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九十八章 或早或晚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桌面上那一小块空间里的乌云越来越多,就在小青桃的注视下,它们连成一片,已经查不出数量,她仍然察觉不到法术的存在,心中却生出极大的恐惧,这不是对死亡和失败的绝望,而是面对自己无法理解的强大力量所油然而生的惊骇与无力感。

    “这是什么……你是谁?”小青桃问。

    “我是芳芳的父亲。”秦先生用最简单的语言解释了自己的身份。

    小青桃大吃一惊,“芳芳……天呐,传言是真的,魔魂在你身上!魔种在哪里?”

    “被慕行秋带到虚空里去了。”秦先生盯着那一小块空间,神情越来越严肃,嘴角突然抽搐了两下,脸色接连变化七次,喜、怒、忧、思、悲、恐、惊陆续闪过,显得十分诡异。

    小青桃步步后退,她从来不惮于战斗,可这一次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法术,就像是张牙舞爪的野兽面对着钢铁之山无处下嘴。

    “皇京已是一片荒漠,魔魂无处藏身。”魔魂回到了秦先生体内,他已无路可走,“道统就要回归了。”

    “道统就要回归了。”小青桃低声重复,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也不明白秦先生到底是敌是友。

    “我错了,慕行秋和龙魔召引魔劫,但虚空不是他们两个造出来的。嘿,魔劫,它分明是道劫。瞧,乌云还在增多,这已经不是‘召引’力量了,力量本身正在苏醒,它们能忍受小偷小摸,可慕行秋和龙魔这一次偷走的力量太多,终于将它惹怒了。”

    “慕行秋不会偷取别人的力量。”小青桃肯定地说,“它是谁?道统吗?”

    “偷只是一种象征。所有修行者都在窃取天地之力,慕行秋的所作所为并无特异之处,只这是这一回,‘天地’不愿意了。我说的是道统,可这不是我所了解的道统,有些事情不对劲儿,问题或许出在九大至宝上。我早该想到的,道统三祖至死不忘魔族,他们没将希望寄托在徒子徒孙身上。而是选择了几件法器。”

    桌面上的正方形区域漆黑如墨,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动。

    “力量存在于天地之间的每一处地方。”秦先生伸出右手在空中抓了一把,“连空气中也不例外,困难的不是寻找力量,而是控制力量。就像是一支军队,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如何扩充军队,而是让这支军队效忠于你、服从你的指挥。魔劫,准确地说法是道劫,就是一支已经训练好的军队,前所未有的庞大军队。可能比当初的魔族还要强大。”

    秦先生站起身,根本不看小青桃,目光没有一刻离开那片黑色区域。他伸出手,想要触碰那些神秘的力量,手指相距两三寸时却停下了,“这支军队本应服从于特定的某个人,很可能是道统祖师,可是念心科无意中窃取到指挥权。嘿,三祖制定这项计划的时候绝对想不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念心科死而不绝,在慕行秋身上复活了。于是当初灭绝念心科的力量也复活了,我好像明白了……”

    秦先生重新坐下,很长时间没再吱声。

    小青桃对魔魂的惧意渐去,越来越忌惮那些黑色的魔劫,上前两步问:“结果会是什么?”

    “结果?”秦先生的声音空洞而缥缈,好像在一座巨大的山洞里说话,“这是天下最强大的力量,也是最听话的力量。一旦被释放出来,足以毁灭一切,也可能只杀死一只蚊子。”

    “它能毁灭一切?”小青桃不关心蚊子的生死,“道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但它肯定不是用来杀死一只蚊子的,杀死慕行秋?杀死我?我们都配不上如此庞大的力量。在世界与蚊子之间。存在着一个相对合理的可能:道劫之力局限于一小块区域,证明它还是一支忠诚的军队。可如此众多的力量集合在一起,意味着隐藏在背后的统帅失控了。”

    小青桃眨眨眼,又开始听不懂了,“谁是统帅?他要毁灭世界吗?为什么?”

    秦先生突然扭头,目光第一次看向小青桃,“我选择了慕行秋,他还没有死,我就该一直信任他,你信任他吗?”

    小青桃郑重地点点头。

    “那就让咱们做些事情,或者可以帮到他,也是在帮咱们所有人。”

    小青桃觉得自己不该相信魔魂,可她还是不由自主地点头,桌面上一尺见方的黑云像是即将发起进攻的猛兽,能够吞天灭地,那是她理解不了的力量,此时此刻,任何指引都是宝贵的。

    秦先生再次站起身,来回踱步,步子很大,第五次转身的时候,他停下了,“慕行秋的儿子。”

    “慕冬儿?他不在皇京。”

    “不,他在这里,被魔种控制,然后又被龙魔劝说……他的魂魄很可能也跟着慕行秋他们一块进入虚空了,身体却留在外面。身魂之间存在着奇妙的联系,这或许是唯一的机会去把他的身体找出来。”

    小青桃刚要转身又停下了,看着秦先生的眼睛,“你是魔魂,你不会……不会……”

    “会不会毁灭世界?小姑娘,如果我有毁灭世界的力量,我一定会用,只是或早或晚的区别。只要是能做到的事情,你总会尝试着做一次,那是一种强大的诱惑,无人能够抵抗。凡人寿命短暂,许多事情来不及尝试就死了,可是作为一个整体,人类将会尝试所有能力所及的事情,或早或晚。所以,不要相信我的意愿,你只要问我有没有这个本事就行了。”

    被叫作“小姑娘”的时候,小青桃有点脸红,她没问秦先生的力量有多大,此时的魔魂显然不拥有毁天灭地的本事,拥有这股力量的是道统,“我有多少时间?”

    “按我的判断,道劫之力天黑之前就能积聚完毕,何时使用就取决于主人的一念之间了,所以,你得在一个时辰之内找到慕冬儿的肉身,这样咱们才有时间做点什么。”

    小青桃点头,转身离开酒馆。

    “力量改变一个人。”秦先生喃喃道,好像没有发现小青桃已经离开,“我们只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内事情,而且我们总会做的,或早或晚。”

    飞在皇京的空中,小青桃才发现这项任务的困难,皇京占地广大,拥有居民近百万,想从中找到一具魂魄暂离的肉身,无异于大海捞针。

    远处传来一阵号角声,那是裴子函率领的兽妖在发出警告:午时到了,他们随时都会发起进攻。

    “真是麻烦。”小青桃叹了口气,向观星台快速飞去。

    整个皇京仍处于昏迷状态,极少数清醒者更不敢出门了,鸡鸭猫狗等禽畜变得越来越狂躁不安,离开阴影之地,在空旷的街道上四处奔跑。

    “找到慕行秋了吗?”辛幼陶大声问,全身紧绷,双手各夹着数张纸符。

    “找到了,可他被困住了。”

    “哈,果然是慕行秋,他是这个世界上最能惹事的人,不是困住别人,就是自己被困。那就剩下咱们两个了,我将全城的流动符箓都调过来了,足够给兽妖一点厉害瞧瞧。”辛幼陶显得非常兴奋,好像这是期待已久的战斗,他能轻而易举地获得胜利。

    小青桃笑了一下,她太了解辛幼陶了,他心里越害怕,表现得就越兴奋,以此唤起斗志,她突然生出一阵感动,经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辛幼陶一直没有完全去除心中的胆怯,但是也从来没有临阵脱逃,这需要多坚强的意志啊。

    “我得找到慕冬儿,他就在皇京,魂魄跟慕行秋一块被困住了,肉身还在外面,找到他或许可以帮到慕行秋。”

    小青桃不打算将所有事情都说出来,那太复杂,还会吓着辛幼陶,可就是这两句话,也让辛幼陶皱起眉头,“魔种的法术为什么总是这么古怪?要是有灯烛科的道士在这里就好了……等等。”

    裴子函率领的兽妖发起了进攻,一整座山飞了过来,虽然这是妖术所化,重量与破坏力却一点也不会因此减少,还会更强一些。

    观星台底层的一块铜符让开,露出一座长方形的门户,约有半人高,大量纸符有些早就储存在这里,有些是辛幼陶从城中各处悄悄调来的飞符蜂拥而出,仿佛一条出洞的长蛇,经过前方众多法器布下的神兵阵之后,速度变得更快,毫无畏惧地冲向入侵者。

    城外数里的空中,符箓长蛇缠住了妖山,甫一接触就发生爆炸,五颜六色的光芒混合在一起,分不清哪些来自符箓,哪些来自妖山。

    妖山还在飞行,速度却放慢了,每次爆炸都能将它削下去一块,后方的符箓络绎不绝。

    “这是我的城池,裴子函,你别想摧毁它!”辛幼陶一边祭符一边大叫,显得更加兴奋了,“而你一无所有,庞山、巨妖王、万子圣母、魔种都是你的主人,你从来就不肯自己做出决定……”

    妖山越飞越近,也越来越小,在持续不断的爆炸声中,它终于在离城墙只有百余步的空中彻底消失了,在地面上留下一条长长的灰烬痕迹。

    辛幼陶纵声长啸,操控剩余的符箓长蛇冲向远方云层中的兽妖,他不只是防守,还要发起反击。

    小青桃向城内飞去,低声自语:“不管是谁在暗中保护我们,请现身吧,慕行秋和魔种都已被困在虚空中,我需要帮助。”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