魔劫之力。

    白雾感受到威胁,做出了反应。

    左流英等的就是这一刻,他也出手了。他没有单纯地帮助慕冬儿,相对于魔种和魔劫的力量,他的服月芒七重内丹也是弱者,他以左手变换法诀,口中念念有辞,右手食指与中指连弹,每一下都有弱光发出,射在白雾的不同方位上。

    他在故布疑阵,分散白雾的力量。

    白雾果然上当了,波纹变得混乱,到处捕捉袭击过来的弱光,不再集中对付魔种藤条。

    在慕冬儿和左流英身后,慕行秋与沈昊互相看了一眼,在这一刻心有灵犀,想到了同一件事:白雾没有智慧,只会对进攻做出本能反应,这意味着控制这股庞大力量的不是某个人,如果它真的来源于道统,那么左流英的猜测很可能就是对的,道统真的处于危险之中。

    沈昊打消了心中最后一点疑虑,全力施展鼎辅之术。

    魔种藤条刺进两丈多的时候,白雾终于承受不住攻击,猛地散开,露出一大片区域,地面上扭曲的物体瞬间恢复了正常,慕冬儿大喝一声,一刻不停地继续冲锋,直到藤条再一次刺进白雾。

    其他人都跟在后面,身后的白雾慢慢合拢,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异史君追上左流英,“照这个速度,一百年也冲不出这片白雾,我的魔魂珠到底有什么重要作用啊?”

    左流英仍在不停地弹出光球,“轮到你施法了,异史君,用魔魂珠帮助慕冬儿寻找肉身。”

    “寻找肉身?他的肉身不在……明白,哈哈,好吧,我承认你比我稍微聪明那么一点,身魂存在着奇妙的联系,这点联系就是虚空的软肋,可是只凭魂魄的努力还不够吧,肉身也得做出反应才行。”

    “让咱们抱有希望吧。”左流英以料事如神闻名,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借助于“希望”了,“魔魂秦先生或许也能想到这一点,他会让慕冬儿的肉身做出反应。”

    一点希望也足够让异史君高兴了,他迫不及待地施法,首先找到魔魂珠的确在慕冬儿体内,稍稍松了口气,然后施展自己的独门法术,大幅增强慕冬儿的魂魄,以感受肉身的存在。

    第一次施法没有半点效果。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h211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