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九十一章 父与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连坠下三道魔劫,慕行秋的身躯变得跟山峰一样庞大,两只脚几乎占据了整座小湖,却一寸也没有下沉,仍然踩在浪花之上,体内分出千万条闪电,横扫地面,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峰林。

    十名魔选高手在这样的攻势之下唯有全力自保,他们脚下的山峰没有损毁,却在剧烈地抖动,石块如群芳凋落。

    “你还能随心所欲吗?”慕行秋厉声质问,声音传出,十座山峰抖得更加严重。

    申尚跪在山峰上,双手迎战闪电,脸色比身上的白袍还要苍白,“这不应该……”

    慕行秋转向锦簇,那个与自己容貌相似的红袍妖王,“谁能去除印记,魔种还是我?”

    锦簇是唯一站立不倒的魔选高手,可他的心已经跟着峰林一块崩塌了,“魔种不会骗我,魔种不会骗我……”

    “睁大你们的眼睛。”慕行秋的声音越发严厉,每说出一个字,十座山峰就矮下去一截,“魔种乃是丧家之犬,说的话不值得相信!”

    十峰再也承受不住闪电的重压,一座接一座地倒下,峰顶的魔选高手被闪电抓起,留在了半空中。

    “魔种选中你们,是因为你们意志坚强,那就再坚强一点,清除自己的魔念。”

    “魔念不可能自我清除。”申尚哀叫道,之前有多狂妄,现在就有多惊恐,“别人清除也不行,没有魔念就没有记忆,我们会变成行尸走肉。”

    申家好几个人入魔,申尚最清楚除魔的后果。

    “相信我。别相信魔种!”慕行秋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空间,再没有任何山峰耸立,魔种建立的世界已是一片废墟。

    他在以毒攻毒,魔种吓住了入魔者,他就要比魔种更可怕。

    幻术源源不断地冲进十名魔选高手的泥丸宫。与他们的脑海再没有任何阻碍,慕行秋能感觉到魔念在疯狂地挣扎、挑衅,摆出一副不怕死的架势魔念的确不怕死,它们存在的目的就是引诱入魔者牺牲自己获取力量。

    慕行秋精准地控制着每一道幻术,让它们只停留在泥丸宫里,像一只只狩猎的猛犬。张开大嘴,等着已被逼进绝路的猎物跳进来。

    只有入魔者自己将魔念撵进泥丸宫,才能保住完整的记忆,无论慕行秋有多强,都不能代劳。可是想驱逐魔念并不容易。即便是道士也极少有人能做到,这种可能只存在于古籍的记载中,慕行秋还从来没见过有人成功。

    这只是一个微渺的希望,如果没有锦簇和申尚,慕行秋会直接将他们击晕过去。

    “杀死我吧!”锦簇叫道,声音里满是愤怒与绝望,“我不想被魔种控制,可我摆脱不掉魔念。谁也摆脱不掉,除非魔种愿意放过你。”

    “你是灵妖,你是众妖选举的饭王。如果你真在意妖族的命运,就不要放弃努力。”慕行秋没有放弃,哪怕只有一名魔选高手成功驱逐魔念,也能带来巨大的希望。

    一名魔选高手承受不住这种内外夹攻,尖叫一声,化成一股青烟消失了。真正的他将昏迷多日。

    失败与成功一样,一旦出现就会迅速向外传播。魔选高手接二连三地消失。

    “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申尚也坚持不下去了,可他脸上的怒意消失了。甚至向慕行秋挤出一个微笑,“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坚强,慕行秋,谢谢你,但是没有用,道统怎么做,你也应该怎么做。趁着我还清醒,给我一个了结吧,这是申家人注定的命运。”

    “没有……注定的命运,申尚,给你自己一次机会……”慕行秋咬牙切齿地说,清醒状态的申尚更让他不能放弃。

    申尚又笑了一下,“我不是你。”他说,然后也消失了,他将昏迷更长时间,醒来之后会嘲笑自己此时的软弱与虚伪。

    只剩下锦簇在做最后的挣扎,愤怒、怀疑、绝望、憎恨等诸多情绪轮番登场,像是一群列队走来的行刑者,每一位都在他面前停顿一会,各展所能,尽情地折磨他。

    “慕冬儿……”锦簇也迎来了那一刻清醒,这时他就是锦簇,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解自己的职责,“就在这里……小心。”

    锦簇也消失了,凭自己的力量驱逐魔念实在太难了,他已尽力,心中怀着对魔种的憎恨昏迷过去,进入黑暗的最后一刻,他感到难以言喻的绝望,因为不久之后他还会再次被魔念所控制。

    荒芜的大地上,除了碎石之外一无所有,甚至没有风、没有空气,庞大与渺小已经没有区别,慕行秋唯一的参照物是脚下的湖泊,可说它是一处脚掌大小的水洼也不为过。

    他独立在大地上,手中发出唯一的闪电,直刺遥远的天边,那闪电比任何时候都更显赤红,噼啪作响,似乎要将虚空点燃。

    它附着慕行秋的愤怒。

    这一战不会就这么结束,无论魔种躲得有多远,慕行秋都要将它们拉过来,即使这是陷阱,慕行秋也要将它踩得粉碎。

    闪电开始回缩,它从天边带回来的不是一片绿光,而是一大团乌云。乌云顶天立地,更像是一片海潮。

    一道小小的身影飞翔在云潮前方,沿着闪电,很快就到了慕行秋身前百余步的地方,“父亲,咱们又见面了。”

    那是慕冬儿,他没有长大,还是五岁左右的样子,身上穿着整洁的道袍,不多的头发挽成一个小髻。

    云潮前进的速度放慢了,相隔十余里,它加大力量,与闪电僵持不下。

    “你是我的儿子。”慕行秋说。

    “你给予我生命,除非之外再无其它。”慕冬儿仍是五岁时的模样,心智却已是二十岁的青年,“母亲告诉我,秃子已经死了,可我不相信,他就是一颗头颅,怎么会死?我保留这副模样,好让他一下子就能认出我。”

    “人人死得其所。”慕行秋顺嘴就说出这句话,它是左流英的名言。

    “我痛恨变化。”慕冬儿缓缓上升,“人人死得其所,那就不如人人都死!”

    慕冬儿冲向慕行秋,全身闪烁着鲜艳的绿光,与其他单纯的入魔者不同,他体内有魔种。

    慕行秋射出闪电,击中绿光激发大量红绿两色的火花,慕冬儿改变路线,从另一个方向冲来。

    慕行秋右手闪电与十里之外的云潮相连,左手食指弹出一道又一道闪电,阻止慕冬儿的靠近。

    远方的云潮幻化出半具身体,与龙魔很像,声音也是同样的欢快,“慕行秋,你真舍得杀死自己的儿子吗?他不只是你的儿子,也是魔种之子、真幻之子,我将他送给魔种,因为他是胎生道根,有朝一日能帮助我打破拔魔洞。他拥有强大的力量,可是还差着一点,把你的三枚内丹给他吧,这样一来他就能完满了。”

    慕行秋催生更多法力,将幻术提升到第九层的极致,云潮又被闪电慢慢拉过来,慕冬儿也离得越来越近了。

    龙魔隐去,云潮幻化出左流英的模样,“让魔种与魔魂融化,我要与魔族一战,这是我毕生的愿望。你所做的一切都无意义,慕行秋,谁也不能阻止道魔之战。”

    云潮的幻象一个接一个,慕行秋认识的所有人几乎都出来了,或劝说,或嘲笑,或指责……目的只有一个,让他罢手,交出三枚内丹。

    秦先生的幻象也出来了,“弱者怎么能做出判断和决定呢?我错了,除非与魔种融合恢复全部的力量,我将永远错下去。你的法力即将耗尽,慕行秋,你杀不死魔种,也没有力量将它一直囚禁,魔种立于不败之地,而你毫无胜算。”

    下一个幻象是沈昊,面色惊慌得不像道士,“察形之镜……察形之镜……龙魔用魔劫破坏了察形之镜,它已经没办法困住魔种了,这不是谎言,慕行秋,它正在发生。”

    最后一个幻象是一处场景:小酒馆里,普通人类与符箓师都已倒下昏睡,酒桌上的斗法还在继续,龙魔和慕行秋趴在桌上,异史君以一敌二,脸上却带着微笑,沈昊神情严峻,他面前的察形之镜的确受损,发出的不再是纯净的白光,而是颜色混乱的杂光。

    沈昊正用尽全力控制察形之镜,否则的话杂光就会冲出划定的斗法场地,如果输了,他必须遵守诺言。

    就连左流英也不能全心斗法,要分出一部分法力帮助沈昊。

    异史君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桌角的秦先生盯着斗法,突然扭头,似乎察觉到了魔种的监视,目光钻进荒芜的情绪之境,投向了慕行秋。

    幻象就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云潮离慕行秋只有数百步,里面的无数个声音一块说道:“魔种永存!魔种永存!”

    慕行秋突然收回左手的闪电,让慕冬儿向自己冲来。

    “屈服即是解脱。”云潮里的魔种用柔和的声音说,当初它们就是用这一论调说服申尚的。

    慕行秋身高百余丈,相比之下,慕冬儿只是一个极小的灰尘,他冲进父亲的泥丸宫、绛宫和下丹田,迫不及待地吞噬里面的三色内丹,同一时刻,小酒馆里的慕行秋微微颤抖,要将三丹吐出来。

    “凭自己的力量真的不能驱魔吗?我要试试。”慕行秋说,他感到内丹的动摇,也感到魔念的生长。

    魔种相信龙魔,他更相信。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