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九十三章 相生相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先生哼了一声,像是听到自以为聪明的学生提出了一个极其荒诞的想法,“慕行秋不敢在魔种附近施展魔族法术,我也一样,我若施法,再强大的泥丸宫也挡不住魔种的突破。”

    秦先生隔着龙魔扫了一眼慕行秋,表示对方的性命此刻就捏在他手里,他没有动手,乃是因为彼此需要。

    左流英潜心研究魔族多年,是最了解魔族的道士之一,他提出建议自有原因,“魔族互为一体,但在必要的时候,仍有办法独自施法。”

    “办法的确有,而且非常简单。”秦先生头颅微微仰起,目光却仍然低垂,盯着桌面,“魔王可以独自施法,根据我的计算,服日芒道士也有能力屏蔽魔种的影响,服月芒肯定不行。”

    秦先生终于抬起目光,第一次望向左流英,“所以你的建议没有用处,是错误的。”

    异史君笑容满面,“左流英也会错吗?这不算多大的事,众生皆会犯错,连我都不例外。”

    左流英对慕行秋说:“你还想试一试吗?”

    沈昊越来越难以维持察形之镜了,法力衰竭之后,心境也随之发生波动,生硬地打断左流英:“这种事情怎么能‘试一试’?魔种和魔魂必须封禁在察形之镜里。”

    “我瞧察形之镜也没有多厉害,能囚住魔种、魔魂吗?”异史君讥讽道,这场斗法的真正胜利者是龙魔召来的魔劫之力,可他并不以坐收渔翁之利为耻,反而非常得意。

    “法术有专攻,斗法只是察形之镜的诸多小用之一,囚魔才是它真正的大用。”沈昊打心眼里瞧不起众魂之妖,他的话都是说给左、慕两人听的,“察形之镜囚魔之后会在一刻钟之内返回道统,在那里它会非常安全,任何外来力量都不可能打破它。”

    不管沈昊怎么说,慕行秋还是点头。他已经走到这一步,必须继续走下去,何况他相信左流英,“我想试一试。秦先生,请教我魔尊正法的用法。”

    沈昊两眼微微眯起,神情恼怒而警觉,但是没再说什么。

    秦先生也微微皱起眉头,“你要知道。正法七元能让你控制魔种,可是你若对自己施展再灭之法魔种会提前将你吞噬,那是魔种的拼死一搏,只有服日芒境界的力量或许能够挡得住。”

    慕行秋笑了一下,“魔族有魔族的法门,道统有道统的妙用,我也有自己的办法。”他转向怒容越来越明显的沈昊,“如果发生意外,我会及撤出手掌,请你用察形之镜收服魔种。”

    “你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沈昊怒意未减。心中对慕行秋并无恨意,只是不明白他为何如此固执,身边就是通衢大道,却非要走在荆棘密布的荒野里,“而且你未必能及时退出斗法……抱歉,我不能让你冒险,一步走错,赔进去的不只是你的性命,还有道魔之战。”

    “你想干嘛?”异史君立刻警惕起来,“你想退出斗法。这就使用察形之镜,对不对?认输不认罚,这可不行,沈昊。你是道士,而且是注神道士,不要脸可以,但是不能不要心境啊。违背承诺,你能心安理得吗?”

    “斩妖除魔比我的心境更重要。”沈昊一字一顿地说,托着察形之镜的手掌开始慢慢回缩。“而且咱们这场斗法争的是魔魂,与魔种无关,我只吸收魔种,不动魔魂,你可以与左流英继续斗法。”

    异史君对魔种不是特别感兴趣,听沈昊这么一说,他撇撇嘴,“没有察形之镜,赢的肯定是我。魔魂,准备好,接下来的一年之内,你属于我。”

    沈昊的手掌已经退到桌面边缘,却再也动不得分毫,他望向慕行秋的手,魔劫之力仍在源源不断涌出,可是留住察形之镜的不是它,而是护镜的那束光。

    “左流英。”沈昊沉声道,怒意更盛。

    左流英的草帽分出两束光,一束与异史君斗法,一束用来保护察形之境,现在却成为阻镜的力量。

    “你现在的状态不能囚禁魔种。”左流英说。

    沈昊的脸一下子红了,心中涌起一股冲动,想要不顾一切地进攻左流英,这名前道士比众魂之妖更可恶。

    下一个瞬间,沈昊全身汗水淋淋,因为左流英说得没错,他的道士之心非常不稳,能否从容控制察形之镜都是问题,吸取魔种更是危险。

    沈昊闭上双眼,一边维持察形之镜,一边轻声念诵经文,希望能够尽快恢复冷静。

    “呵呵,有意思。”异史君扫了一眼,“咱们这一桌个个心怀鬼胎,谁和谁也算不上一伙,龙魔就是在真心帮助慕行秋吗?我看未必,她脑子里就只有‘拔魔洞’三个字,现在帮忙只是顺便,说不定什么时候她就会反戈一击,哈哈,慕行秋,你做好准备了吗?”

    慕行秋做好准备了,不是准备迎战龙魔的“反戈一击”,而是准备好学习再灭之法。

    “好。”秦先生已经将该说的话都说了,以他现在的实力,没什么可反对的,即使这关系到他本人的生死存亡,也没资格提出异议。

    秦先生寻思了一会,“正法七元相生相克,与道统五行异曲同工,再灭之法只是其中一元,你用来去除魔念,的确抓住了此法的核心,但是缺少辅佐之用,令法术太过猛烈,减损本寿不说,遇到强大的魔族,无异于自投罗网。毁果之后有再灭,再灭之后有分割,一前一后,可为护持,往前有减花,往后有破芽,可为城墙,又往前有生根,又往后有减花,可为军阵,以攻为守,再灭之法由此无忧。”

    除了沈昊,异史君和左流英对魔尊正法都有一定了解,一听就明白秦先生的意思,不过这只是纲要性的内容,想要做到这一步,还需要更详细的法门。

    秦先生却在这时话锋一转,“慕行秋,我已找到让你提升内丹的方法,十年之内你可达到服日芒境界,到时候你为君,正法七元为臣,现在却是两强争霸,胜负难料,你非要冒这个险吗?”

    “我已经在止步邦内耽误了十几年,不能再等了。”十年对慕行秋来说太长了,是他放出了魔种,也是他引出了道士,十年之后天下恐怕已是面目全非,谁为君谁为臣,对他来说都没有意义了。

    秦先生点点头,开始讲解具体的法门。

    魔尊正法七种法门相生相克,皆可为君,皆可为臣,变化万千,远非三言两语所能说清。慕行秋虽然只学一种再灭之法,却需要其它六法配合,分为外、中、内三层,又有攻、防、助三用,秦先生足足花了半个时辰才讲完一遍。

    异史君开始还能听懂,三成之后就失去了主线,心中疑惑越来越多,强行忍住发问的冲动,因为对面的左流英似乎听懂得更多,直到秦先生讲到五成之后,左流英的眼睛才有眨动,显示他也有疑惑了。

    只有慕行秋能大致听懂,倒不是比左流英和异史君更聪明更有悟性,他不仅学过魔尊正法,还多次施展过再灭之法,因此当秦先生说到微妙之处时,只有他能心领神会。

    饶是如此,他心中也有十几条疑惑,自己想了一会,解决了一多半,又向秦先生请求,解决了其它疑惑。

    “高楼并非平地而起,需要层层垒筑,我要提醒你一句,慕行秋,你现在的做法是直接从一层跳到十层,层与层之间只有少量砖石支撑,勉强能立起来,却容不得丝毫差错。”

    “明白。”

    “如果出错了会怎样?”异史君问。

    秦先生沉默片刻,“我会将你们都杀死。”

    慕行秋一步走错就意味着魔种会提前冲出泥丸宫与魔魂融合。

    异史君哈哈大笑,突然止笑,“慕行秋,你再等会,我就要赢得斗法……”

    “未必。”沈昊开口了,他已经稳住道士之心,重新全心投入战斗,察形之镜的光芒正逐渐变得柔和。

    他不再劝说慕行秋,与异史君一样,只想尽快赢得斗法。

    异史君也闭上嘴,只靠龙魔引来的魔劫之力看来是不行了,他也得加把劲儿,才能保住这即将到手的胜利。

    慕行秋与左流英互视一眼。

    慕行秋经常冒险,左流英也总是有意无意地鼓励他冒险,将他的经历当成一种试验,可这是第一次直接建议慕行秋进入险境,左流英此时偏偏正在帮助道统争夺魔魂。

    这样的情形颇有些诡异。

    慕行秋收回目光,开始施展魔族法术。

    “施法如守城,攻、守、助三用,先建中间的守城之墙,接下来内助、外攻两用要同时进行,不可偏废。攻势一起,魔种必动……”

    秦先生像是一名运筹帷幄的军师,料敌先机,然后给出具体应对之法,指挥前方的军队排兵布阵。

    慕行秋小心翼翼地步步前进,泥丸宫里的魔种果然变得狂躁,慕冬儿的魂魄却迟迟没有发起反击,龙魔对他的劝说似乎不太顺利。

    “城池未成之前,不可冒进,我族法术厚积薄发,一旦成形,只需一击。”秦先生慢慢进入状态,双臂在身前轻轻挥动,好像施法的是他自己。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