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八十二章 皇京的分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叫曾拂。

    她独自住在皇宫附近的一座僻静小院里,每日里忙忙碌碌,将这个小家收拾得干干净净,眼里容不下一粒可见的灰尘,因为这过度的洁癖,她极少朋友,除了偶尔进一趟皇宫,几乎足不出户,食物和日常用物都由皇家定时供给,她更不用与外界接触了。

    因此,当外面传来敲门声时,曾拂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将抹布叠好放在专用的盘子里,重新洗手擦干,这才迈步出屋去开门。

    外面的客人倒也不急,就那么静静地等着。

    慕行秋是在龙魔的建议下前来拜访曾拂的,秦先生跟在身后,脸上茫然若失,似乎还在回味之前嗅到的香气,又像是在思考什么难题。

    曾拂推开门,看着那张几乎没有变化的面孔,微微一愣,然后笑着说:“你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现在种地也能修行内丹了吗?快进来,这位老先生……小毛驴儿能留在外面吗?它好像在掉毛……”

    曾拂的家颇有几分老祖峰台院的风格,一尘不染,装饰简洁,几乎看不到多余的东西,桌椅只涂着薄薄一层清漆,待客的饮品是清凉的井水,食物是素净的点心,屋子里摆放着一些铜器,都很普通,没有加持法术。

    待客之礼虽然简单,曾拂却前前后后忙了一会,眼瞅着慕行秋和老先生饮水吃点心并露出满意的神情之后,她才再次展露微笑,“真是想不到啊,一直有传言说你死了呢。”

    曾拂没有道根。无法修行,性格却很像道士,淡看生死,在普通人中间生活了二十来年也没改过来。

    “差点就死了,还好。逃过一劫,左流英也逃过了。”慕行秋打量曾拂,她老了,眼角尽是皱纹,笑起来的时候皱纹更多,可她仍然爱笑。

    “左流英活得够久了。你若是死了才叫遗憾……他跑到哪玩去了?”曾拂消息闭塞,对野林镇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去找小蒿要自己的原身。”

    “那他现在用的是什么身体?算了,别跟我说,我听不懂,也想象不出来。反正他本事大,怎么折腾都行。”曾拂摆摆手,好像这样一个动作就能将左流英撵走,“你的小跟班秃子呢?这些年来,我想他最多……算了,也不用说了,唉,可怜的小家伙。”

    慕行秋只是垂下目光。曾拂就猜中了结果,为秃子叹息数声,然后又笑着说:“让我猜猜。你来找我肯定不是叙旧,看来你已经听说皇京的变故了。”

    变故发生在辛幼陶和小青桃身上如今这个名字已经很少有人叫了,她是圣符皇朝修士军团的首领,被称为“裴帅”或是“修帅”,这支军团与洪修会关系密切,却互不相属最初的原因非常简单。甚至有点儿戏,源于一场争论:在望山之战中。符箓师与修士谁的功劳更大一些。

    争论原本无伤大雅,惨胜之后的圣符皇朝愿意给予任何幸存者奖赏。谁也没有预料到,事隔十年,差不多就是新皇京建成的那一年,争论变得不可收拾,甚至造成了一场大分裂。

    没人知道争论是如何演变到这一步的,诸多小事积累到一起,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道理,都认为自己受到了委屈,心中的怒意越来越盛,最终不得不公开发泄出来。

    大概从七八年前开始,符箓师与修士的关系再也无法维持平衡,明争暗斗频繁发生,甚至发生过伤亡事件,表面上都是私人恩怨,骨子里却是在争功。

    对于符箓师来说,龙宾会乃是历代人类皇朝的立国之本,无论是在望山之战还是在历次战役中,都发挥了最重要的作用,而修士私下里,符箓师仍称他们为“散修”为皇朝效力满打满算也不过二十年,在这之前,他们通常是法外之徒,甚至与妖族来往密切,是龙宾会来抓捕的对象。

    对符箓师们心中的看法,修士们一清二楚,在他们看来,这就像一场阴谋:先是欺骗他们加入战争保卫圣符皇朝,等到战争胜利之后,再来一个赶尽杀绝,他们为此警惕而愤怒,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当初是有选择余地的,如果散修都投靠舍身国或是望山半魔,此时对人类发号施令的就不是龙宾会了。

    辛幼陶和小青桃分别是龙宾会和修士团的首领,一开始他们尽力控制己方的抱怨,慷慨地论功行赏,希望能够息事宁人,但两人失败了,等到符箓师与修士公开决裂,他们之间也产生了裂痕,传言说夫妻二人已经多年不住在一起了。

    “唉,辛王子和小青桃在打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曾拂对他们还用旧称,多年来她一直冷眼旁观,对具体的事情所知甚少,对大局反而看得更清,“符箓师和修士的争斗就像这屋子里的灰尘,这一点那一点,粗看上去似乎干干净净,仔细一瞧到处都有,你得一刻不停地擦擦抹抹,可是谁有这么多的时间?只要稍不注意,灰尘就在悄悄积累,等你发现的时候,那里已经变脏了。”

    曾拂盯着慕行秋的草帽,帽沿上有一小块碎屑正摇摇欲坠,像是一名不怀好意的斥候,随时都可能引来成片的敌人。

    普通人对这场越来越严重的分裂了解得不多,当事双方则各执己见,曾拂是一名难得的中立知情者,龙魔建议慕行秋向她打听事态,又一次证明她独具慧眼。

    不用问,这场愈演愈烈的争论肯定与魔种的挑唆有关,慕行秋还是纳闷那件事:为什么有三成左右的符箓师没有入魔。

    这个问题曾拂回答不了,她根本不知道魔种还存在,与普通的平民百生一样,她还以为望山之战已经彻底解决了魔族的威胁。

    “我在城里很少见到修士,他们去哪了?”慕行秋问。

    “都在城外的五行营里,那是小青桃按照金木水火土建造的五座军营,修士与符箓师互不信任,见面说不上几句话就会动手,所以双方划定了各自的势力范围,很少越界。城内是符箓师的地盘,据说东北城有一块区域属于修士,我从来没有去过,了解得不多。”

    曾拂太久没说过这么多的话了,觉得嗓子有些干涩,喝了一点水,长出一口气,“你来了就好了。”

    “恐怕我现在也没有办法阻止这场争斗,辛幼陶和小青桃……可能会有一些变化。”慕行秋在断流城没能去除洪修会诸人的魔念,在皇京更不会成功,秦先生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出将内丹提升到服日芒境界的好办法,他只能等待。

    “当然会有变化。”曾拂睁大眼睛,略显惊讶,也显得年轻了一些,“不是谁都像你和左流英一样长生不老,辛王子和小青桃肩上的担子很重,而且他们是大人物,心境自然与当道士不一样。我坐在家里还有变化,何况他们呢?但是再怎么变化,他们还是会听你的话,你是慕行秋,用幻术……那么一弄,所有人就都听话了。”

    慕行秋笑着摇摇头,“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是吗?我对你的印象一直很好,我还以为你对我施法了呢。”

    慕行秋笑得更大声了,然后他问:“慈皇和熏皇后呢?他们怎么做的?”

    曾拂微微皱眉想了一会,“慈皇还是老样子,在一切事情上都保持不偏不倚,很少直接插手,熏皇后……怎么说好呢,她的变化比任何人都要明显。”

    “是吗?”慕行秋有点意外,他记忆中的熏皇后目标明显、意志坚定,应该是变化最小的人。

    “我每个月会进宫见她一面,跟她聊聊天,她现在不怎么管事,不,应该说根本不管事,她自己没有生育,专心抚养几名嫔妃的孩子,除此之外就是写写字、作作画。我跟她说起过符箓师和修士的纷争,她一点都不感兴趣,说什么要‘顺其自然’,语气跟道士倒是很像。”

    慕行秋难以想象辛幼熏心灰意冷的样子。

    “战争对她伤害很大。”曾拂替熏皇后辩解,“我想她再也承受不住自己一声令千万人丧命的场景,毕竟她不是真正的道士。”

    慕行秋想了想,“你有杨清音他们的消息吗?”

    “没有,据说,只是据说,她跟圣符皇朝的关系不是很好,发生过一些纠纷,已经很久没来往了。”

    慕行秋料想到会是这样,他又想了一会,分析皇京的形势,发现法术在这里的用处更小,除非秦先生能立刻教他安全去除魔念的方法,否则的话,贸然干涉只会令分裂更加严重。

    “我想见熏皇后一面。”他说。

    曾拂又一次睁大眼睛,然后慢慢露出笑容,“好啊,三天后我会按惯例进宫,我问一下熏皇后的意见你还是相信她,觉得她能扭转乾坤,对吗?”

    慕行秋点点头,出于多年前的印象和某种直觉,他在千头万绪当中还是选择从熏皇后这里着手。

    “我希望你是正确的,但你也要做好准备,不要太失望,熏皇后的变化真的很大。”

    帽沿上的碎屑终于掉在了桌面上,曾拂抓在手里,不给它破坏洁净的机会,“我替你传话,你也替我传句话吧,告诉左流英……我很想他,但我不希望他来看我,女儿已老,父亲还是那么年轻,终归是一件尴尬的事情,我会忍不住嫉妒的。”

    曾拂露出灿烂的笑容,既是对苍老的屈服,也是对它的抵抗。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