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八十五章 黄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先生尝了一口杯中的酒,一如他所预料的粗劣,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就像是明明能够绕过前面的水洼,却非要踩过去,结果弄湿了鞋子,脚掌很不舒服。

    自作自受,他想,然后明白过来自己只是有点紧张,身为魔魂,他知道自己应该稳如山岳,却不意味着他能做到如同那些生了重病的武功高手,明知自己一脚能够踢到多高,却根本抬不起腿。

    慕行秋的身体还在桌子底下呼呼大睡,没人将他扶起,这样的场景酒馆里司空见惯,只有一块喝酒的同伴也醉倒之后,店里的伙计才会将他们一个个地扔出去。

    秦先生更不会搀扶,他只是坐在那里,让劣酒制造的苦涩与颤栗传遍全身,以此与心中的紧张情绪相抗衡,这一招竟然有些效果,一切可能的危险似乎都因此退后了一段距离。

    但这只是幻觉。

    小酒馆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古怪的老头儿,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连那些喝多了的酒客,只要还没有倒下,都用惺忪的双眼向门口望去,咧嘴傻笑。

    老头儿穿着鲜艳的紫色长袍,头上戴着高耸的符箓冠,冠顶却插着两只直立的兽角,看上去更高大了,比例却显得失调,他右手握着一根长长的白羽,左手托着一只金光闪闪的罐子,高近两尺,最宽的地方达一尺,看上去沉甸甸的,如果那个罐子真是黄金制成,可是一件宝物。

    众人的目光盯着的就是这只金罐,在心中暗暗衡量它的真假,客人们暂停了划拳喧闹,伙讲忘了上前打招呼,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老头儿身上明显的妖族装饰。

    皇京戒备重重,他却能大大方方地走进城中的小酒馆,只要将目光从金罐上挪开一小会。就会察觉到此事的不同寻常。

    “爱喝酒的都是好人。”老头儿开口了,声音热情洋溢,好像店里的坐着的全是他的亲朋好友,大家正在举行家族聚会。就等他还有谁喜欢喝酒?妖族,尤其是兽妖。瞧,你们跟兽妖多么相似啊。”

    “哎,老头儿。你怎么骂人呐!”一名喝得不算太醉的酒客发怒了,拍桌而起,身体摇来晃去。

    “咦,这怎么会是骂人,我明明是在夸你们啊。”紫衣老头儿笑呵呵地说,走到酒客身前,将金罐递过去,“说一句‘人类与妖族亲如一家’,就能从里面拿一点东西出来。”

    那人一愣,眼前的黄金罐子亮得耀眼。连酒馆都不那么昏暗了,“人类……一家”他含糊地嗫嚅道,说罢将手伸向罐口。

    “呵呵,这可不行。”老头儿摇摇头,将金罐挪开一些。

    “人类与妖族亲如一家。”酒客大声道,见到老头儿颔首,立刻伸手入罐,抓了一大把,可罐口太小,手中抓了东西之后怎么都掏不出来。努力了半天,只好放弃,悻悻地用手指夹住一块比较大的东西,终于拿出罐子。

    那真是金子。酒客咬了一口,醉意去了三分,脸上泛起另一种红光,“人类与妖族亲如一家,人类与妖族……”

    “精神可嘉,但是别贪心。一人只有一次机会。”老头儿很是高兴,将金罐转向其他酒客。

    众人一哄而上,争先恐后地叫喊着“人类与妖族亲如一家”,然后伸手入罐拿一块金子,连掌柜都抛下账本过来抓了一把,发现自己拿到的真是一小块金子,惊得脸都白了。

    那罐子像是有记性,谁想混水摸鱼多抓一次金子,罐口就会突然变小,令手掌无法进入。

    “人人都有机会!”老头儿叫道,走到秦先生桌前,将金罐放在桌上,弯腰瞧了一眼桌底下的慕行秋,呵呵笑了两声,坐在秦先生对面,将两脚踩在慕行秋身上。

    店内的客人早已无心喝酒,目光都盯着金罐不放,终于有聪明人反应过来,领悟了“人人都有机会”的含义,抬腿就往外跑,去外面呼朋唤友,其他人随即恍然,没一会工夫,店里变得空荡荡,连掌柜和伙计都跑了。

    “我叫异史君,是你的仰慕者。”异史君的容貌又有变化,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慈祥,“我凝聚众魂为妖,活了几千年就自以为了不起,唉,真是井底之蛙,你活了多久?”

    “十五万七千多年。”秦先生说。

    “哇,我只有你的零头。”异史君用众人觊觎金罐的目光盯着秦先生,上下左右地打量,“如果我冒昧地邀请你……”

    “我不会同意。”

    “让你当主魂呢?”

    秦先生仍然摇头,他对成为众魂之妖一点也不感兴趣。

    “唉,别的魂魄不同意我会愤怒,因为他竟然拒绝异史君赐予的大好机会,可你……唉,受损失的是我,伤心的也是我,唉,唉,我能咬上一口吗?就一小口,连血都不会流……可能会流一点,几滴而已……”

    “我的肉身早就毁掉了,这是法身。”

    异史君再次长叹,肉身才有过往的印记,法身毫无嚼头儿,“能交个朋友吗?聊聊天什么的。”

    秦先生缓缓摇头。

    “既然连朋友都不能做……道士,你进来吧。”异史君抬高声音。

    酒馆门户大开,进来的不是道士,而是一群普通人类,脸上半信半疑的神情在见到金罐的一刹那变成了热切。

    “是真……”有人还想提出疑问,另一些人却已经大喊着口号冲向金罐。

    “排队,一个一个地来。”异史君不耐烦地说,转向右手空置的凳子,“你还说我不会成功吗?瞧,同意我观点的人越来越多了。”

    凳子上突然多了一个人,如此奇怪的场景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即使有人看了一眼也不在乎,就算酒馆里多了一头老虎,他们也要先伸手入罐,然后再逃命。

    沈昊冲秦先生微微一笑,“先生别来无恙。”

    “还好。”

    教书先生与昔日的学生都没有久别重逢的兴奋,反倒是异史君又露出笑容。挥手将金罐送到另一张桌子上,“慕行秋一施法,我就发现了,他那点法术。没有一样能逃出我的眼睛。还好,没让魔种抢先。”

    秦先生与沈昊没有接话,异史君就自己说下去,“先解释一下,我可没有投靠道统。只是被察形之镜照过,怎么都逃不掉,如芒在背,痒得不行,我一想,既然如此,何必逃呢?道士们又不是为我回归,我怕什么呢?干脆靠近察形之镜蹭蹭痒,呵呵,这一招还真好用。”

    异史君对两人各看了一眼。“你们都不拿我当朋友,我就保持中立了,谁也不帮,也不捣乱,就静静地坐在这里看你们斗法,这可是千年……不不,十万年一见的大场面。”

    沈昊拿出察形之镜放在桌子上,“先生是无魔之魂,魔种是无魂之魔,两者分离时都很软弱。却无法斩尽杀绝,两者融合时,我不是您的对手。”

    “道统找了我十几万年,总该想到了将我与魔种彻底除掉的方法。让我想想……察形之镜可以吸收魔魂与魔种,将我们关在一起的同时还能阻止我们融合,然后……”

    “然后道统就会一块回归,用九大至宝将魔族彻底击杀。”异史君抢着说,他对这事已经寻思很久,沈昊却不肯吐露半句口风。

    秦先生摇头。“道统不会出来,察形之镜会带着我与魔种自动回到道统的隐居之地。”

    “然后呢?在那里将你们击杀?”异史君追问不休。

    秦先生仍然摇头,“将魔族击杀实在太浪费了,道统需要我们的力量……”

    “明白了!”异史君又一次抢着说话,抬手在桌子上拍了一下,“道统需要服日芒道士啊,哈哈,你们可有苦要受了,不生不死、非生非死、半生半死……魔族的力量要多久才能被抽光?”

    “九大至宝齐上的话……大概一百年。”

    异史君笑得更大声了,引得一些抢金子的人都扭头看他,“有趣有趣,即便如此,你也不愿意主动与魔种融合?”

    “不愿意。”

    “哈哈,你真是我见过的最有意思的生灵,可惜你不愿意加入魂妖,听你这么一说,我也不想要你了。但你不会坐以待毙吧?那就没意思了,而是愚蠢,你不可能愚蠢。”

    “我将赌注押在慕行秋身上。”

    “这个小子?”异史君侧身往桌子底下瞧了一眼,双脚仍然踩在慕行秋身上,“他未必有我厉害。”

    “得给他一点时间。”

    “难道你认为慕行秋以后能与整个道统抗衡?”

    秦先生点点头。

    异史君又是大笑,又是拍桌子,像是喝酒喝到了兴头上,然后转向沈昊,“魔种暂时找不到也就算了,魔魂就在这里,察形之镜怎么没有吸收他?”

    “因为你骗了我。”沈昊淡淡地说,没有恼怒之意。

    “我还能把你给骗了?”异史君笑吟吟的神情分明承认了这一指控,“我是怎么骗的,说来听听,让我也得意一次。”

    “慕行秋一施法你就发现了他,那是因为慕行秋主动找你,让你帮忙。”沈昊扫了一眼正排队喊口号掏金子的人群,队伍排出了店外不知有多远,“你激起众人的贪婪,令他们与入魔者相似,然后藏起了魔魂,坐在这里的秦先生只是魔魂留下的法术。”

    入魔者的极端情绪常在,普通人偶尔才会情绪高涨,这种时候他们与入魔者确有相似之处,甚至也能当作引领法术的路标。

    慕行秋从那位发火的壮汉身上发现了这一点。

    异史君笑得眼睛眯成了两条缝,“那也是我聪明,早就准备好了黄金罐子,否则的话怎么能骗过一位注神道士?还有,我帮的是慕行秋,不是你,也不是魔魂,所以我之前可没撒谎。”

    异史君用金罐推销口号有些天了,他真心想做好这件事,只是正好能用来帮助慕行秋。

    “只有你一个不够。”沈昊瞥了一眼察形之镜,“龙魔也在附近。”

    “哎呦,不好意思,我们这么多高手对付你一个。”

    “没关系,能在这里一次解决所有问题,正合我意。”沈昊又瞧了一眼察形之镜,“我的帮手也到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