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八十八章 三尺见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样不好。”异史君严肃地说,好像保守的母亲在挑剔女儿刚刚换上的新衣裳,不说颜色太艳,也不说样式太轻浮,就是一句含糊其辞的评判,“这样不好,你可是左流英啊!”

    左流英坐在异史君的对面,目光低垂,看着桌上的草帽,像是有点不好意思,其实只是在想自己的心事。

    站在一边准备观战的七重冠符箓师终于忍不住了,这一桌人个个怪里怪气,说是要斗法却迟迟没有出手,大话则是一句接着一句,“左流英?异史君?慕行秋?还有你打扮成这个样子,假装自己是名道士了?”

    “你听说过他们的名字?”龙魔扭头笑着问,只有她的名字没被提到。

    “这些传说中的名字,符箓师都知道,我还知道,故事都是编出来的,望山之战我就在现场,这些所谓的强者一个也没出现,他们是用来鼓舞士气的传说,根本就不存在,遗憾的是太多的人把他们当真。”七重冠冷冷地打量这一桌怪人,“还有人借助这些名字招摇撞骗,你们不是第一拨,不过的确装得挺像,还把魔种、魔魂都抬出来的,哈,胆子不小,可是找错了对象,我们符箓师……”

    七重冠还在慷慨激昂地怒斥这些骗子,突然发现听不到自己说的话了,那些财迷的口号仍然声声入耳,他的嘴巴也在正常开合,甚至有唾星飞溅,可就是没有声音发出来。他向周围看去,其他符箓师的古怪眼神表明他们也听不到斥责声了,七重冠惊惧交加,因为他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法术的痕迹,连自己是怎么中招的都不知道。

    他闭上嘴。转身想跑,双脚却像生根一样,一步也迈不出去。

    “你怎么向天生的瞎子说清颜色?怎么用手势向天生的聋子描述声音?”异史君的感慨本来就多,在止步邦憋了多年以后,倾诉的渴望更强烈了,“鲜花就在眼前,雷鸣就在头顶,对他们来说却都毫无意义,一名符箓师尚且如此。何况这些普通人类?”

    异史君瞧向那些排队领金的人,他们正处于极度的兴奋之中,对这边发生的事情无动于衷,从罐子里拿到金子的人只注意一件事,自己的金子有多大,比别人的小就垂头丧气,比别人的大就兴高采烈,好像又多拿了一块。

    “眼睛看不到,鼻子可以嗅闻花香,耳朵听不见。手指可以触碰窗纸的震动。”秦先生开口了,他像学童一样规规矩矩矩地坐在桌角边,说话声也平平淡淡。魂魄显然还没有完全归身,“犯错的可能是描述者,而不是瞎子和聋子:你明知道他们无法领会颜色与声音,为什么非要生硬地灌输呢?换一种方法,用他们能理解的方式,同样能传递信息。”

    异史君张口结舌,过了一会才说:“你就是这么对待保护者的?怪不得慕行秋弃你而去。别以为你轮回过几次,就比我更懂这些小虫子。瞧见没,我用一只罐子就能……算了,现在的你与瞎子、聋子没有多少区别,说了你也不懂。左流英,先说说你为什么背叛吧,不用拐弯抹角,直接说就好,我不瞎。也不聋。”

    “修行。”左流英的确没有拐弯抹角,甚至没有辩解自己的行为是不是“背叛”。

    “嘿,果然是左流英,道统会帮你提升内丹吗?不不,我说错了。你已经退出道统,绝不会再寻找他们的帮助。嗯……你也看上了魔族的力量,察形之镜吸收魔魂与魔种之后,沈昊会允许你先从中分一怀羹,对不对?”

    异史君自认为猜得没错,左流英却摇摇头,沈昊说:“左流英肯帮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事后允许他进入察形之镜与魔族一战。我会暂时允许魔魂与魔种融合,持续三瞬,就是三次眨眼的长度。”

    异史君又一次张口结舌,然后他对龙魔说:“左流英打不过魔族,咱们打不赢这场斗法,还是算了吧。”

    龙魔笑道:“别急着认输,我有一个建议,可以让这场斗法更公平一些。”

    “他们两个正占据优势,干嘛同意你的建议?”异史君问。

    “先让我说出来,然后由他们自己决定。”龙魔笑吟吟地看着左流英和沈昊,“正常斗法的话,我和老君不是你们的对手,可是正法斗法会毁掉至少半座皇京,死伤无数,慕行秋在外面的魂魄会落入险境,魔种会躲得更远,魔魂就只能再度轮回,等他觉醒,至少是十年以后。”

    沈昊道:“第一条理由就已足够,我和左流英都不想殃及无辜者,说你的建议吧。”

    龙魔向秦先生点下头,拿过酒杯,手指在上方轻轻划过,一条细细的酒线从杯中升起,落在桌面上画出一个方形,然后升到空中又画出一个方形,片刻之后,两个方形之间微光一闪,形成一个透明的正方体,长宽高都是三尺左右。

    “我建议咱们的战场就局限在这里,谁的法术超出范围,谁就算输,必须退出斗法。”

    “有意思,这样一来,法术强者反而……”异史君刚想发表见解,马上又闭上嘴,他打算多沉默一会。

    沈昊看了一眼左流英,然后说:“我同意。”

    道统法术最以内敛见长,划定的斗法区域越小,他们越占优势,沈昊起身,从龙魔面前将酒杯拿走,也召出两条正方形酒线,与龙魔制造的透明区域重叠。

    异史君拿过酒杯,施法之前先叹了口气,“我还是觉得咱们会输,只是减少了丧命的危险……唉,好吧,那就斗一场。”

    左流英最后一个用酒线施法,四道法术重叠在一起,这样一来,任何一方的法术溢出都会被他们同时察觉。

    “我也有一个建议,每个人只能用一件法器。”异史君将手中的长羽放在桌上,紧贴着酒线,“我是穷妖,真比法器多少,我还是提前认输吧。”

    异史君之前几千年里收集过不少宝物,可是从止步邦出来之后,它们都显得太弱了,唯有这根羽毛,跟他一块进入止步邦,还能配得上他。

    沈昊的右手按在察形之镜上,“可以。”

    左流英指指草帽。

    龙魔露出为难的神色,“哎呀,你们都有宝物,我怎么办?只好这样了。”

    龙魔在慕行秋肩上拍了两下,“就是他了。”

    “你用慕行秋当法器?”异史君刚刚下决心不再大惊小怪,就忍不住叫了起来,转念之间就已醒悟,“你还真是聪明,慕行秋绛宫里的红丹与妖丹相近,一直在强化他的体质,他的魂魄又不在,剩下一具空壳,的确可以当作法器,还是一件不错的法器,啧啧……”

    异史君真想交换一下,可是他已经亮出羽毛,只得叹息一声,将羽毛推进斗法区域,沈昊的察形之镜、左流英的草帽也都放了进去,慕行秋一直趴在桌角,半颗脑袋和一条手臂已在区域内,不用再动了。

    四方互相看着,都没有再做出动作。

    秦先生危坐不动,站在周围的九名符箓师也都不动,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三尺见方的空间,他们终于确信这些人真是高手,开始好奇斗法的场景会是怎样。

    排队领金的人对这边的事情毫不在意,双方相隔只有十余步,就像是平行的两条河,互不干涉,一条河里再大的浪花也影响不到另一条河。

    店外突然传来惶急的叫声:“五大臣谋反!五大臣谋反!”

    接着是另一个声音,更洪亮更镇定,像是法术传来,“全体符箓师即刻回营!无关人等严禁上街!”

    声音反复响起,在排队者中间引来一片恐慌,领到金子的人飞步逃跑,没领到的人更加急迫,却没有几个人退出队伍。

    “五大臣谋反跟咱们有啥关系?”众人互相安慰,催促前面的人再快一点,谁也不愿错过这样的机会。

    九名符箓师紧紧盯着桌面,只有七重冠扭了一下头,立刻又转回来,生怕错过一点,对他们来说,空荡荡地摆放着四件法器的桌面,是比黄金贵重千万倍的宝物,谋反与命令都不能让他们转移注意力。

    斗法已经开始了,从这时起,四方都不说话,就连最爱唠叨的异史君也闭上嘴。

    如果有好奇的排队者向这边望一眼,只会觉得这一桌人都很怪,至于斗法过程,看得最认真的人才能发现一点蛛丝马迹:长长的羽毛自动飘在离桌面两三寸的地方,缓慢地左右摇摆;巴掌大小的铜镜时不时闪烁一下,过后会变得比生锈的铜还要暗淡;草帽边缘的锯齿状草棍在轻轻蠕动,像是一只硕大的多足爬虫;趴在桌子上昏睡的青年,右手食指在桌面上轻轻挠动。

    九名符箓师看得咬牙切齿,他们也看不到太多细节,却能察觉到充沛至极的法力,万丈惊涛就在身边竖起,眨眼间就能将一切吞没,这一眨眼却无比漫长,九人既害怕,又舍不得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外面的呼喊声越来越响,一直默默观战的秦先生突然开口:“魔种的帮手来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