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九十九章 复原的小人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雾越过了城墙。

    同样的力量,小青桃和秦先生看到的是一小团乌云,在虚空里却是无边无涯的白雾,它们有条不紊地前进,城墙像波浪一样起伏,像麻绳一样缠绕在一起,慢慢地完全消失在白雾当中。

    魔劫就像是一名意志坚定、训练有素的老饕,即便是堆成山的食物在他眼里也只是小菜一碟,他端正坐姿,挽起袖子,不用任何餐具,只用双手拿取。一样接一样、一盘接一盘,食物从手里进到嘴里,经过简单的咀嚼之后又进入到肠胃之中,就这样消失了。老饕神情不动,速度不快也不慢,无论吞下去多少食物,肚子都不会胀起,食物累积而成的高山面对这样的怪物也会颤栗不已。

    异史君就在颤栗,他有一枚接近于道统风格的内丹,但是一点道士之心也没有,当情绪波动的时候,他宁可明白无误地表露出来、发泄出去,也不愿将它们斩断或是隐藏起来。

    “没有用!”异史君狠狠揪自己的胡子,那是一捧经过法术浸润的胡子,不太长,根根柔顺光滑,可堪表率,这时却显得乱蓬蓬的,“道统发威了,除非魔王复活,谁也不是道统的对手。哈哈,真是讽刺,咱们一直在阻止魔种与魔魂融合,结果却有求于此。哈哈,慕行秋,你手里的魔种跟死鱼一样衰弱,什么也做不了……呜呜,我要死在这里了,我不想死,不想跟你们这帮家伙死在一块……”

    异史君哭闹的时候,慕行秋正试着催动手中的藤条。这回指导他的是左流英,“魔魂说正法七元相生相克,再灭之法会削减魔种的力量,那么分割之法很可能就是增强力量的法门。”

    慕行秋试了一下,只用了一点法力。藤条突然扭转,在他手臂上打了一下。

    “还真是好用,可魔种不听话啊,它们的力量越强,对咱们的威胁越大。”龙魔总是不着急,即使眼瞅着天就要塌下来。她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魔尊正法当中必有控制魔种的法术,秦先生曾想传授此法,慕行秋当时拒绝,这时却要自行领悟,异史君若是知道此事。会更觉得讽刺,哭得更厉害。

    慕行秋将再灭、分割以外的其它五法也都施展了一遍,却没有找到合适的法门,只是让藤条多了一些变化,甚至长出一枚果子,法术一停,那果子就掉在地上化成灰烬。

    控制魔种需更复杂的技巧,而不是单独的某种法门。

    “让我试试。”慕冬儿已经能站起来了。看上去还很虚弱,“我给它们灌输过‘平静之念’,或许可以控制魔种。”

    几道目光同时俯视小人儿。异史君停止哭泣,又笑了起来,“哈哈,今天是怎么了,到处都是荒谬:咱们在争魔魂,结果掉进了虚空。魔魂却留在了外面;沈昊想斩妖除魔,结果道统却要蹦出来了;小不点儿好不容易摆脱魔念。现在又要主动送上门去。哈哈,你想控制魔种?魔种控制你还差不多……”

    还是没人搭理他。左流英对魔尊正法的了解远远不如秦先生,但是慕冬儿的法术大都在道统的范围内,左流英可称是权威了,“并非没有可能,当然,你没办法永远控制魔种,可是只要一会的话……你跟我来。”

    慕冬儿跟着左流英走到十几步以外,左流英在说,慕冬儿在点头,声音一点也没传过来。

    “他这是什么意思,怕咱们偷学他的学术吗?魔魂都比他大方。”异史君惊讶地说。

    “控制魔种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法术,左流英不愿外传。”沈昊冷冷地说。

    “他不是正在教给慕冬儿吗?”

    “所以左流英要对他施展遗忘法术。”沈昊盯着左流英,眼神中仍有几分不信任,“一段时间以后,慕冬儿就会遗忘这项法术。”

    “可左流英还会记得。”异史君不屑地哼了一声,“我明白,强大的法术都是这样,自己学会是安全的,别人学会就是危险的。”

    左流英传授完毕,转身对沈昊说:“慕冬儿的法身太弱,我需要你以鼎辅之术帮助他。”

    慕冬儿的法身是龙魔造出来的,时间仓促,她手中又没有合适的法器,因此体质一般,可她没办法再强化这具身躯了。

    “鼎辅之术是戒律科秘法,只能对星落以上的道士施展。”沈昊提醒道,身为戒律科道士,他对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再清楚不过。

    左流英走过来,“戒律是道统的,当道统不存在的时候,你还要坚守戒律吗?”

    “那都是你的猜测。”

    左流英说过道统正处于险境,沈昊越想越不对劲儿,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异史君过来打圆场,“道统的状况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咱们可都是大难临头,再过两个时辰,可能更短,咱们就跟整个皇京一块化成白雾啦。”

    “如果这是道统的决定……”沈昊仍然相信道统的一切决定都是有理由的。

    慕行秋一步迈到沈昊面前,“你可以相信道统,相信你自己的判断,可慕冬儿是我的儿子,即使这只是魂魄暂居的法身,他也必须住得舒舒服服。我不以任何名义请求你帮忙,我要求你马上施展鼎辅之术,要不然……咱们现在就打一架。”

    慕行秋两眼冒火,他曾在止步邦里救过沈昊的父兄,可他知道所谓的恩情对注神道士毫无意义。

    沈昊的怒火更盛,慕行秋的话一下子就将注神道士的外壳击溃,沈昊突然间又变回了野林镇的二栓。

    异史君看得有趣,呵呵地笑,全忘了越逼越近的白雾,更忘了自己刚才是怎么哭的。

    沈昊的怒火来得快去得也快,他清醒地认识到,道统至宝能够强化体质与内丹,唯独不能改变心境,他的道士之心仍然停留在餐霞境界,完整却不稳定,时时面临着被整个掀翻的危险。

    “好,我帮忙。”沈昊必须用退让行动来保住自己的道士之心,“如果虚空真是道统制造的,你们不可能打破。”

    “先试试再说,没有谁无所不能,道统也是一样。”慕行秋可不是为了检查沈昊的道士之心,他真的感到愤怒与急迫。

    慕冬儿抬头看着父亲,虚弱的目光微微闪烁。

    沈昊慢慢伸出右臂,察形之镜基本复原了,发出柔和的微光,像是一团纯净到没有颜色的火焰,光芒离开铜镜,缓缓飞向慕冬儿,进入他的体内。

    慕冬儿猛地一挺身,脸上有了一丝血色,“我能施法了……”

    第二团、第三团光芒接连产生,慕冬儿一个跟头儿翻上天,嘴里发出一声唿哨,绕着小酒馆快速飞了一圈,大声说:“可以了,左流英,我现在就能控制魔种。慕行秋……呃,父亲,把藤条给我。”

    恢复力气的慕冬儿像是变了一个人。

    龙魔微笑不语,这才是她记忆中的慕冬儿,十几年过去,慕冬儿的个子没有长,性格也没怎么变。

    左流英摇下头,沈昊继续施展鼎辅之术,慕冬儿却没有耐心在原处等候,“我去看看那些白雾。”话刚出口,人已经飞远了。

    “你小时候也这么毛躁吗?”龙魔笑着问。

    “我……还好吧。”慕行秋记得小时候的每一件事,可是要给当时的性格下个判断,还是有点难。

    “那他就是更像杨清音了。”龙魔望着那个四处乱飞的小小身影,目光中满是怜爱,“杨清音肯定恨死我了,以后我得躲着她点。”

    察形之镜发出的十几团光芒追在身后,像是慕冬儿长出的一条长长尾巴,沈昊忍不住冷笑一声:“你小时候没这么毛躁,是因为你没有这么大本事。”

    慕行秋笑了两声,没法反驳。

    沈昊停止了嘲笑,手中铜镜发出的光芒更加纯净,像是一颗颗巨大的钻石。

    慕冬儿虽然只有二十来岁,但是从娘胎里就开始修行道法,出生没几年就接受魔种的淬炼,后来又直接学到不少魔族法术,这让他在同龄修行者当中鹤立鸡群,发出的各种法术都很壮观,撞在白雾上发出空洞的回响。

    “魔劫的确很强。”慕冬儿飞回来了,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是在浪费精力,“什么时候我才能用藤条?”

    “快了。”左流英转向慕行秋和龙魔,“魔劫是阻碍也是力量之源,慕冬儿在白雾之中开出通道之后,你们要立刻召引魔劫打破虚空,速度要快,机会很可能就这一次。”

    “你要坚持。”左流英对沈昊说。慕冬儿的法身就像是底部有洞的木桶,沈昊的鼎辅之术一刻也不能停,他虽然不太情愿,可是已经做了就不会半途停止。

    “我来应对魔劫可能发起的反击。”左流英给自己安排了一项艰巨的任务。

    “好,我帮你。”异史君的热情也高涨起来。

    左流英却没有点头,盯着异史君,好像刚刚发现他站在这里。

    “干嘛?”异史君立刻警惕起来,他认得这种目光的含义,“别乱打主意,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想骗我更是休想,告诉你们,我是宁为玉碎不求瓦全,要么完完整整地出去,要么整个死在这里。”

    “我的要求不高,只需几只魂魄,但是它们的作用非常重要,咱们能否冲出虚空,都取决于它们。”左流英说。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